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是向前的

播放音频
 

当唐僧师徒在路上,爱慕风景、缓马而行,陶醉在春光里和回忆里的唐三藏,美滋滋的。忽然听得一声吆喝,好便似千万人呐喊之声。一激灵之下,三藏心中害怕,兜住马儿,哆哆嗦嗦,不敢前行。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古怪现象。你看他们四人如何反应。
唐僧是不管三七二十几,先害怕害怕再说。等害怕够了,先问问悟空再说。八戒、沙僧倒是有修行的基本素养,知道遇到问题不退缩,但是他们的反应是,不管三七二十几,先猜测猜测再说。八戒道:“好一似地裂山崩。”沙僧道:“也就如雷声霹雳。”并且,也不管师父是不是在问他们,先抢答了再说。只有孙悟空,不畏缩逃避,拒绝想象,不凭空乱想,而是直接面对和直接探索追查的态度: “你们都猜不着,且住,待老孙看是何如。”
并且,孙悟空回答之前,先忍不住笑了。他笑什么呀?他是一下子就看到了这哥儿仨的修行水平。猛然间发生的事情、人们的第一反应,往往最能说明真实心态,内心深处的、隐藏的、遮盖的、精心装饰打扮的一切,在那一瞬间,全都来不及文绉绉的迈着八字步出场。所以,西行路上,只有悟空的精神最犀利,成就也最高。可不是说他棍子沉、神通大、武功高、脑筋灵呦,我说的是精神犀利。
没有犀利探究的精神,还修什么修呀,连做个一般人都是个糊涂虫,往往容易随波逐流的就是这样的人。不过,好歹,起码,唐三藏还知道问询,这就等于说遇到问题,不管起初怎么样,哪怕不敢面对,最终还是肯坐下来思考思考,这就是好的。
你说这车迟国妖邪统治之下,却也没有半分邪气,以孙悟空的犀利金睛,拿起放大镜,也只看到“祥光隐隐,不见甚么凶气纷纷。”这国名,乃是车迟,字面的意思就容易理解,车行迟缓了。河车运转、淤滞难行。修行中,迟缓就是后退。因为迟缓不是静谧,也不是空灵,也不是那种一念镇万象的稳。迟缓中,百弊丛生。万里平原,却有一孤石独耸,这看似高傲的孤石,却又是空心大萝卜一只。
这也同样是车迟国和尚们问题,从两个小道人的交待、和尚的诉苦中,都可以看到这一点。看到哪一点呀?就是这群和尚遭罪,第一原因并非妖怪可恶、国王昏庸、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实在是,咳咳,咱们往下看看吧。
和尚道士都是出家人,为什么道士成了监工和尚成了奴工?“你不知道。因当年求雨之时,僧人在一边拜佛,道士在一边告斗,都请朝廷的粮偿;谁知那和尚不中用,空念空经,不能济事。后来我师父一到,唤雨呼风,拔济了万民涂炭。却才恼了朝廷,说那和尚无用,拆了他的山门,毁了他的佛像,追了他的度牒,不放他回乡,御赐与我们家做活,就当小厮一般。”
和尚遭殃,是因为恼了朝廷。朝廷恼怒,是因为和尚求雨不济,是因为道士中来了高人、和尚中没有高人。本来,和尚道士都是吃朝廷干饭的事业编制国家干部。本来,两伙人都一样的不济事。要不是老天爷闹旱灾,和尚道士还都是吃皇粮的国家干部,还都是国王的座上宾呢。没成想,老天爷以闹旱灾的名义,戳漏了和尚们干吃不济、有进无出的饭袋子真相。
这些和尚,二十年前,养尊处优,处于国教的地位,自家庙宇里,供奉的都有前任国王的塑像。等于说,之前,他们跟前国王渊源甚深,他们地位甚高,依照法律、白吃白喝。
你没金刚钻的真本事,就不要揽瓷器活呀!可是这群和尚养尊处优惯了,被吹捧溜须日久年深的,他们,竟然,真的以为自己都是得道高僧了。他们,竟然,真的以为自己能念念经就求雨了。他们不但念经求雨,还趴在佛像脚下,恳请佛和神仙下雨。佛教中根本就不兴这个的,拜佛就能求雨了?简直是只有大傻瓜才相信的事情。可是他们真的拜佛求了,是为什么呢?是因为他们经常看见道士们这么干,弄个道家神仙拜呀、求呀、焚符呀的做法事,觉得,哎呦,是不是我们这么搞搞,也能奏效呢?
你说,天底下还真有这么傻的和尚呢。可是好运气是有尽头的,等积累的功德消耗光了,运气也就变成了晦气。突然间,来了几个有法术的假神仙,三两下就把这帮子不三不四的假修行和尚给戳破了。你看,这国王恼怒之下,给他们来了个大翻个。他们从养尊处优四体不勤,一下子变成了只准做苦力:烧火扫地、顶门洗衣,拽砖瓦、拖木植、起盖房宇。以前的他们衣着光鲜,现在是衣衫褴褛。以前的他们住漂亮的房子,现在是只能睡在旷野中。以前的他们是谁见了都得点头哈腰,现在是他们见了谁都要点头哈腰。以前是他们“跟国王有亲”,现在是道士“跟国王有亲”,他们变成了跟国王有仇。
和尚出家,以守律勤修苦行为要,你看人家唐三藏,从来不敢沾钱沾物,吃饭从来都是化缘讨饭吃。而且从唐僧的修行路可以看到,他一直到最后,都没有什么神通,也不懂做法事,不讲这个的,没这一套玩意儿。并且,和尚出家,都是命中注定,八字中带的。孙悟空说得甚明:“父母生下你来,皆因命犯华盖,妨爷克娘,或是不招姊妹,才把你舍断了出家。”
所以,智渊寺的和尚们,纯粹是瞎搞乱来,麻烦是自找的,是必须的。道不远人,人自远之。你看,老天为了确保这些和尚罪孽偿尽,利用妖道之口和国王之权,把他们一切可能的逃路都给堵死了:
“把我们画了影身图,四下里长川张挂。他这车迟国地界也宽,各府州县乡村店集之方,都有一张和尚图,上面是御笔亲题。若有官职的,拿得一个和尚,高升三级;无官职的,拿得一个和尚,就赏白银五十两,所以走不脱。——且莫说是和尚,就是剪鬃、秃子、毛稀的,都也难逃。四下里快手又多,缉事的又广,凭你怎么也是难脱。我们没奈何,只得在此苦捱。”

这智渊寺里面智障多,捉来的两千多和尚,享福享过头了,大多受不了这罪,“熬不得苦楚,受不得爊(āo)煎,忍不得寒冷,服不得水土。”娇嫩的小身体、脆弱的小神经、与山一般大的罪愆、钩织了一张严酷的网,天地苍茫、修行是严酷的,一下子这两千余和尚,苦难中死亡了百分之八十。可是这死亡的八成和尚中,又有超过四成却又是自尽的。假的就是假,遮瞒不了。真的罪业太大,也必须以命相偿,不可能因为你真修行了就欠债不还、少还也不行。
剩下的这五百,罪不至死,命不该死,确信了是真修的和尚了,让你想死也不能死“悬梁绳断,刀刎不疼;投河的飘起不沉,服药的身安不损。”为何呀?想想现在他们终于遇到孙悟空的后果,就知道了,就是为了让你们好好的活着,吃大苦头,吃尽苦头,把之前的罪业全部消除干净,等到干净了,孙大圣也就来了,妖怪也就顺便让孙大圣给一笔勾销了。
可是,你知道,这群和尚脑筋实在是不好使,悟性不好,你看看,“悬梁绳断,刀刎不疼;投河的飘起不沉,服药的身安不损。”怎么折腾就是不死,还不是够奇怪的奇迹吗?而且也不是一次两次,是屡试不爽。要是一般人、没有神仙的保佑,有多少条命也早给折腾得死光光了。孙悟空肯定是一听就明白,这群和尚虽然傻乎乎的,却是有好根基,有神仙护佑:“你却造化,天赐汝等长寿哩!”
悟空一句大实话,却被这群受罪受到迷蒙的和尚给当作反话了,这群和尚就唠唠叨叨的自嘲起来:“老爷呀,你少了一个字儿,是‘长受罪’哩!我等日食三餐,乃是糙米熬得稀粥。到晚就在沙滩上冒露安身。才合眼,就有神人拥护。”
他们这番话,把孙悟空的金口给堵住了,孙悟空发现,跟他们说修行人的话儿不行,他们一窍不通,不会悟。嘎巴嘎巴嘴儿,孙悟空好不容易找了一句俗人能理解的话:“想是累苦了,见鬼么……”孙悟空尝试从世俗心理学的角度,来跟这群和尚接起话儿来。
这群和尚说话,出乎孙悟空合乎情理的推测。因为孙悟空看出来,这群和尚悟性不行,似乎也很世俗,应该不会能见到神仙。在孙悟空眼里,就这样的人也能让当和尚,佛祖真够有大量的。可是这群和尚却言之凿凿的说:“不是鬼,乃是六丁六甲、护教伽蓝。但至夜,就来保护。但有要死的,就保着,不教他死。”
六丁六甲、护教伽蓝,不是天天跟着唐三藏保护吗?怎么也跑到这群和尚这里了?六丁六甲、护教伽蓝,这些神仙,不是每个名称一个神仙,他们是一个名字一个神族的,数目之广,不可胜数。
孙悟空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修行,死了就是彻底解脱,圆满而去了。眼看都没什么罪业了,这群和尚不应该继续这样受罪下去的,于是就喃喃自语:“这些神却也没理;只该教你们早死早升天,却来保护怎的?”孙悟空不说“早死早超生”,他说的是“早死早升天”。
听到前面这些话,悟空心里面已经知道状况怎么回事了。这是一群真正修行的和尚,那两个道士在坑害这群真修行的和尚。虽然这道士是被利用来解脱这群和尚,但是这两个小道士是两个鬼魅之辈,死有余辜,就打死了。不是说,这两个道士对孙悟空变化的道士挺好的吗?孙悟空打杀了他们俩,干嘛孙悟空这么凶蛮没道理啊?
谜底是:他们两个对孙悟空的友善和坦诚,并非是他们自己在做主。是孙悟空主导了他们两个。小说中留下了线索,不再啰嗦。道行高的人,面对品德低下的人,很容易在气度上、心理上主宰对方的意志和言行。品德低下的人,为何会如此容易控制,不是他们都很强横很顽固吗?应该是平日里那样,都是他们在支配和左右别人才对吧?
错了。他们之所以有这种看上去强横左右别人的表现,乃是别人气馁和胆怯,造成的落差,这是从个体上讲。从另外的层面上讲,这种人在另外层面都是有坏思想和坏东西在支撑支配,他的身体和言行只是一只会喘气的木偶,你的心态不正,就容易落入那坏东西坏思想的笼罩和侵入,你的怕和怯,似乎是对面那咆哮凶狠的恶人造成的。实际上是,控制那人的坏物的触角渗入了你的肌肤肉身,让你全身发凉、发麻、发抖、发紧。因那物就是这种属性的东西而已。
当你的心态就是油泼不进水泼不进的,就是不发慌发怯,气度上就比对方的坏物高一截。不发慌不发怯就是不让那物的触角进入自己身体,它不能进入你身体,你的气度就会进入对方身体。人的正气、胆气,对那物有天然的杀灭作用的。
智渊寺原来的和尚们,本来就不正气,还崇拜功能神通,一看对方来了三个能呼风唤雨的家伙,不由自主的腰杆儿就软了、就怯服了对方,都被对方灭了还称呼对方为“仙长”。
得意的时候忘形失态、落魄的时候失态无形,你看看,这智渊寺和尚的状态,跟唐僧的个人状态,相似度很高。这是负面的相似度,还有正面的相似度,那就是,不管怎么无态、他们从来在内心的深处,都没有放弃过修行的真念,你看那唐僧,不管遇到什么魔难,有多么的害怕惶恐,我们从来都没见到过,他脚丫子朝东走的时候,他的脚步,始终是向前的。
小说前面写到,当孙悟空起在空中观察情势,发现原来他们一齐着力打号,齐喊“大力王菩萨”,所以惊动唐僧。喊的是大力王菩萨,惊动的是唐僧,这说明,天上的神都尊称三藏是大力王菩萨。三藏力气不行,神通没有,经常犯糊涂,可是,他的毅力恒心超级强悍,无与伦比,所以被尊称为大力王菩萨。密勒日巴修行的时候,号称“大力”,他身体力气大、精神力气更大、勇猛如傲世雄狮,身体和精神两个力气都很大。所以,人家唐僧和密勒日巴一世成佛,不是吹出来的。
释迦世尊的佛教重苦行,可是苦行也需要大智慧,那种傲世的广大智慧才能撑起那种傲世的苦行。不要以为埋头吃苦就行了,这种吃苦不是吃苦,是心存侥幸、企图投机取巧。
吃苦,也需要水平。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