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者

如来说:“周天之内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虫:乃赢、鳞、毛、羽、昆。这厮非天、非地、非神、非人、非鬼、亦非赢、非鳞、非毛、非羽、非昆。又有四猴混世,不入十类之种。”而那地府的谛听兽,是能“将四大部洲山川社稷,洞天福地之间,蠃虫、鳞虫、毛虫、羽虫、昆虫、天仙、地仙、神仙、人仙、鬼仙可以照鉴善恶,察听贤愚。”难道谛听兽,比菩萨还高明了?如来评价菩萨他们的话是“汝等法力广大,只能普阅周天之事,不能遍识周天之物,亦不能广会周天之种类也。”
如来所言之混世四猴,都不是天然产生的物种,也不是孙悟空这种天地灵秀所允许的优秀产物。如来道:“第一是灵明石猴,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第二是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猕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此四猴者,不入十类之种,不达两间之名。”这四种猴子,都是某种神类猴子的样貌,但是却完全不在正常的三界周天的循环运作体系中,也就是说,是意外产生的、并且是偶尔产生的。随什么产生?随着某些修行人的修行过程而产生。而修行,相对整个人类、人类的历史,是极其罕见的、寥寥无几的事情。正是因为这样,正常的三界体系、天地人体系中,不存在这几种东西。
可是虽然这几种灵猴神通广大,却均是半吊子风格,从前前后后它跟唐僧、猪八戒、孙悟空的折腾,你就知道,它只不过是个应声虫,没有自我,甚至没有独立的自我意识。如来说它“若立一处,能知千里外之事;凡人说话,亦能知之;故此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可是它对前去找人的沙和尚,并不认识。见了真正的孙悟空,它也只当是自己的镜像。菩萨、唐僧念咒,它也真的觉得自己脑袋疼痛,眼冒金星。谛听兽能查出它的来历,它也浑然不知。而且,还傻不楞登的,敢跟着真悟空前往灵山如来那里辩真假,你说说,是不是这个六耳猕猴,要多傻、有多傻?并且你说说,它的种种表现,跟唐僧的盲目自信,又有何区别?
不入十类、不在轮回的混世四猴,众多神仙表示不认识,应该不是说神仙们不知道它们是奇怪地存在着的物种,神仙们要说认识、能识别,就表示他能一眼看到其来历的最初,能从最初的层面上解决。不然,混世四猴纵然神通广大,毕竟是周天内的物什,别说菩萨观音能轻松处理,玉皇大帝他们,想要解决这四类灵猴,应该也是洒洒水啦。只是他们知道,这混世四灵猴,并非天地间原产物种,也不是随着时间的变化、世道的沦落而出现的变异物种,它们是什么?乃是随着修行人的修行,一边修行、一边不肯修行,而孕育出来的特殊物种。如果没有人修行,这种特殊物种是不会出现的,如果修行人很正经,也不会出现这种特殊物种的。成住坏灭、阴晴圆缺、春去夏走、秋来冬至、天地轮回、无论时光如何变幻、也不会变幻出来这几类特殊生灵的。
也就是说,这个六耳猕猴的出现和发作,乃是唐僧自己修行过程中的必然,他的修行,只有菩萨和如来能负责,别人谁都不能真的负责,顶多只是帮助帮助、促进促进、鼓励鼓励,而现在,唐僧是宁死不去的要跟着自己的人心二心走,这种情况下,作为如来弟子的他,只有如来本人亲自动手,来决定如何处理这二心妖猴。可是这时候的唐僧,他目睹二猴、起了悔意、却没有决意。那么,如来只是拿金钵盂捉了六耳猕猴,尚未决定如何处理。如来是不忍杀它、孙大圣是忍不住要杀它。孙悟空抡起铁棒打杀了六耳猕猴,还教训如来不该怜悯这个六耳猕猴。由于都没有领悟善的全部真意和威力,不懂分辨真意与提纯,孙悟空和唐僧,因此,都为自己埋下来后面的祸根。
孙悟空不肯保护这样的僧人,如来安排菩萨领着悟空回去。你看看,为了把悟空送给唐僧,菩萨亲自前往,而且为了让唐僧不再拒绝悟空,菩萨破天荒的真容相见。要知道,自打出发取经,一路上,菩萨从未这样以真容相见唐僧、跟唐僧讲过什么事情、教导他什么。从来都是她教导孙悟空,孙悟空再来教导唐僧。而这次为了孙悟空,唐僧也天赐大福、终于有机面见菩萨。这么大的面子,他还不收下孙悟空么?而且菩萨来了,不是来寒暄、来鼓励唐僧,而是告诫他!菩萨说的话,一点点回旋的余地都不给,斩钉截铁:“唐僧,前日打你的,乃假行者六耳猕猴也,幸如来知识,已被悟空打死。你今须是收留悟空。一路上魔障未消,必得他保护你,才得到灵山,见佛取经。再休嗔怪。”
要知道,这时候,以老陈和老孙的小容量,都已经封顶了,如果菩萨不出面,这个裂隙是很难弥合的了。可见,唐僧的这个二心,虽然不如其它的妖魔鬼怪那么恐怖,实质上所代表的危害,可谓空前绝后。
很多人都认为,孙悟空是那个灵明石猴,是不是就是因为看到“石猴”这俩字就认为只有孙悟空一个是石猴的啦?可是孙悟空是在阎王殿的生死簿上有名有号的,而这混世四猴是根本就不在十类之中的,怎么可能是孙悟空哩?就算孙悟空生死簿上销号了,可是他登了仙箓了呀。他老孙的来历,天宫的千里眼顺风耳都能勘察、玉皇大帝也一目了然,怎么可能这个灵明石猴是孙悟空哩?
唐僧的二心,早在刚要到达通天河岸的时候,就已经初露苗头,等到妖降寒雪,他的二心已经蓬勃而起,你看他,不知道修行要笃行、到得这般天地,二心终于主宰了他。他的二心,初表现,并不是六贼六欲,是什么呢?是急着到达西天的那种燥进!也就是说,他自己以为的精进。燥进的背后,就是对人世和人生的贪恋。勤于修行的目的,竟然是为了一个跟修行背道而驰的东西,您说可笑不可笑?
唐僧每日勤谨的修行、起早贪黑、念经打坐,为何却走到了这么一个境地呢?乃是因为,他误解了多心经中的有和无、空与色。之所以误解,乃是因为他沿用了取经之前的打坐修行经验、一味的求静、一味的求空、排斥自己搞不懂看不惯的孙悟空,结果差点把自己掏空风干做成会走路说话的木乃伊。
在真假孙悟空到来之前,如来先对普罗众神讲了一段道法,这段道法,端的不是佛教经文,是道教经文。可是,你稍微一看就知道,跟那《多心经》中所讲,绝对是一回事情。怎么一回事情了?讲的都是同一个宇宙架构。这个架构,不属于哪一门宗教、哪一家学问,是哪一家都在描述和了解他。
那如来正讲到这:“不有中有,不无中无。不色中色,不空中空。非有为有,非无为无。非色为色,非空为空。空即是空,色即是色。色无定色,色即是空。空无定空,空即是色。知空不空,知色不色。名为照了,始达妙音。”
如来讲的,从逻辑上,是一种递归,递归,看上去每走一步都在重复之前的步骤,日复一日,如驴拉磨,修行中的人,往往是这种感受。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日久年深,才知道,每一步都在深入,而不是自认为的在原地打转的死循环。
没有之中、没有的深层、还会再次出现有,需要你递归进去。有中呢、再深层递归下去、会越来越细微到没有的地步,进入过去西方认为的那种以太中。没有物质的深层,还有物质,这些物质的深层,又会递归到没有物质的境地。如此迭代递归,生生不息,永无止境。(色,不单指物质。)这种迭代、递归,不指是数学概念上的迭代递归,指跨越不同层面境界的迭代和递归。
不能说无就是无了、物质就是物质了,空就是空了,这些都是相对于某个既定层面而言的概念。如果你假定:在你站定的层面、既有的感官,空就是空、物质(形)就是物质(形)。那么,当你穿越不同层面的过程中,会发现,在行走的过程中,物质会显得淡化成一无所有、一无所有中无显露和凝聚出天地万物。对于每一个层面中的生灵,空、无、有、物似乎都是固定的。可是对于穿越者来说,会发现,这些都是观察层面给固定的,穿越中,这些都是会变化的、不是固死不变的。
并不是谁都有能力穿越的,这可是真正的天行者。脉路通透了,才能穿行。不只是某个层面的脉路通畅才可以,而且要每一层都通。不只是每一层都通,还要上下贯通。贯通者,自然就是有了强大的精神肢体。
现实中,谁会成为这种真正的穿越者、天行者?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