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他教我来请师兄的

猴哥是只武不文,唐僧是只文不武,两个人都需要补充完善自我人格。猴哥的武力方向是对的,唐僧的文明方向是错的,所以,离开猴哥的唐僧,就成了是废柴一根儿。
从日常的层面上来看,无疑是八戒最精明。精明得一分多余的感情和表情都不肯浪费。精明得让咱只有兴叹的份儿。
你看他,在面对白龙马的述说之后,他判断这时候自家的取经团队已经算是“大势已去”了,觉得什么忠心啊、正义啊、武功啊、神通啊这个时候都失去使用价值了。而且面对这个看上去比自己还没本事的白龙马,他实在是一粒唾沫都不多浪费。“怎的好!怎的好!你可挣得动么?”“你挣得动,便挣下海去罢。把行李等老猪挑去高老庄上,回炉做女婿去呀。”八戒道:“不懒惰便怎么?沙兄弟已被他拿住,我是战不过他,不趁此散火,还等甚么?”
当白龙马拉住他不放,并且要他去求孙悟空。他忽然又口若悬河起来,为什么?因为他要把三藏赶走孙悟空的勾当,责任推到被抓被夺权的三藏身上、和不在现场的孙悟空身上去。他表示唐三藏死板不知道打趣“我也只当耍子,不想那老和尚当真的念起来,就把他赶逐回去。”他表示孙悟空器量小、并且不通人情“他怪我撺掇师父念《紧箍儿咒》。……他不知怎么样的恼我。他也决不肯来。倘或言语上,略不相对,他那哭丧棒又重,假若不知高低,捞上几下,我怎的活得成么?”
你看老猪,说话还真是很会讲究。他说到最后,把孙悟空说得只顾私仇、不识大局,并且推测孙悟空一定会威胁到他的生命安全,言下之意呢,是告诉你白龙马,你让我去找那个死猴子是害我老猪呢。你看看,说了一圈儿,都是别人的问题,只剩他老猪老实巴交的很可怜。老猪说话,讲究精确打击,擅长卖傻卖乖卖可怜,要是老猪在现在中国,保证又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官员。
但是让老猪跌破眼镜的是,他如此精心布局拉围栏,被白龙一招破功,小龙道:“他决不打你。他是个有仁有义的猴王。你见了,且莫说师父有难,只说‘师父想你哩。’把他哄将来,到此处,见这样个情节,他必然不忿,断乎要与那妖精比并,管情拿得那妖精,救得我师父。”他想不到白龙比他的智商高、见识大、会看人。
对比之下,八戒没了退路,只好前往花果山。到了花果山,对孙悟空又是前恭后倨、当面逢迎、背后戳脊梁。精确表达、专人专用、收发自如、一点不浪费。
孙悟空自然是看不懂这点小心思,但是,孙悟空会更高级的手段呀。猪八戒用小心眼哄孙悟空,孙悟空就顺水推舟的耍耍老猪,他可是一看老猪前来就知道有问题了,根本用不着去猜猪八戒的小心思。孙悟空这种手段正是观象、也是过去算卦人最熟悉的起卦手段。
行者道:“……你却老实说,不要瞒我。那唐僧在那里有难,你却来此哄我?”八戒道:“哥哥,没甚难处,实是想你。”行者骂道:“这个好打的夯货!你怎么还要者嚣?……那师父步步有难,处处该灾。你趁早儿告诵我,免打!”八戒闻得此言,叩头上告道:“哥啊,分明要瞒着你,请你去的;不期你这等样灵。……”
瞧见了吧?一般人的精明,在修行人的灵气面前,是很低级的,就凭你再精明、再多小九九,也是算计不过那种灵气的。
可是,正义的小白龙教给老猪的求人妙计,没发挥作用呢。倒是差点让老猪惹来一顿好打。因为什么?因为那不是实话,小白龙也不知道,孙悟空的法眼能洞穿本质,猜到三藏遇难、没机会说那么柔情的话儿了。
猴哥是软不吃、硬不吃、真话通吃,猴哥是个实在人。最后,还是八戒道出了实情,并且在关键时刻说出来符合孙悟空做人道理的话,才算是打动了孙悟空。原来这呆子,一急之下、实话一说出口,还没到感动孙悟空的时候,他自己倒是先被感动了,说出的实话唤醒了他自己的正义感、和他自己内心埋藏的本性。他自己一醒悟过来,这事情就算成了。水到渠成之下,他说出来一番肺腑之言、打动了孙悟空。他说的这是什么?
他借小白龙的话、再加上自己的超常发挥:“‘师兄是个有仁有义的君子。君子不念旧恶,一定肯来救师父一难。’万望哥哥念‘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之情,千万救他一救!”
这番话,如何打动孙悟空了?
八戒一着急之下,就说出实在话来。原来,跟孙悟空他们一样,他也早就看出来,唐三藏修行往下掉的厉害,他说“你晓得师父没有坐性”。唐三藏的修行,以打坐静修为主,却变得在猴子和猪头眼里都没有坐性了,你就知道,他已经变得如何的浮躁。着了魔的人嘛,都这副德行,魔可不在乎你是不是修行人,更不会因为你有地位有权势有修养,就对你客气。在魔的手里,都不过是一块可供食用的烂肉。
但是,八戒就是八戒,他的实话里,时刻不忘见缝插针的夹带点小私货。唐僧赶他去化斋,偷懒睡觉,他表示这是“我因许远,无一个人家,辛苦了。”他为了面皮前去打妖怪,却只说是为了顶替唐僧。他们打不过妖怪,老猪出卖师弟沙僧落荒睡觉、导致沙僧被抓,这个过程到了老猪的嘴巴里,居然神奇的改变了顺序“不知那怪神通广大,将沙僧又捉了。我败阵而走,伏在草中。”
然后,八戒越说越是眉飞色舞,于是,他要临阵散伙的事儿消失了、白龙马咬住他不放的事儿消失了、他跟白龙马七扯八扯的事儿消失了,三合一变成了简洁明了的一句话“就是他教我来请师兄的。”不扯离题的话倒是不算错,可是,唉,隐恶扬善的道理,八戒用在自己身上了。
但是他情急之下,说出来一个非常正义的大道理来,打动了孙悟空。他说的这个道理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无论对于修行人,还是人世间传道授业的各行各业,都是个庄重的道理,涉及到历史的延续、时间维度上脉路的流转。可是到了那些半吊子徒弟嘴里,就成了打人的棍子、成了俗不可耐的压人强词。
中国五千年文明历史上,技艺行业的传承,全都是道家方式的,一个师父传一个徒弟、两个徒弟的,一线单传。传对了徒弟,造福苍生,也给自己的行业积德,所以传承都很庄重。历史上西方修道法门,几乎也全都是这种师父传徒弟的单传。就是到了现在,据说,有的西方行业,看上去行业中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实力派是现代科学教育出来的,其中仍然是这种秘传方式在承传。
在这个时候,虽然有三藏的绝情和无脑在先,这个伦理还是打动了悟空的。尤其是前面,猪八戒为了求情临时搬出菩萨来自卫,其实,是菩萨的名号,真正说服了孙悟空。孙悟空知道,实际上修行路上指点他的是菩萨,并非这个唐僧。唐僧,就好象庙里的方丈,方丈也好、和尚也好,大家共同的师父是菩萨他们这些神仙。
然后,这八戒这正义感一出来,他的脑袋好像忽然开窍了一样,想出来一个以他的脑筋想不出来的妙招——激将孙悟空。 于是八戒的正义感加上他的歪脑筋,吐噜吐噜编出来一段栩栩如生的故事来、栽赃黄袍怪、贬损孙悟空。
八戒脱口而出菩萨名号,有点不由自主,八戒这超常发挥,也算是不由自主。被戳中了麻骨的孙悟空的几乎是应激反应,也可以说是孙悟空不由自主的。
八戒脱口祭出菩萨名号,他表面想法乃是出于自保。八戒采用的激将法,他自己认为的出发点有点那么平衡一下被孙悟空吓唬的满肚子恶气。孙悟空被戳中的面子的麻骨,简直是,啧啧,从来是没有这么难受过。要知道,猴哥自出道以来,唯有两个事情能让他痛苦,一个是脑袋上面的紧箍咒,一个是脑袋前面的面子,除此之外,什么刀山火海、雷击斧斫,对他来说都只是洒洒水而已。
八戒的小私心,又被用来干了次正经事,悟空的爱面子的小缺点,居然也被利用来走回修行的路途了。可见,菩萨他们的法力才是大。菩萨他们这些神仙,才是真正的精明、变废为宝、不浪费。
作为修行人的悟空,虽然不知道这是菩萨在起作用,但是他那么的有灵气,还是感受到了菩萨,还是充满了对菩萨的尊敬。你看:
那大圣才和八戒携手驾云,离了洞,过了东洋大海,至西岸,住云光,叫道:“兄弟,你且在此慢行,等我下海去净净身子。”八戒道:“忙忙的走路,且净甚么身子?”行者道:“你那里知道。我自从回来,这几日弄得身上有些妖精气了。师父是个爱干净的,恐怕嫌我。”八戒于此始识得行者是片真心,更无他意。
读了这一段,可能几百年来读者都以为孙悟空是对唐三藏的崇敬,你看明明孙悟空说的师父就是唐三藏嘛。其实不是,他说唐三藏只是托词,因为他面对的是猪八戒这个傻老哥,他知道解释多了没用不说,可能还引起呆子的困惑。谁都知道,唐三藏肉眼凡胎,哪里会分辨得出来妖气、仙气还是俗气呢。
不管怎么说,当取经团队就要凋零的时候,是最让人想不到的白龙马出力了,只剩下他一个、正念仅存,他这一线正念,唤回来了就要开溜放弃修行的猪八戒,又通过猪八戒唤回来了已经被唐三藏亲自放逐的孙悟空。正是白龙的绝地反击,他的正义感和信念、让凋零的队员一个一个心齐了起来,让整个魔难事件中的团队起死回生。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