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问题一起解决的时候

按正常的情况来讲,你看这个黄袍怪,是个有灵性的妖怪、是个有些手段和法力的妖怪。尤其是,他能隐瞒公主前缘十三年,两个人孩子都那么大了,他还守口如瓶的保守着他的小秘密。从中可以知道,这个黄袍怪是个隐忍的、脑袋不容易犯糊涂的家伙。
并且,在出发前,那得之不易的娘子,又刚刚经历了家庭纠纷、两个人重新修复关系之后,出发前郑重叮嘱他,千万不要饮酒闹事,陪领导喝酒可不要喝到原形毕露、露出妖怪的嘴脸来。
并且这妖怪,一方面知道需要谨慎,一方面看上去早就合计好了种种对策,老妖道:“不消吩咐,自有道理。”你看他,跑到宝象国说那一番漫长的谎言,正经是经过了一番动脑筋构思的。这么多年第一次见老丈人,从这个角度看,怎么说也得收敛收敛。对不对?
当然了你知道,他没有HOLD住。可是这不妨碍我们推测一下,他原计划到底来干啥来了。当然了,他已经完成的任务有目共睹,变作小白脸,博取国王信任,抹黑唐僧,反过来把他变成老虎。然后他就演不下去提前卸妆了。并且在跟小白龙打斗之后,依然想不起来变回小白脸。
假如他继续坚持演下去,那么他原计划会是什么呢?这唐僧也收拾了、这老丈人也认了、这剩下来的事情,说不定就是把娘子接回来。可是两个妖怪小儿怎么办呢?那肯定是一刀宰了老丈人、一把抢过来王位,就把宝象国给变成一个妖怪
国。
但是,他这么成熟的性格、这么美好的梦想,怎么就喝了点酒、听了首歌、看了支舞,就露马脚了呢?
且说小白龙意识到唐僧出麻烦、就现出龙形去打探,正好看见妖怪嘴脸的黄袍怪在吃人,就觉得这妖怪也忒没档次,吃人可是个长进的?然后就化作宫娥要诛杀妖怪。没想到妖怪厉害,自己被妖怪打败了。小白龙之所以敢下去诛杀妖怪,乃是通过看到妖怪在宫廷里吃人、推断妖怪档次低、把持不住自己,结果不是这样。
这又说明,妖怪现出原形,并且吃人、大肆饮酒,是妖怪不由自主的、它自己控制不了自己了。别说妖怪会失控,人更是常常会失控,失控了,就是被另外的生灵给控制了。不管是被什么控制了,反正是成了人家手里的傀儡、演戏的道具。
小说写到这里,行文有一处疏漏。那怪揭起衣服,解下腰间所佩宝剑,掣出鞘来,递与小龙。小龙接了刀,就留心,在那酒席前,上三下四,左五右六,丢开了花刀法。之前小说说的很清楚,这魔王佩戴的是大钢刀,锻造工艺都写明了:蘸钢刀,并且还是有名号的,唤作“追魂取命刀”。当时绑缚唐僧的柱子,也有名号,叫做“定魂桩”。这一疏漏,应该是小说流传中的错讹。
白龙和蓝脸,在宝象国皇宫的银安殿中,经历了一次有意思的过招交手。白龙变作宫娥,上前表示要向领导敬酒。正在津津有味吃人的领导,两只手不够用,当然会同意了,主动把酒壶奉上。小龙接过壶来,将酒斟在他盏中,酒比锺高出三五分来,更不漫出。这是小龙使的“逼水法”。那怪见了不识,心中喜道:“你有这般手段?”小龙道:“还斟得有几分高哩。”那怪道:“再斟上!再斟上!”他举着壶,只情斟,那酒只情高,就如十三层宝塔一般,尖尖满满,更不漫出些须。
你说这小说,写这种神奇的情节做什么,并且还如此的细腻?莫非是为了展示神仙的神通法力?但是,这斟酒的花絮、看上去跟主题没什么关系啊。
那酒,斟满了杯子,被法力拘禁、不漫不溢,也不换大盅。我怎么寻思,都觉得这是表示,三藏的执著膨胀、满了、满了、他还死死的抓住不放、终于形成这样奇特的景观和局面。
可是,如果是这样,白龙应该对着三藏表演,不应该对着黄袍怪表演啊。对了,原来,这黄袍怪,跟公主的缘分、其实也只有酒盅那么高,是他们用共同的执著、加上他们作为神仙的法力和强烈愿望、拘禁了他们的命运,犹如这酒柱一样、到了十三层宝塔的顶端。到了宝塔镇妖邪的这一天。
其实、这黄袍怪和百花羞,这十三年的缘分,真正让他们持续这根本就不该存在缘分的,是上界的神仙们。他们下界维持私缘的私心、愿望,吻合了如来佛祖安排唐僧修行的等待,也恰好可以用来引爆唐僧同样的私心和执著。
于是就这样,都在执著中苦苦支撑,黄袍怪和百花羞在支撑着自己不该有的日子,唐僧在支撑着自己不肯放弃的恶念面子等等。两方面都在相遇的这一刻,互相引爆。唐三藏恶念现出原形之后,这妖怪也跟着当晚就显出原形了。终于,到了问题一起解决的时候。
话说,这百花羞和他的父王,情深意重,对不对?可是他俩,精神一样都有些问题。百花羞咱们后面谢幕的时候再谈谈,先谈谈这个宝象国国王,我怎么看,他的人品都相当的不地道。
面见唐僧,给他通关关牒签章花押倒是痛快,毕竟两个没有怨仇。他毕竟是一个国君,可是一听到他失散姑娘的消息,他马上就一发手软,拆不开书;然后就痛哭流涕、梨花带雨。为了寻找丢失的女儿,并且你看他怎的对待下人——“自十三年前,不见了公主,两班文武官,也不知贬退了多少;宫内宫外,大小婢子、太监,也不知打死了多少。”
猪八戒沙和尚一出现,给吓得胆颤魂惊。猪八戒一亮出来,钉耙,他立刻耻笑猪八戒那耙算做甚么兵器。猪八戒沙和尚一卖弄,又破泣为笑。小白脸女婿一番牛皮,又把他给迷得意乱情迷。
你看这国王,残暴、糊涂、一点都没有君王的素质,哪是一个国王的形像啊,简直就是一个见风使舵的愚迷民氓。是的,这就是唐僧这一境界内王的形像,该强却弱、该弱反强,昏聩不堪。唐僧这境界的本尊就是这样的形像。
如果三藏真的符合君子的标准,柔外刚中,他肯定不会是这样的。是啊,我一直都认为,他擅长理论,对文化的内涵却严重消化不良。本来么,中华文化就是一个身心一体的文化,不用心肯定是不行的,只从道理上理解了也是没用的,内圣外王,要用内心和身体一起来理解,身心都理解了,才能内外贯通,豁然开朗。
君回宝殿定江山,僧去雷音参佛祖。君王回不到宝殿、定不了江山,没有王的刚强笃定,你是不可能走上真正修行之路的……

猪八戒的脑筋,是有些土得掉渣,老猪呢也有他天真的一面。可是这猪头,脑筋其实要我说也是有问题的,他脑筋的思维有碎片化的迹象。你看这老猪,他为了面子要来打妖怪,那沙和尚为了他的安危主动前来帮手。可是你看他,打着打着,眼看骨软筋麻要吃败仗,他竟然突然就埋头睡觉去了,不顾师弟沙和尚死活的。并且,在这么危急的时候,他居然真的能倒头就睡。这实在是让人惊愕。
那呆子急纵云头,径回城里。半霎时,到了馆驿。此时人静月明,两廊下寻不见师父,只见白马睡在那厢,浑身水湿,后腿有盘子大小一点青痕。八戒失惊道:“双晦气了!这亡人又不曾走路,怎么身上有汗,腿有青痕?想是歹人打劫师父,把马打坏了。”
你看猪八戒的推理,端的是有意思。现实中的现象是:寻不见师父,只见白马睡在那厢,浑身水湿,后腿有盘子大小一点青痕。他假设的现象是:这该死的马不曾走路。他的联想推论是:想是歹人打劫师父、打劫中马被打坏了。
他的假设:马不曾走路,问题就在这个假设上,他走的时候马在这里,回来的时候马在这里,他能不假思索的认为马始终在这里没挪窝。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姑且承认他的这个假设有可能存在,那么,往后面的故事中我们不难发现并非如此。这呆子“扒起来,往外要走,被那马探探身,一口咬住皂衣。”这个情节表明了,应该是白马的头上没有套缰绳。那么,之前如果老猪稍微留心一下,就应该看到躺在那里睡觉的白马,没有被栓住的。
如果推理的出发点存在错误,无论脑筋多么的发达,也不会得出正确的结论了。所以说,要说脑筋发达、那老猪可是一等一的机灵。可是要说自我欺骗,那老猪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他的发达的大脑,全被这种错误的观念、错误的假设给填满了,因此总是闹笑话。再精良的机器,你总是往里面填废料、塞垃圾,那加工出来的,无论如何都是残次品,这个真是没得说。
那白马认得是八戒,忽然口吐人言,叫声“师兄!”这呆子吓了一跌。扒起来,往外要走,被那马探探身,一口咬住皂衣,道:“哥啊,你莫怕我。”八戒战兢兢的道:“兄弟,你怎么今日说起话来了?你但说话,必有大不祥之事。”
白龙马说了一句人话,把猪呆子给吓了一跳不说,还双腿一软瘫倒了。等他爬起来,第一个动作是往外溜。白马拉住了他,并且说你不要怕。八戒还是哆哆嗦嗦的不住的满脑袋疑思。
是啊,一匹马忽然说起人话来,是够吓人的啊。可是,可是,老猪,好歹你自己也是个非人类耶!好歹你见过的会说人话的各种动物、生灵、各种非人类形像生命,应该也大把大把的吧?这时候,如果不是白龙马,如果真的蹦出来一个小妖怪说话,恐怕猪八戒会吓得当场休克了吧!
所以老猪这个反应,实在是可笑的很。作为一个神仙、作为也曾经是革命根据地首长的妖怪,猪八戒竟然这时候不能接受动物说人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怪反应?是不是老猪自己说的“你但说话,必有大不祥之事”?显然不是,我以为,乃是这时候老猪真的以为自己是一个普通人类了。这一在人类的俗世中浸染久了,自然就沾染了人气和俗气。
然后白龙马就诉说了自己拯救唐僧不成反被妖怪打伤的过程。然后,老猪说话就忽然变得简洁有力了。
八戒闻言道:“真个有这样事?”小龙一听,就认为八戒可能在怀疑自己编瞎话了,就说道:“莫成我哄你了!”表明自己说的乃是事实。
然后八戒又简洁有力的问道:“怎的好!怎的好!你可挣得动么?”小白龙一听,以为八戒意思是能不能两个人合伙拧成一股绳干点大事、起码也是要去一起打妖怪吧。于是就觉得应该贡献力量,就主动询问要是在自己挣得动的情况下,猪八戒如何打算。
然后猪八戒说的话,让所有的人都口涂白沫。八戒道:“你挣得动,便挣下海去罢。把行李等老猪挑去高老庄上,回炉做女婿去呀。”白龙马是往上追求的思维,猪八戒是往下退缩的思维。结果他说出的话就是这样的拧巴、简直要把其他人给气死。
人家重新进入修行的门才会自称回炉。他可好,把重新回家过常人日子叫回炉。白龙马拉住他不放,一再央求,他这么说:“不懒惰便怎么?沙兄弟已被他拿住,我是战不过他,不趁此散火,还等甚么?”这时候,明明是大难临头,他却认为是散伙良机。师父、师弟、菩萨统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还是高老庄家里面的娘子,在他心目中的分量最大。
猪八戒的观念,别说跟修行人是反的,跟一个普通的有点骨气、有点涵养的俗人比起来,都是反的。还别只笑话他老猪,真正遇到困境、遇到挑战的时候,就想着散伙、就想着自己的小私心、小面子、小情绪,其实,不少修行人经常都这样。就这里喜欢争执的朋友,我看莫不如此……

猪八戒的小心眼很多,并没有让他看起来很聪明,却让人觉得他灵气丧失了。倒是每每他言辞背后无意识的淳朴的一面,让人觉得他还有些希望。但是,你知道,修行是不能依靠小聪明的,从哪里做错了,就要从哪里挽回。因此就当他们师徒走投无路的时候,他真是必须亲自出面、去找回来被他耍小心眼给赶走的猴哥。
猪八戒跑到花果山,发现这花果山真是个好地方呀。并且,通过猪八戒观光的眼睛,我们发现了有趣的现象。什么现象?这花果山这孙悟空才回来没几天,居然就恢复了生气!并且花木繁盛、瑞气红霞、到处都是新树与新花。新树与新花自然是新栽的,可是那美丽漂亮的景色和气势,可不能说是这几天就被猴子们给收拾出来的了吧?!
这圣境,真是不能用常人间的规律来衡量。当初,是因为孙悟空这个王败落了、离开了,花果山灵气才枯萎的。现在,是他这个大王回来了,更重要的是,这个孙大王重新有了道心、有了追求。花果山是他这个大王的一层,王振作起来了,一切都气脉相连、生机重现。
“乾坤结秀赛蓬莱,清浊育成真洞府。”“日影动千条紫艳,瑞气摇万道红霞。”这就是上下贯通的意思嘛。当你明白一个真理的时候,那种豁然开朗、那种一瞬间充满身心的畅快和轻盈,就是这种内在的表现。
那一层天地的万物,不是一天天从种子长出来的、也不是一天天堆积起来的。是恍惚间,就从虚无凝聚成了星云,再恍惚间,星云就凝聚成了大地山川,等你再仔细一瞧,草木葱茏、流水潺潺、长空飞雁、万里山河都已经若隐若现了。

一直以来,都觉得这个世界很无趣、感到孤独。每每走在街头,感觉还不如站在旷野中让人心里踏实。特别是在北上广这样的大都市,身处其中,只觉得满大街的人都没了灵魂,尤其是前些年,恍然如行走于僵尸帝国。并且周围的高楼大厦、总是那么虚无缥缈。
直到几年前,有一天,正是这样的初夏季节,走着走着,就忽然意从中来,四周恍然间就浮现出来万般的看不见的景致,让人震惊,震惊得让人不敢言说。因此我能知道,花果山怎么回事。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