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行不行了呗

且说这三藏,为了一口饭,成了别人家的一口饭。在能降妖伏魔的悟空面前大义凛然的唐僧,在妖魔的面前低三下四、没有半点风度:“……经过贵山,特来塔下谒圣,不期惊动威严,望乞恕罪。……”既然这唐三藏,注定是要往人家妖怪口里送,人家自然是注定的要用绳索挽留他。于是乎,惊魂不定的三藏,被妖怪很有内涵的给绑在了定魂桩上。
显然,定魂桩没能发挥定魂的作用,还是妖怪的刀,让三藏不再慌慌张张、让他老实了起来。老妖持刀问道:“和尚,你一行有几人?终不然一人敢上西天?”三藏见他持刀,又老实说道:“大王,我有两个徒弟,叫做猪八戒、沙和尚,都出松林化斋去了。还有一担行李,一匹白马,都在松林里放着哩。”
唉,三藏这番话,让人看得眼里发花、眼前发黑。怎的说?因为他在人家明晃晃、寒森森的刀光里,不卖疯、不卖傻,脑袋一空,为了暂时度过眼前的难关、在妖精面前卖乖,吐噜吐噜的,把自家团队给供了个底儿朝天。
三藏这话,潜意识里,是说,大王,你看我,在您老人家面前,多配合啊、多老实啊!看在我这么喜欢讲真话、把心窝子都掏给您的赤诚的份儿上,您看,是不是,可以对我网开一面呢?你看看,这三藏,出卖自家人,是不是很五毛?
那老妖一听,果然受用,裂开血盆大口、用它妖怪特色的微笑表示十分赞赏三藏对革命领袖的忠诚,道:“又造化了!两个徒弟,连你三个,连马四个,够吃一顿了!”你看看,这就是当五毛的下场。
其实,稍有点正义感的人,看到这里,都会知道往下的结果会怎么样了?结果怎么样了,莫非是三藏被吃掉?当然不是,小说也没有这么写,要真这么写,那是俗人作家,不是西游记。
三藏出卖同是修行人的八戒和沙僧,这等于说,这一关他彻底失败了!太失败了!
既然他在妖怪的小刀子面前,如此的落花流水,失魂丧胆。别说我,也别说菩萨和神仙,就光那些本来是兴致勃勃、眼红口馋的妖怪们,都看得垂头丧气,大倒胃口。
既然如此失败,那这一关就只好作罢、草草收场。神仙们只好临时修改剧本,让那妖怪娘子百花羞把他放了,反正是,这黄袍哥对三藏也反了胃、再强迫妖怪吃三藏也太不好意思了。
那,如果三藏正气一点,作为一个修行人坦然一点、或者说作为一个人硬气一点,恐怕往下的故事情节,他被释放的结果不变,但是,其内涵就完全变了,跟妖怪思想交锋的过程,也会完全不一样。
神仙对修行人修行路程的安排,奥妙就奥妙在这里,不管你怎么走,都在安排之中,奇妙不?并且,不管你怎么走,表面的走向和表面结果,从表面上都看到的差异不大。所以说,神仙的安排,是如何的精心与深奥,就在这里。
他们的安排,都是不知道从人和人之间多少生多少世的恩怨情仇中精挑细选出来的、都是有特定目的的。这特定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不管你怎么走,都在一条线上,只是,你走的好和坏,决定了你走向哪一个层面、走在哪一个层面。
这些不同的路途,可能有千千万万个,可是对映到我们这个最表面的层面,却几乎都是重叠在一起的,似乎只有一条。或者看起来彼此差别不大、很细微。那么结果呢,从世俗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修行人啊,看起来都差不多,看起来水平没多少差别。
不但看起来这些修行人之间没多少差别,并且,从一般人的角度看,这些修行人似乎比自己也强不到哪里去,甚至,很多方面,你们这些号称的修行人、还不如我呢!
尤其是这唐僧,咱们前面不久还在他背后指指点点,说他不够担当、不讲义气,没想到,这遇到了妖怪和刀子,他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不堪。是呀,在以后的魔难中会显露的他的短项,在神仙们设置的头两关中,都被神仙们给提前给他曝露出来了。只是呢,他不肯面对,所以就闹腾得后面越来越大,越是不肯面对,就闹的越大,直到他肯面对自己的缺点执着。
在妖怪面前、对流氓权势低眉顺眼、委曲求全,有用吗?当然一点用也没有。这时候的三藏,他讲涵养实在是讲错了对象,这涵养讲的,实在是颠倒黑白。当然,这被我说得傻里吧唧的唐三藏,并不是他的本质如此的傻,而是他生生世世养成的观念。就跟我们所有人一样,在俗世的轮回中,俗世中那些糊里糊涂的是非观念,侵染了他。他的本质,依然是善良的、并且肯定是向善的,否则,小说也不会说他是龙和虎了,小说评价他“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原被犬欺。”
妖怪所驻的佛塔,本来是不会金光闪烁的。这佛塔,明明是晓得他们师徒在附近,才故意闪光给他们瞧的。你看那猪八戒和沙僧,他们就是找着找着的当儿,这宝塔才忽然闪烁起来。“他两个寻一会不见,忽见那正南下有金光闪的。”而之前那唐僧也是如此,是他走出松林之后,目光能触及到佛塔、佛塔目光能触及到他的时候,才忽然金光闪烁起来的。“出得松林,忽抬头,见那壁厢金光闪烁,彩气腾腾。”
所以你肯定想到了吧?这佛塔的金光闪烁,其实,乃是菩萨和护法神们安排的。因为,只有他们知道,三藏有“逢庙烧香,见佛拜佛,遇塔扫塔”的发愿。
可是,你又想到没有,这三藏、拜的第一个塔就拜到了妖怪、给吓得半死。到得后来,他并没有因为第一次的拜塔惊魂而放弃誓愿、也没有对神佛产生丝毫的动摇、照样“逢庙烧香,见佛拜佛,遇塔扫塔”,从不爽约……可贵吧?

小说认为唐三藏是不辨贤愚,也就是说他的判断水平严重不行。我认为小说早就通过他的话语,完整的透露了他的这个毛病,他不能辨别贤愚,可不是说他不分好坏。可是这个好坏的判断,就是需要水平了。为什么?
因为辨别好坏,就千真万确是个考验人的大能力了。因为世界构造的原因,好坏、善恶也不是单一层面的,是多层面的。因为多层面的原因,这分辨好坏善恶,也一样的需要多层面的判断、多层面的探究。可是你要是想多层面的探究,那你不就得具备多层面探究的能力才行啊?
当然,这是对修行人来说的。对于一般的人们来说,不可能人人都具备这么样深奥的能力的。那怎么办?别担心,有传统文明在呢。中国传统文明本身,就是多层面的判断衡量体系。
可是,唐三藏不也是熟悉传统文明的吗?他怎么就不行了?首先,当然是因为这是修行。其次,不好意思,您还记得三藏是怎么出名的么?他是靠辩论、是个辩论高手,辩论高手呢,就跟现在中国的解题高手是一样的,可以用于考试、可以用于比赛,可以博取名声、可以混口饭吃,可是,却没实用价值。
当然,如果你非要用于实际,用于指导做事情,也是可以的。只不过是,造成的结果是混乱的、最终还可能会害人害己。你们看中国现在给疯疯傻傻的搞得一塌糊涂,就知道它真的是害人不浅了。
唐僧和八戒这方面一样,这怪异的思维方式,指导着他俩一样的每每给自己下套,给自己人下套。三藏见到高山就觉得是恶地,可当遇到真的恶地反而认为是好地方、自投罗网去。三藏认为斋僧的就是好人中的好人,却不考究对方为何要斋僧。再说说猪八戒。他的搞笑情节,大多就这种思维方式的结果。
当初唐三藏要赶孙悟空走。孙悟空说:“师父又教我去?回去便也回去了,只是一件不相应。”唐僧道:“你有甚么不相应处?”八戒一听,有一件不相应,就以为是有一件衣服孙悟空在惦记。八戒道:“师父,他要和你分行李哩。跟着你做了这几年和尚,不成空着手回去?你把那包袱里的甚么旧褊衫,破帽子,分两件与他罢。”
睡得稀里糊涂的猪八戒,被沙悟净喊醒了,看找不到师父,沙僧就埋怨老猪:“都是你这呆子化斋不来,必有妖精拿师父也。”老猪很有信心的笑着说,这里决然没有妖精,因为这是个看上去清雅的去处。
猪八戒和唐三藏,他们这种思维的方式,主要奇特在推理过程上、和因果顺序上。看问题只看表面,然后从表面往深层逆向推理,推理的依据不是从下往上的推、却是从上往下的推。结果,自然是、越推越低级、也越推越离谱。他俩的这种思维,其实,在我们身边,太普遍了,司空见惯。用一个简单的说法来描述,就是说车轱辘话、循环论证。用一个最常见的说法来举例,就是:为啥打你?肯定是因为你有错了;既然你有错,那当然要打你了。
修行人,无论如何,都要把这种怪异的思维方式给修掉的。这种思维,会导致你总是大头朝下的思维,总是得出低级的结论、指导你往下堕落的结论。尤其是,对于修行人来说,所有的矛盾都表现在表面,往深层追究的途径只有自己自身这一个路途,遇到问题、万万不可动用常人思维。只是,天底下,万万千千的修行人,都淤滞在了这里。“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人类现在所掌握的逻辑,是不讲层面的,但是讲因果。可是因果本身是微观和宏观的关系,也就是深层和浅层的关系。
其实呢,西方现在的逻辑学,也的确是个很好的学问、简单明了、极其实用,起码我本人非常欣赏,常常使用。但是就这么简洁实用的学问,到了中国这旮瘩,依然免不了扭曲、变形,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了,那就是中国人的很多观念是扭曲变形的。这废料一样的观念,在逻辑的设备上加工,无论设备如何精良,也只能加工出来跟废料一个档次的物品了。

《韩愈: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
唐孙猪沙白,哥儿几个都是从天上被贬下来的,一落到底。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想要帮助太宗皇帝再整河山、重开天地,时间还来得及吗?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重重执着和观念如山阻挡,观念之雪迷蒙,修行停滞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知道黄袍哥为啥盯着我了,毒瘴侵蚀,我修行不行了呗。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