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丈人悔亲了

从修行的角度讲,三藏现在有点精神分裂,一方面急躁冒进,一方面疑虑迟滞。
所以当他们来到高老庄,这悟空一看高才的脸色,马上就知道买卖来了。可是悟空这时候已经知道三藏的毛病,打妖怪之前,他就首先要求那高太公:“你看这条棍子,比你家兵器如何?可打得这怪否?”高老又道:“既有兵器,可要人跟?”行者道:“我不用人,只是要几个年高有德的老儿,陪我师父清坐闲叙,我好撇他而去。”三藏以为行者是自己的累赘,其实他是行者的累赘……
而关于猪八戒霸占高老庄高翠兰的故事,这个情节在不同人的嘴巴里,却是颇有出入。
根据高才耳闻目睹的故事:我那太公有个老女儿,年方二十岁,更不曾配人,三年前被一个妖精占了。那妖整做了这三年女婿。我太公不悦,说道:‘女儿招了妖精,不是长法:一则败坏家门,二则没个亲家来往。’一向要退这妖精。那妖精那里肯退,转把女儿关在他后宅,将有半年,再不放出与家内人相见。高才是从一个仆人的身份观察的,一开始就妖怪占了,二高太公不喜欢这妖怪女婿的理由之一是没有亲家来往。
根据高太公自述:要招个养老女婿,撑门抵户,做活当差。不期三年前,有一个汉子,模样儿倒也精致,他说是福陵山上人家,姓猪,无牵无挂,愿与人家做个女婿。我老拙见是这般一个无根无绊的人,就招了他。一进门时,倒也勤谨:耕田耙地,不用牛具;收割田禾,不用刀杖。昏去明来,其实也好;只是一件,有些会变嘴脸。初来时,是一条黑胖汉,后来就变做一个长嘴大耳朵的呆子,脑后又有一溜鬃毛,身体粗糙怕人,头脸就像个猪的模样。食肠却又甚大。高太公说,一首先看到的这汉子是个相貌英俊的人,后来才慢慢显出妖怪模样;二招他是因为这厮没牵没挂。
可是按照猪的说法:我虽是有些儿丑陋,若要俊,却也不难。我一来时,曾与他讲过,他愿意方才招我。今日怎么又说起这话!我家住在福陵山云栈洞。我以相貌为姓,故姓猪,官名叫做猪刚鬣。他若再来问你,你就以此话与他说便了。根据猪兄所言:一高太公一老早就知道他是妖怪,作为条件是变化英俊了就当女婿;二高太公从来没过问过他猪仔的家世!
通过这一番对比。大致脉络就出来了。高家招亲,只图没牵没挂肯苦力干活,的确是养猪仔的心态,他们没考虑过高翠兰的想法。猪刚鬣是他老太公首肯这孤身一人的猪头的,但是应该是私下谈判,就说你得变成帅哥模样,好好干苦力活,女儿就许配给你。然后后来高太公悔亲,实在是猪头不愿意天天变作人模样,这时候高太公受不了亲邻的冷言冷语了、开始后悔起来。所以他就跟别人到处说,这猪头没有家里人云云。其实猪头没家人是他看上的重要条件。
悟空是心里雪亮的,所以他就在第一次赶跑老猪之后,看那高老太公要求对猪头“剪草除根,莫教坏了我高门清德”,心里就老大的不屑了,悟空就故意挑逗于那高老太公,行者笑道:“你这老儿不知分限。那怪也曾对我说,他虽是食肠大,吃了你家些茶饭,他与你干了许多好事。这几年挣了许多家资,皆是他之力量。他不曾白吃了你东西,问你祛他怎的。据他说,他是一个天神下界,替你把家做活,又未曾害了你家女儿。想这等一个女婿,也门当户对,不怎么坏了家声,辱了行止。当真的留他也罢。”
真人面前,岂敢再做假,这老太公就说了实话,老高道:“长老,虽是不伤风化,但名声不甚好听。动不动着人就说:‘高家招了一个妖怪女婿!’这句话儿教人怎当?”
猪头苦力活干的不错,挣得他们家富裕起来。但是这时候老丈人悔亲了,让猪头很是不爽,觉得老丈人不地道,所以就霸占着娘子不让她爹妈见,他也觉得自己理直气壮的。我想这猪头肯定觉得高翠兰会站在自己一边的,但是他这呆子,却忘记跟高翠兰就这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沟通一下了。
猪头被称作呆子,这是对好色者最好的形容:呆。好色的人反应迟钝、智商严重下降,痴呆。
其实,高翠兰才是八戒本性的形像,八戒人心的形像就是高太公。高翠兰成了高太公的筹码,是个可怜人。八戒的人心总是把自己的本性幽闭起来弄得很虚弱,恰如诗中描绘:“云鬓乱堆无掠,玉容未洗尘淄。一片兰心依旧,十分娇态倾颓。樱唇全无气血,腰肢屈屈偎偎。愁蹙蹙,蛾眉淡;瘦怯怯,语声低。”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