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叫那高太公 心术不正呢

老猪前世呢,是人类,他小时候就是个笨孩子,笨就笨吧,勤能补拙,可是他又很贪闲爱懒,几乎从来都是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脑细胞呢,几乎从来都是闲置状态,什么修身养性、修佛修道,从来都是一听就哈哈大笑,觉得那种人真是傻极了。从表面上来看,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大傻。但是有一天他正躺在自己院子里低头数蚂蚁,忽然就数出来一双破草鞋。再往上抬头,原来还有脚丫子,再往上抬头还有腿,最后慢慢的等把脑袋都抬起来了,才发现是一个道人。道人风尘仆仆的脸上,一双殷切的、充满怜悯的大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然后人家就辛辛苦苦的劝诫他跟着自己修道,为了打动小猪,不惜让他看到这样堕落下去的可怕后果。为啥这道人要辛辛苦苦的度小猪这么一个超级大懒蛋呢?因为小猪当时虽然后天惰性太大,他先天根基还是特别好,所以人家就看上他了,非要度他不可。唉,道家修行,这从来都是师父找徒弟,因为人家看徒弟看真正的根基,一看一个准儿,从来没有走眼的时候。而且呢,这道人教小猪学的,还真的不是特别苦的那种修行办法,是九转大还丹,九转丹内炼就是打坐、走脉、开穴、合五行、逆阴阳,外炼,咳咳,就是太极拳,当然我说的不是现在人们练的那种太极拳,那种太极拳没有心法,他们每一个动作,都不知道跟五行生逆的对应关系,练的再好也是强身健体的体育活动,不是修炼。
但是你看小猪,他勤勤恳恳的修道,却只肯整日打坐,完全不肯外在的炼,不肯吃那个苦。结果呢?结果就是忽然有一天就开悟了、功行圆满了。三花聚顶得归根,五气朝元通透彻。
咦?你看我说的,小猪偷懒还偷对了,人家不辛苦照样得道嘛。错了。这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意思就是他甚至没有超脱三界轮回就修行结束了、修到顶了。唉!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儿。他一来没有超脱三界,二来下界的情欲执着没有去、肉身没有彻底升华上去。但是他也只能这样了,于是没有果位的小猪,就跑到三界最高一层天,跑到玉皇大帝那儿做仙人去了。
玉皇大帝就封他主管三界的物质演化工作,这天河之水,一层层奔流不息的,乃三界内每一层天的本源之水的总源。按道理说,小猪每天统领亿万水兵,每天看着三界内滔滔的轮回和物质升降浮沉,应该知道,自己的修行,离真正的到底还差很远呢。
后面他醉酒之后调戏嫦娥,被投了猪胎的光辉事迹,就无人不知了。但是呢,按道理他在天上犯戒是应该砍头之后堕入下界轮回的。又是太白金星,出面保了他的小命,放生了他,不昧一性之灵的到下界呆着,连法器都让他带下去了。太白金星这是为了什么?是可惜他的好根基,还有修行上来的可能。至于重新修的机会,那就看天意吧。
大圣跟猪头一打照面,就看出来了这猪头不能说是邪的东西,大圣一眼就看到了他的性灵尚存。
后面老猪跟了三藏修行,他们来到浮屠山的乌巢禅师那里的时候,老猪自说,乌巢禅师曾经试图收八戒为徒。八戒道:“没事。这山唤做浮屠山,山中有一个乌巢禅师,在此修行。老猪也曾会他。他倒也有些道行。他曾劝我跟他修行,我不曾去罢了。”这禅师传三藏心经,知过去未来,甚至能说出来三藏一路上修行的关难来,说明他起码是佛果位的神仙了。要知道,佛门修行很严格的,怎么可能随便接受其他法门的经呢?但是这乌巢禅师传了三藏最关键的心法、定心收心的大法,说明这禅师传法于三藏,应该佛祖、菩萨他们一起协商合作的事情。曾经乌巢禅师试图收八戒为徒,说明八戒还是很有修佛的大材料的,禅师看中他这块好料子。只是后面可惜的是,八戒自己不争气。
因为按照菩萨的吩咐、老猪不吃五荤三厌,你看那三藏给他取八戒的别名,就是戒嘴巴上的贪欲。五荤就是佛经中说的五辛,五辛就是五种带有辛味的蔬菜,即大蒜、葱、薤、韭菜、兴渠。兴渠者,佛教中讹传的荤腥的来历,应该本意是荤兴,只是中国没兴渠这种东西,就成了荤腥。佛经中据说有这么一段相关解释:“一切众生,食甘故生,食毒故死,是诸众生,求三摩地,当断世间,五种辛菜,是五种辛,熟食发淫,生啖增恚。如是世界,食辛之人,纵能宣说十二部经,十方天仙,嫌其臭秽,咸皆远离;诸饿鬼等,因彼食次,舐其唇吻,常与鬼住。福德日消,长无利益。是食辛人,修三摩地,菩萨、天仙、十方善神,不来守护。”大致意思是人体内固有的灵体、修出来的灵体、护法神灵等等,一概厌恶那种刺激的味道。三厌总指各种肉类,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不吃。
老猪下界之后,吃了很多荤厌,更可怕的是他吃了很多人。结果是什么呢?就是一方面造成他越来越傻、愚昧,一方面神通功能大减。你看他出场的时候。行者却弄神通,摇身一变,变得就如那女子一般,独自个坐在房里等那妖精。不多时,一阵风来,真个是走石飞砂。好风:“起初时微微荡荡,向后来渺渺茫茫。微微荡荡乾坤大,渺渺茫茫无阻碍。雕花折柳胜揌麻,倒树摧林如拔菜。翻江搅海鬼神愁,裂石崩山天地怪。衔花麋鹿失来踪,摘果猿猴迷在外。七层铁塔侵佛头,八面幢幡伤宝盖。金梁玉柱起根摇,房上瓦飞如燕块。举棹梢公许愿心,开船忙把猪羊赛。当坊土地弃祠堂,四海龙王朝上拜。海边撞损夜叉船,长城刮倒半边塞。”那阵狂风过处,只见半空里来了一个妖精,果然生得丑陋:黑脸短毛,长喙大耳……
你看出来没有?八戒这行走起来,飞沙走石的,对周围的环境颇有伤害性,基本上是只要他走动,就搅和得天昏地暗、鸡犬不宁。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心性不定、收不住、稳不住,对自己的能量控制力很差、有伤害性。
对比一下大圣,人家走动下,从来都是驾云、彩雾灿灿,速度迅疾、而且很有美感。其实当初小猪刚刚修成的时候,也是这么优雅的啦“朗然足下彩云生,身轻体健朝金阙。”
虽然猪头迷恋高家老三,但是他作为魔的角色纯属客串,谁叫那高太公心术不正呢。
如果这呆子真的是魔,那之前三番五次的道士和尚前来做法,肯定都不是被老猪给揍得鼻青脸肿了。那些喜欢通过作法、符咒的手段来降妖伏魔的和尚道士,他们所能搞定的,基本上都是那些另外空间的低灵鬼道之杂碎生物。如果稍微再厉害点的妖魔,这种术类的手段就够呛了,为什么?因为擅长这种术类手段在人世间降妖伏魔的道人们,通常都是没有神通的,差不多也就是天眼开了,能看到点阴间的东西、甚至大多数这样的人他们连看都看不到。也就是说他们档次不够,才需要借助外法、符咒来召唤其它生灵来替自己搞掂那些小鬼小魔小妖的。可是如果他们能招来的东西,要去对付很厉害的妖魔,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而老猪这种,甚至是神仙,只是不走正道了的神仙。神仙的话,那些天界的大妖魔都奈何不了他,更何况那些下界的妖魔、生灵之类的了。对于老猪这种情况,高才认为之前请到的都是不济的和尚、脓包的道士,实在是冤枉人家,是找错对象了。当然高太公也不懂这么多。他老人家更不懂,是自己的心魔,招来了老猪魔了他自己一把。这种情况,除非他的心给魔得够了,歪心思打不起来了,这猪魔才会消失。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