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腿儿的蛤蟆

播放音频
 

四年前,曾经看过明珠台一个BBC纪录片,根据大致内容,网上还能找到该节目部份视频内容。如有兴趣可以来这里 http://www.bbc.co.uk/nature/adaptations/Parasitism 。暂且不说这个节目,且说上回书开头,小说诗曰一首。在玄奘兴致高昂之际,小说马上又诗曰一首。第一首可以不用多说,因为诗中已经说的太明白了。这首诗是对修行前途的展望,可不是说玄奘和老孙的修行现状、也不是对他们的近期要求。

但见那第二首诗,尽是初夏时节的柳绿花红,自然美景。
熏风时送野兰香,濯雨才晴新竹凉。
艾叶满山无客采,蒲花盈涧自争芳。
海榴娇艳游蜂喜,溪柳阴浓黄雀狂。
长路那能包角黍,龙舟应吊汩罗江。

可是你知道,西游记从来不写没用的诗,没有跟主题无关的诗作。就好像天地间造物之际,就处处遵循相生相克之道,凡是剧毒动物附近,一定就能找到解毒之草药。这是天地生人的考较。而当玄奘的修行遇到要过关的时候,他走过的地方,同样出现了意味着解毒的葱茏草木,对于熟悉草药的玄奘,他看到兰竹,应该想到往下应该提升一下气节。他看到艾叶、蒲花、山茶花、柳条,应该想到自身的心灵也需要清热去毒。艾叶味辛苦性温,散寒止痛降湿。蒲花性平味甘微苦寒,清热解毒。山茶花辛苦寒温。柳枝柳叶味苦性寒。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玄奘就是看见了,想到了,也不入心。他甚至从那漫长绵延的小路,联想到了包粽子的茭白叶,从粽子想到了龙舟,从龙舟想到了汨罗江。茭白也是性寒解热毒。这么多清热解毒降火的药材,一排排出现,猛戳他的眼睛,他就是想不下去。这想到热闹和娱乐,他反而来劲了。想到谁不好,偏想到那个传说中抱着大石头投江自杀的屈原。
就算再不得志的君子,也顶多闷闷不闻于人、默默生存于世,这样云淡风轻的心态,才是正品君子。抱着石头投江自杀的拧巴人,恐怕千古无几,也亏他想到河底的决心这么大。说实话,我严重怀疑这个传说,就像传说有人能砍自己几十刀自杀一样的离谱。除非他是把石头绑在自己身上。

“顶巅松柏接云青,石壁荆榛挂野藤。万丈崔巍,千层悬削。”然后就撞上了奇异如《魔戒》中哥特式建筑般的陡峭地形。西游记中多处山区的描绘形容,都比魔戒还有特色。然后就更加奇异的变异人出现了,两个贼首“一个青脸獠牙欺太岁,一个暴睛圜眼赛丧门。鬓边红发如飘火,颔下黄须似插针。”等到这伙贼匪被孙悟空全部杀死,愈加奇异和变异的六耳猕猴现身了。

这个六耳猕猴,乃是在玄奘修行的初期,就如同侵入蝌蚪的寄生虫一样,进入他幼小心灵的六贼欲念。等到他修行上愈加成长,他已经不能辨识,这六贼欲念,并非他自己、更不是他的本来面目。而这时候,这寄生虫,已经随着他的成长、吸取着他的营养、壮大成一个粗壮的肢体一样。当玄奘动念之际,那肢体也会随着运动,真的就像,长了五条腿儿的蛤蟆。连这蛤蟆,都以为自己天生就有五条腿呢。是的,就是开头提到的BBC纪录片《Parasitic》,如果您不花时间想看视频,这里有盗版文字 http://qkzz.net/article/c3c3169c-6528-4d47-bfe0-793e97efb2ae.htm 。

“灰鹭的粪便里带有大量的寄生虫卵,水边的蜗牛是这些虫卵的天然孵化师,它们吃下灰鹭带虫卵的粪便,就能排出小小的成虫。一条小虫粘附到蝌蚪的身上,破坏蝌蚪的细胞,这只蝌蚪就会长成五条腿的青蛙。要是一只蝌蚪的身上粘附上两条小虫,那它就会长成六条腿的青蛙。总之,一条小虫粘上蝌蚪,就能使青蛙多长一条腿。”

人类是有精神肢体的。但是不一定有精神肢体的人,他的精神肢体就是正常的。如果一个人,不是因为个人修养、道德品质高尚、而具有超人的打动力和感染力,他一定是长了精神的寄生肢体。有这种寄生肢体的人,在国内,呼风唤雨、升官发财、如鱼得水。他们自己不知晓,别人也不知晓,是寄生肢体的运作,这种精神寄生肢体是主人,人本身、已是仆从。

玄奘他,一方面强要孙悟空为自己做主、一方面又要强做孙悟空的主,两种截然相反的想法激烈交锋中,招惹出来更加离谱的邪念生灵六耳猕猴,这是他自从降生尘世,就开始小心滋养的。

中国传统文明,是一个极其注重实践的文明,这种实践,非但要付诸身体行为,更是要精神和心灵上的实践。因为按照传统文明的理念,精神上摒弃、心灵上清净自洁,均是在锻炼成就人应有的精神肢体、或者说脉络,精神的脉络强盛通畅,会与身体的脉络联通。孔子儒学,实乃商周及上古中国传统文明余韵之整理,并非独创而是汇集。《论语》所言道理,不是明清到现在人们以为的理念、理论,个个都是手法。以为是纯粹的理论,实在是天大的误会。古籍中记载,有成的文人,要有所作为的时候,举手投足间、能牵动天地的气魄,哪是空学理论能学出来的?

如此深沉广大的道理,玄奘不懂但是他必须要懂,要想往前走,就必须看破这一绝境。所以菩萨就,精心算计安排下这一大难,必须都要发生,一点都不能少,顺序也不能错,时辰也不能差,这样他才能,把自己好坏掺杂在一起的,好比炉渣一样的心念中,提纯出来自己。
孙悟空被玄奘赶走,其实他真的走投无路的。并不是真的那些他想去的地方不收留他,而是呢,孙悟空自我感觉自己没能走到修行的终点,半道回家,是一件在自己这儿都说不不过去事情。你看他,怕自家猴儿笑话自己出尔反尔没器量,怕天宫嫌弃他做事没耐性不肯容他久住,怕三岛神仙说他不羞,怕去龙宫的龙王们那儿丢面子。其实说到底,是他自己情绪上过不去而已。这说明什么?说明孙悟空开始考虑别人的感受了哩。另一方面,说明什么呢?说明了他离位了。离开了自己应在的位置上,做什么事情都踏实坦然,离开了自己的位置之后,走到哪里,无论受到什么样的排斥和欢迎,其实,都是身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心里空荡荡的。这个原因,是孙悟空走到哪里都有天涯尽头感觉的来源…

孙悟空无奈之下,才忽然想明白,自己之所以走投无路,乃是因为自己是从位置上被驱逐了。自己被驱逐,最终原因并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乃是那唐僧负了自己。老大唐僧离位了,众徒弟就一个接一个的跟着离位了。孙悟空被驱逐了,不该讨饭的猪八戒被支开讨饭去了,仅剩的一个护法的徒弟沙和尚被支走寻水去了。三个护法都离位,外邪如果还不乘虚而入,那外邪也太愚昧太呆瓜了。
想明白的孙悟空,也想到了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往哪儿走路。他肯定想到了一个道理:解铃还需系铃人。于是乎他就飞奔落伽山去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紫竹林。于是后面的故事就有了延续和解决的机会。其实,唐僧要赶孙悟空走,按照道理的话,应该先禀告菩萨的,毕竟,菩萨是孙悟空的推荐人,也是唐僧的恩师。解铃还需系铃人。后面的道理是,解决问题要寻找根源去、寻找来源去。这不光是做人的伦理、做事的道理,也是事情本身作为一个独立存活体、他的分层构造使然。中国人做事情,总是看上去聪明,却只知道解决表面,问起来深层的理性和逻辑,则是一坨浆糊。究其原因,不外乎是假聪明、真糊涂。
你看当初老孙捣蛋,东海龙王就是上秉天国,小白龙忤逆,西海龙王也是同样上秉天国,因为他们知道判断一个生灵是否该杀的决定权在上界,三界内的生灵决定,在玉皇大帝。而作为修行团队中的成员,他的去留,可不是你这个唐僧能决定的,尽管你是老大、能决定他们修行的成败。但是一向懦弱不肯做主的唐僧,却在这个根本就不该他做主的事情上要做主了。中国人做商务买卖,之所以贿赂盛行,一方面是制度使然,一方面是思维方式使然。激生贿赂的制度,也是这变态的思维方式使然。这种思维方式为什么是变态的?究其实质,仍是离位的思维、促使你离位、促使做的事情离位,不但自己离位,也扭曲别人、别的事物、促使他们都离位。也就是,把自己和别人、和一切,从正常生息的体系中砍断剥离出来。修行的过程,也是从起步的最底层,一层一层的归位的路途。归位之前,先修理好那一层。中国传统文明,本是一个天然的自我修补的文明系统。
唐僧本是离位下界的,这个事情菩萨是太知根知底了。现在,他要重新认识位置的概念,通过错误思维产生错误后果,从错误中反省和回归。可是错误思维一旦从根源上注定,它自己就成活了,会衍生出一套变态的筋脉和通道、层层纠结,也是为了生存,但是是寄生式生存。
菩萨面对大哭倾诉的孙悟空,向他分析出来里面的是非、把他和唐僧各自的是与非提纯出来讲解给他。就这样化解了行者的心头疑惑。可是那玄奘,就没这么容易了。他要苦历魔难先。由于在修行上自我肢解,他的寄生体就出来收拾他。你说这个六耳猕猴假悟空,一方面,他知道长老赶走了“自己”,对方没有自己、连口水都喝不上。一方面,其实他连猪八戒和沙和尚都不认识,而当真正的孙悟空出现在他面前,他也是当对方作是自己镜像。甚至是,他还要临阵磨枪的学习抢来的通关文牒,因为不知道内容嘛。再者,他不认识老猪老沙,居然能幻化出来一模一样的老猪老沙和白龙马。
你不觉得,这个六耳猕猴,一方面神通广大、一方面脑筋有很大问题?
…且说那六耳猕猴,他先是敬水,唐僧则是敬水不吃吃罚水,敲了唐僧一杠子就把他给敲晕了。按道理说,如果六耳猕猴是恶棍,他喝骂唐僧:“你这个狠心的泼秃,十分贱我!”以它那么大的力量和神通、还有那棍子的沉重,唐僧还不被一下子给敲成稀泥呀。但是没有,唐僧只是被敲晕了而已。对于六耳猕猴所拿的棍子之沉重,把唐僧敲晕,所需要把握的力道,应该还是蛮精准蛮轻微的。也就是说,六耳猕猴并没有敲死唐僧的意思。再者,这六耳猕猴敲哪里不好,偏要敲长老最软弱的脊骨……
或许有人想到,哪能随便让它敲死老唐,护法神肯定是暗地里保护了。有可能是护法神出手保护了。但是依我推断,护法神并没有出手保护,因为他们应该跟菩萨一样,算准了这六耳猕猴不会下狠手。你看,后面沙僧跑到花果山,打死了一个变作他模样的猴精,沙僧被团团围住,其实按照六耳猕猴的本事,沙僧是不可能走脱的。但是沙僧走脱了,六耳猕猴连做做样子追赶的意思都没有,由他去了。
六耳猕猴没有伤生的意识,是不是很有唐长老的风范?那么六耳猕猴耍狠骂人,也是唐长老的风范吗?
不是的。那个又是敬水,又是骂他打他的行者形像,是最早期孙悟空打杀了六贼之后,他跟孙悟空闹矛盾时候的行者形像,准确的说,是遗留在他内心的那个行者的恶形像。为何一路上孙悟空保护他立功那么多,他都没有在心中凝聚成形像,偏偏凝聚了这么一个恶相来?因为呀,因为当初,孙悟空强行打杀了那六贼,等于是强行灭掉了他心中的执念。孙悟空的手法,是道家修行的手法,管你三七二十一,灭掉你心中执念先。而唐僧没有那么好的根基,完全不能割舍这心中六贼,怨气凝结,就钩织了一个恶行者。等到这一关,他心中保留的六贼之根、高层面之根、变换了人类形像,再次打劫、故伎重演,孙行者再次强行灭掉了贼匪,等于再次强迫玄奘过关,但是他心中的根蒂至深,深在他被贬下界那一层,早就养育了一个六贼王中王。正是这一贼王,当初将他踢下神坛、踢掉罗汉果、踢到凡尘中。
因为心中这一贼王,他幻念中的师父,早已不是宝座上的真如来,而是那假佛假师假如来……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