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叫喂招儿

正是由于这次的魔难,被人为加大了,是孙悟空猪八戒无力搞定的。所以么、因此么,那些在暗中护佑的神仙、那些关注他们师徒取经的护法诸神、太白金星,就主动的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了,为的就是保证悟空他们哥俩能够顺利的度过难关……
不过那作风稳健、性格内敛的黄风怪,按道理说,应该是个不轻易信口雌黄的说话习惯,起码它不应该喜欢一个人喃喃自语的念叨谁谁谁是自己的克星。可是人家就念叨了,而且还偏偏赶在孙行者变得蚊子跑到他面前的当儿。可是当然这个事儿不是平白无故发生的,是在孙蚊子飞到了妖怪洞府厅堂后面的园子里,跟可怜的三藏见面之后发生的。
孙悟空瞧见唐三藏的时候,那师父纷纷泪落,心心只念着悟空、悟能哩!你瞧,这时候,三藏似乎已经不再顾虑自己的生死,对徒弟们的悔意和牵挂,占据了绝对主导地位。行者停翅,叮在他光头上,叫声“师父”。那长老认得他的声音道:“悟空啊,想杀我也!你在那里叫我哩?”你瞧,听见悟空呼唤的第一个反应,依然是对徒弟的牵挂。三藏的转变,让孙悟空也很是感动。行者道:“师父,我在你头上哩。你莫要心焦,少得烦恼。我们务必拿住妖精,方才救得你的性命。”唐僧道:“徒弟啊,几时才拿得妖精么?”行者道:“拿你的那虎怪,已被八戒打死了。只是老妖的风势利害。料着只在今日,管取拿他。你放心莫哭,我去哑。”现在的师徒,虽然仍然身处魔难,但是心回意转、重新拧成一股绳的意志,已经复原如初了。
然后奇迹就出现了,那老怪就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的献出了自家的罩门儿。修行的奇妙,就在于此,很多事情的发生,你以为是自然而然的,就是那样的,其实完全不是的,完全是境由心转的。可是这应该的和不应该的转变,都是如此的自然而然的,如你不细心体察,竟然完全不能察觉,冥冥中,有更高境界的生灵在随着你的心意在改变你周围的一切。
然后悟空八戒都不曾知晓这专杀系克星灵吉菩萨是何方神圣的当儿,太白金星就恰到好处的变化了指点了。然后,后面的故事就一路儿顺风顺水的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唐三藏心里的结了一个结儿,一切都疙疙瘩瘩了;结儿解开了,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你看那护法珈蓝们,还有太白金星,他们想要指点孙悟空跳出迷津,为什么不直接给孙悟空说了就得了?还偏偏要先是变化一番,弄得跟真的凡人一样,等到跟孙悟空猪八戒交待完事情,你走就走吧,还要做好事要留名,留个纸条告诉人家是谁谁谁帮助你们了,也不嫌麻烦。难道这么做很好玩吗?
你看那护法伽蓝们,招待了他们哥儿俩一顿好吃好喝、一顿好睡,并且用仙药治愈了行者的迎风流泪眼不说,还让他的靓眼更加明亮,比常更有百分光明。就对他们这么好,这行者一觉醒来,发现是伽蓝神变化并且人家已经走光光了,仍然自尊心作祟,对人家的不敬而变化、不辞而别而心头火起呢:“这伙强神,自换了龙马,一向不曾点他,他倒又来弄虚头!”你看他孙悟空用的词儿,都是那么的霸道。人家是神不是人,他不好说人家是强人、强盗,却自行发明了一个贬义词儿:强神。而且还凶巴巴的认为,那些神仙不前来他这个当年的孙大圣这儿报到点卯,已经是大大的不敬。
可是悟空这时候浑然忘记了,人家伽蓝神能治好他自己治不好的眼病,能变化得他丝毫都感觉不出来。并且,是人家在保护他们师徒一行,而不是他们在保护人家。人家作为护法神,比现在的孙悟空可是高明多了。
可是护法神为什么不直接出面给他眼药呢,其实对这个问题猪八戒倒是难得的明白人,八戒道:“哥哥莫扯架子。他怎么伏你点札!”“哥哥,他既奉法旨暗保师父,所以不能现身明显,故此点化仙庄。你莫怪他,昨日也亏他与你点眼,又亏他管了我们一顿斋饭,亦可谓尽心矣。你莫怪他,我们且去救师父来。”
护法伽蓝神是奉法暗护,那太白金星呢。他老人家可是没有护法责任的神仙呦。人家也是扔了一张纸条儿然后跑路走人。这一次,孙悟空没有敢造次、没有再摆谱儿。因为,毕竟,李老神仙是他和八戒共同的恩人。
太白金星,其实对孙悟空一直是客客气气的,非常尊重的,可是,人家变化出来的老者,眸子明亮的孙悟空照旧是一丝丝也看不出来。可见人家高明的,不仅仅是智慧、见识,还有法力。可是你要知道,太白金星可不是就仅仅指点一下孙悟空哥儿俩就完事了,为了他们的成功,其实人家早就介入这个魔难中来了。
还记得吧?当唐肉粽和孙蚊子在妖精的后花园中接上头之后,孙蚊子飞回到人家大堂中,然后这一群傻呼呼的妖怪,就早不开始晚不开始的开始了一段很弱智很有喜剧效果的对话。
只见那老妖坐在上面,正点札各路头目;又见那洞前有一个小妖,把个令字旗磨一磨,撞上厅来报道:“大王,小的巡山,才出门,见一个长嘴大耳朵的和尚坐在林里;若不是我跑得快些,几乎被他捉住。却不见昨日那个毛脸和尚。”老妖道:“孙行者不在,想必是风吹死也。再不便去那里求救兵去了!”你说你一个妖怪把人家打跑了,你管人家干啥去呀。你想着人家去搬救兵,说不定本来人家想不到去搬,给你也念叨的不搬不行了。
然后一群小妖怪,就齐刷刷的杞人忧天的说:“大王,若果吹杀了他,是我们的造化,只恐吹不死他,他去请些神兵来,却怎生是好?”你说它们这话儿,怎么听起来既让人觉得好笑,又觉得怪异呢?
然后,这老妖就给出了一个更加无厘头的回答来,一个简直是现代的影视剧本中才会出现的说法:“怕他怎的,怕那甚么神兵!若还定得我的风势,只除了灵吉菩萨来是,其余何足惧也!”用武侠小说的用词儿,这叫喂招儿;说的不好听了,是犯贱找打。按理说,你的克星你的罩门,你应该严防死守、严守机密才对,怎么会整日里念念叨叨,生怕自己忘记了咋的?
你说说,他们这番对话,不是一步步的告诉旁听的孙悟空答案么?小说难道非要这么写?是的,必须的,必须这么写。为什么?
因为,你以为这些妖怪真的有那么傻吗?不是啊,要不然,人家凭什么能在这里混几百年,扬名立万呢!这么弱智的话别说吃不了人,恐怕早就被周围的同行们给赶走了。那难道是妖怪特意说给孙悟空听的?更不是的啦。那怎么回事儿?哎呀,不是已经暗示您了嘛,太白金星他老人家早就参与啦!这是他老人家在控制着这些妖怪的意识,在有意说给孙悟空听的呢。
是他老人家,才会捣鼓得这帮妖怪说话这么有趣。是他老人家,在引导孙悟空一步步的走向问题的解决途径,先是暗暗的铺垫,再是明明的指点。
作为三藏方面来讲,似乎是一念起,就山穷水尽了,然后一念灭,又柳暗花明了。似乎宇宙的规律就是这样的,可是对于那些天上的神仙来说,其实,是人家辛勤不辍的运作和付出,才铺垫出来了这些变化。念起念灭之间,修行人似乎是寂然未动,可是天上已经是剧变。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 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