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累点心得、顺天而行(二)

且说孙悟空变了一个轻巧的不得了的叫做蟭蟟虫儿的小昆虫,这个蟭蟟虫,怎么都搜不到来历,据说是传说中的物种。可是小说中的诗歌,又明明白白的说,这是当时世界上已知的最小昆虫,“昆虫之类惟他小”。
网上搜索,世界上最小的昆虫是一种“膜翅目缨小蜂科Mymaridae的一种卵蜂AlaptusmagnonimusAnnandale,体长仅0.21毫米,其重量也极其轻微,只有0.005毫克。”这么细小,眼睛分辨都有点吃力。不过,的确也正好符合“一身浑不见,千眼莫能寻。”而且从网上图片能看到,这种昆虫也确实“翅薄”、“腰尖细小如针”。
AlaptusmagnonimusAnnandale,搜索了一下英文,才发现也只有这么可怜的一点点介绍,中文介绍就是全部照搬了英文。蟭蟟虫是不是这种卵蜂,不敢下断言。但这表明,世界上最小的昆虫,自古以来就是最少人关注的。但是你不关注他,他可关注你,你关注他很吃力,他关注你很轻松。你看这孙蟭蟟,嘤的一翅飞将去,赶上八戒,钉在他耳朵后面鬃根底下。
老猪对别人吧,当面客气的不得了、背后就喜欢戳人家脊梁骨。象恭滔天、阳奉阴违、内心跟言行严重错位。你知道,这不是他第一次干这种缺口德的事了。因为吧,小心眼多的人、心胸小的人、并且又非常热爱面子的人,最容易有这种阳奉阴违的举动发生。孙悟空跟猪八戒一起工作这么久、再加上老猪每天遮掩不住的小算盘,别说孙悟空看他洞若观火,就连那个只跟他老猪打过一次架、没说几句话的黄袍怪,就一眼就把他给看透了。
孙悟空找到黄袍怪、声讨黄袍怪背后骂自己的罪责。黄袍怪一头雾水的问:“我何尝骂你?”行者道:“是猪八戒说的。”那黄袍怪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就向孙悟空揭发:“你不要信他,那个猪八戒,尖着嘴,有些会学老婆舌头,你怎听他?”看见没,黄袍怪看猪八戒,还挺准的。
就算黄袍怪不跟孙悟空揭露老猪的长舌头,孙悟空自己心里也门儿清的。在花果山,猪八戒第一次被孙悟空赶跑,孙悟空就预想到这猪头会背后嚼舌头,就派猴子们去偷偷跟随。现在这猪头又是被孙悟空赶去跑路,猪八戒会背后说什么坏话,估计猪八戒自己还没开始想的时候,孙悟空就猜到会发生什么了。
类似孙悟空和黄袍怪的这种能力,一般人可能也有,跟人打交道多了、又不傻不笨的话,自然就有这种一看就知道人想什么的能力、甚至你的性格、阅历,都在身上脸上挂着一样、让别人一望可知。
但是,一般人的这种人世间阅历沧桑所积累的经验,再往深里去,就跟孙悟空这种能力比不得了。一般人,顶多也就是猪八戒这种水平。我们看看,猪八戒的水平如何?
猪八戒,走的时候还意气风发、一副赚了盆满钵满的得意像。走着走着,他肚子里的小算盘就噼里啪啦的拨弄起来了,这才走了七八里路、还没拨弄几下,他就肚子里满肚子的气了。于是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想,然后忽地就赌气把钉耙掼在地上,吊转头来,望着唐僧,指手画脚的骂
道:“你罢软的老和尚,捉掐的弼马温,面弱的沙和尚!他都在那里自在,捉弄我老猪来跄路!大家取经,都要望成正果,偏是教我来巡甚么山!哈!哈!哈!晓得有妖怪,躲着些儿走。还不彀一半,却教我去寻他,这等晦气哩!我往那里睡觉去,睡一觉回去,含含糊糊的答应他,只说是巡了山,就了其帐也。”
我们先忽略老猪的俗心私念好不好?我们先提一下老猪的修行意愿、尊重他作为一个修行人的身份。老猪觉得,大家一起取经,大家都是指望着要成正果、要一劳永逸的解脱困苦、要细水长流的过永远幸福的日子,既然是这样,那么,大家应该专心的一起去取经才是正经事。那么,为啥让我一个人来做巡山这种跟修行毫没关系的事情呢?!这就是最大的不公平。
为啥猪八戒会觉得巡山不算修行、不算取经走路呢?原因一反过来推,就很容易找到了,他觉得,修行就是修行、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是跟修行不沾边的,去西天就是去西天,半路去扶老婆婆过马路这种行为、都是属于无关的杂事。猪八戒这种思想,就等于说,我一旦修行了,就是其他事情都应该抛开、什么都不干。当然了、吃喝睡不能抛、执著杂念不能抛、自己觉得高兴的事儿、也不能抛。
再说猪八戒的俗心私念。猪八戒还妒嫉,他觉得、大家都是修行人、大家都是平等的,凭什么我苦哈哈的干活,你们哥儿仨在那儿吹风乘凉哩!当然了,生命都是平等的。但是猪八戒理解的平等,就是有饭我多吃、有难大家摊,他思考的其实是共产主义的那种绝对平均的分赃逻辑。妒嫉的必然结果,是什么呢?就是偷窃了啦!果不其然,猪八戒马上就开始偷窃公干时间、用来睡觉了。
巡山打听妖怪,多么紧要的关头啊。他居然由于懒惰、由于妒嫉心,躺草窝窝里睡大觉了。还记得不?就跟上次打黄袍怪的时候,他忽然就开溜睡觉、如出一辙。
猪八戒偷懒,觉得很舒服,并且还想当然的、认为孙悟空那只该死的弼马温、肯定没自己现在这么舒坦。猪八戒特色的想当然、让整部小说充满了欢乐,但是从修行上来说,却简直是害惨了他老猪。为什么?因为他的想当然,是一种在可笑人心作用下的往下走……
因为他,基本上从来都不肯面对自己的人心思想,不修心。往往是事情逼着他、卡着他脖子的时候他才会有时候动动脑筋、反思反思。并且,他还真的不知道,一旦走上修行路途,这每日遇到的任何事情、每日过脑的任何念头、每日身上的任何一种滋味,都直接跟修行有关联。
老猪为何修不上去?跟他内省的意识有关系。他内省的意识,其实应该是一种观象能力。以我的经验看,内省就是一种观象,向内观象跟向外观象、并无分别。如果一个人懂得返观内照、就自然应该懂得观象。如果一个人声称自己修行,如果是真的,那他不可能不懂得返观内照。如果一个修行人,一方面懂得返观内照、一方面又不懂观象,这个这个,就很分裂了。
所以,再往下,就是修行人视为至宝的修行技术之分析与呈现了……

真正的反思,就是观象,所以,孔子修订的学问中《诗经》、《春秋》、《周易》就是这样的实例和理论、关于如何省察天地、与天地的结构。后世的华人之所以能普遍掌握反思内观的方法,是因为他们还留下了另一种更为通俗的、普遍可行的东西,那就是论语、大学、礼记等更世俗的文化。
这些文化,无非用各种方式促使你内敛、推行一种收敛凝神的理念。内敛、凝神的人、心绪静下来、便减少种种杂念,而根基好的人、那么在这种状态中,很容易的就会意识到,这时候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
因为深刻浸透在传统文化中的人,他有一套从世俗到天地宇宙的整体结构概念,所以就很容易的分辨一个思绪、一个现象的所在层面,以及它是否是符合从上到下的结构的。他们有一套有很深内涵的参照体系。易经还涉及到宇宙运作、变动的规律,让这套参照体系在人们的思想中,也活了起来。
假如,有人通过其他途径,也知悉了这套体系与运作规律,那么他就算一天都没有读过传统文化的学说,他也会看起来极其精通传统文化的样子,并且这种看上去像、也是骨子里的像。
孙悟空这样的家伙,乃是天生就的、一来到这个世界就全然看到这种体系结构的大神仙。那么就造成了他,不学也懂。但是天生懂的、因为水谷之气给淹没了,后来又修行,重新懂得、结果又重新掌握了一部分。
他的灵性就是那些他没有被埋没的、没有忘记的部分。猪八戒的呆性,就是那些后天的水谷呀、贪婪懒惰呀等等。
内省、返观内照的技术,实在是一项跟智商、学识、阅历一丁点关系都没有的技能。以前见识过偏远农村出来的修行人,他们除了认识些字、能读书修行外,在其他任何方面都是看上去土得掉渣的人,他们甚至觉得自己不懂修行、修的很差。但是跟他们聊起来才知道,他们具备超一流的观象能力,听得我、面上无表情、心里却惊怵万分,心里面直向他们作揖、肃然起敬!
之所以前面做了那么多铺垫的话,因为这种能力和技术,历史上,还真的没有人专门探究,从来都是不传之秘、或者是想说也很难说清楚。你看孔子他老人家,不也是述而不作嘛,一来是不允许直说、二来是很金贵的说出来心疼得慌、三来是说了反而让人更加不清楚了。
真正的反思,就是观象。反过来,真正的观象就是反思。你是怎么反思的,就是怎么观象的。为了能表达的清楚点,咱们先以猪八戒的角度来看,来个角色代入。
好,咱躺下来了,在一弯凉快的红草窝窝里,哎呦,这个舒坦呀,简直是又找到了在天上做神仙时候的快乐幸福感了哩。身体的享受、带来精神上的幸福感。精神幸福感往往还需要精神上的衬托,以显得更加幸福。那当然是找那只死猴子来垫背做衬托最爽的了,于是就解气的骂了一句快活嘴的话:“快活!就是那弼马温,也不得像我这般自在!”
然后这眼皮就沉甸甸的关上了,然后这嘴巴就呼噜呼噜的张开了。然后,突然就嘴巴上一疼!咱慌忙爬起来,下意识的觉得,应该是妖怪了!嘴巴这么痛,应该是被妖怪给戳了一枪!一看身边没人,那应该是妖怪跑掉了。咦!怎么四周远处妖怪也没有妖怪的影子?一抬头,看见个啄木鸟在脑袋上方得瑟呢!啊呦我老猪明白了。这个死人头!我想明白了啦,一定是这只该死的鸟儿戳了我一嘴,一定它没把我当人、也没把我当猪,一定是因为我这嘴巴黑乎乎长乎乎的、被它当作一段长了窟窿的木头了,一定它认为里面长虫子了来找虫儿吃,所以,一定是这个原因。
既然一定是这个原因,那就不用想其它办法啦,想着把这段长虫子的黑木头揣怀里、继续睡就OK了。揣起来了猪嘴巴、可就勾起来了猪脖子。刚刚躺下要睡,这耳根子梆叽一声,又被这死鸟给狠狠的戳了一下。气死我啦!
为哈这么死戳我老猪啊?……哦!一定是因为这里是它的窝窝、一定是一只正在生蛋孵小鸟的母啄木鸟!一定是怕我占了它家的窝窝。唉……实在是呆不下去了。算了算了,不跟它计较,走路的干活。
小说中,也全然是以老猪的视角来写这一段内容的。是的,这么些,作为一个读者,会自然的从老猪的角度来观察这一出怪异遭遇。但是小说同时就交代了孙悟空的变化、也就是另一个层面的、背后层面的运作。这是两个层面的同时推进。
如果从内省的角度,一个人面对这种不顺心的烦恼事情,你该如何的内省?躺在偏僻无人的小角落、嘴巴说些过嘴瘾话平衡一下自己,这有什么错吗?
很普通的事情啦,几乎很多人每天都这样的啦。
然后遇到一只莫名其妙的鸟、啄了自己一口,你除了心生恼怒、除了恨不能把那只鸟捉住吃掉,恐怕你也不会去深思。
可是对于修行人、或者就说那些懂得反思的人、时时注意保持善心的人,遇到这种机会,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想法了。
首先这种人是不大会背后这么咒人的。如果在不注意时候背后偷了懒、咒了人,然后忽然就遇到这种吃苦头的事情,会立刻警觉、会马上联想到自己刚刚的坏行与恶言、认为是现世报。这就是反省、正确的反省,所依据的现象、依据的理论加起来,就是正确的反省、返观内照。
观象不止是要依据眼前的,还要依据“头上的”、也就是深层的。老猪呢,它依据的理论不是修行人的理论、它推理的观念也是世俗的观念,而且他的推理,有一个很突出的特征,就是依据联想、也就是想当然,他把这些想当然的东西当作客观现实去看待了,这就是最要命的。
从啄木鸟啄了他一下,他思考的方向没有向内、没有去从自己作为链条的终点、去反溯求源,他思考的方向是向外,从啄木鸟的习性上去看这个事情,而且还联想丰富的想到了嘴巴是“黑朽枯烂的树、内中生了虫,寻虫儿吃的,将我啄了这一下也。”
假如这只鸟,不是孙悟空变的,真的是把人家的猪鼻子当成了朽木、找虫吃,是不是,老猪的这种推理就是正确的了?如果换成一般人,会不会就没问题了?
其实也不是。做为任何人,围绕他所发生的事情,都会有着同样深远的因素在支配。这种因素的深远,不允许人去深究,却不等于没有。只是一般不允许人知道。不允许并非禁止你知道,如果你真的有心探究,也会逐渐发现他的存在、并且能发现越来越深层的因素,真的就像层层传递的齿轮一样,在支配这个世界、支配着你我。
要说猪八戒的脑筋、在这时候也不可谓不灵活。第一次被鸟戳了嘴,他发现是自己的嘴巴惹了麻烦,尽管他是从嘴巴的形状上意识到的、而不是从嘴巴里说过什么话儿意识到的。第二次被鸟啄耳根、实在是呆不下去了,他马上就换了一个角度思考,认为是自己占了鸟的窝窝,却没有想到,他作为一个修行人应该去跑路打听妖怪,而不是躺在这里睡大觉。
这只鸟、戳他嘴巴、是因为他说错了话;赶他走、是因为他不应偷懒睡觉应该起身修行。如果这只鸟不是孙悟空变的、是一只真鸟,那么,也一定是有神灵在指挥着这只鸟、在督促修行人。
这只鸟的奇怪行为,就是象。奇怪的事情背后,一定有着支配的因素在企图影响你!并且这因素、是活生生的生灵。
但是这次,是真的假象,应如是观象与悟道。那么,假的真象下、又如何悟道呢?

了解内观技术后,想必有朋友就想尝试一下。或许有朋友会觉得、精神上有点吃不消。是啊,这是一种极端消耗性的心智活动,需要充沛的能量、强大的意志力做支撑的。传统文明中的凝神、静心,就是为走向这一步做铺垫的。
刚一开始,可能会觉得,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翼翼的、谨小慎微的。这是自然的。往前再走下去,那么必然需要对物质的分层结构,有着清醒的认识和理解。因为这是分辨现象、乱象所在层面、所在脉路也就是来龙去脉的关键。
并不是所有的怪象或乱象都跟你有关,有些是跟你擦肩而过、却永远不会有交叉点的。有些呢,就是几乎是让你察觉不到的细微现象,却来势凶猛的。
所有这些,从人世间的层面上来讲,会没有任何成形的规律。有可能是同样的现象、背后却是不同层面、不同属性的因素。有可能细微的变动后面隐藏着可怕的东西,也有可能汹涌而来的恐怖后面什么都没有。
空谈理论不一定有帮助,这种事情,必须亲自尝尝其中的滋味,有了感受之后,并且往往是经历了很多次的自我欺骗、自我愚弄之后,才能渐渐的清楚起来。所以嘛,猪八戒往下第二次的反应,就非常值得大家观摩观摩了。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