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辨贤愚血染沙

刚说完唐僧为了自己的善而过河拆桥、不讲义气,这小说马上就指出,还是花果山的妖猴们有义气,人家500年盼望着大王回来,被打打杀杀折腾得十不剩一了,还在等待他们的孙悟空大王,没有叛变、也没有窝里反。等到他们的大王一回来,马上就拥戴他们的大王重新来过、东山再起。你看看,没有一个猴儿们埋怨当初是他们的大王给他们带来了灭顶之灾。跟人类比起来,这群猴子们还真的是讲义气啊!
也难怪,他们的大王孙悟空,比他们更加的讲义气了。当孙悟空被唐三藏给冤枉得死去活来、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当他独自个凄凄惨惨的在东洋大海上飞翔的时候,居然听得那东洋大海的潮水声,如同悲苦的诉说。可能是那东海龙王,眼见得猴哥这样子的不得志,心里面也觉得有所戚戚焉吧,因此就涌起了潮声,跟孙悟空共鸣。果不其然,这呜呜咽咽的潮声聒耳,让猴哥又想起唐僧,止不住腮边泪坠,停云住步,在东海的上空四处远目、见云雾飞荡、见日落西天、见大雁南望、见星斗北天,哦,是啊,猴哥忽然发现天已经开始快黑了,于是就匆匆回花果山了。
垂头丧气、满肚子冤屈的回家的他,没想到,这到花果山发现家里边比自己的心情还要糟糕。于是这昔日的美猴王,一方面收拾旧山河、重整旗鼓,一方面大开杀戒、轻轻松松的就干掉了千余人马。
做了多年和尚的孙悟空,一旦离开取经队伍,马上就恢复了山大王的革命本色。并且,他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鼓掌大笑道:“造化!造化!自从归顺唐僧,做了和尚,他每每劝我话道‘千日行善,善犹不足;一日行恶,恶自有馀。’真有此话!我跟着他,打杀几个妖精,他就怪我行凶;今日来家,却结果了这许多猎户。”
按道理说,兵家取胜、以丧事之,这是古代的战场礼仪,尊重一下人家的生命和尊严,别搞得象拆迁一样拆你屋、焚你人、抢你尸、共你产的。可是这大圣偏偏不讲究规矩那一套,还真玩起了现代拆迁战术:“你们去南山下,把那打死的猎户衣服,剥得来家,洗净血迹,穿了遮寒;把死人的尸首,都推在那万丈深潭里;把死倒的马,拖将来,剥了皮,做靴穿,将肉腌着,慢慢的食用;把那些弓箭枪刀,与你们操演武艺;将那杂色旗号,收来我用。”
说句公平话,自从孙悟空从石头中蹦出来的这千余年,就算上他大闹天宫,也根本就没杀过什么人,充其量被他杀的,也就是最前面的那六个贼、以及两个鬼差。
忽然就性情大变,孙悟空这是怎么了?并且他杀了这千把人马之后,没有人去告他的状不说,那四海龙王,还乐颠颠的来给他捧场,他去四海龙王,借些甘霖仙水,把山洗青了。
这个事儿呀,才是佛祖安排他苦等五百年西行取经的一个原因。怎么说?原来这孙悟空,没有人身,自不用遵守人间的伦理。他所在境界,无论是神仙还是妖怪,都是比人类高出很多境界。他们看待人类,特别是妖怪们看待人类,无非就是草原上遍地乱窜的羊群、牛群、狼群。谁会说人捉几头野生的牲畜来吃掉是犯罪呢?尤其是人看到有野畜破坏庄稼、或者说乱来的时候,捉来吃了反而是除了一害。妖怪们觉得这么样子天经地义,更高的大神们看这些妖怪,也顶多算它们是造了业,不算大错。
唉,说起来,还是咱们人类最低能。尽管咱们个个儿都觉得自家聪明得要死。
所以说,孙悟空自己是不能取经的,取经需要人身。可是如果让他轮回做人的话,单纯的一个人取经,又是几乎办不到的事情。你看那唐三藏,直接从佛祖身边下来,轮回九生九世,每世都做和尚修一辈子,不但金身没修出来,到了第十世,这修行取经依然要靠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这等神仙保护。让他自己取经的话,他依然是门儿都找不着。
这是一个原因。孙悟空本领大,作恶起来也厉害,那么还真的就得想办法让他走正路,不能走邪路。然后,这死了一千口人的罪恶,这帐算在谁头上啊?算在唐三藏身上。没得说。
为什么?因为孙悟空虽然在他眼里犯错,假如打杀妖怪真的算孙悟空不对,那也是因为在修行中没把握好,不是孙悟空要跟修行的原则对着干。但是你看那唐三藏唠唠叨叨的念叨的是啥东西?
“这泼猴越发无礼!看起来,只你是人,那悟能、悟净,就不是人?”“我是个好和尚,不受你歹人的礼!”“我是个好和尚,不题你这歹人的名字。你回去罢。”
看明白了吧?是唐三藏认定了孙悟空是歹人、大坏蛋,他强硬的思想,比慈悲的正念、比取经的决心还要强大,于是,他这一念就起了决定作用,孙悟空不得不顺着他的意思去行事了。唐三藏是主体,主体说了算。千真万确是他要求孙悟空做歹人的!
这叫什么呀?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上有所好、下必效焉。你看那孙悟空,跟唐三藏形成明显的对比。孙悟空对自家的猴儿们,从来都是爱惜的、关怀的,一直都坚信自己的猴儿们是跟自己一心的。所以,人家的猴儿们,就几百年、上千年的,忠心耿耿的跟着它们的大王混,就算到了山穷水尽、被赶尽杀绝的地步,它们,仍然在满怀信心的等待着他们的大王,哪怕,它们根本不知道它们的大王是不是还能回来,它们,依然在信心满满的,等着它们的王。
您可曾有过这般信任的人、可曾有过这般赤诚的期待?可曾知道,也有人在这样赤诚的等着您?
话说唐三藏的执着,导致了在花果山挟持正义耍弄流氓的猎户们遭了殃。大圣道:“小的们,你不知道。那唐三藏不识贤愚:我为他一路上捉怪擒魔,使尽了平生的手段,几番家打杀妖精;他说我行凶作恶,不要我做徒弟,把我逐赶回来,写立贬书为照,永不听用了。”作者道:“可怜抖擞英雄将,不辨贤愚血染沙。”
孙大圣刚一回到花果山,发现花果山非常憔悴、凄惨:那山上花草俱无,烟霞尽绝;峰岩倒塌,林树焦枯。
是的,小说中说的很清楚,是显圣二郎神和他的梅山七兄弟干的勾当。你道怎么这等?只因他闹了天宫,拿上界去,此山被显圣二郎神,率领那梅山七弟兄,放火烧坏了。
然后,懂得了反思的孙大圣,想到了很多很多,小说中有诗为证。大圣知道是自己当年干得亏心勾当,招致了这番报应:想是日前行恶念,致令目下受艰难。所以,大圣没有怒火中烧的要找二郎神干仗,而是自家在这里后悔、伤悲。
但是,这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这是五百年前的事情了呀。却说那大圣虽被唐僧逐赶,然犹思念,感叹不已,早望见东洋大海。道:“我不走此路者,已五百年矣!”
五百年过去来,孙大圣他回来,看见的依然是“峰岩倒塌,林树焦枯。”你说这树烧焦了之后,一两年还能保留着烧焦的状态,这五百年过去了,依然如此,那就不合理了。还有,假如真的有五百年过去了,那些剩下甚至不足十分之一的猴子能维持五百年的潜藏和偷生,躲过猎人这么久的围剿捉拿,也相当的不太可能,因为山林都被焚毁了嘛。
除非是,花果山这里过去的时间,远远没有五百年。是的,早在前面天庭捉拿孙悟空的时候,咱们就说过这个事情了。的确,我的看法在这里被作者给证明了是合理解释。
却说这一干耀武扬威的猎户,转眼间被孙大圣的石头雨给淋得稀里哗啦。然而作者写到这里,却用了一首非常奇特的诗,来描述这惨烈的景象。大圣作起这大风,将那碎石,乘风乱飞乱舞,可怜把那些千馀人马,一个个:
石打乌头粉碎,沙飞海马俱伤。
人参官桂岭前忙,血染朱砂地上。
附子难归故里,槟榔怎得还乡?
尸骸轻粉卧山场,红娘子家中盼望。
乌头、海马、人参、官桂、朱砂、附子、槟榔、轻粉、红娘子,这些都是中药药材。其中乌头附子、轻粉、朱砂、红娘子等都是有毒的,也是用于回阳的。我不懂中医,只是觉得,这时候的三藏的确是阳气不足、外邪侵袭之下,阴气上升。
附子,意思就是寄人篱下、客居他乡、无家无业之人。槟榔,谐音宾郎,跟附子一个意思。红娘子,意思是家中还算是青春年少的妻,代表归宿、代表应该归去的家。这修行人,不正是这样的状况么,俗世中漂泊、浊浪中浮沉,本为了追逐名利,结果身死、化作他乡的轻粉扬灰,飘荡、飘落、一层层堆积、亿万年堆积如山,化作找不到根源、溯不尽来历的泥土。
哎,是不是说得有点过分的凄惨了?哎!那小说中说的比我说的还加凄惨。诗曰:
人亡马死怎归家?野鬼孤魂乱似麻。可怜抖擞英雄将,不辨贤愚血染沙。
这首诗,分明是描述唐三藏的哀歌。因为他修行人一念之差,毁却了这么多人,为了他固守的小善、害死很多人成了森森的孤魂野鬼。这就是修行人“听信狡性、纵放心猿”的恶果。对了,前面一直在说的那个看不见的妖魔,这时候,小说给道出来了:狡性。狡,一种传说中的恶兽、也属于神兽之类的生物,诡疑多虑、性诈性赖。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