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上天才有戏

播放音频
 

猪八戒是懂得,人死了只能在阴司里去搜寻魂灵,所以他就刁难孙悟空,因为他知道孙悟空办不到嘛。唐三藏不懂得这些道理,他只是信邪风,借机干坏事,纯粹是属于被猪八戒利用了还觉得自己很威风。所以从这个层面上,老猪其实水平比唐僧高,唐僧真傻。
但是,从前面的故事中,我们竟然知道,这国王的鬼魂,竟然不入阴间、不在下界,当然这不能怪老猪不知道,这种情况极其罕见嘛。哪听说过修行人,都快圆满了又犯下弥天大罪,给削去了成果的?
所以,要真是让老孙去阴间找阎王去索取这国王的阴魂,恐怕老孙把阎罗殿拆光、挖地三尺、翻遍十八层地狱、追到九幽之外,也找不到乌鸡国国王的阴魂。人家根本就不在下面嘛。
也幸亏老猪刁难猴哥,不然猴哥去了阴间,还真要丢人现眼了。看来,老猪是坏心办了好事,唐僧是因为想使坏被人利用干了好事。如果老孙去了阴间找不到,可能最终也会想到去天上打听一下,可是,那不就耽误了时间了吗?
人的这个肉身,在失去龙王避水珠、定颜珠的保护之后,如果没有元神与体内神灵的尽快入驻,过不得一时三刻就要开始腐烂,到时候找到了想回来也进不去了。
所以说,因为唐僧和八戒的使坏,孙悟空办事的效率、成功的概率,反而还大大提升了,更加有保障了。这肯定是唐僧老猪哥儿俩打破脑壳也想不到的结局。
那国王的魂魄、体内诸灵、命,真的在上界、在诸神的手里。为何这乌鸡国国王有这么高级别的待遇啊,连蹲个监狱还被如此保护?因为他是个修行人,命早就不在下界阴神的掌控了。
孙悟空从来没有过人类这样的身体,所以他不知道这个特殊事情,也不奇怪。可是菩萨们又安排了让孙悟空来搞掂这个事情,让他建立这个功德。怎么办?所以就八戒和唐僧发生了前面的龌龊事件。
也就是说,猪八戒要求阳间搞活死皇帝,谁的主意?猪八戒要求咒孙悟空,谁的主意?唐三藏那时候强烈的执著浮现,又是怎么回事?跟您说,那想法压根儿就不是猪八戒的猪脑袋里自己能构思出来的。没错,他的确是讨厌死捉弄自己的猴哥了,可是如果让他运用自己的猪脑袋来设想如何捉弄报复一下猴哥,恐怕也只有一点小儿科的把戏。
而在关键时刻、在头痛欲裂的痛苦中,孙悟空反倒清醒过来了。他忽然明白一个他从来不曾明白的道理,在他修行的路上没有随便发生的事情,尤其是这种反映出来非常激烈、非常痛苦的、乍一看又莫明其妙的事情。所以他真个就答应了。
要是换作往日的猴哥,这时候,恐怕嘴上答应,然后脚底抹油溜开了之后,照样下阴间去找了,甚至随便找一个等着投胎的灵魂塞进去就交差完事。反正是,无论他怎么折腾,唐僧老猪他们也一窍不懂。老孙是意识到了,可能真的只有上天才有戏,可能真的应该把这个死国王给变成活人。于是就答应了。
但是他走之前,却又要戏耍那泼皮天杀的老猪。他提出救活国王必须要八戒哭丧。不但八戒必须哭丧,还要嚎啕痛哭,要杀猪一样的嚎,要死了爹地一样的哭。八戒一听,反常的不气恼了、不推托了。而且,这八戒不但嚎啕大哭,还粘涎答答的,口里不住的絮絮叨叨,数黄道黑,真个像死了人的一般。
八戒这一哭,你知道,顺便就强烈感染了人心凡重的唐僧,哭到那伤情之处,唐长老也泪滴心酸。老猪一向糊涂,这时候可是个明白猪,而唐长老真是可笑啊,他是糊里糊涂的跟着哭。
古代有个笑话,《古今谭概》中说,唐朝有一个在扬州当官的哥儿,脑筋有点糊涂。有一天忽然来了一个旧日的下吏来府上捎来一封家书报丧,说家里面的老姐死了。这哥儿一看,当即就嚎啕大哭了,别人怎么劝都劝不住。哭了那么一个时辰吧,他忽然想起来了,喃喃自语的说:咦,我家没有姐姐啊!原来,那封信是别人的家书,他看也不看一下收信人就拆开了……
在修行人的眼里,世间种种愚痴,皆属此类。咱们为何说八戒这事情上他是明白的?因为八戒知道孙悟空的真实意图。
到得孙悟空临走之前,孙悟空其实都把答案说出来了:“一家儿都有些敬意,老孙才好用功。”在走之前,孙悟空看到老猪的惨哭模样,觉得很满意,说:“正是那样哀痛。”这可是为什么?
在这种情形下,国王死去三年,他自己早就接受了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所以主观上他没有强烈了复生的愿望,对他来说已经不可能了。他的老婆孩子,之前不知道他死亡,现在知道他死亡、也接受了这个事实认为他不可能复生,从世间的客观层面上,没有人有要求他复生的愿望。
孙悟空让猪八戒这么嚎啕痛哭,是在世间层面上起一种祈祷的作用,有人在人世间要求他复生,从下界有一种牵扯的力量拉动他返阳。这种事情,对于老猪来说不言自明。并且那沙僧也心知肚明,也很默契的去寻几枝香来烧献。
孙悟空他一筋斗云,撞入南天门里,不进斗牛宫,不入灵霄殿,径到那三十三天之上,离恨天宫兜率院内,见太上老君,把他九转还魂丹求得一粒来,果然救活了这国王。
过去很多修道人都是修炼九转金丹之术,张三丰是这方面的大行家,后来他流传出来的太极拳,乃是炼九转丹的手段。我指的是武当山道士们练习的那个太极拳,不是其它的太极拳。其它的太极拳什么丹也不出来的。
太极拳转什么丹了?人家是把身体上每一层们的神灵、身体内的生灵都要洗练干净了升华的。那么九转还魂丹就又怎么能还魂了?一个是往上,一个是往下。这国王的尸身要想能活过来,不但要有他的阴魂进驻泥垣宫,还要每一层身体的神灵等等都回来重新驻守岗位。
对这个事情,小说写的很清楚,是“气聚、神归”。呼的一口气,吹入咽喉,度下重楼,转明堂,径至丹田,从涌泉倒返泥垣宫。

刚刚跟太上老君分别没几天,孙大圣又跑到人家那里折腾了。没办法,这两个大关、这两个阶段,真的还都离不开太上老君的帮助,并且是非常关键的帮助。
孙大圣口气大,上来就跟人家索要千儿八百的仙丹,在他眼里,似乎这仙丹真的也就是炒豆的价格,也是论斤卖。孙大圣的水平,他知道要救活这死国王需要的是太上老君的九转还魂丹,但是,根据他的水平,是分不出来之前他偷吃的仙丹,跟这九转还魂丹完全不是一样的仙丹。
他之前偷吃的那种用于修行演化的仙丹,是不能让这个死国王吃的。别说死去的国王吃了医不活,活人吃了也给医死了。也就是说,太上老君按照正常需求炼出来的仙丹千千万万,却没有一粒是这种“九转还魂丹”。
所以,你瞧,当孙悟空耍赖索要的时候,太上老君很急眼,他知道这种事情猴子不懂,跟他搅不清。大圣说:“万望道祖垂怜,把‘九转还魂丹’借得一千丸儿,与我老孙,搭救他也。”老君道:“这猴子胡说!甚么一千丸二千丸!当饭吃哩!是那里土块捘的,这等容易?咄!快去!没有!”行者笑道:“百十丸儿也罢。”老君道:“也没有。”行者道:“十来丸也罢。”老君怒道:“这泼猴却也缠帐!没有没有!出去出去!”
但是,孙悟空一动歪脑筋,刚刚还赖着不走的他,忽然痛快表示要离去。太上老君却又把他给喊住了。原来那老祖,嘿嘿,其实早就准备好了一粒“九转还魂丹”。而且只有这一粒。
太上老君早就知道,孙悟空这一关必须上天来找自己。当孙悟空还在五行山下压着的时候,观音菩萨就跟他什么都协商好了。
孙悟空又耍顽皮,把那仙丹、扑的往口里一丢,慌得那老祖上前扯住,一把揪着顶瓜皮,揝着拳头,骂道:“这泼猴若要咽下去,就直打杀了!”老孙要是真个把这粒仙丹吞了,首先他必须拯救的乌鸡国皇帝的小命的任务,就泡汤了。其次,这种仙丹若是给他吞下去,弄不好老孙他真个就铸就凡胎、立码儿成了凡人一个。
本来么,三藏死磕孙悟空要医活那死人,是处于头脑不清醒的时候。现在,一抬头看见孙悟空踏着五彩祥云、千条瑞霭、万道金光的从天上下来,忽然觉得好像自己不认识孙悟空一样,这个孙悟空好威武呀。然后那孙悟空从嘴里吐出来一粒金灿灿的小丸,好漂亮,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漂亮。然后孙悟空把那金丹用水灌下死尸的嘴,过了一个小时,那死人肚皮里面呼噜呼噜的肠胃蠕动直响。这时候的三藏,真的是惊呆了、简直是目瞪口呆。
孙悟空度了一口真气给死人,死人呼的一声响喨,活了!老天!三藏简直是觉得自己在做梦一样,实在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可是那活过来的人,冲他喊了一声师父,就跪在了他的面前,并且活灵活现的说话了:“记得昨夜鬼魂拜谒,怎知道今朝天晓返阳神!”
天哪!这时候三藏的震惊,简直是晴天遭霹雳一样的震惊。他万万想不到,自己那个头矮小、言语粗鄙、只懂打打杀杀的徒弟,竟然有起死回生的大能。所以听国王表达对他的感恩,他惊得慌了:“陛下,不干我事,你且谢我徒弟。”
在孙大圣的英明神武面前,三藏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差距,看清了真正的现实。国王起死回生了,他内心有个久被蒙蔽的真正自我,也开始起死回生。心猿正处,是从这时候才开始真的落实下来。
可是,您知道,三藏这一句表示他清醒过来的关键的话,就像一块玉石一样,你剖开了放在放大镜下面仔细看,却发现里面还是有掺杂了一些杂质。
杂质是什么?杂质就同是这句话本身:“不干我事,你且谢我徒弟。”这句话的杂质您看到了没?如果看不到,那么往下孙悟空说的这句话,就是放大镜、对比的纯玉石。行者笑道:“师父说那里话?常言道家无二主。你受他一拜儿不亏。”
从内在的层面上,这桩奇功,的确是孙大圣立下来的,是孙大圣具体跑动、运作的结果。但是从整体的层面上讲,不管怎么说,就算从表面上说,孙大圣也是执行了他这个师父的命令才去跑腿儿运作的,哪怕是唐僧在糊里糊涂状态下做出的决定,他毕竟是这一命令的发出者、来源。所以,从这层面说,不能完全说跟他无干。
再者,作为一个整体的他们,对外来说,从形式上来说,唐僧是师父、是整个团队的法人代表一样的,就算作为一个部门,出面接受人家致谢的,也应该是他这个老板。他的确是整体的形像,是形像代言人。
其实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他们,都尊重他这个老板的,只有三藏自己、往往是想问题做事没有伦次、不讲师道尊严。所以,唐僧这一句话,同时就表明了,他还摆不正自己的位置,还没有为整体团队担当的意识,没有归位。
在这个世界,任何一个生命,都有他的位置,老天安排的。只要你把自己摆在自己应有的位置上,一切都顺风顺水的,活得有滋有味。位,这是儒家讲的纲常、也是中国几千年尊奉的伦理结构、也是易经中的卦位、也是物质的结构。
不知道自己位置的人,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吃几两干饭,做事情呢,就总是不体面、别别扭扭,要么看起来张狂轻薄、要么自卑自贱,总之就是给人无厘头的感觉,感觉这个人活着有点像梦游。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