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的修行之路

乌巢禅师亲授《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乌巢禅师道:“路途虽远,终须有到之日,却只是魔瘴难消。我有《多心经》一卷,凡五十四句,共计二百七十字。若遇魔瘴之处。但念此经,自无伤害。”
心经的全称意思是:到达彼岸的大智慧。心经是这么说的,观自在菩萨以深广的智慧入定、到达彼岸,这个彼岸是哪里?即是菩萨她的根源境界。菩萨她就把自己在这个远离三界的红尘俗世的境界,详细描述如下。
这这个境界中,人体肉身的所有感官感受、全部消失,这这个境界,没有人体肉身的那种感受了,所以下面的话,千万不要用人身的感受来对比,也不要用人心来揣度。菩萨所说的,是你离开三界、脱离三界物质思想控制的境界的事情。
这境界中,有和没有的概念,不再存在分别,或者说,这这个境界中,没有了世间上的物质概念、甚至没有了世间上空的概念,这是超越三界构成本源之水、到达了虚空、再穿越虚空往下而去,才发现,一切都是物质、可是却是用人类的思想所无法触及的物质的形态与结构,人类中没有这种概念来描述或形容,按照人类的说法那应该就是虚空,可是这种物质却是无所不在、千变万化。哦,原来这就是超越了虚空之后的另外的大天之境界。
不但物质概念上跟人间迥异,在这个境界中,生命的受想行识,也就是说感官感受,也全部发生了这样根本上的变化,完全不同于三界内、人世间,啊!原来,在这境界中,我的身体、生命形态,也随着到达了这个境界,变成了这个境界的生命形态。
在这个境界中,明白了佛所说诸法空相的根本究竟,原来我抵达了我永在的本然、先天的本性,在这里,我就是我,没有红尘的土的肉身、没有下界各种各样扰人心绪的杂念,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一切都是永恒,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在我本然之境,没有了肉身与肉身的感触,脱离了人的肉身的束缚,出离了轮回,也没有了生老病死、没有苦、没有烦恼、没有死亡、没有人心的那种后天愚智,什么都不需要学习,在这个境界,不需要动念,我一切都明白,一切的奥秘、一切的过去未来,尽在眼底。这就是真我之境、这就是觉悟者之境、这就是菩提之境。
修行的人们哪!你所来的地方,就是这样子的,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人心,如果你不懂得什么是修心,那么,你就按照我的办法,强行脱离开肉身和俗念的束缚,体会体会自己的本然之我,办法是:忘记自己周围的恐怖、抛弃心中的挂碍、冻结心中的梦想,让思维、让思想暂时静止。到达这个状态,你应该就豁然开朗我在说什么了,你就知道了,那些现实中的恐怖忧愁挂碍痴缠,真的会在你静止之后、进入这种境界之后,不知不觉就虚无缥缈了、无声无息就悄然而去了,这是真实不虚的、千真万确的,无论谁修行,都以此为准的。如果你实在是无法达到这个状态,那就念我咒语求我吧,我来帮你试试看。
话说的明白到这个份儿上,如果还不甚了然,那,就继续随着西游记的修行,继续观摩吧。
为什么心经,被乌巢禅师称为了多心经?多字,我认为是乃是多出来的、多余的、应该去除的意思。念懂了多心经,就知道自己平日里脑海里那些千百年来你都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你自己的、正常的想法、看法、观念、思绪、真理,竟然都是多余的、累赘的、可怕的人心。
千百年来,念诵多心经者,都以为这经是道理,却恍然忘记了一个最根本的事情,佛和菩萨流传的此经,并非道理,乃是一种极为实用的修炼的手法。为何众僧、众生都以为了是道理?因为大家都常常忘记,心是实实在在的、不是虚无缥缈的,去心,就要采用有形的手段、手法。这多心经中菩萨所传,即是这种相当实用的、有效的手法。千万别相信网上流传的那些什么什么人物对心经的解说,就算是历史上的名人也不行。在此之前,不准说出这个真相的,真相从来都是让你不听想不到,一听恍然大悟、那种一点也不神秘的踏实的恍然大悟。那些曾经说出来的,都是玄玄乎乎的、似是而非的、没用的,就像美味而不能消化的化学勾兑食品。
佛教中流传的这个心经,是佛门修行最实用的手法一个。其实何止是佛门,世上的修行法门,千千万万,莫不如此,这个不是佛门厉害,而是这手法是一个公用的办法。这个办法的实质,就是告诉你,真实的你,虽然在三界中,在肉身中,在轮回中,但是真正的那个沉沦不息的你,却超越了三界,你随着三界中的私心杂念起起伏伏,是因为执着,也就是因为你抓着三界内那些肮脏的私心杂念不放。
如果那杂念是一匹野马,你被那飞奔的野马给拖的遍体鳞伤,整天咒骂、埋怨这野马顽劣、凶狠,却不知道,那野马非常委屈、非常受伤,因为什么?因为是你死死的抓着人家的尾巴不放,人家也给你拽的疼死了,蹄子也踢不开你松手,飞奔也甩不开你松手。人家野马内心不也一样充满了愤怒和无奈吗?
所以,心经中菩萨所传的办法,就是硬生生的掰开你死抓不放的手,让你忽然就从执着中释放出来了,感受一下真实的、生命那无执着的状态。对于每一个修行法门,他们采用的手法,都是一样。唯一不一样的是什么呢?每个法门都针对一些对应的民族,有的民族本身就比较单纯、执着很淡漠,比如西方白种人,他们的主,不需要告诉他们放开执着,就对他们说你信我就行了。他们大多数人执着极少,一旦相信,是整个身心全部的扑上去了。
在我们中国,也有不少人有这么淳朴、善良,可是更多的人是宁死不肯放手的。当然很多人进入修行,有的方面淡漠、有的方面执着强烈。菩萨所言的办法,就可以给这些人尝试一下,释放一下相对来说小的执着,感受到真正的修行状态,然后就可以比照这个状态,去研究如何去掉、放开那些强烈的执着了。
对于中国道家,人家的徒弟历来是精英中的精英,这些不用教就会,因为选徒弟都是看这些方面的根基的,所以道家也犯不着重点讲。只有在儒门,作为道体系的一个分支,因为面对普罗大众,孔子论语中就细述了很多区分人的指导,以及如何人为的、一点一点的达到这种摒弃执着的状态。有兴趣的朋友,您完全可以自己去重新研究研究论语,放心,一定会有惊喜的,因为,我早就研究过了,里面千真万确的有,有着跟这个多心经在实质上一样的手法。不但这种手法,在孔教中能找到对应的同样的手法,在老子道德经中,更是一样能找到,比比皆是。
这种手法的基础,就是这个宇宙的分层模型结构,以及三界内生命,他的身体分很多层,三界的每一个层面,他都有一层身体。这是你的意识能上能下,能天堂能地狱的原因。
唐三藏对于这部多心经的体悟,贯穿了西游记。所以你就知道,这是三藏成佛的终极指南。三藏每次遇到疑难,都是悟空用心经的话点醒他,那也就是说,悟空成佛,也依靠了这个心经。
从此,您知道了,心经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心经不是专属于佛门的,他是公共的修行之路,佛门弟子、也是路上一行人。
第三十二回。话说唐僧复得了孙行者,师徒们一心同体,共诣西方。…却又值三春景候。…师徒们正行赏间,又见一山挡路。唐僧道:“徒弟们仔细。前遇山高,恐有虎狼阻挡。”行者道:“师父,出家人莫说在家话。你记得那乌巢和尚的《心经》云‘心无挂碍;无挂碍,方无恐怖,远离颠倒梦想’之言?但只是‘扫除心上垢,洗净耳边尘。不受苦中苦,难为人上人。’你莫生忧虑,但有老孙,就是塌下天来,可保无事。怕甚么虎狼!”……
第四十三回。师徒们出洞来,攀鞍上马,找大路,笃志投西。…行经一个多月,忽听得水声振耳。三藏大惊道:“徒弟呀,又是那里水声?”行者笑道:“你这老师父,忒也多疑,做不得和尚。我们一同四众,偏你听见甚么水声。你把那《多心经》又忘了也?”唐僧道:“《多心经》乃浮屠山乌巢禅师口授,共五十四句,二百七十个字。我当时耳传,至今常念,你知我忘了那句儿?”行者道:“老师父,你忘了‘无眼耳鼻舌身意’。我等出家人,眼不视色,耳不听声,鼻不嗅香,舌不尝味,身不知寒暑,意不存妄想,如此谓之祛褪六贼。你如今为求经,念念在意;怕妖魔,不肯舍身;要斋吃,动舌;喜香甜,嗅鼻;闻声音,惊耳;睹事物,凝眸;招来这六贼纷纷,怎生得西天见佛?”……
第八十五回。正欢喜处,忽见一座高山阻路。唐僧勒马道:“徒弟们,你看这面前山势崔巍,切须仔细!”行者笑道:“放心!放心!保你无事!”三藏道:“休言无事;我见那山峰挺立,远远的有些凶气,暴云飞出,渐觉惊惶,满身麻木,神思不安。”行者笑道:“你把乌巢神师的《多心经》早已忘了。”三藏道:“我记得。”行者道:“你虽记得,还有四句颂子,你却忘了哩。”三藏道:“那四句?”行者道:“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三藏道:“徒弟,我岂不知?若依此四句,千经万典,也只是修心。”行者道:“不消说了。心净孤明独照,心存万境皆清。差错些儿成惰懈,千年万载不成功。但要一片志诚,雷音只在眼下。似你这般恐惧惊惶,神思不安,大道远矣,雷音亦远矣。且莫胡疑,随我去。”那长老闻言,心神顿爽,万虑皆休。
第九十三回。却说唐僧四众,餐风宿水,一路平宁,行有半个多月。忽一日,见座高山,唐僧又悚惧道:“徒弟,那前面山岭峻峭,是必小心!”行者笑道:“这边路上将近佛地,断乎无甚妖邪。师父放怀勿虑。”唐僧道:“徒弟,虽然佛地不远。但前日那寺僧说,到天竺国都下有二千里,还不知是有多少路哩。”行者道:“师父,你好是又把乌巢禅师《心经》忘记了也?”三藏道:“《般若心经》是我随身衣钵。自那乌巢禅师教后,那一日不念,那一时得忘?“颠倒也念得来,怎会忘得!”行者道:“师父只是念得,不曾求那师父解得。”三藏说:“猴头!怎又说我不曾解得!你解得么?”行者道:“我解得,我解得。”自此,三藏、行者再不作声。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