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三答


播放音频

 

 

真武大帝的武功,才是真正的武功。孙悟空对人家名号碎碎念的时候,并未认真的想一想,人家为何名号玄武、真武,玄武真武之名号,自然是降妖伏魔的需要,可是武的真谛是啥呢?古书上解释说,龟蛇有鳞甲,故称武,这种说法,浅。
我们这时代的这一个玄武大帝,来历非凡,就从道经记载中,便可知道,真正的他,来自天上天。“玄武乃元始化身,太极别体,上三皇时,下降为太始真人;中三皇时,下降为太元真人;下三皇时,下降为太乙真人;至黄帝时,下降为玄天上帝。”这个玄武,他来自道家原始太极之上,一个时代往下降级一次,直到最后一次,降生到人世间、作为王子,然后又修炼,修上去,继承了玄武大帝、玄天大帝这个职位。而这个上三皇、中三皇、从其他道籍中,不难发现,并不仅是我们这七千年历史上的三皇五帝时期。“一气分形归虚,生五劫之宗,三清出号神景,化九光之始,太初溟幸玄极冥蒙中,有虚皇分区五劫,一曰龙汉;二曰赤明;三曰上皇;四曰延康;五曰开皇。”
中国的历史和神话传说中,如同堆积了不知道多少年落叶的深山大壑,充满了重叠交错的故事、久远的尘埃、错综复杂的恩怨。上面两个记载中,既有这五千年中的历史、又有更古老时期的历史,既有人世间的历史、又有天上的历史,而这些历史,有的称呼、年号,是重复的。是呀,我们这一万年内的历史,是更古老历史的浓缩、重演。
如果不是这么上古洪荒、历史悠久、来历非凡的大神来坐镇真武之位,恐怕想摆平天底下的妖魔,还真的麻烦。因为,妖魔,多是应化而生的,应人心堕落魔变而化育滋生。人世间的恩怨纠结,才是魔变的源泉。如果想要把妖魔铲除干净,梳理不清历史恩怨是不行的,就算剪伐妖怪死光光,也只是割韭菜的手段。这个真武,人家不费刀兵、不费口舌就可以剪伐魔精的关键,在于他来历远古,生命周期跨越劫终与劫始,任何妖魔生灵,都是此劫内生灭,也就没有他看不穿的生灵,因此人家“无幽不察,无显不成。”
别看他真武大帝的职位还在玉皇之下,作为原始创生的神,他可以摆平玉皇大帝都摆不平的事情,人世间如同月球一样,积累了太多太多久远的生灵,需要真武、玉皇这种远古大神下降、来到三界内坐镇。
就好比玄奘和悟空。当玄奘一生一世的在人世间轮回,不知不觉就沾染积累了很多的恶俗观念、把人世间充满杂质的信念,当作了至理,弄得自己的生命,千疮百孔。当孙悟空在人世间游历、跟随人类的师兄弟修行,跟妖魔们一起鬼混,也一样的弄得、满脑袋的垃圾思想。
可是要说起来,修行去掉世俗恶念,不是修就可以了吗?可是呀,这时代,哪有这么简单。因为他们沾染的那些俗世执著贪念之类的,本身虽属三界内,可是它们背后的历史,不知道多远了,里面缠绕的纠葛牵扯,也不知道攒在多少生灵的手中。你不小心顺手牵了人家的丝,就别怪人家撕扯你,纠缠你。因为是你牵人家的东西,该放手的是你,必定是你。
玄武、王菩萨,都不会亲手提供孙悟空索要的那种武力。但是孙悟空来了,也得顺着他小老人家的心思去让他折腾、悟道。因此,都指派徒弟们、顺应孙悟空的索求,提供孙悟空式的武力、去降妖伏魔。
关于对孙悟空请求的拒绝,玄武大帝说得很委婉,我剪伐北俱芦洲的妖邪是按照玉皇大帝的命令;我在南赡部洲收降妖氛更是原始天尊的符召。他们都是原始大神中的大神,他们要求处理的,都是三界内神仙处理不了、处理不好的恩怨。你今次来找我,纯粹是为了个人修行的恩怨,这种小事,不该我出手啊。是啊,人家出手,就会一灭到底,把你的历史都给梳理干净,等于是你的师父了。而那个王菩萨,竟然推说新收的水猿大圣魔性未尽,怕它乘空生顽,无神可治。孙悟空不明白,王菩萨为啥说这个水猿大圣为啥“无神可治”。实际上,如果要处理这个水猿大圣,上界众多的神仙,哪个都能把它给削了。只是,没人会随便的削它。
这回故事里所说的国师王菩萨,前身乃是西域何国人,历史上有名的僧伽大师。小说中说到他王菩萨所在的这个大圣禅寺,是在他前世修行香积寺旧址上所建,他所拜的是“普照王佛”。僧伽和尚涅槃后真身不腐一直就在泗州,直到清代康熙年间随泗州一起沉没于洪泽湖底。可是,在公元二零零三年,在江阴市地宫,发现一个石函中的舍利子,文字表明就是他的真身舍利。日值功曹口中所说他降伏的水母娘娘、和他本人所说的水猿大圣,都是这里的本土水神。尤其是那个水猿大圣,据说是大禹治水时候给所载湖底的巨猿,历史颇为悠久,比孙悟空的金箍棒历史还悠久。你看这王菩萨,费老大劲降伏了妖怪,也没有一刀切了了事,降妖伏魔,对于他们这些大神来说,不是杀掉这么简单。
就跟对待玄奘悟空心里的魔性邪念一样,能简单的给你灭了吗?能灭掉的话,就是送你回炉了,还辛辛苦苦的安排你们修行干嘛?还兴师动众的那么多神仙陪着给你们铺垫路途干嘛?
实际上,是等唐三藏、孙悟空内心的偏执焦燥失去倚仗、失去附着点,直到你能意识到它们是魔性邪念、直到你们自己能控制能摆脱,才是魔难一再出现的意图啊。就好像德国那种高精密数控机床一样,每一个魔难,都是被精确控制的、都是为了塑造你完美成型的。
孙悟空一向自认神通广大,而且,要是他不作恶,已经长生不老的他,神通足以自保,反正是,幸福的长久的活下去,是不成问题的。
可是现在因为唐三藏,他一次又一次的,陷入窘境和绝境。这时候的孙悟空,方才真切的体会到,人的愚迷难度、和度人的艰难困苦。
当孙悟空从真武那儿搬来的五龙神将龟蛇二将都被捉之后,日值功曹催促孙大圣赶紧继续搬兵,理由是:“你师父性命,只在须臾间矣!”意思肯定是,他们很可能保护不了唐僧的性命了。可是孙悟空跳起来嚷嚷要打人的时候,日值功曹又说:“我等早奉菩萨旨令,教我等暗中护佑唐僧,乃同土地等神,不敢暂离左右。”又说他们一直在暗中保护唐僧。又能保护,又不能保护。你们到底能不能保护?是不是胜任保护唐僧的重担呢?
你看那真武大帝通天的法力,却不来伸手解救唐僧,因为只有唐僧自己可以解救自己。那些护法神、徒弟们可以保护他,却不能替他修行。他自己心中的阴暗龌龊,只有他自己能清除。当唐僧脑袋基本上清醒、意识清楚的时候,护法神就可以保护他,这时候他符合修行人的条件和标准,护法神保护的,就是修行人。当唐僧脑袋不清楚,邪念恶意满心的时候,他不符合,不符合修行人,那就是大俗人、甚至那一刻是个大恶人,护法神不能保护俗人恶人。要是恶人都保护的话,他们就不是护法神,是帮凶了。那么俗人,尘世间的俗人,也有神仙在某种程度上的保护,可是那些是另外职责的神仙,不是修行道路上的护法。
虽然这时候的孙悟空,还有些懵查查,实际上,那妖魔,似乎早就洞悉了孙悟空的隐秘小心思一样。当最后一次孙悟空孤零零的出现在妖魔面前的时候,黄眉妖王内心很笃定的总结到:“那猴儿计穷力竭,无处求人,断然是送命来也。”见了孙悟空又说道:“我见你计穷力竭,无处求人,独自个强来支持,如今拿住,再没个甚么神兵救拔,此所以说你挣挫不得也。”如果孙悟空不是遇到弥勒佛,妖王的这番话,还真的就刺一样犀利的戳到了孙悟空的内心。是的,长久以来,遇到对付的了的妖魔,孙悟空自己就处理了;遇到对付不了的妖魔,总能搬来救兵对付。总之,一直没有遇到过武力和靠山的武力搞不定妖怪。在孙悟空的眼里,武力几乎就快等于成佛的途径了。关于悲悯和慈悲,虽然有菩萨的言传身教,可是还没有动摇孙悟空对武力的偏信。同时,虽然那玄奘是善良的,脑袋里一样装着各种古怪的偏激的思想,思想上的暴力倾向,也是时不时的爆发出来。偏激的思想,当然是精神暴力了。老孙和老陈,经常对着干,经常看对方不顺眼,实在是因为,他们有着一样的毛病。并且,他们看到对方眼里的毛病,和对方毛病引起自己的不适感、排斥感,实际上,就跟照到镜子看到一个丑八怪一样,只是他们都意识不到,眼前那个丑八怪,是自己毛病的投影。
孙悟空仰仗自己具备的神通当作武力,唐三藏仰仗自己掌握的佛理当作武力。孙悟空的依仗是个人执著,去掉就行。唐三藏的仰仗,则等于拿佛法当工具当武器去攻击别人、有亵渎佛法的嫌疑。佛法是慈悲劝善的、指点你脱离轮回恶趣的,哪里是攻击性的工具了?所以,从哪个角度上,玄奘师傅都躲不过小雷音跪拜妖邪这一关的。
实际上,那妖魔脑筋未必灵光,只是这一刻,却真真的让它瞧见了孙悟空的内心。不用说,是背后的神仙有意让它洞穿老孙,好发挥它作为一个魔难的工具作用。不戳到老孙心窝窝里,哪能让老孙真真切切的返观内照呀?
正是弥勒佛的法宝人种袋,解除了孙悟空所仰赖的片面武力之大能,一次一次的,让老孙对武力的迷信,好像洋葱剥皮一样,被消减到可以控制。然后,弥勒佛真正的法力就登场了。
在弥勒佛出场之前,虽然已经有玄武大帝与王菩萨的铺垫,日值功曹的点拨提醒,孙悟空对善缚妖魔、武力之外的神通、这种传说中的绝技,依然是不相信的。因此就有了孙悟空对弥勒佛捉妖计谋的三问三答……
孙悟空对弥勒佛的认识,应该很早了。可是在孙悟空的眼里,这个整天喜气盈盈、目光矍铄的老头,属于和蔼可亲但没啥本事的印象。所以当弥勒佛向绝望中的孙悟空声称要“我今来与你收他去也”的时候,孙悟空满腹狐疑。
眼看着笑眯眯的弥勒佛,好像是没什么法力的样子,并且眼看他连自家的童儿都看管不住的样子,怎么也没法儿相信,他能降伏那个已经是神通广大、饶勇善战的妖怪。于是孙悟空有了第一个疑问,行者道:“这妖精神通广大,你又无些兵器,何以收之?”弥勒佛一眼看穿他,笑道:“我在这山坡下,设一草庵,种一田瓜果在此,你去与他索战。交战之时,许败不许胜,引他到我这瓜田里。我别的瓜都是生的,你却变做一个大熟瓜。他来定要瓜吃,我却将你与他吃。吃下肚中,任你怎么在内摆布他。那时等我取了他的搭包儿,装他回去。”孙悟空不知道,佛说了的话,就是历史,必定发生。而且既然弥勒佛连孙悟空怎么变化都能设计好,而且连孙悟空在妖怪肚子里要撒泼耍混摆拳脚,都设计得那么符合孙悟空当下的愤恨心情与个性,孙悟空却没听明白深层的味道,却对弥勒佛的眼光怀疑起来,不大相信弥勒佛的法眼。
孙悟空疑虑道“此计虽妙,你却怎么认得变的熟瓜?他怎么就肯跟我来此?”弥勒笑道:“我为治世之尊,慧眼高明,岂不认得你!凭你变作甚物,我皆知之。但恐那怪不肯跟来耳,我却教你一个法术。”弥勒佛解答了孙悟空的疑虑,也等于向孙悟空宣讲了佛境界的法力。到了佛的境界,眼皮底下,再无假象、幻象,任凭你百般伪装欺骗、千变万化,人家的佛力看你的外在包装就像看空气一样透明。这种法力,不是武力神通能达到的,是人家通过修行获得的定力、提高的档次来达到的。修行人的定力,便是世间万象的穿透力。这种穿透力,可以穿越层层叠叠,也可以穿越过去未来,凡是他能穿越的一切,他都可以给你解开,也就是,给你解散,变成一无所有,也可以给你解开一切恩怨纠缠、迷雾业障,还可以,从虚无中,构造出来一切。
(选自 《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