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兄难弟

播放音频
 

婴儿问母知邪正 金木参玄见假真

从故事中可以得知,婴儿指的是这乌鸡国太子,金木则是指孙悟空和猪八戒,孙悟空是金公、猪八戒是木母,邪正分别指的是假国王和真国王,参玄是参的什么玄呢?从故事中可以得知,是参的井底的玄,玄指的就是深井。
本来这乌鸡国的乌就是黑的意思,玄有深的意思、指井,也指黑色,并且黑中带红的颜色。可以说,因为一时糊涂犯下大错的乌鸡国国王,被那妖道狠狠的推下玄关中、强迫他参玄去了。
这皇帝在水里被拘三年,断乎没有参透自己的玄关死窍,只是怀着绵绵无绝期的恨意,受了三年的苦罪。他本来是应该撒手人寰的、早乘金身、早登极乐的,因为一时的狂暴无良,导致这其实大有因缘的无妄之灾。
如果他当初礼遇了文殊菩萨所变化的俗僧,那么五年前他应该就已经得道而去了。如果他当时就圆满离去,那么,他的儿子应该五年前就继承了王位,到现在应该已经当了五年的国王了。可是他该走的不走,人家该来的就不得不等待,继续做他的王子。
如果他五年前离去,他的儿子老婆满朝文武还有千千万万的百姓,都会因为目睹他家皇帝老儿的圆满成正果,而崇敬佛法、举国向善。并且,当唐三藏他们来到乌鸡国的时候,接待他们的应该是新国王,他们师徒应该顺风顺水的就度过这一关隘了。不但这一关隘过得顺利,前面在敕建宝林寺,那帮子傻和尚也不会那么涣散惫怠、没有修行人的样子。
可是,你知道,修行的路上,怎么可能存在假设和如果……可是,你知道,如果他真的当初走了,这留下三藏的无主之心神、逊位给
糊涂无良的恶念、这可让他认贼作父的元婴如何办?难道就真的认了这恶念为真念、不修成佛王修成魔王?
所以,他还真的有留下来的必要。那么,是不是说,当初文殊菩萨是故意引爆了这乌鸡国国王的执著,从而故意的让他犯错误下套?从而故意的让他留下来,给唐三藏作试炼?好像有点这么个意思呦……
我们来理顺一下,这乌鸡国国王和三藏碰到一起的脉络。国王说,师傅啊,我们这里五年前遇到大旱灾,草不生子、鸟不拉屎,民皆饥死、官不聊生。记住,说的是五年前。然后这皇帝就觉得是自己哪里搞错了,忤逆了天意,然后就仿效大禹治水、与万民同受甘苦。可是我们知道,禹王治水用疏不用堵、遇到事情疏导脉路、开淤泻洪为治民治水之窍要。他呢,苦倒是受了,却一点不开窍,跟那天灾死磕、苦熬,指望着老天开眼、侥幸盼望解决问题都通过这吃苦受罪一招鲜来解决。
结果,老天根本就不理会他,他始终不开窍、苦熬了三年。然后终于遇到开窍人来了,就是那文殊菩萨派来的青狮化成的修道人。人家三两下就解决了三两年都解决不了的问题,然后他又供奉了人家两年。记住,又是五年过去了。于是,人家不但解决了风调雨顺的治国难题,还解决了他没有崇拜偶像的问题,最后,人家还顺手把他给解决了。让他井底之蛙一样的、泡了三年。
那么很显然,在三藏来到这里之前,这乌鸡国国王冒犯文殊菩萨的事情,至少已经是八年前发生的事情了。八年前的三藏,肯定没有发生取经的事情了。唐王地狱游、他决定取经,只是三五年前的事情。
也就是说,文殊菩萨决定接那乌鸡国国王圆满的事情,发生在三藏法师决定取经之前,也发生在观音菩萨沿路查看虚实之前。乌鸡国国王修行中的执著、情形,之所以跟三藏的内心中的问题高度相似,那其实正是观音菩萨决定把乌鸡国国王的问题和三藏的问题一并解决的原因。
从上面来讲,是观音菩萨一看这乌鸡国国王、差不多应该就在三藏走到这里的当儿凑满三年的水灾,并且他俩的毛病几乎完全一样。于是就跟文殊菩萨一商量,就把这两拨不成器的修行人的问题,决定一并解决了。让这国王和唐僧他们哥儿俩互相做镜子,照见自己丑陋的执著。让他们的执著、发挥参照物的作用,起正面的作用而不是负面的作用,这不就是善解嘛。
三藏和乌鸡国国王这一对儿难兄难弟,都是一样的迟迟的留恋着自己的恶念。最终应该走的是什么?正是他们的狂暴无良之恶念人心。他们的这个执著恶念不去,那么他们的人身也走不了,他们的金身也得不到,其实金身根本就修不出来。
狂暴的人、往往就是六神无主之人。这样的人,看似暴横、很有主见很坚定的样儿,其实那个暴横的有主见的并非他本人,他本人却是那恶念的傀儡,他本人被那恶念给拘禁在了这个肉身中,并且给推到了深井里。
这么一说,您肯定就想到了三藏。那国王鬼魂要求三藏出手相救,三藏以存在法律风险为借口要推辞:“倘被多官拿住,说我们欺邦灭国,问一款大逆之罪,困陷城中,……”您听三藏这么说,表明他法律意识强、知法懂法、是个好公民。
后来孙悟空跟那太子交待好事情,孙悟空夜里辗转反侧的觉得事情需要更周全,就要推醒师父一起协商。孙悟空说:“拿那妖精如探囊取物一般,伸了手去就拿将转来。却也睡不着,想起来,有些难哩。”唐僧当时正恼怒不堪,听他这么一说,正好可以用来堵孙悟空的嘴:“你说难,便就不拿了罢。”
没想到孙武空苦苦思索的不是跟他一样推卸责任,而是如何把责任揽好。行者道:“拿是还要拿,只是理上不顺。”唐僧一听,到后边句话,觉得又抓住了孙悟空的话把儿。唐僧道:“这猴头乱说!妖精夺了人君位,怎么叫做理上不顺?”
这下,唐僧他露了项了,一下子被孙悟空看出他的问题来,原来这个一遇到麻烦首先考虑法律风险的师父,根本就不懂法律的精神。行者道:“你老人家只知念经拜佛,打坐参禅,那曾见那萧何的律法?常言道:拿贼拿赃。……我老孙就有本事拿住他,也不好定个罪名。”孙悟空想要当场亮出罪证来,让妖怪没办法抵赖,让俗人的文武多官和后宫们以及百姓们看到活生生的证据。
看见没,唐僧三藏的漏洞在哪里?他做事远不如孙悟空这么面面俱到、层层对应,在每一个层面上,尽量都不留把柄,这把柄,其实是修行的漏洞。修行人的每一个层面,都要能对应起来,对应不起来的修行人,都会显得言行不一、精神不正常,别人看他要么神神叨叨、要么鬼鬼祟祟,总之是让人瞧不起。别说让他有个修行人的范儿了,连个一般人的尊严都没有。
所以么,修行人要找真正的生因、真正的明主。说白了,就是找到真正的自我。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