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屋及乌那种鸟人

且说菩萨师徒来到一座高山脚下,看见“山上有恶气遮漫,不能步上。”哎,不是正说着菩萨如何如何的神呢吗?怎么就说菩萨不能步上呢,那不是菩萨根本就没那么神嘛?哎呀,说他们不能步上,其实是人家讨厌那种恶气嘛,并且如果菩萨真的想要上山,她肯定你看不见她连挥挥手都不用,就把全部的恶气给销毁得烟消云散,保证你九幽之外都看不到踪影。但是菩萨为什么就宁愿驾云飞过,也不做这么简单的事情呢。那是人家菩萨慈悲,怜悯山上散发恶气的妖魔鬼怪而已。
不过您想起来一个事情没有,为什么小说一提到妖魔鬼怪的藏身之处,不是恶气弥漫,瘴气毒气,就是险山怪树的。这个莫非是自打诗经就流传下来的比拟、比兴的文学手法?其实根本就不是文学手法。并且,诗经中的比拟、比兴,跟现在文学的比拟、比兴,也百分之百不是一回事儿。只不过是现代的文人以为是跟古代的一样。其实只有名词是一样的。古代的比拟、比兴,是以易经之卦象为基础的。怎么说呢?就如“关关雎鸠”,其卦象就是少男慕少女,少男少女之感卦。可能很少人追究一下,为什么诗经要以关雎一诗做开头的启篇。我说了这是“感”卦,但是为什么是用“感”卦做第一个卦象呢?这个有点离题,打住。
就是说,怪恶之物,必生怪恶之气。这怪恶之气,凡胎肉眼难见,但是对于这些神仙们来说,一望就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别说这些神仙了,古代就一个普通的人,在古代稍微高尚点的人,都能看见,就算看不见,一到那种环境内,也能马上感觉得到。就是到现在这个麻木迟钝的末法之世,还不是有数不清的动物、昆虫都能感应的到?
也就是说,这种怪恶之气是真实存在的,并不是虚构或想象出来的。那么话说回来,易经的卦象上说,异常的生物和环境、怪气、怪物,这一层一层不同的东西,对应着同一个卦象。会观象的人,就算看不到怪物、感觉不到怪气,也能从环境上看出来不正常。
所以说,诗经中的每一篇,都看似浅显,其实能一层一层的,对应到很深的层面上去,并且保证是每一次都是同一个卦象。孔老夫子对古代诗歌挑啊、选啊,排列顺序啊,绝对是圣人的水平。然后如果再往深里去,就是惠岸行者、观音菩萨的水平了。
咱这冗长话还来不及说完,就听见呼呼的狂风吹来,长嘴獠牙的猪猪侠就窜上来了。这家伙照例是不看人、不分青红皂白、梦游上战场一样上来就砍人!然后照例是被木咤挡住好一顿呯呯嗙嗙……直到观音菩萨的莲花从半空中飘下,隔开了猪猪侠的钉耙。看到漂亮的莲花轻盈的落下,猪哥心里没有一丝丝的美感、半点审美情绪都没有产生。这么漂亮的东西在眼前飘呀飘的,他反而觉得心里发怵、四肢发麻、脑袋发懵了。啧啧,这情绪不正常呀。
然后猪哥一开口,就说了小说中第一句话,而且是非常有猪哥特色的浑话:“你是哪里和尚,敢弄甚么‘眼前花’哄我?”关于打架,猪猪侠的反应速度一流,关于逻辑问题,荒谬式的淳朴,也是艳压群芳。
猪猪侠对菩萨的尊敬,倒是毫不含糊,看见菩萨,倒头便拜不说,还扯着猪嗓子大声的叫道:“菩萨,恕罪!恕罪!”估计您没想一下小说中为啥特别的指出,他喊这句话的时候是“厉声高叫”。哎呀,猪哥的心思,您应该懂的啦,他是看菩萨在天上飘,离他那么远,怕说话的声音小了,菩萨听不见哩!诚意可嘉,心眼儿也够,但是怎么就给人的感觉是缺了根筋呢你说……
菩萨肯定知道他心里的小算盘的啦,于是就按下云头飘下来询问他。然后他就说出了自己的来历。他口口声声喊着“菩萨救我”,可是菩萨刚刚想要对他劝善,这猪头的小心眼马上就异常灵活的转动了起来,立马想到了菩萨可能要他皈依佛门,然后就在菩萨还没有说出口之前,就一口回绝了进入佛门的可能。
但是菩萨说了三句话,句句如利刃,一下子就戳开了这猪头的迷障。
这猪头到底是怎么个来历呢,根据他自己的说法,他不是天生的野猪,也不是成精的老彘。所以他既没有野猪的豪迈,也没有老油条的世故。但是这厮是生就的野蛮、无人性。
你看他,刚刚投胎出世,就要咬死了应该说是他老娘的母猪,咬死老娘不说,并且还把一窝子的兄弟姐妹全部搞死,然后就占山吃人!首先是他的猪妈和兄弟姐妹们真倒霉,其次是他福陵山周围的老百姓真倒霉,再其次我们得研究研究,为什么这个猪八戒、跟沙悟净,怎么一到凡间就利用本事大开杀戒,根本就不把生灵的生命放在眼里?
天神们把这俩货扔到凡间的时候,一来不关闭他们的本事和神通,连法器都一起带下去了;然后任由他们在凡间为非作歹、杀生无数。那个卷帘大将虽然被飞剑穿身,但是显然没有想结果他的性命。
这俩人在天上,就是打打杀杀的角色。根据这两个人的个性我们可以判断,天蓬元帅、卷帘大将,他们似乎是天上的武灵、一种天界的护法神一样的神灵,在天界的时候作为他们,任务就是消灭宇宙中那些败坏的生命。对于生命的成住坏灭来说,他们的任务就是灭。可能是因为这样,他俩才会认为,吃几个人算什么,跟捉狼虫虎豹来吃一样,人在他们眼里就是败坏的。
但是我估计,正是因为在天界他们的嗜杀已经过份了、越界了、不再严格按照天界的规律,只清除那些罪当清除的败坏之物。为什么他们越界?那我想可能就是他们的思想观念开始被下界的阴邪之物入侵导致的。
小说中后面都明确写到,卷帘大将、天蓬元帅他们哥俩都是下界的修道人修行上来的,悟得天机、化得本体。悟能跟悟净不同,悟净是任武游侠,豪气冲天,功夫高了之后开始寻仙访道,然后得遇真人,修道上天,悟净是主动寻道的。悟能的好吃懒做心性浊,是在还是凡人的时候,就固有的秉性,整天稀里糊涂,但却是傻人有傻福,愣是守株待兔,等来了度他的师父来教他修道,然后修道圆满,白日飞升上天了。
哥儿俩个,上天都做了武将。但是我跟你说,虽然入了武行威风的不得了,他们俩都是没果位的。为甚没果位?那是因为他们的修炼都有瑕疵,瑕疵是什么?就是没有修干净的下界物质,跟三界内的物质联系没有断,没有断,那地狱中的阴邪之物就自然有了能直通他们大脑的快捷通道了。说句不好听的,他们俩的再次被打下凡间,几乎是在他们上天的时候就可以断定的了。他们不像木咤那么幸运,老早就遇到观音菩萨做师父,带着业力继续修行。但是他们也可以说是更幸运的,木咤几百年数千年的跟着观音菩萨,也不会再有大的进步了,不太可能的了,但是他俩很早很早就被安排了后面的修行……
等啊等啊,等到机缘成熟,等到五个沦落凡尘的家伙凑齐了,天上的大神们把他们五个的问题一起打包解决。因为,似乎,看起来,他们五个沦落者,谁的问题都不好单独获得解决,五个人一起才行。什么是机缘,这就是机缘的呀,所以一等就是几百年、一等就是上千年,稍一差错还又错过去了得重新来。你瞧瞧,大神们想彻底度成一个生命,多么的不容易呀。不是大神们能力不行,是修道的人自己瑕疵多多,杂质多多,恩怨牵扯的太多太多。就好比他们想把一块木头变成金条,你说是容易还是难吧。
猪八戒占了福陵山,又做了山上云栈洞洞主卯二姐的倒插门女婿。卯二姐是什么,就是兔子精嘛!猪八戒一头猪,为什么不找一个猪老婆?他在天上调戏嫦娥,你就知道他喜欢嫦娥,然后你看他的脑筋就知道,他绝对是爱屋及乌那种鸟人,嫦娥家里养兔子,谁都知道的。老猪被贬下界,一直是色心不去。所以他看上兔子精,还是比较符合他的秉性和思路。

可是,这个秉性,却非是他的真正天性,是他在凡间养成的秉性。他的懒惰、偷抢、好色,一起混合起来,蒙蔽了他的心智。你看他一上来就懵查查跟木咤打斗,反应快速激烈,但是脑筋却像木头一样迟钝;菩萨刚要劝善他却又忽然机灵的不得了,未卜先知的拒绝入佛门修行声称要继续吃人度日,并且一口咬定“依着官法打杀,依着佛法饿杀。”但是菩萨忽然说了三句钻心透骨的实在话之后,他忽然又“似梦方觉”,马上表示愿意,甚至说得极为诚挚:“我欲从正,奈何‘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这猪八戒说话,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你看出来没有?一句话是他说的,一句话是从他口里出来的。看到猪八戒这会儿说话的状况,又好笑,又悲哀。悲哀的是,你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是如何被那些下界的阴邪之物控制着思想和身体,以及他本性本尊的悲苦和渴望被救度。尊敬的您,仔细回味一下,身边一定不乏同样的悲苦之人。
菩萨看老猪,比我看得更真切,因此菩萨说得三句话,对于这时候的猪八戒来说,句句钻心,字字惊心,直透他心灵的最深处而去。菩萨道:“‘人有善愿,天必从之。’汝若肯皈依正果,自有养身之处。世有五谷,尽能济饥,为何吃人度日?”
唉,看见猪哥这时可笑背后的可悲,以及菩萨对症下药的金玉良言,话语之高明让我大为折服,简直就想马上给菩萨作揖,不为什么,只为表达一下肃然起敬之意。菩萨三句话,对着猪八戒的三个境界层面的他说的,本人水平粗浅,具体就不分析了,有时间您可以尽情的品味品味。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