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坏人变好人、让好人变成更好的人

播放音频
 

神狂诛草寇 道昧放心猿
行者打杀毛贼,有合理的一面,这伙强人作恶多端,杀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这不是大家伙儿在修行嘛。修行呢就考虑的不是单一层面的通过外在力量的善恶必报,而是应该像菩萨那种态度,虽然作恶多端,也尽力挽救一下。
玄奘教训孙悟空,也有合理的一面,就是说对于恶人,也要想办法挽救为要,打杀能解决问题解决恶人,也或许能吓住恶人阻止恶人行恶,却不能让恶人变好人。让坏人变好人、让好人变成更好的人,才是佛家的心怀。
但是,您肯定发现了,玄奘跟他呵斥责骂、用念咒修理的行者一样,一方面理论上懂得应该慈悲,一方面不知道如何实践慈悲,甚至是、所言所行,跟慈悲是背道而驰的。三藏对于老孙的暴行,只是一味埋怨,不跟老孙讲为什么要慈悲为怀的道理。因为他,根本就讲不出来,不懂哩。老孙跟三藏一样,面对贼匪的暴行,只是一味的暴力打杀。面对女儿国那些属于正常人、好人的民众,老孙知道应该珍惜人身。面对属于恶劣到变形得鬼样的贼首、和一群贼匪亡命徒,这些恶人,老孙就不认为应该珍惜他们的人身了。老孙的眼里,黑白善恶是分明的,分明到,稍有不纯,就一概否决。他跟玄奘是想反的,玄奘是黑白混淆,混淆到,哪怕是黑得臭水直淌、他也认为是正常的,对了,他经常是世俗层面的那种糊涂老好人。他们俩,都有善的因素,也都有恶的因素,只是,表现方式截然相反。相反的东西,竟然是一回事,好奇妙耶。
实际上,玄奘、行者现在都到了菩萨界的修行,他们绝对不能抱着自觉而没有觉他之心的往下走了。
从最表面的层面上来看,玄奘和行者,都无法与最底层的人类沟通、从而达成问题的和谐解决。从修行的层面上来讲,玄奘和行者,都无法达成与修行人的沟通、遇到不同认识,最终,俩人都选择了诉诸暴力。
暴力,是无能解决问题的最低级选择,是放弃了自我之后,投降的表现。都对别人暴力相向了、快意恩仇了,怎么能说是投降了?不是你向暴力投降了嘛?向指挥你诉诸暴力的背后的魔性、俯首称臣。
孙悟空火眼金睛,看得见千里之外的蜻蜓展翅儿,却看不见20里外埋伏的劫匪。而那伙专事共产行当的贼匪,贪婪到打劫出家人,可见他们财迷心窍到连一点基本的生活常识都没有。出家人,如果积攒钱财、携金带银的,那还是出家人吗?但是这帮职业贼匪,仿佛自己是吃特供、抢特供的活在真空里的寄生虫,真的一点基本常识都没有,连出家人不应该有钱财都不知晓。当然了,这群劫匪如果出生在当代,他们还就真的猜对了,现在的出家人,都是职业演员加职业商人,有钱财得很。
所以,当他们听闻孙小和尚说:“马蹄金二十来锭,粉面银二三十锭,散碎的未曾见数。”这么离谱的话,他们闻言甚喜,以为遇见财神了呢。眼前这伙出家人,要真的随身携带这么多金银,你也不想想,还不早就被前面的劫匪们给抢个精光,哪里轮得到你们?
然后就在同时,孙和尚说了一句真正有价值的话,给大家伙听,但是很遗憾,素质和拙劣本性所限,当场的一大帮人,没人听懂。孙和尚说:“古书云:德者,本也;财者,末也。”这句话,想必在座的各位,看着感动、觉得有道理的人应该还是有的;可是虔信此言的,想必在座的没有。笨贼听不懂,似乎有那么点很正常。尤其是这时候的玄奘师父,本来这句话是他经常拿来教训徒弟们的,这时候的他,似乎也完全听不懂孙和尚在说什么。因为贼人把他放下来之后,他抢马夺路而去,当然,你知道,昏头昏脑只顾偷生的他,没有走西方的正确道路,一头就扎向了回头的邪路而去。
这伙贼人的思维逻辑,忒有意思,听闻人家要分钱,就想着定是分别人的钱,定是这小和尚想藏留私房钱。听闻人家说是反要分自家的钱,就勃然大怒抄家伙打人。他们实在是没有智商去深思一下孙小和尚的怪话,或许是根本就不愿意动用智商思考吧。等到打孙悟空浑然不起作用,他们有功夫吃惊,有功夫害怕,有功夫抢人家棍子,有功夫扯皮骂人,却没功夫动动脑子想想,为什么眼前这小和尚,这么的说话离奇、行为和本事离奇。既然他们不肯动脑子,孙和尚就替他们动了脑子,敲碎了两个贼首的脑壳。终于用了贼匪能看懂的方式,让他们明白他们能懂的道理了:遇见强人了,赶紧逃命吧。
遇见了孙悟空这号超级强人,这伙小地痞有眼不识泰山高,后面等到有机会,还想着要把孙悟空一伙儿给灭了。如果这不叫鬼迷心窍,那还真的没有鬼迷心窍这种人了。这伙贼人怎么个回事?嘿,跟玄奘他内心的那副面孔,贪念密布、不知死活,简直就是孪生兄弟们。
是的,这时候的贼匪们,真的是玄奘的精神肢体。而那后面的杨姓老汉夫妇,则是玄奘懦弱善良另一面本性,那伙贼匪,是他们夫妇的懦弱喂养而成,虽则向善,却屈服于亲情、出于是自己儿子,不愿也不肯跟他割舍。莫说割舍,甚至还奢望这贼匪儿子给自己养老送终哩。你听说过寄生虫会给宿主养老送终么?
这就是目前为止,玄奘他本人的真实心态,他在修行,虔诚的修行。他在固守,死死的固守。孙悟空毫不留情的打杀了他的执念,的确不够善。但是那是他目前为止,认为是自己的命脉一样的东西,所以也谴责孙悟空暴力的同时,恼怒不堪。恶念与恶念互相激发,最终演变成了贼人们不知死活的,要对他这个本尊,进行斩草除根。
恼怒之下,玄奘用他一体的心的约束,惩罚并放逐了孙悟空。正所谓“心有凶狂丹不熟,神无定位道难成。”狂丹是他和悟空共有的,不在位是他决定的,离位而去的、走上邪路了,还指望成什么道呢?唐僧对老孙的心的惩罚,等于修行人责怪自己惩罚自己的超常能力,也就是对真念的摒弃贬损。他不能对自己的真念进行分辨、更不懂得提纯,只是一味的要么彻底抛弃,要么全部保留。他以为自己这才叫坚决坚定纯净的修呢。殊不知,正中更深层执念的圈套,那曾经被孙悟空替他灭掉的六贼,因为他内心的不肯割舍,不曾放弃,逐渐演化成了超级凶丹,招引来了一个跟他一样级别的、孙悟空都无能为力的超级大神通的六贼之王上王:六耳猕猴。
说到精神肢体,这里一直想说清楚的立体框架,立体传统文明学说、传统道德伦理,是可以自然而然的替人类生化出来立体的精神肢体的。有了精神肢体的人,才知道精神的力量有多么强大。为什么有人说话就能直入人心?那是人家有大树一般的精神肢体、可以延伸和沟通到很多很广层面的脉络通道,脉路接通,充满光明和煦的能量贯注你的身心,让你如沐春风、如饮甘醇、焕然一新的。谁都知道,那种愉悦让人轻盈、让人静谧而恒久的清醒,跟任何俗世层面的物质和欲望的收获都截然不同。
中国人,我知道,没了精神肢体,所以才唯物是从、唯利是图、生活在茫然和狭隘中,精神猥琐低迷、心态晦暗茫然,不会相信孙悟空所云“德者,本也;财者,末也”乃是真相中的真相,真理中的真理。而我们所批评的玄奘,也没有糊涂到这种地步,玄奘也知道,凭空伤生,会砍断天地间很多很多背后的、多层面的筋脉,伤害到天地间多少和气。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