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湖的味道

播放音频
 

正常的而且是主要的筋脉肢体一旦被斩断阻塞,连基本的吃喝供养都困难了。那唐长老也记不得修心怀善了、也气急败坏了、还又饥又渴、痛苦难挨了。然而正当仓惶无奈之际,孙行者很恭敬的捧了一杯水出现了。这张老照例是破口大骂、斯文没有、基本的礼貌也没有。你说说,就算是孙悟空干了伤天害理大坏事,你这个师父就算不曾是师父,跟老孙也算不上不共戴天之仇吧?然而他骂骂咧咧不住口,似乎孙悟空干的坏事,让他自己的骂人、成了天经地义的好事情呢。
你看他如此激烈、如此坚决,在他看来,这才是坚定的修行人、纯正的修行路呢。然而小说,在他又一次发作之前,已经写诗明言,说他这是空劳碌、枉费争、心乱神昏诸病作,形衰精败道元倾,他的种种辛劳归根结底一个字:懒。他的种种心思归根结底一个字:病。
他的病态心神,无形中左右了猪八戒的心神,老猪下南山坡讨饭,觉得自己嘴脸丑陋,要做变化,结果摇头晃脑晃来晃去,竟然变出来一个哼哼唧唧的食痨病黄胖和尚。食痨病不确定是什么病,但是通过后面文字,那些家庭农妇看见他,看他是病入膏肓一样、胡言乱语一样、甚至是可能转眼间就一头栽倒在他们家门口咽气的糟糠样,很有可能是给人体力虚弱、随时会虚脱、过去常见的必死之病肺结核。结果人家不是因为善心被启发施舍给他,反是因为嫌恶想摆脱才给他施舍。那么,对于游历修行人来说,就算讨到施舍,也算白来了。于是后面不得不发生,拉着唐长老亲自来。
而且,讨饭也没碰上新鲜热饭,是焦糊冷饭。你看跟人家孙行者比起来,人家老孙就能撞上刚煮好的满锅热饭。而且讨到饭了,却又没办法舀水,只好让沙和尚用衣襟儿兜着冷饭,用钵盂盛水。而当老猪老沙赶回来,居然看到一幅狼狈的画面:三藏嘴啃泥、白马又跳又叫、行李不翼而飞。
八戒一瞧,飞快的看出名堂,惊心和痛心之下,老猪他顿足捶胸、大呼小叫:啊!这还用说,肯定是死猴子打杀贼人的同党来报复孙猴子、结果报复到我们头上来了。啊!肯定是行李也被他们抢走了。啊!肯定这老和尚死翘翘了,我们赶紧卖马、买棺、埋人、迈步回家啦。你看猪八戒,在修行的态度上,转变速度之快,让人浩叹。
其实这老师父,只是因为长久的憋了一口气,自己本身郁结的一口气而已,那六耳猕猴敲了他一杠子,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该他倒霉。然后沙和尚把他直挺挺的身体扳转弯曲过来,他就缓上气儿来了。然后哭哭啼啼起来的老师父,又开始骂骂咧咧起来。当听闻是孙悟空打人抢劫,这老猪不说散伙了,马上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义愤填膺,表示要去讨包裹、讨公道。
沙僧认为老猪前去花果山找老孙,以他的性情可能会出事,出事之后的老猪说不定就肉包子打狗不回来了。沙僧决定自己前去花果山,老猪也同样不放心。自己对悟空很粗暴很无良的长老,这时候,也来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反过来详细教导稳重温和的老沙、如何见机行事、如何说话委婉、甚至连怎么作假、怎么转去菩萨处告状,都替老沙想好了。
路途遥远,老沙飞了三天三夜,这才到花果山界。落在山峰上,低头俯视,看见孙行者拿着一张纸,在念叨通关文牒呢。这么奇怪的场面,老沙也无暇多想。就在半空中就高喊师兄师兄什么的。那行者一抬头,看见一个面熟又不认识的家伙。沙僧看他翻脸不认人的样子,就按照唐僧的吩咐、说出一番曲意逢迎的话儿来,试图打动这个孙悟空。
一个半吊子,你怎么能打动?
方才老沙,明明听着那行者念诵通关文牒的怪模样,文牒中说的一清二楚、人家是大唐王派遣陈玄奘前往天竺如来取经超度,那行者就是看不清主语、宾语和补语。而那假行者嘴里说出来的“我自己上西方拜佛求经,送上东土,我独成功,教那南赡部洲人立我为祖,万代传名也。”他估计真不知道,这是人家玄奘长老的心里话、当初要去取经的一大动力。
“谅你说你有唐僧,同我保护,我就没有唐僧?我这里另选个有道的真僧在此,老孙独力扶持,有何不可!”弱化自我,强化孙悟空,这个,不也正是唐僧最近以来的潜意识么。
沙和尚打死妖猴,纵云雾逃生。然那怪异的假行者,回洞却叫“小的们把打死的妖尸拖在一边,剥了皮,取肉煎炒,将椰子酒、葡萄酒,同众猴都吃了。”真正的孙悟空,压根儿就不曾沾染荤腥的。花果山的猴子们,正经是吃水果素食的。恶气笼罩之下,真猴子假猴子竟然都吃肉,而且是同类的肉。
这妖猴吃猴,说来还真的怪真老孙自己,当初他为了增加说话的说服力、渲染恐怖气氛,向准备相信白骨精的唐长老说,想当年他自己占山为王的时候,整日价骗人吃人。结果呢,没能说服唐长老,还在他唐长老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虚构的印象,今天变成真事了。
这一回的题目,后面一句是“假猴王水帘洞誊文”,可是小说中写的很清楚,是这假猴王在念诵关文,而且是抢来的原件、并没有另外誊写一份。“誊”字何解呢?

一向闷声不发财的沙和尚,大家伙都以为他老实巴交又内向的、肯定因为不善言辞才甚少言辞。然而这第一次花果山之行,就打破了大家对他的成见。他虽然没有辨别妖邪的法眼,可是不但说话机灵得颇显老江湖的味道,还见解深刻。首先他非常非常清楚,不管是哪个佛祖,只接受凡人前来取经,只有凡人带领的修行团队才会得到接待。并且,凡人取经是没戏的,需要他们这种没有凡人的人类的身体的高层面生灵来做护法。那凡人的修行取经,一切魔障都是注定的,应该有的,是凡人自己积累下的麻烦,被兑换安排成重重的魔难,通过经受魔难来让修行人洗清罪业和自我障碍。而他们哥几个非凡的生灵做护法,也是因为他们哥几个自己的原因,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解脱,被曾经犯下的罪过给埋入三界,要想解脱,那就是跟随修行的凡人、通过保护他一起解决麻烦、来获得提升和解脱。

为什么他们自己面对魔难就不行了?非要跟唐三藏这样的凡人一起面对呢?因为真正的解脱必须是通过人类的身体、这一层的肉身的经历、感受、才能真的偿还与解脱。可是他们没有这个身体。可是如果他们要拥有这个身体,就得投胎做人。投胎做人了,那也就是凡人了,要想修行解脱,仍然需要别的高层面神仙妖怪的来归顺做护法。

这个道理,不光是沙和尚明白,老猪老孙白龙马,个个都明白。正是因为这样,一旦发现修行的老师父没戏了,他们基本上想到的,就是放弃、或者想办法促使老师父精神起来。如果让他们自己,谁都知道,去得西天也取不得经。能很快就窜到西天的,是不被三界内很多层面束缚的。不被束缚的话,就谈不上解开那一层的债务危机。不能解开那一层的债务,就不叫佛门修行。这一路上所遇到的妖魔鬼怪,都是道门体系的修行方式,他们的修行,基本上是属于符合人们的一般理解的,那就是越修档次越高、本事越大、是个基本正比关系。而且他们的修行,也是只解脱自己,不管别人,也管不了别人。可是唐僧呢,一直到了走到灵山,还是没啥本事的大俗人一个的表现,本领和见解,没有随着档次阅历提高。这样也好,就为一路上妖魔们折腾他,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老沙这样明白清楚又细腻的讲解,那神通广大的六耳猕猴、用六只耳朵去听、却一只耳朵也进不去,听不懂、也不知道沙和尚嘴巴在那里喃喃自语说的是什么,这妖猴还以为是老沙是在说昏话。可是妖猴见沙和尚唠唠叨叨说了那么多,自己说少了不好意思,就道出了自己的计划,要走花果山特色的赝品之路、自造唐僧、自造护法、自己打造山寨版取经队伍。看他这架势,假如他们的赝品货能成功上路、如果如来佛拒绝他们,十有八九,他们会再自造一个如来佛、再让自造的佛给他们派发胡诌的经。假如大唐国不接收他们的伪经,闹不好这群傻瓜会自己学伪经呢。这个六耳猕猴,看似神通广大智慧超群,这么穷折腾一场,就是为了活一个虚荣心的满足。一路上,差不多每一个知道唐僧要去干嘛的妖怪,都知道唐僧为什么要这么苦苦的行走。只有这个六耳猕猴不懂。说起来他的真实水平,恐怕属于是妖怪里面的最低档。好了,六耳猕猴不管后面怎么折腾,现在是一碗凉水已经被我们看到底,后面他不可能折腾出来什么水平的了。

那么,满含悲愤的沙僧,来到落伽山,就撞上了真悟空。假悟空的面目,后面就一层一层的被掀开。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