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这个活儿

话说这泾河龙王为什么会出现渎职行为。作为一个下界的仙,龙王有缺点、会误杀、有失德之事发生,不算是意外的。因为他就在下界人间,整天虽然甚少直接接触人类,但是他的工作职务却是为人类服务,整天满脑子考虑的都多是为了人类的如何如何。
作为一个神仙,他考虑人类的事情,就得把自己的身体和思想跟人类这个大界连在一起,建立脉络的渠道来做沟通。这一连接,可就不得了了,对他来说,他就无法避免的要接受很多人类下界的东西传输过来,好的不好的都一股脑儿的会过来。
那么,时日长了,泾河龙王自然不免会档次下降的。好在,这个问题老天早就有所安排解决,河府龙王只是一个职位,要定期更换,就跟人间的官员有任免差不多。所以,地上的神仙们一方面要遵守做神仙的规则,尽量避免来自下界的污染,一方面,要定期换人。
这个事情一说,可能有读者会吃惊的。其实如果阅读范围广的读者,应该马上会想起来同类的事情。并且小说中魏征也是这样的情况。魏征是什么情况?他是白天在人间做事,梦里兼职做神。
在民间传说中,经常发生有正直善良的人,死后去任职阎王、接替之前阎王的职务;也有人晚上睡觉去兼职做判官,审判亡人们的因果业报。三十多年前,我们家乡就有这种事情发生,一个老农民,大字不识一个,忽然向子孙们说自己会在某日某时去世,要他们都到时候赶过来。到了时候人都来齐了,他坐在那儿,就说自己这么多年,经常在睡梦中去做兼职判官,阴间的人手不够。现在他阳寿满了,要正式上任去了,说完就断气了。他满堂的儿孙邻里们大惊。
你看那沙和尚,也是修道人上去,任职卷帘大将,那么他之前肯定也有人任职卷帘大将,他之后也有人任职卷帘大将。再看那猪八戒,他也只是一任的天蓬元帅,天蓬元帅的职务肯定不只是他一个人担任过。
这些人的离任,要么是因为到期了,要么是因为被污染的撑不住了,这两种情况都不会治罪,找个有同样档次神通的神仙接替就行。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渎职、意外的犯了不该犯的罪过,因此而被撤职查办,泾河龙王、沙和尚、猪八戒他们就是这种情况。
前面说到沙和尚、猪八戒他们是因为修的时候没修好、凡根未断,上天了又没遇到带业往生的好运气,结果被下界阴邪入侵而系统崩溃。这个泾河龙王,莫非是一样的情况?跟您说,的确如此。
龙王见得唐太宗,变作人相,上前跪拜。声称自己“犯了天条”。这说明,他对自己更改上天降雨一事,是知道性质和后果的。莫说袁守诚跟他说他才知道,当他自己脑袋清醒过来的时候也是断然知道的。他干兴云布雨这一行,纵然没有个千儿八百年,也有个几十年了吧?上任之初,肯定对自己的职责是非常清楚的。但是你看那一干水族之臣给他出馊主意的时候,居然满族满庭没有一个觉得理所不当然的,似乎全都忘记了这是严重的渎职行为。这龙王直到法力高强的袁守诚当面喝醒了他,他才慌了手脚,明白过来。
这个迷糊、犯罪、又醒过来的过程,跟孙悟空偷吃仙丹的过程,何其相似。整个这个过程,对于一个修道人来说,一看就知道是他“着了魔”了。这个龙王,在袁守诚喝醒他之前,应该是已经迷糊了不少时日了,乃至积累犯下了必死之罪。
龙王拜见太宗,口称陛下。并称:“陛下是真龙,臣是业龙。”这可奇了,龙王自己的确是一条龙,却不认为自己是真龙。他说本来是人类的唐太宗是真龙,自己却是业龙。并且他本人也是一个王,见了太宗却纳首称臣。
懂点古文化的人都知道,自从秦汉以来,皇帝总是称“龙”,他明明有爹妈的,却又称天子。但是中国古文化中又从来没有“中国人是龙的传人”的说法。这可是怎么回事?各种说法乱糟糟的纠结在一起。
中国大地上有龙脉,一个时期一个走形走势,支配这龙脉的神仙,必须有龙形的身体,不然他支配不了,运作不了一朝江山。对于投胎到人间来执行这个运作江山之任务的家伙,就是皇帝,要让他有成为皇帝的本领,要给他构造一层身体来支配江山,控制山川河流之脉络。这层身体就是龙形。皇帝本人基本上甚少知道自己这一层身体,但是他每天脑袋里想的事情,做的事情,无不牵连着这一层身体在运作,从而也影响着天下的运势。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大地上的神仙灵异、妖魔鬼怪、幽冥地府,无不在这个龙形之身的掌控之下,龙形么,就是脉络之主宰的形像化。那么这个龙王见了太宗,必然要称臣的。这帝王他的气运一到定数,这龙脉就变化了,又构造了新的龙形大脉,给了新的命中之主,他就马上失去了主宰天下的威力。
你看那学者研究皇帝为什么称龙,又是易经、又是图腾的,他们只是在研究学问,在猜测,却不知,古代人言辞的后面,往往有真家伙。
过去发生灾害、异象,皇帝要颁布罪己诏,向天上和天下谢罪。的确是因为他没有好好的管理好这个巨大的龙形之身,导致天下之身出现病恙的。
孔子教导帝王们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后来很多儒生都傻不楞登的以为是个简单的事情,历来帝王能真悟这个事儿的也不多。修身作为皇帝来讲,是个终身的功夫,他的确是要修筑好每一层身体,才可以做好皇帝这个活儿。
帝王要有帝王的范儿,他这个范儿不光是为了别人参观瞻仰和崇拜用的,他符合了这个范儿,才能调动的好这个号令天下的身体。他这个身体不只是号令人,简直是天地之间的神灵都可以调动起来。
唐太宗是什么人物?给全天下帝王树立规仪的就是他,千古一帝,再无二人。他就是《帝范》的作者,告诉后世帝王怎么样才算一个合格的帝王。
当你有容纳天下的胸襟,才能品尝到其中言辞的滋味。当你日渐发现天下的走势沉浮跟随你的决定和心态而动,就自然明白了孔子所言修身与治国平天下,断然不是空话套话。你看那小说如何称赞这大唐太宗朝:“君臣相契同尧舜,礼乐威严近汉周。”
当您看完前面的话,再看唐太宗所著《帝范》为什么开篇第一篇是:君体第一了。再看这君体内容,细细琢磨一下,相信您有完全不同以往的感受:“夫人者国之先,国者君之本。人主之体,如山岳焉,高峻而不动;如日月焉,贞明而普照。兆庶之所瞻仰,天下之所归往。宽大其志,足以兼包;平正其心足以制断。非威德无以致远,非慈厚无以怀人。抚九族以仁,接大臣以礼。奉先思孝,处位思恭。倾己勤劳,以行德义,此乃君之体也。”
尤其是序言中的一句,可能看起来再也不是理论虚言了:“先皇以神武之姿,当经纶之会,斩灵蛇而定王业,启金镜而握天枢。”
太宗梦中,就答应了这龙王。这梦境太清晰真实了,所以唐太宗醒来之后,就念念不忘。等上了早朝,两班文武官员都上来了,查看一下,果然是魏征魏丞相出了点小问题,他没来。然后唐太宗就跟这一班人中的徐世绩(也就是着名的军师徐懋功)说了自己的梦境和诺言。没想到一世英武的徐大军师,居然给唐太宗出了一个俗不可耐的馊主意:“此梦告准,须臾魏征来朝,陛下不要放他出门。过此一日,可救梦中之龙。”。并且这时候,一世英武的唐王居然大喜,觉得这弱智的主意真高明,马上就传旨招呼魏丞相入朝。
唐太宗不知道,魏征夜观天象,目透九霄,出离三界,他已经获得玉皇大帝的直线安排,着他午时三刻,梦斩泾河老龙。你就想吧,泾河龙王又不是凡人的罪犯,一定要午时问斩。再者说了,梦中公差,不安排夜里更合适么,干嘛非要在大太阳底下做?
通过这个安排,我就觉得,这泾河龙王的一举一动,玉皇大帝在天上都是看得清楚。至于唐太宗他们,还没想出来怎么救这个龙王的时候,玉皇大帝他们早就知道徐大军师要出什么主意、唐太宗要怎么做了。于是人家玉皇大帝早就料事如神──不对,人家的确就是神,应该说人家本来就神机在握。人家早就定了魏征入梦离体,而不是入定离体。
看清楚了,袁守诚都亲口告诉龙王是午时三刻杀他,这龙王跑到唐太宗那儿的时候,却偏偏忘记告诉唐太宗时间、也没说清楚大白天的这魏征会如何杀他。要命的事儿、偏偏忘了最要命的要害。
盖世聪明的唐太宗,耍起了小聪明,他召来魏丞相,不直说想要挽留泾河龙王一命,就招呼魏丞相下棋。
到这时候,两条线已经很清晰了。一条是玉皇大帝定下要杀泾河龙王,处处机关都走向一个结果。一条是控制了泾河龙王的黑业,也是处处要拖他下地狱。
不是徐懋功、唐太宗忽然变笨了,既然天意已决,他俩就受了上界神灵的抑制,耍的计谋反而是在上天的算计中,他们断然不能改变天意。
不是泾河龙王的本尊很坏,要不然他也当不了龙王。他的每一念每一举动,都被罪业控制着了,越是折腾越是自找麻烦。他的本尊自尊心受到袁守诚的冲击,顶多只想赶老袁走人;他的黑业却想要控制他杀掉人家。他的本尊哀求老袁救命;他的黑业却想要威胁拖老袁一起死。他被杀之后,虽然唐太宗没能救得了他,但人家已经尽力了,但他的黑业却追着唐太宗死缠烂打,毫无感谢不说,也是要拖人家一起下地狱。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 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