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的是人身 看的是愿力

这流沙河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说也说得明白了呀,上下三千里,左右八百宽。可是你要知道,过得了这流沙河,是多么巨大的飞跃吗?下一回中已经交了底:过了这河,就到了西牛贺洲的地界了!妇人道:“此间乃西牛贺洲之地。……”要知道,这四大部洲之间,本是有巨大的海洋相隔的呀。记得当年孙悟空如何从南赡部洲到西牛贺洲的么?在大洋上顺着季风飘荡了不知道多远,才到了西牛贺洲的地界。现在,怎么,怎么度过了这流沙河,就到了西牛贺洲哩?
你说说,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个事儿?当然了,这是一部修行故事,必须修行的路途都亲自走一遍,才会真的知道,小说写的并非虚言。唐三藏必经的这流沙河,是上下结构。孙悟空筏渡的大海,是平行结构的。唐三藏必经的流沙河,是他身体之内的世界结构,他从下而上、从人到圣必须构造融通的一层间隔。从流沙河的西岸、从西牛贺洲众生的眼中,看到这南赡部洲与所有众生,都是沙一样流动的。

到得流沙河要渡过的时候,三藏的取经团队这算是已经人数齐了。你注意到没有,他们每个人要成就的最终果位,虽然这个时候尚无定论,但是的确是已经都有了征兆,早就有了。之前说到过每个人入门修行的念不同,这是一个很大的前因,因为入门的念,就是修行的誓约。如果在后面修行的道路上没有改变修行的念,誓约几乎就这样定下来了。因为对于所有超越人层面的众生也好、神仙也好,誓约就是生命的全部。立下的誓约,那是要用全部的所有、生命与历史、自己的一切去兑现的愿。
除了誓约,在立定誓约之前,一个人所走过的路,就是他将要立下誓约的前因。你看那八戒、整日的除了倒插门、还是倒插门,喜欢依附于别人,一点也不顾及一下自己男子汉的尊严,先是傍富婆卯二姐做女婿,后又是傍财主高老汉做女婿,自从卯二姐死了,他竟然连个随从小弟都没有,孤家寡人一个在云栈洞混日子,他从来都没有像孙悟空或者其他那些妖怪一样的啸聚山林、拉拢一帮小弟马仔,也就是说,他是个不喜欢做管理工作的性格,喜欢的就是无拘无束、不担负责任。
这个沙悟净呢,则更干脆,别说不招兵买马、连依附别人的兴趣都没有,甚至是,像猪八戒那样弄个像模像样的家的动力都缺缺,猪八戒还有个云栈洞安乐窝窝、还有个娘子家室什么的,他呢,在河里有个简陋的不得了的窝,在河岸的山上,估计连个窝都没有,更没有听说他有什么细软家当之类。遇到了取经人师父,挥一挥手、不留一片云彩,是因为连个破布片儿的家当都没有,简直是拍拍屁股走人就OK了。
所以他们哥儿俩个,没有成就佛果的根基和前因。但是或许有人立刻就想到了那个必须想到的人:唐三藏。唐三藏也是孤身一人呀,去上了取经路,连亲爹亲外公都不打个招呼。你说孙悟空本来就是王,带着对花果山所有小弟们了脱生死轮回的承诺和誓言,修成了自然成就佛果。怎么就这唐三藏比猪八戒沙悟净还光杆儿,他也成就了佛呢?对了,佛是法王,王的世界中众生无量,佛就是宇宙中一方之王,你的一切都是他的一念所铸,你的过去未来、生死轮回、成住坏灭,都在他一念之中,是他化成。
可是,人家唐三藏背负着整个长安国九州全体国民的福祉呀!并且,其实,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能否修到最终的终点,唐三藏才是前提,唐三藏走到了修行的结束,那么他们就被带到了终点,唐三藏中途废了,他们三个就算本领通天,修行也是化为乌有。修行,看的不是神通大小,看的是人身、看的是愿力。
取经团队已经完整了,来总体上观察观察他们师徒吧。孙悟空是兽形、猪悟能是半人半兽、沙悟净是类人生灵、唐三藏是纯人类。从外形的美丽程度上来说,是英俊跟能力成反比的,丑陋跟神通是成正比的;从所处的层面上来说,这流沙河,处于三界内下层和中层之间、是一个分界线,三界大体上可以说是欲界、色界、无色界。三界么,早就不是按照这么划分的了,早几百年前就开始乱了,大致上是从明朝后期开始,三界就开始乱套了。到了现在,早就混乱不堪,所以只能说大致上还可以叫三界。
跨过流沙河,就是从修行上超脱欲界,所以他们一过流沙河,马上就要检验这修行人是否真的放下了欲望之念,所以后面必然是发生四圣试禅心的考验,这考验之后,必然是途经五庄观吃人参果,这个顺序,绝对都是修行人修行中必然要经历的路途,而且顺序也是注定的。注定的,这三个字说起来好玄虚,其实,这个注定的,说起来太简单了,就是因为宇宙的结构是固定的,三界内的物质空间结构是固定的,不管他三界怎么混乱,物质的构成关系不变,所以只要你修行,这一层一层的往上走,每一步所经历,都是固定的,也就是注定的。所不同的是,不同的人修行,他在哪个层面快、哪个层面蹉跎,那是因人而异的、千差万别。
过流沙河之前,那些考验都是小小不言的、是为了铺垫和凑齐各种必备因素的。过了流沙河,出离凡俗人世,那真正的修行考验才开始。

孙悟空哥儿仨不但经历雷同,而且连他们的宝贝兵器,也有着很多的共同之处。首先他们的兵器,都不是他们自己锻造的,也不是来自凡间兵器铺的,都是天上的大神制造的宝贝,并且都是大神们集体劳动的得意作品。
你看那沙悟净在天上当卷帘大将时候,获得的这件宝贝降妖杖,原来是月宫的木匠吴刚从月宫桂树上砍下来的一段特殊木头,经过木匠之神鲁班的精工制作,把木头的芯给抽出,换了一根金条填进去,外面缠的一道道细密的珠丝,所以猪八戒第一次见到这一根长长的棍子上缠着白白的道道,以为是加长版哭丧棒呢。看到黑不黑青不青的沙悟净,居然手持一根白白净净的棒子。后面还有妖怪更是困惑的以为这是一根擀面杖,因为,因为,人家看到上面似乎是沾满了面粉的嘛。第四十九回,那淳朴憨厚的妖怪,使锤杆架住他的降妖杖道:“你也是半路里出家的和尚。”沙僧道:“你怎么认得?”妖邪道:“你这个模样,像一个磨博士出身。”沙僧道:“如何认得我像个磨博士?”妖邪道:“你不是磨博士,怎么会使赶面杖?”
而猪八戒的九齿钉耙呢,同样是因为官拜天蓬元帅而获得的天庭官方出品兵器“此是锻炼神冰铁,磨琢成工光皎洁。老君自己动铃锤,荧惑亲身添炭屑。五方五帝用心机,六丁六甲费周折。”孙悟空的金箍棒就更不用说了,出身更是了不起的大神锻造的,“棒是九转镔铁炼,老君亲手炉中煅。禹王求得号神珍,四海八河为定验。”
孙悟空的金箍棒,跟猪八戒的共同点显然更多,都是金属制品,不象沙悟净的乃是一根木头,尽管是神木来的。并且,他的棒子跟老猪的耙子,都是太上老君锻造的。太上老君就是老子啊,孙悟空连金刚不坏之躯,都是拜太上老君的仙丹所赐。
老猪跟老沙的兵器,获得的原因则是一样的,都是因为获得了天庭任命的官职,而获得的跟官职相关的兵器。而且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在因为犯错误被贬下界的时候,没有因为削职而收回他们的兵器。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兵器已经溶入他们的生命,成为了他们身体的和意志的一部份。
沙悟净的降妖杖“或长或短任吾心,要细要粗凭意态。”“养成灵性一神兵。”猪八戒的钉耙“随身变化可心怀,任意翻腾依口诀。相携数载未曾离,伴我几年无日别。日食三餐并不丢,夜眠一宿浑无撇。”孙悟空的金箍棒“粗如南岳细如针,长短随吾心意变。”
您看到没有,他们的兵器全部都是法器,都是可以随着他们的意念和思想而变化、行动。后来清末民国的剑侠小说,我猜多是因为西游记这种描绘而受到启发。至于后来金庸、古龙武侠小说的什么剑气,我觉得反而写的外行了。因为这种法器,是他们这些修道人的灵根熔合在一起了,这种神界兵器,如果不能随着意念而动,那就不叫修炼成功的修行人了。法器,是别的神打造的、有其他神的生命在里面,是他熔炼到自己生命中的,灵性所化。
小说中还写到一个事情,观音菩萨给了惠岸行者一个红葫芦,吩咐他:“你可将此葫芦,同孙悟空到流沙河水面上,只叫悟净,他就出来了。先要引他归依了唐僧;然后把他那九个骷髅穿在一处,按九宫布列,却把这葫芦安在当中,就是法船一只,能渡唐僧过流沙河界。”
而惠岸行者照着菩萨吩咐做了,果然成功接引了唐三藏过河。这个九个骷髅结的九宫葫芦船,为什么就能托浮了唐三藏的肉身凡胎过河呀?这九宫图,如果你当作是从上往下看,就一目了然了,原来是中宫是躯干,离火坎水是子午,震木兑金是卯酉,原来这是周天皆通的意思。周天一通,如果不加限制的话,那修道人还不霞举飞升了呀。可是唐三藏没有,因为他不走这一条霞举飞升的路。唐三藏周天皆通,身心净化、纯净的象一块无色的透明玻璃,可喜可贺呀。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