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倚凶强,上门打我?

说来好笑,这孙行者和老猪赶场似的一口气干了三仗,基本不问青红皂白。还是最后孙悟空用脑袋否定了老猪的钉耙,正在老孙得意洋洋的炫耀自己的靓头的时候,因为说到了当年的大闹天宫,还是这蠢笨的老猪先开窍了,这才忽然想起来问一下,我们这是为了啥才打起来的:“你这猴子,我记得你闹天宫时,家住在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里,到如今久不闻名,你怎么来到这里,上门子欺我?莫敢是我丈人去那里请你来的?”
遇到对手,通常来说孙悟空都是手脚比脑筋麻利,这老猪一问之下,孙悟空才想起来自我介绍一下来由:“你丈人不曾去请我。因是老孙改邪归正,弃道从僧,保护一个东土大唐驾下御弟,叫做三藏法师,往西天拜佛求经,路过高庄借宿,那高老儿因话说起,就请我救他女儿,拿你这馕糠的夯货!”
老猪一听,赶紧扔掉武器给孙悟空坐椅,要求引荐给那取经人。原来老猪这几年吃素,就是因为在菩萨规劝下受戒,为了等候取经人的。其实孙悟空早在听那高老太公介绍老猪的时候,就应该留心一下了,因为高太公说的很清楚,这妖怪食肠甚大,但是不吃肉呢:“一顿要吃三五斗米饭;早间点心,也得百十个烧饼才彀。喜得还吃斋素”。按照三藏和悟空的聪明脑袋瓜儿,当时他们应该就心里一咯噔才对:这妖怪居然吃素,莫不是同道中人哩……
所以有时候,有人就是对面不相识,就像京戏三岔口那一出,灯光雪亮的舞台上,几个人在摸呀摸呀,其实他眼前漆黑漆黑的。这不是眼盲,是心盲。如果老猪跟他丈母爹沟通一下为何待在人家这儿干苦力,估计后面就节省很多麻烦。如果高太公看老猪很奇怪的吃素,沟通一下,估计后面也就没了矛盾激化。如果老猪跟高翠兰沟通沟通,估计后果也会改善很多。如果三藏悟空听到老猪吃素,见到老猪之后谈谈吃素的问题,那估计打架的事情基本就可以免除了。话说老猪知道了三藏和悟空就是前往西天取经之人,也反问悟空:“今日既是你与他做了徒弟,何不早说取经之事,只倚凶强,上门打我?”而西游记中,一些应该可以事先沟通好的问题,往往没人先主动的坐在谈判桌上。所以就打呀、斗呀、磨呀,其实到了最后,往往还是要坐下来,还是要回到原点。这个世界上,基本上绝大多数事情,不管看起来多么的尖锐、无解,其实都可以通过谈判沟通的方式,找到一个最佳平衡点的,用俗话说就是能把一碗水端平。只是很多当事人不相信能谈判、或者说不愿意谈判,也就是说,有人是宁肯崩溃、不肯解决的。
面对老猪突然的态度大转弯,孙行者一时间半信半疑,就提出三个苛刻条件来试探老猪。没想到老猪毫不含糊的一一照办了。一,朝天发誓。二,烧掉自家云栈洞。三,让孙悟空绑起来。尤其是第二点,老猪毫不犹豫的点火烧着了自己住了几百年的云栈洞,满屋子的家当什么的统统都烧毁了,可见对于修行之事,老猪也曾毅然决然、毫不含糊啊。
遇到事情肯寻求渠道谈判、肯寻求共赢的解决办法,这可以说就是一种宽容、善意,哪怕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如果还能怀有这种宽容和善意,那这个人真的是太了不起,没有他容不下的东西了,你说谁能比他还宽容、有容量。
但是这老猪,刚刚还态度非常端正的选择修行,这一回到高老庄看见老丈人一家,马上这就凡心又起来了,又在那里粘粘糊糊的,一只手抓着佛不放、一只手抓着凡人的幸福家庭不放。这都已经选择了出家修行了,老猪还是满打满算的有机会重新回来高老庄会他的娘子。其实可以理解,有可能在老猪变回猪头模样之前,这老猪跟高翠兰可能真的是非常幸福、小日子过得很滋润。你就想吧,自从上辈子、到修道上天、到重新被打下凡尘成了妖怪,这老猪可能觉得跟一个幸福的家庭比起来,以前那几千年的日子可能都是凄风惨雨的。这忽然间遇到高翠兰了,双方互相都很满意,满满的幸福让这老猪一下子忘记了自己本来面目,忘记了人间的短暂,也忘记了自己为何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在八戒的意识里,幸福人生和成佛是基本上具备等同价值的。所以他总是在觉得成佛的路上失去希望和信心的时候,渴望投入幸福家庭的怀抱。所以八戒的苦,在于对他内心的折磨,因为他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如果他修成了正果,他将会获得人间世俗幸福不能比拟的真正的和长久的幸福,并且,他将会有能力把自己老丈人一家人、包括自己曾经的妻子高翠兰都给度入他猪八戒的永恒幸福的境界。
这就是真我意识和假我意识的区分。现在,八戒的真我假我就是修行和家庭,悟空的真我假我就是慈悲和嗔怒,三藏的真我和假我就是容量和疑虑。他们师徒三人,都是面临着自己巨大的心结的问题。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