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风险最小化

播放音频
 

孙悟空大半夜的一个人悄悄的跑到人家三清殿去,眼看人家念经正热火朝天,他手脚发痒痒,却又寻思道:“我欲下去与他混一混,奈何‘单丝不线,孤掌难鸣。’且回去照顾八戒、沙僧,一同来耍耍。”
等到他跑回去拉了俩师弟。三人到了之后,不动手打架,却弄法术赶跑了人家。自家兄弟吃喝玩乐。等到人家堵住门口,已经不是单丝不线的三兄弟,又不动手,穷折腾一番之后,他又拉着俩师弟,三人趁乱跑了。
你看看,孙悟空说这说那,就是不说动手。你瞧瞧,这哪是以前的猴哥呀?并且,你们三个吃饱喝好了,跑路就悄悄的跑路吧,临走前还故意表明来历身份,把矛盾不解决,焦点还引向了尚不知情的唐僧。然后第二天早起倒换关文时候,又有意的保护唐僧进朝入瓮。要真的是不想惹是生非,那完全可以不这样。事实上,一直到最后,双方都没有直接动手,双方都是有理说道理,没理拼法力。
国王昏庸,不善于动脑子,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谁说服了他,他就听信谁。形像上没有魄力,没有老大哥的气质。一个国王,在幕下国师出现的时候,又慌又急,还躬身迎接,把三个道士,给当作老子一样供奉。他这种形像,跟唐僧的脆弱人心,简直是孪生兄弟一样。
国师上来,控诉取经人的罪过,那国王闻言发怒,就要宰杀唐僧师徒。没想到,没想到这时候,见了天王老子都不行礼的孙大圣,开天辟地头一回,对一个俗世君王合掌施礼了。并且,虽然说话调门高,却还很有礼貌的了:“陛下暂息雷霆之怒,容僧等启奏。”
当然,孙悟空说的话,肯定不会讨软。现在的孙悟空,开始对逻辑有研究,越来越喜欢用证据说话了。
国王道:“你冲撞了国师,国师之言,岂有差谬?”行者道:“他说我昨日到城外打杀他两个城管徒弟,是谁知证?我等且屈认了,着两个临时工和尚偿命,还放两个去取经。他又说我捽碎车辆,放了奴工囚僧,此事亦无见证,料不该死,再着一个上访和尚领罪罢了。他说我毁了三清,闹了观宇,这又是栽害我也。”国王道:“怎见栽害?”行者道:“我僧乃东土之人,乍来此处,街道尚且不通,如何夜里就知他观中之事?既遗下小便,就该当时捉住,却这早晚坐名害人。虽然实施实名制,但是天下做身份证毕业证的满大街都是,假名托姓的无限,怎么就说是我?有监控录像为证吗?望陛下回嗔详察。”说了半天证据,原来是没证据,国王当即就卡壳了,三个国师也给说傻了。原来国王虽傻道士虽妖,人家还是挺认道理的。
只是,背后那被断了泥胎根的物什,可不管你孙悟空的逻辑,就在这节骨眼儿上,事情的转折点来了。正疑惑之间,又见黄门官来奏:“陛下,门外有许多乡老听宣。”国王道:“有何事干?”即命宣来。宣至殿前,有三四十名乡老,朝上磕头道:“万岁,今年一春无雨,但恐夏月干荒,特来启奏,请那位国师爷爷祈一场甘雨,普济黎民?”
于是,这脑袋不灵光的国王,忽然就意外的来了灵光,要求唐僧团队与国师赌胜求雨。这国王之所以这么想,前面还是有铺垫的,因为当唐僧刚到,他居然就要下令捉了,是当驾的太师劝住了他,认为这从南赡部洲来的和尚,肯定是有些法力有些道行的。
唐僧师父没啥道行,孙大圣没啥法术。可是,赌雨的过程,自然拼的不是法术,而是档次。妖道的法术,却不是假的,也不是弄些虚幻唬人的事儿闹着玩的,它们施展五雷法,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别看他们是妖怪,居然这满天的神仙都乖乖的配合,甚至是,连玉皇大帝都照听不误。你说说,这妖怪可真有面子呀。
不但给妖怪面子,难道玉皇大帝他们,不知道孙大圣他们正在跟妖怪赌斗吗?怎么眼睁睁看着柔弱无助的唐圣僧而不帮助,还铁青着脸配合那妖道呀?这些神仙,他们首先看的是不是真法,其次看的是不是该下雨,天道无亲,他们才不管是哪一个在施展这法术呢。只要是应该的事,只要是好事,谁肯做帮谁、常与善人,这就是神仙们的想法,谁想积累功德,就帮助你积累。当然,谁想干坏事下地狱,也照帮不误成全你,只要你能豁出去,包管给你直通车送到十八层。
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的愿望是主要的。如果能顺应别人的本愿,那他就是明白了宽容和善,有了容量,有了豁达的心胸。现在的孙悟空,就是这样。话说到这里,就得回到开头。他为何不直接打杀三个妖道,为何还要文绉绉的运用逻辑、讲道理。
现在的猴哥,已经不是当初毛毛躁躁的猴哥啦。现在的他,喜欢宽容了,遇到问题喜欢先研究研究了,当初强烈的好奇心、开始让位给善意的锐利的探究精神,他做事情,现在喜欢留一手,喜欢风险最小化,不再喜欢首先用棍子说服妖怪了。
你看那龙王在天上遇见了这刚分别没几个月的孙大圣,龙王们一向知悉孙大圣的暴脾气,西海龙王敖顺一见孙悟空的眼光扫过来:“前日亏令郎缚怪,搭救师父。”他就生怕这大圣节外生枝,赶紧主动降低姿态、让孙悟空做领导:“那厮还锁在海中,未敢擅便,正欲请大圣发落。”没想到孙行者好像换了一只猴子一样,客气了起来:“凭你怎么处治了罢。”
是呀,现在的孙行者,真真的改变了性格。再加上这妖道,并未在车迟国有大恶,而且每年还为国为民祈雨,这方面端的是无可指责。只是它们灭僧罪大,拜低灵恶魔、领了一群道士误入歧途、把一个国家弄得君不君臣不臣,也是有罪。
孙悟空修行的档次提高了,这是其一。其二,孙悟空明白,这三个妖道,跟唐僧渊源甚深,如何摆平是唐僧须亲自解决的,他不能替唐僧过这一关。他可以替唐僧出力,但是必须唐僧做决定、说了算。如果孙悟空自行解决了三个妖道,恐怕唐僧就完蛋了。
因为,你还记得吗?车迟国东城门外的那个兴建中的三清殿,还记得吗下面是空心的?多么奇怪呀,咱们一般说到孔洞都是脉路,而这脉路绵延蜿蜒,到了这车迟国城外,努力的要冲破地表,却被厚厚的岩石给裹盖起来,这不是穴位不通、脉路淤滞了么!而且那三个妖道还要在上面盖房子做法术,等于是要封死了唐僧,让他永远做一只钻不出地面、钻不上天界的蝉蛹了。在此之前,三藏遇见困难就害怕,遇见困难就打冷战,都是有原因的,根源都在这里。
所以说,必须唐僧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亲自经受内心的煎熬和淬炼。所以,孙悟空就顺着背后那股怨气无形之妖魔的势,一步一步的把矛盾引向了唐僧。那一直以来萦绕困扰唐僧的无形妖魔,轻易就被孙悟空猪八戒给断了世间层面的根,危险系数已经很小,剩下的,就是唐三藏如何修行了。
那么,小说中尽写的是悟空激斗、三藏旁观,三藏又如何修行了?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