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找墙撞

播放音频
 

那妖怪被猪八戒打了一耙子,被孙悟空给教训了一顿,心里面好郁闷呦。它没有因为每年吃人伤生产生一丁点儿的罪恶感,却是气呼呼的、觉得自己今天受了天大的委屈。你看它被老猪筑伤之后跑到天上,老猪和老孙还没张口,它先忍不住义愤、质问孙悟空兄弟捣乱干坏事:“你是那方和尚?到此欺人,破了我的香火,坏了我的名声!”受了孙悟空指责之后的妖怪,回到家里还在委屈的生闷气中。直到手下水族询问,他当然还在认为是孙悟空猪八戒欺负它、干坏事:“我被他坏了名声,破了香火……”
妖怪吃人当然是大坏蛋了。可是你看这妖怪,满满一副吃你天经地义的模样。本来么,孙悟空认为这妖怪吃了这么多人,并且还是无辜的小孩子,就觉得这妖怪实在是罪该万死,也打定主意要搞掂它的。但是这妖怪觉得自己并非无赖之徒,自己受供吃人、替人消灾降福,实在是大大的善妖一个。并且,后来观音菩萨大人过来收了这只妖孽,搅死了满河府的水妖,没有弄死这只鱼精。要知道,每年吃人的是这个鱼精,那群鱼鳖虾蟹的水族、只是吃它们大王带回来的生熟荤素供奉而已呢。
显然,这里面隐隐约约的似乎有故事。
郁闷的灵感大王,脑筋不灵光,只知道郁闷。尤其是当他边逃边听孙悟空说他们是唐僧团队的,这灵感大王灵光一闪,然后又被孙悟空猪八戒凶神恶煞一样的武器给威慑得更加郁闷了。
然后事情就转机了,整个故事的转折点到了。一蹦一蹦闪出来一只鳜鱼婆来,献上一条很有灵感的计谋,让金鱼精很快就把唐僧搞到手。后面这只鳜鱼自称来自东海,而且还能面见东海龙王,还曾从东海龙王那里听闻过孙悟空的来历。可是东海距离这西牛贺洲大陆上的一条河流,何其之远呀。以这只小鱼儿的能力档次,它要能跑过来,简直是难如登天。并且,一只东海鱼,大老远跑到这通天河讨生活,似乎有些不太正常。东海鱼是咸鱼,通天河是淡水河,水土不服吧!当然了,如果人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现在是咸鱼都有梦想了,咱们就不计较它的种族问题。
问题是,它似乎就是不远万里专门钉在这里,等着唐僧他们过来,等到灵感大王毫无灵感的时候,献上早就酝酿好的计谋,特意挑动灵感大王去捉唐僧、而且还要保证它一定能捉到唐僧。可是当灵感大王终于捉到梦寐以求的唐僧,又是这个鳜鱼婆,上来劝阻了马上就要宰杀吃人的大王,非要让它等几天再吃。估计稍微有点脑筋的妖怪,都会认为这还不马上吃掉更保险?哪个不知道夜长梦多的道理嘛。
但是显然灵感大王不知道。而且还被这鳜婆给说得佩服不已,真的就照做了。应该是前面这鳜鱼婆的高妙计谋让这灵感大王信服了。而当后面观音菩萨前来解难的时候,你就发现,这小说中这个关键角色鳜鱼婆,没了下文、是生是死消息全无……哎呀,为了了解这个离奇鳜婆的身世,我搜索了一下鳜鱼,发现鳜鱼竟然就是淡水鱼,根本就不是海鱼。并且这鳜鱼原产于南澹部洲、跟东海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显然,这背后肯定也是有故事。
先不管它们的故事,故事的焦点现在是唐僧。这被活捉的唐僧,妖精对他不浸猪笼不绑缚关押,而是很奇怪的把他“使一个六尺长的石匣,盖在中间”。感情是,把唐僧当作棺材瓤子了!
你说说,到这光景上,唐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还有比这更大的羞辱吗?人家其实是在骂他、心性上已经是个死人了。
那只整天猫在河里面的老鳜鱼,居然很清楚的知道刚刚来到通天河的唐三藏“取经之心甚急”。唐僧来不来这里,要是孙悟空不亲口告诉了那金鱼精,灵感大王都不知道。更何况唐僧的心境怎么样,看样子灵感大王实在是完全无感、一片糊涂。
这只鳜鱼,怎么就这般本事鬼机灵,一听到唐僧的名号,就能脱口而出唐僧的心事?而且,它不但知道唐僧心里面的小九九,甚至对唐僧肚子里的肠子弯弯,都好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熟悉、掐得死死的“看见如此人行,断然踏冰而渡。”看见没,人家说得板上钉钉的“断然”。
整个一路上来,能对唐僧做出来如此精准判断的,除了佛和菩萨,几乎就没有人了。但是这里你不要说是菩萨在摆布,这事儿菩萨到现在都不知道呢。也别想佛会过来插一手,人家托付给菩萨,从来不干涉具体事宜的。大家再想想,这鳜鱼婆到底怎么来历背景呢?
却说唐长老师徒四人,歇在陈家。眼看着五更天快亮了的时候,八戒和三藏被冻醒了,醒来才发现,气温骤降二十度。八戒牙齿咯咯咯响个不停,喷嚏一个接一个,让孙悟空感到奇怪得很:“你这呆子,忒不长俊!出家人寒暑不侵,怎么怕冷?”唐僧也说,的确冷的确冷。没听到沙僧有话说。看来是猴哥和老沙,都对寒冷没感觉。
睡觉不成,推门一看,外面早已是大雪纷飞。雪景如此美丽,诗情怎能放弃?小说马上应景推出一首二百多字的长诗。但是显然,这诗情应该是玄奘师父专属的。但是显然,这打入他脑海的诗情画意,典故都是他熟悉的。可是显然,他完全没有领略这浮现在脑海的漫长漫长的诗意,是让他琢磨修行故事的。
既然他老人家不愿意琢磨,要不您先琢磨琢磨?迷人的雪景,让人忘记了寒冷,唐僧师徒在那里叹玩不已,直到人家陈家把热水端上、滚茶奉上、炭炉抬上,兴奋的唐三藏才想起来问人家,咦,现在这季节,下雪似乎不对呀?然后人家就表示,我们这里跟你们那里,气候是有点不大一样的啦。陈老道:“此时虽是七月,昨日已交白露,就是八月节了。我这里常年八月间就有霜雪。”既然人家给出了解释,唐僧的疑虑就顿然消失,不再多想。
昨夜是月圆之夜应该是十五,白露是八月初,这里西牛贺州的季候,似乎跟南澹部洲有十一二天的差距。这种事情,对于熟悉天文地理知识的三藏,应该不拍脑袋就能想明白。可是他现在哪有心思想这些嘛,刚吃完人家的早餐粥,他就开始焦虑得热泪横流了,雪这么大,这几点能出发快去西天呀。看见没,鳜鱼婆说的话,简直成了预言。
可是一方面这雪这么大,他真个想走也走不了。并且同时,那老陈就专门针对他说,我家有的是粮草,别说你们师徒吃这几天,供奉你们一辈子吃喝玩乐都小意思的啦。然后这一天到晚,这陈家就提供丰富的饮食、供他们痛快的吃喝。你瞧,昨天晚上不是玄奘跟八戒嚷嚷着要吃吃吃,这从昨天晚上开始,就真的老天显灵了,让他们撞上一家只知道提供吃吃喝喝的、并且慷慨异常的陈氏兄弟。
这陈氏兄弟,是世俗财主,除了心里知道向善之外,只知道给人钱财吃喝、帮大家伙铺路搭桥这种具体事务就是行善了。俗世间、真的也不过如此。他们对一般僧人尚且如此,对玄奘一伙救命恩人,那自然是加倍的供应吃喝、玩乐了。吃饱了喝足了,就领着玄奘在他们家花园游荡、赏玩。一个土财主,还能设立这么文雅的场所,应该说,是富人们中的佼佼者哩。可是玄奘的伟大使命是取经,并不是吃喝享受。要是你,面对这种情形,会怎么对待?
其实,这个时候,他倒是真的应该放空心思焦虑,无忧无虑的吃喝、休闲几天,才是正经事!
固然,他们都对即将来临的灾难浑然不觉。可是,他们不是修行人嘛,甚至退一步说,他们应该比起一般百姓来说,更加有涵养一点,对不对?救了人家小孩,对他们来说自然不算什么大事,人家现在想要尽自己感激报答之情,为何不欣然受领一下,给人家平和心态的时间呢?
他不给人家时间,其实成了不给自己冷静下来的机会。妖怪很自信的降下大雪、冰封了河面,嘿嘿,假如那些神仙们不允许的话,你以为这一只小小的金鱼怪,真的就能降雪冻冰吼北风呀?妖怪的想法、只不过是被利用一下罢了。而那玄奘、心头的浮躁之火,理应见此骤寒、也来一个速冻,见大雪封路、寒冰封河,他理应来一个“顺势而为”、顺其自然、静观局变。
人家领他到花园玩赏,诗中尽数雪景之美之堪玩,那不是暗示他应该就地欣赏嘛。他早上醒来开门辑雪,东郭履,袁安卧,孙康映读;子猷舟,王恭裘,苏武餐毡,脑袋中一幅幅历史画面的映像,包含故事与哲理,他就是不明白到底啥意思。现在这到了人家花园雪洞,赫然就放置着意境更加明显的几幅画:七贤过关,寒江独钓,苏武餐毡,折梅逢使。“真个可堪容膝处,算来何用访蓬壶?”修行心到自然到,这仙道意味浓厚的雪洞,把这种需要向心中索取的意境烘托得非常明显了。
第二天,心焦难耐的三藏闻说河面冰冻很厚,加上冰面上有人在走动,就执意要过河,并且说得很直白,人家商旅买卖图钱,咱家取经就图一个名!沙僧担心忙中有错,劝不住他还挨骂。八戒细心指导大家如何冰上行走。劝也好、预防措施也好、各种直接的间接的点化也好,都挡不住要撞墙的人去找墙撞的。于是他就很合乎情理的堕入妖怪手中了。
而那几尺厚的冰雪,就在三藏被捉后,忽然就消失了。你看那“八戒、沙僧,在水里捞着行囊,放在白马身上驮了,分开水路,涌浪翻波,负水而出。”波浪汹涌,没有冰层了。“回转东崖,晒刷了马匹,紾掠了衣裳”,气温回升、没有天寒地冻了。这不是灵感大王收了神通,是那些背后捣鼓的神仙,眼看达到教训三藏的目的,不屑于继续做戏了。
哎呀,对呀,是一群神仙,在背后运作。你看那鳜鱼婆,对三藏了拿捏得如此之深刻之精准,除了他身边的六丁六甲护法珈蓝,还有谁呀!
东郭履,袁安卧,孙康映读;子猷舟,王恭裘,苏武餐毡;七贤过关,寒江独钓,折梅逢使;王祥卧,光武渡。诗中涉及的这些历史典故,怎能白白错过?不妨诸位好好赏鉴一番。尤其是,这些典故跟这一关难的关系,更加是不可错过。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