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去细问他一问?(二)

樵夫答礼道:“长老啊,你们有何缘故来此?”行者道:“不瞒大哥说,我们是东土差来西天取经的。那马上是我的师父,
他有些胆小。适蒙见教,说有甚么毒魔狠怪,故此我来奉问一声:那魔是几年之魔,怪是几年之怪?还是个把势,还是个雏儿行?烦大哥老实说说,我好着山神、土地递解他起身。”
面对相貌狰狞的孙悟空,老樵夫毫无惧色。樵夫所问的是,长老,你有何缘故来此。老樵夫所说的缘故,缘是前缘、前世之缘,故是后故、今生之故。孙悟空的回答,没有回答前缘,只回答了今生之故,悟空他坦诚的说出来到达此地的原因“我们是东土差来西天取经的。”并且,孙悟空还一点不遮家丑的自曝其短“那马上是我的师父,他有些胆小。”
悟空为何要向老樵夫提及自己的师父呢?显然,一种最大的可能是,之前老樵夫是冲着唐三藏师父吼话的。为何我这么判断?乃是因为,从小说中可以看出来,唐三藏一直是衣冠周整的和尚打扮,并且光着脑壳,一看就是个和尚。再者,老樵夫站在岩石上看,只有唐三藏骑在马上,一眼就看到的,应该就是他。
悟空提及三藏,等于是解决老樵夫眼里的疑虑,为何冲着唐三藏喊话,三藏却调转马头躲起来,然后跳出来一只毛绒绒的猴子跟自己问询。
然后孙悟空接着询问关于魔怪的详情,就引出一番看上去啰嗦无趣,实际上是修行要害的事情来。修行中的人、面对前途,有几个懂得去问询魔难的来由、魔怪的来历的?很少。并且,神仙变化成俗人、或演化出俗事、或利用俗人俗事,来点化修行人注意魔怪的时候,有几个人会察觉是点化、会当回事的?很少。
修行人,如果看不见魔怪、看不见神仙的情况下,如唐三藏,遇到魔难的时候,就胆怯退缩。如果看不见又不退缩,那一刻就是孙悟空。为何?难道如果真的不退缩了就会跟孙悟空一样忽然天眼大开了?不会的,肯定不会的。
但是,修行人,每一个修行人,很多时候,在关难来临之前、特别是一些重大关难来临之前,都会遇到各种各样形式的点化。有时候,是忽然有一个人给你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但是这个人自己在说什么他自己却浑然不觉。有时候,是忽然周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有时候,干脆是,忽然你就一闪念、有一个警醒的意念出现在你的思想中,那一刻、你平静、理智,很清晰的知道,这不是干扰、也不是杂念。
那一刻,就看你修行人会不会灵了。如果你灵的话,就会像孙悟空这样,无执念无恐怖忧愁的静静的去探寻那魔难背后东西,究竟是何方来历、根源何处、能力如何。这个不是好奇心能驱使你探究明白的,知道去探究这背后根源的修行人,是因为他具备了一种修正天地筋脉的能力……
这跟一般神仙的那种开天辟地、支配下界运作还不同。他们是从上往下的修正。而孙悟空这种能力,是从下界修上来,然后修正他所未达高境界的能力。他这种修正,不是根据自己喜好、或自己的下界经验,大刀阔斧的改革。是什么呢?
是什么,往下继续看就知道了。樵子闻言,仰天大笑道:“你原来是个风和尚。”行者道:“我不风啊,我是老实话。”
老樵夫听他这么说,来了精神,就忽然灵机一动,要激将激将孙悟空,套出些新鲜有趣的修行人的经验来。然后这一激,孙悟空就毫不犹豫的中招了。
樵子道:“你说是老实,便怎敢说把他递解起身?”行者道:“你这等长他那威风,胡言乱语的拦路报信,莫不是与他有亲?不亲必邻,不邻必友。”
由于急于想知道孙悟空的答案,于是老樵夫就有些操之过急,急翘翘的问孙悟空如何一个递解之法。然而这一急,话里面露出点破绽,马上给孙悟空抓住。由于妖魔实在是厉害,他心里非常清楚,所以就顺理成章的用了一个“怎敢”。孙悟空一听马上就觉得不对头,怎么面前这人,怎么会这么认可吃人成性的妖魔?!肯定有问题,于是马上就质疑樵夫。
孙悟空的反应,实在是一等一的机警,他马上意识到,面前这让跟妖魔可能有渊源,闹不好,可能也是一个妖魔呢,所以就咄咄逼人的质问起来人家。我知道,非常多的修行人,面对一个常人,基本上是分不清这人嘴巴里说出来的话,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利用常人的大脑和嘴巴。所以就觉得,孙悟空这种机警,实在是万里挑一都难的。
樵子笑道:“你这个疯泼和尚,忒没道理。我倒是好意,特来报与你们。教你们走路时,早晚间防备,你倒转赖在我身上。且莫说我不晓得妖魔出处;就晓得啊,你敢把他怎么的递解?解往何处?”
行者道:“若是天魔,解与玉帝;若是土魔,解与土府。西方的归佛,东方的归圣。北方的解与真武,南方的解与火德。是蛟精解与海主,是鬼祟解与阎王。各有地头方向。我老孙到处里人熟,发一张批文,把他连夜解着飞跑。”
神仙就是神仙,脑筋也是一等一的灵光。人家老樵夫毫无惧色、一点也不慌张,几乎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把孙悟空的飞刀给转了方向,掉头飞向了孙悟空,并且,在刀头上涂了些刺激性的兴奋剂:“你敢把他怎么的递解?解往何处?”现在,不是孙悟空向他问询,而是改成他他向孙悟空问询了。
然后孙悟空的回答,尽显修行的深厚功底。他可以尽查妖魔的来历出身,可以解释掉妖魔回归它的本源,天上地下、四方与海里阴间。孙悟空这个递解妖魔的本领,等于说他可以从根源上调理妖魔、让其各归其位、各归其主。
你可能不太清楚我说的事情,跟修行什么关系、跟具体修行中的日常琐碎繁事有什么直接关联。
孙悟空说的递解,是押解的解,但是,同时就是解开死结的解。各归其位,就是揭开死结。死结是什么结?乃是怨恨仇、爱欲痴所营造的,前生前世的言行招来的。
很多人没有孙悟空这样的火眼金睛,看不到妖魔。但是每个人应该都有点心眼吧,一点灵根尚存,可以学习这个世界的构造理论,可以掌握世界上下轮转运行的大规律,可以通过传统文化的熏陶掌握自身人身正常运作的规律。其实,知道了什么是正常的,就应该知道什么是不正常的了。知道了不正常的,就自然可以达致百邪难侵的,也就是说,如果你掌握了真实的知识、文化、道德伦理,你真的甚至可以不知道妖魔的存在和运作、不需要。
但是有的修行人有了孙悟空这样的火眼金睛,往往也不容易对妖魔能如此犀利的分析,这样的人、往往是唐三藏式的修行心态,要么一揽子肯定、要么一棍子打死。
孙悟空所说八方妖魔,乃是人在不同生世不同境界所招惹的,现在他如果要修行了返回去,就不得不在每一阶层都把这些自己亲手打下的死结、恩怨,一个一个的了解。通过西游记中描写到的众多魔难,就可以想见,唐三藏以前曾经干过多少的浑球事。
但是,也不总是都是以前自己造下的恶,有时候,是为了担当更多的责任。究竟是哪种情况就看你要修成到哪个地步了。就像猪八戒,很多魔难,就是为了去他的愚痴。而沙和尚,一路上基本上属于默默无闻,因为他本来就不想承担更大的责任,一路主要是出苦力吃苦、消掉自己伤生所造下的大恶。可是孙悟空和唐三藏就不同了,他们要掌握如何为别人承担责任,所以就显得非常难、也很痛苦。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作为修行人,一般是根本分不清的、如果让你分清,那你不可能修了。
孙悟空面对伽蓝神说话,实际上,旁边还起码有三双耳朵应该听,那就是唐三藏他们三个。而孙悟空如此要害的修炼诀窍,猪八戒压根儿就没进耳朵、沙和尚不清楚啥反应,唐三藏呢,我估计,他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在听热闹呢,这时候的他,还真的无法懂。
那樵子止不住呵呵冷笑道:“你这个疯泼和尚,想是在方上云游,学了些书符咒水的法术,只可驱邪缚鬼,还不曾撞见这等狠毒的怪哩。”
行者道:“怎见他狠毒?”伽蓝神听闻孙悟空如是讲解,居然呵呵冷笑起来,你道是为何?因为孙悟空所说的递解之道,跟他们将要面对的妖魔,并不沾边。那魔怪,不是天魔、不是土魔,也不是孙悟空所熟络的哪一种。
然后人家就开始打击孙悟空的信心了。就说他上面的法儿都是小道小术,就是书符咒水的低档法术、也就是弄些招邪招鬼、驱邪缚鬼的勾当,糊弄糊弄无神论者、有鬼论者也就罢了。
说真的,如果说糊弄人,那些低档法术也的确能玩的跟孙悟空一样的样子,尽管不起多少作用,尽管孙悟空不会屑于玩这么低档的把戏。孙悟空要施展符咒的话,比那些低档道士和尚不知道厉害了多少倍。孙悟空一听人家这内行话就楞住了,知道眼前这个樵夫、并不是一般的凡俗人、起码是个正人君子、内行。
符咒之术,现在人们基本上无法得知原貌了。日常说话中,往往大量运用,也不知道。符咒术也是一种祷术,这种祷术就是通灵术,也就是说,全部都是跟其他时空中的生灵沟通的、用来请求他们、或用来役使他们。关于役使下界神鬼低灵,西游记中描写到很多,但是关于反被召唤来的生灵奴役的事情,就完全没有描写了。
因为过去的人,几乎不会召唤下界灵体来奴役自己的。可是我说了,现在的人们,并不知道有符咒之术、或者不相信、或者当作荒诞的玩笑而已。所以很多符咒已经通过思想观念的变形、进入日常生活,只是所有熟练运用的人、竟然不知道自己在施咒。
其实,骂人就是一种咒术演变过来的,就是一种恶咒术。很早的古代,全世界的人都不懂骂人,因为当时有恶咒这种咒术,所有人都知道,恶咒轻易不能施用。
为什么叫恶咒?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召唤恶灵、施恶于自己仇恨之人,另一方面,则是这种咒术乃是一种杀敌800,自伤2000的自我残害,两败俱伤为结局,为了解决自己的仇恨问题。傻子往往不知道这其中的要害。你看西游记中,喜欢骂人的其实是唐三藏、猪八戒。孙悟空和沙和尚就不骂人,就连那些一路上大大小小的妖怪、都不喜欢骂人。
咒术通灵有两种,一种是画符,这个需要训练有素的修行人,屈原就是干这个的,但是他显然是日久年深的入了歧途。另一种就是拿自己作符、自己的身体。这两种如果用于作恶、如果又是普通人,后果比较严重。
孙悟空的咒术不属于上述情况,他不是下界的生灵,他的咒术,是祈求菩萨界、佛界等上界神灵的加持的。也就是说,咒术有不同境界。最低下的就是人世间的这种符咒方术。
中国人现在真的很奇怪,一方面信奉无神无鬼之论,一方面又天天不停歇的用咒术召唤鬼怪来做交易。
实在是,我辈人等想不通的分裂。樵子道:“此山径过有六百里远近,名唤平顶山。山中有一洞,名唤莲花洞。洞里有两个魔头,他画影图形,要捉和尚;抄名访姓,要吃唐僧。你若别处来的还好,但犯了一个‘唐’字儿,莫想去得,去
得!”
行者道:“我们正是唐朝来的。”老樵夫眼见孙悟空发散的思绪被收回到正题,就抓紧机会向他提供了前面妖魔的有关信息。前面的妖魔,正是冲着他们来的,这两个大魔怪,气势汹汹、旗帜鲜明、正是要革他们的命。

修行不但是个精细活,还是一个极端“消耗”心智的智力活动。这种“消耗”,不是说能休息休息就能获得补充的、是顿顿吃鹿茸人参也补不上来的。我见到有朋友描述得很准确,想要在思想中触及那种飘渺的思绪和灵机的时候,几乎感到自己都消耗空了、思想就像透支了一样。
所以修行,就是让这种虚弱的精神,一点点的强大起来、后来能轻易的将那种思绪和灵机给清晰的捕捉到、并且一目了然、并且还能表达、最终能三两句话就描述出来。当然,描述出来别人也不一定知道你说什么,可能跟别人无关、因而别人可能永远无法明白。
在这个让自己从不知道自己虚弱,到感受到虚弱,到强健起来的过程,可能漫长、可能短暂,不管是长是短的这个过程中,必然的一点是,似乎有无数的思绪飘飞过来、进入你的脑海和身体,让你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充斥内心、身体上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各种滋味。
老实说,经常的,在日常生活中,有没有过脑袋里自言自语、脑袋里自我争执?脑袋里自我否定?肯的有的了。在你的思想中,似乎总有一个又一个的你、他们之间可能互不相干、互相矛盾、互相敌视、互相吹捧,也有的情况是,出现一个你、对你严加指责、对你唉声叹气、对你不离不弃……
小说中孙悟空跟老樵夫的这一问一答,如果说唐三藏是身体,那么,这些就是唐三藏脑海中飞速飘动的思绪……一个本念、一个杂念、一个正念、一个指引的声音,唐三藏、在这剧烈的风浪中、如同飘摇难定的一页小舟、几乎随时都会被风浪给吞噬。
且回到小说,单表我们的孙悟空大神。且说孙悟空,一听说真的有厉害的妖魔,马上做好了洗耳恭听状,没想到樵夫说出来的狠毒的妖魔,似乎也只是个懂绘画、会写字的文化人,他马上就泄气了。于是就开始嬉闹起来。
樵子道:“他正要吃你们哩。”行者道:“造化!造化!但不知他怎的样吃哩?”你就说吧,神仙前来点化提醒修行人,又必须让他有所警醒,又禁止告诉他究竟、更何况关于魔难的来龙去脉。这个时候,能悟不能悟,能悟多少,就全凭你自己前期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修行基础了。孙悟空自然是混不吝,可是那是他自己基础过硬呀,可不是唐三藏猪八戒沙和尚他们。
樵子道:“你要他怎的吃?”行者道:“若是先吃头,还好耍子;若是先吃脚,就难为了。”
樵子道:“先吃头怎么说?先吃脚怎么说?”行者道:“你还不曾经着哩。若是先吃头,一口将他咬下,我已死了,凭他怎么煎炒熬煮,我也不知疼痛;若是先吃脚,他啃了孤拐,嚼了腿亭,吃到腰截骨,我还急忙不死,却不是零零碎碎受苦?此所以难为也。”
樵子道:“和尚,他那里有这许多工夫,只是把你拿住,捆在笼里,囫囵蒸吃了!”
行者笑道:“这个更好!更好!疼倒不忍疼,只是受些闷气罢了。”眼看对话被孙悟空越扯越离题,老樵夫就赶紧收回来,抓紧时间讲正事。樵子道:“和尚不要调嘴。那妖怪随身有五件宝贝,神通极大极广。就是擎天的玉柱,架海的金梁,若保得唐朝和尚去,也须要发发昏是。”
行者道:“发几个昏么?”樵子道:“要发三四个昏是。”
行者道:“不打紧,不打紧。我们一年,常发七八百个昏儿,这三四个昏儿易得发;发发儿就过去了。”
没想到孙悟空依然不当回事,又开始耍贫嘴。眼见得,这护法神的提醒,泡汤了。果不其然,你看那一身是胆的孙悟空,真的不把魔难放在心
上。
好大圣,全然无惧,一心只是要保唐僧,捽脱樵夫,拽步而转。径至山坡马头前道:“师父,没甚大事。有便有个把妖精儿,只是这里人胆小,放他在心上。有我哩,怕他怎的?走路!走路!”
感情他这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以他自己的心性境界,来要求唐三藏了。这唐三藏可吃不消这么严峻形势下的恐怖考验,他心里是一片茫然。再一次又是“只得放怀随行。”
第一次,在孙悟空的劝说之下,他放下心里对前程的困惑,就是勉为其难的“只得乐以忘忧。”这第二次,孙悟空在这么重大的严峻形势下,依然满不在乎的要他把恐怖忧愁放下,他又是强而为之的“只得放怀随行”了。
怎么着,您是不是感觉有点不对头了?是的!你看那日值功曹,眼见得前面这一番点化要白费了。于是就急了,马上就凭空消失,用自己的异常消失,来引起他们的异常关注,目的是显露真相、换个地方跟孙悟空私聊。
日值功曹以神的面目直言那两个妖怪“果然神通广大,变化多端。”孙悟空这才算信了,因为护法神绝对不会开玩笑的。并且日值功曹具体指导孙悟空如何保护唐三藏才合适“你腾那乖巧,运动神机。”因为护法神的严肃告诫,孙悟空的顽皮之心就大为收敛、把人家的忠告切切在心的牢记。
因为护法神说的情况、的确严重,所以孙悟空哥哥他,终于明白了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主要还不是妖魔的狠毒,而的的确确是唐三藏师父他的“不济事”,心性上还差一大截、如果这魔难猛然降临,他会崩溃的,还必须、不能让他知道魔难如何凶险、继续让他蒙在鼓里比较好。
护法神明确暗示孙悟空,一要“腾那乖巧”,二要“运动神机”。因为尚未遇到妖魔、还没有尝到妖魔手段的苦头,孙悟空现在还悟不透为何要他“腾那乖巧”。那么,人家要求他要“运动神机”又是怎么回事呢?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