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爷们儿的辉煌


播放音频
 

 

见识到修行之神武之真机的猪八戒,搞明白了,对于魔性这种东西,固然是要消除,可是对于它们的害怕,不正是紧抓着它们么?这种害怕,无形中等于是承认它们很强大,比自己还强大。怕得厉害了的话,甚至是等于臣服于这些魔性了。
怕,到了比世俗高一点点的层面上,还有一种体现形式,就是表现出厌恶。厌恶会促使你远离之,固然是好事,可是总是表现得厌恶得不得了,那肯定是不对劲的了。厌恶、怕,均是你所怕的、厌恶的魔性的同类,三藏早期对孙悟空这种异类的厌恶,同时就是他面对妖魔鬼怪时候的那种怕。猪八戒面对这常委级别的巨妖的时候的那种怕,同时也表明,老猪的内心,的确也是厌恶魔性的。他们的怕或厌恶,体现着他们在修行,也体现着他们的认识,有待进一步改善。
孙悟空当然不是让猪八戒钻到执著魔性里面去,以修行为借口,胡作非为、自欺欺人。猪八戒虽然没有孙悟空那么聪明,但是决没有傻到很多修行人那种以欺骗自己为聪明的地步。内心探索之精细、之迷惑,莫过于此,人世间,自欺者不多了去么?那是他们不相信真诚的必然结果,过着迷幻的人生,拼搏、奋斗,朝着日益晦暗的终点,垃圾一样,自觉的自我分解、销毁。
那么,现在猪八戒看明白了孙悟空的用意,于是,猪八戒,迎来了他人生中的一次很爷们儿的辉煌。
却说那驼罗庄上李老儿与众等,眼看东边的天都要亮了,西边那妖怪和孙悟空他们跑去的方向,依然还是死寂寂一片,纷纷摇头叹气,对唐僧道:“你那两个徒弟,一夜不回,断然倾了命也。”
没想到这一次的三藏师傅,没有以往那样,闻言便阴云罩面、垂泪流涕、顿足捶胸。他似乎很有信心的、简洁明了的说道:“决不妨事的啦。我们出去看看的啦。”话没说话,三藏的脚丫子已经跨到了大街上。站在路中央,三藏坚定的往那儿一杵,望向西方。
顺着唐师傅的炯炯目光,众人不一会儿就看见孙悟空和猪八戒的身影、以及哼哼唧唧的说话声,人群骚动片刻后,忽然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欢呼:天啦!那老猪师傅拖着一条大死蛇呀!妖怪见马克思去了啦!
眼见得妖怪真的死翘翘了,于是乎满村庄的人都跑到唐僧他们这里磕头道谢。“爷爷!正是这个妖精,在此伤人。今幸老爷施法,斩怪除邪,我辈庶各得安生也。”众家都是感激,东请西邀,各各酬谢。
你看看人家,路人甲乙丙丁见义勇为抱打不平替他们摆平了魔难苦楚,他们知道感谢,并且回报给救赎他们的人,把对方视为恩人。他们知道感恩,知道回报。比起眼下的中国人,把扶自己起来的人当作提款机,把救自己落水的人扔在那里默默的走开,把试图救赎中国人的正义律师、以及各行业的人们,当作卖国贼和敌对势力。
对了,说好的老猪的辉煌呢?来了来了,你看你还没思考完前面的问题,被送行的唐僧,就又开始哭。他这一哭,老猪的机会就来了。送行的人们现在知道了,修行人不要钱物,只要功德。可是功德说起来很高大上,这积累起来可没有那么容易。孙悟空和猪八戒费劲的打死妖怪,积累了巨大的功德,可是积了半截的时候,被这恶秽难忍、淤塞难当、绵延不觉、看不到头、让唐僧窒息绝望的稀柿衕,给挡住了。
咦?你看看面对大魔难,这涕泪俱下的唐僧,再听听他念叨的“像这样大的魔难我哪能修成啊”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识?是啊是啊,昨天晚上那老猪,面对那打着灯笼的巨大得吓人的妖怪,不也是一模一样的充满恐惧。
然而,孙悟空教会了猪八戒如何搞掂这种庞然大物的妖怪,现在,就轮到猪八戒帅气登场,让唐僧亲眼观摩,如何克服这种无法克服的魔难。猪八戒一大执著所在是吃,因为是吃货们的鼻祖,那么他对臭味的厌恶,是对美食贪婪的对立面,现在就要猪八戒用大无畏的精神,消解自己对恶臭的厌恶。
你说消除就消除了?你不光得有决心,还得有智慧。不光得有智慧,还得有强悍的身体力行,才行!
老孙最近吧,老喜欢卖关子了。
面对面对着恶秽堵塞前途的唐僧的绝望:“悟空,似此怎生度得?”老孙却没心没肺的又卖关子,捂着鼻子回应道:“这个哈,难办哈。”眼见孙悟空小嘴儿里竟然吐出一个“难”字儿的唐三藏,管不住的泪腺狂喷。
其实吧,孙悟空心里面早有定数。当他第一次听说这里是八百里臭沟沟的时候,心里面就已经有了主意。要不然,他承揽打妖怪业务做什么?要不然,他耍蛇妖给八戒看什么?一环扣一环的,现在的孙悟空呀,您晓得么,已经是谋略大师了。
他这种谋略,可是修行上的谋略。回想看看,为什么孙悟空听闻老李讲述完稀屎衕的存在之后,首先是认为这老汉是吓唬他们投宿的,等到老孙发现,面对自己狰狞可怖的面貌的老汉,竟然没有被自己吓趴下,甚至有胆子敢呵斥自己的无礼粗鄙,这老汉,简直是吓大毕业的。由是孙悟空心中一动,于是乎,趁着陪笑赔礼赔不是的话儿,赶紧卖弄炫耀自己的神通。
因为吧,孙悟空从老汉的表现中,就嗅到了妖怪存在的味道。孙悟空实在是太灵动了,在我们读者读了几百年都没反映的事情上,他一下子就嗅出了其中的味道。
老孙主动自我介绍推销,实际上当然不是为了博取老汉那崇拜的目光,以及随之而来的混免费的晚餐和住宿。老孙是为了揽可能存在的打妖怪生意。老孙说的是降妖伏魔,但是修行人听着他说的句句都是自己如何擅长修心炼体。老孙如是说:
祖居东胜大神洲,花果山前自幼修。
身拜灵台方寸祖,学成武艺甚全周。
也能搅海降龙母,善会担山赶日头;
缚怪擒魔称第一,移星换斗鬼神愁。
偷天转地英名大,我是变化无穷美石猴!”
搅海降龙,担山赶日,缚怪擒魔,移星换斗,偷天转地,这些都是收念修心行气走脉的真功夫。同时,这些降伏内魔的功夫,降伏外魔更是易如反掌。然而孙悟空所介绍的实质,所有人都没有听懂,就是那老汉,也只是感觉到,这小家伙说得真的像那么回事。
眼见得那孙悟空跟老汉嘀嘀咕咕的,老汉先是惊怍,后是听猴哥的几句就恭恭敬敬的、奉上丰盛饭菜,猪八戒就觉得猴哥很奇怪,但是他不说话。等到赚到了吃喝住宿后,那八戒方才认为是时候询问猴哥了,你到底是搞的什么鬼,让那老汉给咱们奉上丰盛大餐?然后老孙不回答,却是卖下第一个关子:“这个能值多少钱?到明日,还要他十果十菜的送我们哩!”
老猪一听,真是太荒谬了,这个猴哥,真是牛皮吹破天:“行!行!有你的!真不知道害羞呀猴哥你。就你那几句一听就是不靠谱的大话,糊弄一个没见过世面的纯朴乡村老实人,骗人家一次给咱们食宿。咋滴,你还想骗人家第二次呀?你还真当人家是猪头呀?”老猪一番寻衅滋事般的质疑,本来是想一如既往的激将法挑逗猴哥说出事情。没想到,那猴子一反常态的,不仅没有猴急猴急的托出实情,反而想老猪卖下了第二个关子:“不要忙,我自有个处治。”
等到晚上,孙悟空主动的与那老汉唠嗑,并且主动的搬出白天老猪的背后悄悄话:“李施主,府上有何善意,赐我等盛斋?”等到那老汉说出预期中的“有妖怪、谁来打?”孙悟空马上抢单、接住话儿:“承照顾了!”眼见这只猴子,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并且还自找麻烦,猪八戒忍不住了,就在那边厢冷嘲热讽。并且唐三藏也沉不住气,开始对孙悟空明敲暗打,示意孙悟空“不要影响取经大业”。 可是孙悟空对师傅师弟的温馨提示置之不理,一意孤行的自专到底了。孙悟空不是疯了吧?
回到本篇开头的第三个关子。您就知道孙悟空从一开始,就设计好过关的方式了,借力。
唐僧哭着向孙悟空求救:“悟空,似此怎生度得?”悟空却冷血的卖了个关子:“难办”。而那些热心的村民们赶紧表示,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你们帮我们搞掂了妖怪,我们帮你们另外开路。唐僧心头刚刚一热,然而那孙悟空却当头一盆冰块:“你们不行,还得我们才行。”看看,孙悟空又是半截话。
但是这一次,唐三藏真真切切的,听明白了孙悟空话里头的话:是呀,这是修行!我们在修行!修行的路途,哪能让常人帮助开路?还须自身上下功夫,还得从自己身上着力。于是三藏竟然下马之后,才向孙悟空开口询问:“悟空,怎生着力么?”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三藏听懂之后,对孙悟空肃然起敬,敬意之下,不敢在马背上高高在上的请教孙悟空呀。唐僧恍然大明白什么了?
修行人的路,必须走给修行人安排的魔难路。这就是孙悟空说的“旧胡同”。孙悟空在第一次听闻那李老讲述稀屎衕之后,已然知晓,这一关如何过。
你看他,为什么要主动承揽打妖怪的业务?当然首先是出家人的善心,解救一方众生。但是孙悟空是要借机给自己修炼人的团队积累功德。积累功德做什么?那你看他为什么打妖怪之前,为什么死死的拉住俩师弟不放?重点是猪八戒。后来他与猪八戒追赶妖怪到洞巢之后,本来那妖怪,他可以轻易的一棍子打死,一棍子捣烂,他为什么要耍猴戏一样的耍给八戒看?
当然是教猪八戒,克服自己的恐惧心、以及隐藏的厌恶心了。重点是帮助猪八戒提高认识。什么时候帮助猪八戒不行呢?非要在这时候。这是必须帮助猪八戒提高认识的时候。用这么滑稽低级的方式教猪八戒?是呀,符合老猪的认知习惯呀。孙悟空知道,搞掂稀屎衕,只有猪八戒有潜质。可是猪八戒认识方面,只有先克服厌恶心,对恶臭的厌恶,才能发挥潜质,“干这场臭功”。 猪八戒,不惧钻研污秽,是为了找到污秽起源的根本,永久解决之。
那么,猪八戒明白了孙悟空的指点,克服了。可是,他要变成大猪后,就必须符合大猪的生物特性,那就是,会饭量也相应的巨大无朋。可是师徒四人是出家人,走在荒蛮的路上,哪来的海量饭食?于是,您便晓得了,孙悟空为什么要打妖怪。一来积累功德,无功不受禄、换取村民们的饭食上的支援;二来,教猪八戒提高认识。
因此这一回目结尾的诗歌,如是总结,说是三藏 “心诚”,说是悟空“法显”。
要知道,这个稀屎衕,可是封杀小西天出口的封印,穿破稀屎衕,便是穿破小西天的假象假修。小西天,拜假佛,假修佛,是多少佛徒们的绝死之关。这个绝死关隘,就是追求对修行毫无助益的口才、博学,以为能著书立说便是高僧,以为念了多少经籍便是修行,为了取经而取经,为了修行而修行,以为自己在精进,实际上是误入歧途、一塌糊涂。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