赶场面活去了!

播放音频
 

孙悟空被火焰山的大火给烧糊了腮帮子。据老孙自称,还是因为他自己大意了,钻入火焰山、飞火扑面的时候,他还很镇定很坦然的煽风点火,他对手里那把未经验证的扇子,太有信心了,无知者无畏嘛。八戒笑道:“你常说雷打不伤,火烧不损,如今何又怕火?”行者道:“你这呆子,全不知事!那时节用心防备,故此不伤;今日只为搧息火光,不曾捻避火诀,又未使护身法,所以把两股毫毛烧了。”孙悟空恼怒中为了自圆其说说出了这番话、目的是表明自己没罩门儿,其实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说出了自己的罩门:失于没有用心防备,也就是粗心大意了。粗心大意之下,再厉害的神通、咒诀也成了摆设。心念的周全无漏、才是根本呀。
然后忽然,这师徒几人就探讨起来了哲学问题。沙憎道:“似这般火盛,无路通西,怎生是好?”八戒道:“只拣无火处走便罢。”三藏道:“那方无火?”八戒道:“东方、南方、北方,俱无火。”又问:“那方有经?”八戒道:“西方有经。”三藏道:“我只欲往有经处去哩!”沙僧道:“有经处有火,无火处无经,诚是进退两难!”八戒的态度是方便第一、目标第二。三藏的态度是目标第一、目标唯一。沙僧的话切中要害、要修行就会有困难,没有困难也没有修行这回事了。
可是,这番话表明了,三藏已经颇得多心经的要义,三藏道:“我只欲往有经处去哩!”他的心态说明他已经开始领略“色不异空”、相当接近“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
故此,火焰山的大关难,在孙悟空第一次调用芭蕉扇之后,虽然调了假扇,可是玄奘基本上已经过去了这一关。无关扇子的真假、关乎心中的无挂碍、那种能把撞了脑门的大墙给忽视到消失的强悍的意志。这可跟老孙这时候的大意的无视、看似一样、实际上完全相反……
那土地神见到孙悟空,这么说的:“此间原无这座山;因大圣五百年前,大闹天宫时,被显圣擒了,压赴老君,将大圣安于八卦炉内,锻炼之后开鼎,被你蹬倒丹炉,落了几个砖来,内有馀火,到此处化为火焰山。我本是兜率宫守炉的道人。当被老君怪我失守,降下此间,就做了火焰山土地也。……若大圣寻着牛王,拜求来此,方借得真扇。一则扇息火焰,可保师父前进;二来永除火患,可保此地生灵;三者赦我归天,回缴老君法旨。”
孙悟空听了这番话,心里面雪亮雪亮的、就只能去借芭蕉扇来熄火。那土地神说话,看似谦恭,实际上,等于是在给孙悟空下命令、指明道,这是老君下的法旨,你们师徒必须这么做才能过关。老君的法旨,是菩萨和如来授意的,题目不是自行发挥论述题、不是多选题、是指定了前提和条件的证明题……
说到这八百里五百年的火焰山。从诗词中“千年古迹,万载仙踪”,还有牛魔王自述的他的“山妻”是“得道的女仙”,可以估计到,应该是在火焰山形成之前,罗刹女就在翠云山芭蕉洞那里修行了。起初老孙不知道牛魔王有媳妇,说明牛魔王是在孙悟空大闹天宫失败后,跟罗刹女结婚的。那么,从这方面可以推测到,牛魔王找罗刹女,基本上也是倒插门。牛魔王找玉面狐狸,同样是倒插门。不但是倒插门入赘,而且还是非常没骨气的、人穷志短的倒插门呢。
你看那玉面狐狸,如何斥骂代表铁扇公主的孙悟空,你看她如何揭短:“这贱婢,着实无知!牛王自到我家,未及二载,也不知送了他多少珠翠金银,绫罗缎匹;年供柴,月供米,自自在在受用,还不识羞?又来请他怎的?”后面她找老牛撒娇,玉面狐狸又把故事补充完整了:“我因父母无依,招你护身养命。江湖中说你是条好汉,你原来是个惧内的庸夫!”而那牛魔王低眉顺眼的柔软姿态:“美人,我有那些不是处,你且慢慢说来,我与你陪礼。”牛王闻言,却与他整容陪礼。温存良久,女子方才息气。
牛魔王,年轻的时候,继承了大把遗产,喜好结交朋友、喜好挥霍和面子。后来家产荡尽、再后来跟孙悟空革命失败,落魄中遇见了罗刹女、收留了他。罗刹女不但有钱财、还有道行,牛魔王又开始风光起来。可是再多家产也禁不住挥霍,后来儿子也开始长大、饭量日长、开销日增。为了面子,牛魔王就以锻炼儿子的美好借口,把红孩儿支走去号山自行谋生去了。
儿子没走几天,家里就穷得揭不开锅。这时候,万幸的是,万年狐王死了,更幸福的是,他的白富美女儿正在急翘翘的招赘女婿……牛魔王就赶紧在江湖弟兄中拉拢关系、散布牛魔王是好汉的话儿、给那玉面狐狸灌迷糊药。
没见过世面的玉面狐狸、就只懂牛魔王身材高大、神通广大、体贴温柔、而且、还可以为了自己的美貌、为了对自己的纯真爱情、可以抛家舍业的、抛妻弃子的前来入赘。想想这天上落下的馅儿饼、免费的打手、奴仆般的老公,玉面狐狸就每天晚上躲在被窝里乐得睡不着觉,自己的魅力真是大呀。
牛魔王也乐得找不着北,这下子终于又找到了有钱公子哥儿的感觉、又有面子了,而且还可以名正言顺的讨小老婆了。为啥这么说他?因为他入赘积雷山摩云洞,是跟罗刹女协商之后达成协议的了。条件是什么?就是玉面狐狸所说的,每年供奉大量的资材给翠云山芭蕉洞的罗刹女一家“多少珠翠金银,绫罗缎匹;年供柴,月供米”,解决罗刹女的吃饭问题。前提是,罗刹女允许牛魔王离家出走、入赘、不闻不问。入赘的牛魔王,在人前在朋友那里壮阔摆显、面子里子全都是玉面狐狸给的,所以他在狐狸这里,骨头就像面条一样柔软。
牛魔王敢于支走红孩儿、罗刹女过度溺爱红孩儿。都是因为不知道三昧真火是什么功用、未得真谛。阴阳不能调和,以致夫妻不睦、四象失和。把那未得道的狐狸精,当作了修行中不可或缺的一份……
牛魔王天性豪爽,以为君子不贪财就是散财、就是挥金如土了。但是其实,我们早就看透了,他这种观念的背后,是对财的误解,和误解背后、支撑他挥霍的那个面子。你看孙悟空,追上家门,他,
一来没有欣喜于见到了五百年前的兄弟,不但不喜,反而还不冷不热、阴阳怪气的。这是什么原因?这是因为面子,他害怕孙悟空了。孙悟空窜到他老婆的芭蕉洞、肯定知道了自己离家出走、知道了家里的不富裕。孙悟空又窜到这摩云洞,肯定看到了自己阔绰的老婆、猜到了自己入赘的真原由……以牛魔王的爱面子,这是一个多么尴尬、多么没面子的事儿。
二来孙悟空看样子执意要搞走芭蕉扇,没有匍匐在地、没有丰厚礼品、没有感恩戴德,这哪是借?分明是抢!什么兄弟不兄弟,面子才是要紧的。所以这牛魔王,就借口孙悟空欺负大老婆、二老婆,发怒、拒绝、干仗。你看他嚷嚷的:“常言道:朋友妻,不可欺;朋友妾,不可灭。你既欺我妻,又灭我妾,多大无礼?上来吃我一棍!”牛魔王这么吼,主要是给狐狸精听的。孙悟空对这种男女情事、四六不懂的,牛魔王肯定知道得清清楚楚。
孙悟空的燥性、牛魔王的顽性、铁扇仙的迷失,都是不识真火、真阴。牛魔王一生是个散财的命,不懂聚财,守着一个有资格做善财童子的小财神而不自知,还放逐了人家。铁扇仙罗刹女,有资质养育红孩儿这种三昧真火、但是却不知牛魔王是个专门散财的命,找错了对像、嫁错了老公……
孙悟空虽然脑筋灵活、悟性跟武功一样高强,但是在面对铁扇仙和牛魔王说话也好、撒谎也好,要么被人家骗、要么被人家一针戳破。
第一次,孙悟空来找铁扇仙求扇,孙悟空第一次,斯斯文文、扭扭捏捏,颇具求善者的仪态。等到罗刹女砍了孙悟空脑袋,却又抬高门槛,表示:“我的宝贝原不轻借。”听闻这话之后,老孙就扭捏不出斯文来,当时就火了、马上翻脸,怒喝一声:“既不肯借,吃你老叔一棒!”虽然是耍赖、说话不算数,罗刹女只是想抬高门槛,就算罗刹女是给闭门羹,孙悟空大可以施展聪明才智,跟罗刹女增加沟通、进行谈判。
只有通过谈判、沟通,或者其他的方式交易,人家心甘情愿借给你宝贝,这才算修行过关,强制是不受欢迎的。孙悟空跟罗刹女打,人家武功不如他高,但是宝贝比老孙武功高强呀,巨大的阴风面前,老孙哪里是对手,老孙他们都还没有跨越这一层面的阴阳和合。后来孙悟空施展神通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强迫人家借宝贝,结果就借到了假宝贝。
宝贝显然就在铁扇公主手里,但是土地神却很明确的指点孙悟空,必须去找牛魔王。老孙来到积雷山摩云洞,撞见万岁狐王的女儿玉面公主,这一次,孙悟空开始依然端正心态,摆出了善心的模样,学着平日观摩到的三藏的模样,他躬身施礼、说话语速放慢了一倍,缓缓而言、言语温和有礼。你看他孙大圣,见了这女子,明知是妖怪,还满嘴“女菩萨、女菩萨”,这显然是在学习唐僧的说话风格嘛。
但是那女子,又冷不丁的破口大骂起来,这下子,老孙的善心又被爆表了。他勃然大怒,故意掣出铁棒大喝一声道:“你这泼贱,将家私买住牛王,诚然是陪钱嫁汉!你倒不羞,却敢骂谁!”
然后他跟牛魔王还没打照面,牛魔王还不知道是他以前的老弟孙悟空,还没见面,孙悟空的谎话就被牛魔王给戳破了。孙大圣如是说:“我是翠云山芭蕉洞铁扇公主央来请牛魔王的。”这个看上去绝对是滴水不留的谎话,在牛魔王眼中,却是一目了然的谎话,原因是:“我山妻自幼修持,也是个得道的女仙,却是家门严谨,内无一尺之童,焉得有雷公嘴的男子央来?”看见没,孙悟空跟当初的白骨精一样,撒谎没有看准人性。也就是说,他跟铁扇公主打了一场交道,却并未认识到人家的本性。没从本性上认识,怎么能从根本上解决呢?做不到的呀。
牛魔王气哼哼的冲了出来,在孙悟空的眼里,这个牛魔王已经不是五百年前的那个朴素的热血青年了。牛魔王一身富贵华丽、气派非凡的行头,差点亮瞎了老孙的火眼金睛。可是华丽的行头下,却掩盖着一个沧桑龌龊的灵魂,整个牛魔王的气派,就全靠这套行头的恩赐了。
见到是孙悟空的牛魔王,虽然表面上指责了孙悟空,但是孙悟空说了几句软话之后,他就赶紧挥挥手、忙不迭的请孙悟空赶紧走路:“既如此说,我看故旧之情,饶你去罢。”
孙悟空全然不识趣、就继续追问索求芭蕉扇,结果让那牛魔王勃然大怒、表示要开打。孙悟空哀求道:“哥要说打,弟也不惧。但求宝贝,是我真心。万乞借我使使!”。牛魔王一听,就跟罗刹女一样,马上签订借扇合约:“你若三合敌得我,我着山妻借你;如敌不过,打死你,与我雪恨!”然后自然是毫无悬念的,牛魔王毁约了。
然后就出现了悬念,正在俩人打得天昏地暗的时候,只听得山峰上有人叫道:“牛爷爷,我大王多多拜上,幸赐早临,好安座也。”牛王闻说之后、一激灵,使混铁棍支住金箍棒、定格,叫道:“猢狲,你且住了,等我去一个朋友家赴会来者!”言毕,撇下一脸惊愕的孙悟空,按下云头,头也不回的,径至洞里,跟玉面狐狸打了个招呼,换了身衣服,骑了神兽,匆匆的跑路了。
孙悟空半天没反应过来,生平第二次遇见这种怪异的对手,打着打着,突然精神分裂一样的忙其它事情去了。其实老孙不知道,这牛魔王不是第二个,牛魔王只不过是第三个,他亲爱的呆子弟弟老猪才是第二个,想当年,老猪跟老沙合战奎木狼星君,老猪就是忽然精分睡觉去了。
原来这老牛,是应邀赴宴、赶场面活去了!对于这老牛来说,狐朋狗友之间的场面、面子,比什么都重要,比什么孙悟空、芭蕉扇、小老婆都更要紧。如果你能听到老牛说心底话,他肯定会告诉你,面子比自己这条老命都值钱。

然后孙悟空就施展变化,钻了牛魔王的空子,变作牛魔王、偷了牛魔王的坐骑,跑到铁扇公主那儿,骗到了真正的芭蕉扇。可是,真正的善,哪能是你用不正当手段获取的呀!结果呢,自然是,被同样神通广大善于变化的牛魔王,给用同样的手段给骗走了。这个结果,究其原因,从深层上讲,其实并非牛魔王的神通和骗术,而是因为孙悟空心态不正、不能允许他以这种方式修行过关,那等于是承认了他蒙混。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