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忍住了 心魔增长了

到了人家村子里的门首边上,三藏下马,孙行者收缰、猪八戒歇担,俩徒弟在树荫下乘凉,这唐三藏师父却亲自挺身而出,前去接洽投宿事宜了。要说跟人打交道寒暄,这师徒三人,都不是块料。按道理说,这等事情应该是当徒弟的出面的,可是三藏对孙悟空和猪八戒实在是不放心,于是就只能是他老人家亲自出动了啦。
说真的,三藏是不太懂得人情事故的,我说的是现实生活中人情事故。三藏自己心里对自己这方面的经验,其实也不大有信心。为了表明自己的僧人身份,三藏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拄上佛祖的九环锡杖,为了稳定一下自己兔兔直跳的心脏,三藏下意识的按按藤缠蔑织斗篷。怀着紧张的心情,他直勾勾直奔人家大门前。到了门前往人家敞开的大门里面一望,只见一老者,斜倚竹床之上,口里嘤嘤的念佛。唉呦!一来人家在闭目养神的模样,让三藏顿时觉得自己很冒昧,而来人家嘴巴里也在嘀嘀咕咕的吟诵佛经的模样,让三藏觉得打扰人家很无礼。三藏急匆匆的脚步、早就构思好了的满脑子的应承话语,顿时就卡壳了。三藏不敢高言,慢慢的叫一声“施主,问讯了。”
那老者一骨鲁跳将起来,忙敛衣襟,出门还礼道:“长老,失迎。你自那方来的?到我寒门何故?”没想到这老者一来没有装聋作哑、二来没有愠怒发嗔,而且还非常恭敬执礼的反应,让三藏吊在嗓子眼儿的一颗心噗通的这就放下了。于是三藏就欣然表明来历目的和投宿意向。三藏道:“贫僧是东土大唐和尚,奉圣旨,上雷音寺拜佛求经。适至宝方天晚,意投檀府告借一宵,万祈方便方便。”没想到那老者态度忽然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儿,瞬时从执礼状态切换成了无礼模式,并且说了一番让三藏心头火起的话儿。那老儿摆手摇头道:“去不得。西天难取经。要取经,往东天去罢。”老汉在三藏心目中的形像,马上从施主老者成了刁蛮老儿。但是三藏是不便发作的,可是人家的话又完全打乱了他之前的设想和构思,弄得他方寸大乱,不知如何应对了!三藏口中不语,意下沉吟:“菩萨指道西去,怎么此老说往东行?东边那得有经?……”唉,就这点小事情,就困住了东土圣僧。由于预设不到的冷不提防、和实际历练的不足,老汉的话,让三藏心里面和面子上都难堪不已,陷入茫然,可是又更不能退回到徒弟们面前说自己不行。于是他就腼腆难言,半晌不答。
你说说,这老汉猝不及防的话,是不是有点象禅宗的棒喝,一下子就击破了三藏所有现存的观念和经验?
更加让三藏心中不爽的事情发生了,三藏想不到那孙悟空离得远远的、并且在院墙外面,居然都听到了、都看到了。因为孙悟空忽然就出现在三藏背后,忽然就吼了一嗓子,吓得三藏一激灵。孙悟空吼道:“那老儿,你这们大年纪,全不晓事。我出家人远来借宿,就把这厌钝的话虎唬我。十分你家窄狭,没处睡时,我们在树底下,好道也坐一夜,不打搅你。”
孙悟空这话,老汉自然是听不明白。三藏其实也听不明白。自从学到了心经,孙悟空、猪八戒也是都开始了时时修心的,前面那猪头跟三藏重提修行誓约的事情,就表明了八戒已经开始修心。而孙悟空的这话,实际上是什么意思呢?孙悟空的意思是说,我们修行人只考虑如何往修行目标前行的事情,至于说路途是否看起来能行、是否难行,那不是我们修行人需要考虑的问题。你这老汉,我们只问你借宿,不问你路途的可行性,那是我们的上师负责的。要是听了你老汉的话,那不成了跟着你的话修行了吗?你都是一个常人,跟随了你的话修行那实在是我们自毁前程。你不要管我们修行人的事情。
悟空这话,太直白了,直白的露骨,直白得三藏居然听不明白了。为什么?因为三藏听悟空这么一嚷嚷,按照他平日的作风,肯定就当场呵斥孙悟空无礼,闹不好当场就紧箍咒语开念了。然而这次他没有,三藏没吱声,真的,他千真万确的没吱声。为啥这么说?因为那老汉的话语里,就透露出来了这三藏没吭声。那老者扯住三藏道:“师父,你倒不言语,你那个徒弟,那般拐子脸,别颏腮,雷公嘴,红眼睛的一个痨病魔鬼,怎么反冲撞我这年老之人!”
三藏心中有想借助悟空搞清楚对策方案的想法,同时又被这老汉的话给挤兑了人情层面上的情面,也就是说,他同时拥有矛盾的两个想法。而在外面人的面前,他又无法发作。于是只好继续忍着不吱声。可是表面上是忍住了,这内心的激烈心魔却在增长了。
孙悟空继续充当拆招手和挡箭牌的角色,行者笑道:“你这个老儿,忒也没眼色!似那俊刮些儿的,叫做中看不中吃。想我老孙,虽小,颇结实,皮裹一团筋哩。”悟空话里面,透露的依然是修行中的事情,那意思是你们看问题都不要停留在表面上的层面,表面上的是非美丑,往往不符合深层的修行的道理。悟空这话儿,老汉似乎倒是听出来一点名堂,于是就给了孙悟空一个深入阐述自己观点的梯子,那老者道:“你想必有些手段。”孙悟空就自然借着话头介绍了自己的非凡来历。面对孙悟空的郑重其事,可是那老儿听完之后,居然哈哈一乐:“原来是个撞头化缘的熟嘴儿和尚。”因为他是一个凡人,眼见眼前这个痨病鬼一样的瘦小猴僧,要是自说有些拳脚上的功夫、会画符念咒的话,说不定十有八九他就信了。可是孙悟空居然把自己说得如此离谱的神,明显是孙悟空的冲天牛皮嘛。
看到此情此景,最理当马上醒悟的,应该是唐三藏。他知道孙悟空不凡神通的真实,他应该通过老汉的前后的反应明白不能用常人之心来看待修行中的事情,应该学会突破表面现象看背后的本质。但是显然,他没有醒悟。于是继续点悟他的事情不得不继续上演。老汉跟孙悟空一来二去的一接触,虽然是俗圣两重天,但是这老者对孙悟空的怕心已经消失了,于是就邀请他们到院子里头来,也就是接纳了他们的投宿请求。然而还有个猪八戒呢,三藏道:“多蒙老施主不叱之恩。我一行三众。”老者道:“那一众在那里?”行者指着道:”这老儿眼花,那绿荫下站的不是?”
站了半晌了,等到悟空把问题解决了,三藏才露头说话。可是这老者一看见猪八戒的嘴脸,立码儿又被吓得七荤八素,仿佛前面对孙悟空从害怕到坦然接纳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就唬得一步一跌,往屋里乱跑,只叫:“关门!关门!妖怪来了!”行者赶上扯住道:“老儿莫怕,他不是妖怪,是我师弟。”老者战兢兢的道:“好!好!好!一个丑似一个的和尚!”八戒上前道:“老官儿,你若以相貌取人,干净差了。我们丑自丑,却都有用。”八戒的话,是接着前面孙悟空的话里话继续说,说给老者是表面,说给唐三藏才是正经事。
老者对悟空八戒反应的表现,还有后面老者家里人对他们俩的表现,是再三的表演给唐三藏看的一个点悟,因为他始终不悟,就再三发生。可是再一再二不再三,三次发生过后,三藏不但没有醒悟,这执着表面物象的心,反而空前加剧了——三藏却坐在他门楼里竹床之上,埋怨道:“徒弟呀,你两个相貌既丑,言语又粗,把这一家儿吓得七损八伤,都替我身造罪哩!”通过三藏这番埋怨,你就知道,三藏完全从负面去悟了,完全走了常人之心,完全没有从修行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念了那么多遍心经,那么有心得的他,一旦遇到实际的考验,就把什么修炼啊修心啊全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非但如此,还重拾那些早就抛弃的人心俗念。这是什么?这是修炼走回头路的表现。
第二天他们要出发的时候,又一次借着王老汉的嘴巴,来点醒三藏了。老者道:“此去倘路间有甚不虞,是必还来茅舍。”意思说,修行人你如果修不下去,就鸣金收兵退步嘛。行者道:“老儿,莫说哈话。我们出家人,不走回头路。”悟空态度非常清晰,而且不再隐晦,直接从修行的角度上回答:我们出家人,不走回头路。三藏呢?他闷着头不言不语,怎么呢?他依然深陷人心之中的啦。
在他们师徒三人前一天晚上,猪八戒还上演了一出超级大饭桶的喜剧。人家把斋饭端上饭桌,三藏刚合掌颂起斋经,八戒早已吞了一碗。三藏还没念完,八戒已经吞了三碗。三藏悟空还没吃完两碗,呆子已经又吃了十多碗。并且,这八戒还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人家文绉绉的话语,人家说“仓卒无肴”,八戒道“老儿滴答甚么,谁和你发课,说甚么五爻六爻;有饭只管添将来就是。”八戒这出幽默剧,唐三藏师父看在眼里,他应该明白到,修行人要有大肚量,只要是不违背大原则的,不要在意那些细小的细芝麻瘪谷子的,容下就拉倒了。
三藏始终不悟,于是,后面的魔难就迎面而来。前面这一段故事,跟后面的魔难,真的是丝丝入扣的息息相关。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师徒三人挥挥手告别王老汉一家,又踏上了西行路途。走了不到晌午,就果然象那老汉说的,这里有一座横躺在他们路上的高山。看着看着,这三藏居然看到了心慌意乱。忽然间,就发现远处一阵无端而起的旋风,无端的就冲着他们过来了。唐三藏一看,心里面更加惊恐了,就赶紧向孙行者汇报:悟空,起风了起风了。悟空听到三藏这慌慌张张的心情了,很是奇怪这三藏师父的奇怪表现,就说:“风却怕他怎的!此乃天家四时之气,有何惧哉!”三藏一听,就赶紧给自己的表现找原因,说这风很恶道的感觉的啦,不是自然的风的啦。孙行者听他这么解释,就更加奇怪了,追问三藏:“怎见得不比天风?”于是唐三藏就洋洋洒洒的祭出若干离奇的不祥之兆来、一一罗列给孙悟空。
这里面有什么说道?其实,在三藏还没有察觉到风的时候,孙悟空猪八戒他们,应该早就看到了。要知道孙猪二人可是神仙的,但是似乎好像是,三藏看他们毫无反应的迟
钝模样,就认为他俩比自己还不机灵,所以急翘翘的扯着孙行者的袖子、试图唤醒这迟钝的哥儿俩呢。这时候的三藏,完全忘记了他日日念诵的心经,也回想不起来悟空之前的点悟言语了。
当他心惊肉跳的跟孙悟空说起风了的时候,悟空的话就很明白的回应了他应该如何对待:一放弃怕心!一个修行的人管它吹什么风,怕它作甚?放弃害怕的心。二,管它吹什么风,就当是天家四时之气的自然的风好了,摆正心态!孙悟空的话,不正是多心经的核心要义么?心中无有了恐惧,也就没有了让你恐惧的外在事物或因素了,毕竟你是一个修行人,当你灭掉了心中的恐惧,就算那是真实的可怕的东东,菩萨、护法诸神也替你灭掉了。就算那是恐怖的妖魔来共你的产了,当你就把它视为渺小的、飘渺的、当作是了对你毫无影响的自然的风,菩萨、护法诸神自然就把那妖魔化作一阵自然的清风了。
可是这时候的三藏没办法被孙悟空说服。孙悟空就很无奈,悟空的表现也就跟着急转直下了。然后心惊肉跳的唐三藏,就吸引来了一只斑斓猛虎。要说这三藏也不是第一次遭遇猛虎了,也不是第一次看见猛兽,也经历了一些风风雨雨,可是这老虎刚一蹦出来他就吓得一根倒栽葱,插在路边上。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 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