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自有恶人磨”

悟空打死了六个心贼,剥了衣服夺了盘缠,笑吟吟走将来道:“师父请行,那贼已被老孙剿了。”没想到三藏滔滔不绝的指责了悟空,三藏这么说:“你十分撞祸!他虽是剪径的强徒,就是拿到官司,也不该死罪;你纵有手段,只可退他去便了,怎么就都打死?这却是无故伤人的性命,如何做得和尚?出家人‘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你怎么不分皂白,一顿打死?全无一点慈悲好善之心!且还是山野中无人查考;若到城市,倘有人一时冲撞了你,你也行凶,执着棍子,乱打伤人,我可做得白客,怎能脱身?”……
悟空听不得这么多怪异的言论,他只看到这个事情的一个本质:“师父,我若不打死他,他却要打死你哩。”
然后悟空这句真话,被三藏当作了抗辩之言。于是又换来了三藏更猛烈的反击:“我这出家人,宁死决不敢行凶。我就死,也只是一身,你却杀了他六人,如何理说?此事若告到官,就是你老子做官,也说不过去。”……
行者道:“不瞒师父说,我老孙五百年前,据花果山称王为怪的时节,也不知打死多少人;假似你说这般到官,倒也得些状告是。”……
这时候的三藏,也顾不得自己发怒是恶不是善了,也顾不得要不是悟空救他已经歇菜了两次了。三藏道:“只因你没收没管,暴横人间,欺天诳上,才受这五百年前之难。今既入了沙门,若是还像当时行凶,一味伤生,去不得西天,做不得和尚!忒恶!忒恶!”……
悟空被称为行者,就是因为对他来说没有多少需要悟的,什么东西一眼就看穿。但是这不是说他什么迷惑、什么考验都没有,三藏就是他的迷惑、他的考验。三藏这一番絮絮叨叨不得要领、又说得过分的话,惹毛了这毛猴,原来这猴子一生受不得人气,心高气傲,既然三藏说他去不得西天做不得和尚,他当即就觉得这三藏器量狭小。其实他俩这时候器量都不大。三藏也不想想这猴子是佛祖菩萨安排给他的,他凭啥要放狠话撵人家呢?这猴子也不想想他之前再三表示不再伤生、愿意跟随取经人修行、取经,凭啥对方说了点昏话就撂挑子跑人呢?
悟空脚丫子利索,话还没落音,人就消失了。三藏这时候才傻眼了,可是三藏面子放不下,人家都走了,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的给自己台阶下,继续指责孙悟空。然后他也想不起来菩萨安排了,却又开始俗人之念炽盛,居然安慰自己说是“命里不该招徒弟,进人口!”
这下三藏没了人依靠,无奈之下只有清醒、面对窘境,只好放弃依赖之心,舍身拚命归西去,莫倚旁人自主张。
走着走着,三藏就遇见一个年迈的老太太,这时候三藏心灵福至,忽然又想起来礼貌和尊严之事了,看见老人家前来,他慌忙牵马立于右侧让行。从前面的落花流水,到中间的大发雷霆,再到现在的毕恭毕敬,你就知道,这三藏很容易被外界和外物所影响带动,他不能始终如一的保持镇定和从容,这仍然就是内心迷惑、定力不够的表现。
这老太太跟三藏搭话,三藏就对自己隐恶扬善,说徒弟凶顽跑掉了。这老太太自然是菩萨了,老太太说了一番很有意味的话:“我有这一领绵布直裰,一顶嵌金花帽。原是我儿子用的。他只做了三日和尚,不幸命短身亡。我才去他寺里,哭了一场,辞了他师父,将这两件衣帽拿来,做个忆念。……”你道这番话菩萨其实在说什么?
菩萨的话其实是这样的。这一领绵布直裰一顶嵌金花帽,乃是佛祖和菩萨为悟空准备好的成佛之金身,也就是说早就安排好了悟空成佛之正果,只要他走下去就OK了。原是我儿子用的,这话就是指佛祖和菩萨已经视悟空为佛子,度化一个人成佛,这恩情可比生身父母还要大。他只做了三日和尚不幸命短身亡,这话就是指的悟空跟随三藏这才两三天,突然中断修行,等于是已经在修炼的路途上死亡了,前功尽弃。我才去他寺里哭了一场,说明悟空放弃修行,最为伤心的是菩萨,她等于所有的安排和心血都白费了。辞了他师父,这时候他师父不是佛祖嘛,菩萨是去在佛祖那里,两个人一起嗟叹痛心。将这两件衣帽拿来做个忆念,就好比孩子夭折的父母,抱着已经死去的小孩,那种伤痛。
菩萨传给了三藏紧箍儿咒,其实这篇咒本叫做“定心真言”,这时候的三藏和悟空,都是心浮不定的主,但是三藏的诸多恶念,因为他没有神通,一般情况下统统停留在构思阶段,顶多是一种痴心妄想,就算招致妖魔鬼怪,也百分之百是伤害他自身。这定心真言,才是指导他修行的真宝贝。而悟空不同,他内心清净、神通广大,但是任何一点恶念,可能都会造成众多生灵涂炭,几乎百分之百的伤害的是别人,而他心中的恶念虽然不多,但是经过他神通的放大效应后果就太大了。
你看看,这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三个,都是有神通的,对他们来说,跑去灵山取个经什么的都顶多只是一盏茶的功夫,也不会遇到妖魔鬼怪,所以,如果安排他们单独哪一个去西天取经,都算不得什么成绩,顶多赚个差旅费而已。而让他们跟随被封闭着的俗人三藏取经,就完全不一样了,三藏的迷,往往也就成了他们三个迷,他们之前因为层次不同也常有摩擦,可是主要的魔障都来自于三藏,悟空等人的修行,常常就是通过受唐僧的气。
这一路上,四个人磕磕碰碰、最终能够互相理解、互相宽容,对于他们来讲,单就这个互相宽容上来说,就足矣具备成为法王的资格了。在起步的阶段,三藏有善心但是不会容人,悟空、八戒、沙僧根本就是纯粹道家子弟,往往不看重看顾别人的。
而他们因为没有常人的人体,其实是很难往上修行的,那么通过三藏给他们带来的迷障和魔障,其实等于是说,他们在借助三藏的身体在修行!所以你就知道,为什么是三藏做他们的师父,这是一个很大原因了,三藏有人身,是主体。再者三藏之前好歹也是佛门子弟,懂得不少经文,从形式上也是有资格做师父的,虽然从修炼上讲,他们四个、包括白龙马其实都是佛和菩萨的弟子。
所以你就知道,这三人一马保护三藏,不但是保护取经人,也是保护自己修行所必需的人身。对于三藏来说,这三人一马不但是徒弟,还是护法神呢。
而对于悟空第一次撂挑子这事,不但菩萨亲自出面了,其实,连佛祖都空前的出面了……
话说这孙悟空撒丫子走人,如果他真的想回花果山的话,按道理来说,他应该一跟头翻到花果山去,但是他路过东海的时候,却一个跟头扎下海底龙宫找龙王去了。就这个举动你就能看出来,悟空他内心深处还是想找个人说道说道,给评评理。评什么理呢?无非是找个知音,规劝规劝自己,并且责骂唐僧一顿,最好两个人一起回去找到唐僧,当面理论,说得那和尚面红耳赤、赔礼道歉。他离开花果山一转眼已经五百多年了,从人情角度来说,悟空无论如何都应该想回家看看先,哪怕看完了再回去继续赶路。悟空没有直接回去花果山,这就说明他认为取经修正果比回家看望一下还要急迫得多。为什么呢?
要知道,当初孙悟空为什么求仙访道,他一开始就带着个人求道、还有对满山猴子们的对长生得道的期望的。但是他入了菩提祖师的门庭,却由于傲慢自信,只求得自我解脱之法,虽然地狱尽除猴类的名,可是他却不会做王的道道。到了天庭,只想着抢位子、也不学习王道。后来打游击流窜中来到二郎神家,忽然觉得对王道有所感觉……只是已经太迟了。
而现在,历经五百年的磨难与静思,菩萨的规劝,他明白了,只有自己修炼成王、得正果,才能为儿孙们寻求一个真正的解脱。这时候三藏还不明白到底修佛是为什么呢,这悟空内心已经明白了。可是明白了不等于做到了,他内心原来那些傲慢、狂妄、焦躁、凶悍、只是一时的被他的醒悟求道之心给压下去了,没有发作而已。
东海龙王是非常清楚悟空内心应该要做什么,那就是“重整仙山,复归古洞”。怎么重整仙山,那就是要重新修行,复归古洞?哎呦,龙王怎么知道悟空以前占据的水帘洞是古洞呢?悟空听到这古洞二字,所想的却是复归他初始的来源原始之出处。悟空说是因为菩萨劝善做了和尚了。龙王就恭喜他,评价他说这才叫改邪归正,惩创善心。是呀,王道只有一道,那就是善,容纳无量众生、容纳之前不能容纳的、甚至是讨厌的,怎么容纳?可不是海绵那种吸纳,而是通过善心改变那些不好的,然后容纳进来。王只有这一条路,除此之外,都是邪路。
在龙王询问之下,悟空就开始泻火了,说出来为何至此。那就是唐僧不识人性,他替三藏灭魔却被三藏驱逐。三藏的确不识人性,这人性是什么意思?恐怕一般读者不太明白,悟空说的识人性,乃是人性之中有真假、并且能清晰分辨出每一善念之中的善的成分、不善的成分,也就是你真正自己的性,与附着在你思想中的外邪的性。然后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
喝完龙王一盏茶,行者总觉得后面有点异样,回首抬头一看,见是一副自己从未见识过的画儿──圯桥进履。行者道:“这是甚么景致?”龙王道:“大圣在先,此事在后,故你不认得。这叫做‘圯桥三进履’。”是呀,这事发生的时候,是在王莽篡位之前100多年,那时候悟空正在天上做官官、混脸熟呢。行者道:“怎的是‘三进履’?”
龙王道:“此仙乃是黄石公。此子乃是汉世张良。石公坐在圯桥上,忽然失履于桥下,遂唤张良取来。此子即忙取来,跪献于前。如此三度,张良略无一毫倨傲怠慢之心,石公遂爱他勤谨,夜授天书,着他扶汉。后果然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太平后,弃职归山,从赤松子游,悟成仙道。大圣,你若不保唐僧,不尽勤劳,不受教诲,到底是个妖仙,休想得成正果。”黄石公把鞋子弄掉了,很轻辱的呼喝仅仅是路过打酱油的张良去替自己捡鞋子,不光如此,甚至还要求张良替他穿上,并且不是一次,一连三次。张良什么也没做错,也没有对不起老汉的地方,凭什么这样啊?而且明明是那老汉故意戏耍张良,明摆着的嘛。天地良心的,张良凭什么要受这个侮辱嘛。但是张良完全没有计较对方是否礼貌、是否在戏耍自己,他只想着人家鞋子掉了帮人是应该的,老人家了替他穿上鞋子是应该的,象对待自家爹娘一样跪着给老人家穿鞋子是应该的,并且做三次跟做一次都是一样的。这说明张良完全不为别人的眼光和思想所干扰,别人无论怎么说怎么做,丝毫进不了他的思想。在张良这儿,别人的对错跟我如何想如何做全无瓜葛。
这心态正是悟空所急缺的!所以一下子就说到人家悟空心里面去了。而这几乎就是悟空唯一的大毛病,其它什么傲慢、焦躁等等,都是因为缺乏这个真正修大道的心态所衍生的。话回来说,三藏容易为他所在俗人层面的环境迷惑,悟空容易在他所在的上界层面的俗理环境所迷惑,这正是他不能往前走一步的大原因──看不透自己的迷障,不能往更高层面突破。
这之前,悟空认为自己悟到的理就是天理的全部了,他认为降龙伏虎就是解脱生死的终极手段,却尚不知,自己的焦躁之龙与凶顽之虎,正把他给玩弄得张狂万分。从这个层面上说,他跟三藏的窘境一样,都是驾驭不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可是他比三藏还差一点,那就是善心,正是这个善心的存在,让三藏虽然时时犯傻,但是却不会漏过该解救的。如果按照悟空那种悟法做法,该死的不该死的,就全都打死了。三藏在很多方面都缺乏定力,但是他对善的坚持成了他最大的定力,悟空他们都比不了;悟空什么都看得明白,就是看不明白自己内心。
到了这个时候,估计您已经看出来,为何要安排悟空定心真言紧箍咒了。因为对悟空来说作为一个神仙, 几乎什么外在的迷都没有,没有迷就没有悟,要么通过三藏给他制造迷,要么就是用强力的定心真言约束他心中的妄念,那就是剧烈的脑袋的痛苦。而这痛苦不是白白承受,每次三藏无端念动咒语,每次三藏冤枉悟空,都是一方面在杀死控制孙悟空身心的邪念妄念,一方面在给他如同张良一样的机会。
到得这个时候,通过张良圯桥进履,您或许就能明白佛祖何时已经出现了。张良三进履的故事之于悟空,悟空就是张良,那三藏就是黄石公了……不对!三藏断然不是黄石公,因为这一路修行之上,三藏是经常受着悟空的点悟的。那菩萨是黄石公了?其实佛祖才是比作黄石公的,法是佛的。
那前面我不是说,佛祖都亲自出面了吗?是呀,这时候你再回头看一下三藏训斥无端的凶狠的斥责悟空的话儿,跟黄石公呵斥张良再三穿鞋子有何分别?哎呦!那我不是前面说了,是三藏脑袋中的邪念和俗念搅和着,指挥三藏所言吗?!
是呀,断然无误。可是,可是,邪念、三藏、佛祖,我这不是越说越乱了……

看得张良与黄石公故事之后,您才能明白,佛和菩萨度人,往往会通过说俗人之话,说那些甚至是违反俗世规则的奇怪话,来点化修行之人。为什么?因为修行者所要获得的完全不是俗世之理。对于俗人来说,比俗人还低的与比俗人还高的道理,听起来是一样的荒谬难当的。而高人就是故意说比俗人还低的怪理,让你觉得荒诞,可是对于修道之人,知道这往下的不俗之理不是方向、是死路,而是那个往上的不俗之理才是真理、是大道。
如果他有机会,他就会直接化作一个常人的老先生,或者象菩萨那样化作一个疥癞僧人,当面说些怪话。可是不能总这样,也不利于修行人修行。而象三藏和悟空这样的团队组合,利用三藏的嘴巴来说,就再方便不过了,也最适合给悟空制造机会去体悟。
但是佛不会简单的就用用三藏的嘴巴就完事了,同时还要考虑三藏自己的修行。怎么办?那就有计划的激活那些三藏无法消除、不敢面对的私心杂念、邪念歪脑筋等等,让这些东东发作,让这些东西来说话,这些话儿一出口,到了悟空耳朵里,就物以类聚的激起了悟空心中那些去不掉的深埋的私心杂念等等,一帮坏家伙就这样起了共鸣,一起癫狂发作,好不热闹,表现出来呢,就是三藏脸红脖子粗、悟空脖子粗脸红,呛呛呛的干起来。
话说这些邪念歪脑筋,档次都是非常低级的,不但可以同时考验了三藏和悟空,还恰好可以被佛和菩萨用来点化他们用的,因为就算他俩化身俗人在这儿点化,也只能说差不多同样荒谬不讲理的话儿来。度化人者是不能直接讲高层理给修行人的,只能反着来。
悟空明明做得不错、立了一功,却偏要骂你、说你伤生犯罪,这不是增添你的忍耐之心,消磨你的焦躁不容忍么。明明悟空已经做了和尚,却说你做不得和尚,断你的前途,跟三藏遇到猛虎拦路一个样。这杀生,到底是善,是恶?真正的善是什么?真正的恶是什么?到得后面,三藏骗悟空戴了紧箍咒,就念动咒语,折腾的悟空死去活来,明明气得要死,还要乖乖的听三藏这个没良心的罗嗦使唤,这悟空该怎么悟?这些都是佛在通过对悟空身心的煎熬,在冥冥中扶正他、磨灭那些可怕的魔性、跳出目前认识的框框。而这当儿的三藏自己不知道,面对孙悟空的这时刻,他就是佛的替身。
你也要知道,这么折腾悟空,对于三藏这个心地善良的家伙来说,内心一定也非常不是滋味。从今而后,他要开始学会果断的面对自己的邪念私心和愚昧,不能再姑息养奸了。
为何佛和菩萨要用这么强烈的咒语法术来约束悟空?没办法呀!除了这个办法,那实在是没有更好的办法能消除孙悟空的罪业和邪念了,要么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投胎转生去,跟金蝉子一样,可是这一转世投胎,按照孙悟空的罪行,起码要在地狱里煎熬个几千上万年,等到他出了地狱,估计金蝉子得投胎转世几十辈子,别说西天取经,恐怕轮回转生中又造下了天大的罪业,早跟悟空一起地狱相会去了。
如来只有这么大的法力,除了让悟空吃苦,没有更好的办法度化悟空了,对如来和菩萨他们来说,这已经是能给予孙悟空最好的解脱的方便了。所以说,修行苦呀。带着神通修行,同样是极其苦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能成为真正的修行人,已经是一般人天大的福分都换不来的。
各位都知道现在演艺明星很潮很时髦,各位可知道他们的同行前辈何其苦?那些传统戏班的戏子,都是在猪狗不如的生活环境中、染一身疥癞整夜整日的无法入眠,天天在极其痛苦中练功学戏。三伏酷暑,武生穿着厚厚的戏服里面塞满了棉絮,一场戏唱下来浑身泡的发白死尸一样;滴水成冰的三九寒冬,那些小生小旦穿着单薄的衣服上场。戏台上帝王将相,戏台下则是人人看不起的下九流,学戏之人死了连祖坟都不能入……
因此,几百年来,他们最能理解孙悟空。
话题说回来,可能有读者看我说了这么多,还没有弄清楚整个这一关中,佛祖是如何安排的。是这样的,这一关中要发生的事情,是早就注定的,佛祖授意、菩萨安排。有个事情一般读者可能不太清楚,那就是一个人真的要修行,他这一条路如何安排、哪一步哪一境界遇到什么魔障、增长什么智慧和能力,都是经过佛和菩萨非常仔细的研究之后确定的,这一关一关,环环相扣、层层叠叠,断非人类的智力可以完全看明白的。
但是这修行人走到这一步,他如何思考,如何行动,那可是未知数。尽管菩萨可以预料到多种可能的情况,但是呢,到了这一步的时候,这个人到底会选择什么,没人知道。因为中间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变数,非常多。尤其是,还有可能出现佛和菩萨也预料不到的变局。菩提祖师不早就说过么,“丹成之后,鬼神难容。”实际上何止是丹成之后,丹成之前、整个修行路途中,都会有无法预料的神魔鬼怪容不得你的,可能就突然给你来一下子,让你彻底完蛋。
尤其是这出离常人境界之后的第一大关,忽然间什么都变了,这三藏会如何对待修行的路?三藏如何面对他眼中的怪蜀黍孙悟空?这孙悟空又如何面对三藏这样一个下界的蒙昧的人?这一关很重要,佛祖和菩萨都亲自到场。果不其然,孙悟空和三藏干的很激烈,并且更让他们意外的是,原本他们非常看好的悟空,这刚一起步没走多远,就这点摩擦就让他气炸了肺,忽然就撂挑子走人,不修了。
这让菩萨非常伤心,赶紧在上界中跟佛祖磋商,然后两人分头行动,一个化身老婆婆稳住三藏和交代如何收服悟空,另一个就跑在悟空前面,想办法让孙悟空回头去了。那你可能会说,佛祖怎么可能知道悟空会去东海龙宫喝茶?你不瞎扯嘛。
你可知道悟空这档次的神仙,都可以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对佛祖来说,古往今来一切生灵的念头,包括那些你还没有产生过的念头,佛祖都可以看到的。但是你会同时产生好几个念头,不是么?而这些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悟空可能到龙宫去坐坐,那佛祖瞬间就到龙宫跟龙王协商好挽留之计了。如果悟空回花果山,那佛祖可能就会借助四健将的口来说服孙悟空。所以,你不觉得,那龙王在客厅大堂中挂上《圯桥三进履》的画儿,是早有准备嘛。龙王是地上神,他不可能有预料孙悟空行踪的法力的。
这一关过的,其实三藏和悟空都挺不像话的。悟空一说就炸了,三藏呢俗念一大堆。悟空跑的没影了,这三藏遇到老婆婆,只怪孙悟空不听话,不说自己说话糙。悟空回心转意回来了,他还疑心很重,怀疑孙悟空说去东海龙宫是撒谎。并且三藏他心中有悔意,说话有跟悟空陪不是的意思,可是还是碍于面子,不说自己的问题,仅仅说“我略略的言语重了些儿”。悟空呢,听说是观音菩萨教三藏给他下的套,勃然大怒要去南海找观音菩萨拼命去,完全忘记了菩萨是为了救他。
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这时候的三藏和悟空,都有很强烈的魔性,于是就互相充当恶人,给对方修行创造条件。让恶念与恶念激烈摩擦,让悟空和三藏都看到自己爆发的邪心,回过神儿来冷静的想一想,自己也目瞪口呆,从而看清那个看不清的自己。让这些对立的恶念在现形的时候,用修行的手法将其湮灭、变成这一层天地的肥料,养育新生发的生灵,让这一层天地复归清明。从这一关开始,三藏和悟空的本性中,开始有刚强的善和定力注入了。
这一回西游记,篇幅并没有特殊的长,咱却反反复复的写了这么多。这是三藏走出常人的第一步,一旦出离常人,马上遇到就是真正的修行才会遇到的问题。可是多年以来,很多人并不知道真正修行到底是怎么回事,非但一般人不知道修行人怎么个修,不少修行人也不知道自己修行中具体是怎么个过程,更别说有人会知道修行中那些师父们是如何安排你的修行道路的,以及他们如何的给你创造修的机会,度化你的具体过程和方式。度化人的神,他们安排的事情目的之多层,运作方式之精妙,巧夺天工,真是大智大慧,远非我等俗人的俗念可以揣度。
其实这个具体过程、具体方式,西游记中不但有,并且其真实度甚至是佛经道经等都没有的。可是这没有的才是真宝贝。知道了这个过程与方式,我相信读者再看西游记后续的章节,自然就能看到许多以往看了也不知所云的话真的是别有深意、也能看到许多曾经看也看不见的玄机。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