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他那等容貌,必然动了凡心

且说那妖怪们,兵分两路,全方位进攻唐三藏的团队。一路是明的,是白骨精,白骨精三番五次的被孙悟空击退、最后甚至被干掉了。一路是暗的,不知道叫什么、也没有形状,这暗妖怪把个唐三藏、猪八戒用的得心应手、玩得一转一转
的。
这个无形妖魔的踪迹,小说中很清楚的提到了。小说中用了一个词“晦气”来指代这个无形妖
魔,暗晦之气。
孙悟空第一次打死白富美之后,这妖魔就急眼了,它就利用猪八戒撺掇唐三藏,因为它清楚猪八戒有心收拾报复猴哥,无奈本领不济,它知道唐三藏有办法打击孙悟空。
长老才有三分儿信了,怎禁猪八戒气不忿,在旁漏八分儿唆嘴道:“师父,说起这个女子,他是此间农妇,因为送饭下田,路遇我等,却怎么栽他是个妖怪?哥哥的棍重,走将来试手打他一下,不期就打杀了;怕你念甚么《紧箍儿咒》,故意的使个障眼法儿,变做这等样东西,演幌你眼,使不念咒哩。”三藏自此一言,就是晦气到了:果然信那呆子撺唆,手中捻诀,口里念咒。……这是第一次邪气支配唐三藏作恶,小说写的是“晦气到了”。
第二次,小说还写的很清楚一样是“晦气到了”。赶跑了孙悟空,猪八戒化斋路上却睡大觉去了。这唐三藏不老老实实的打坐、念诵多心经,他却莫名其妙的“耳热眼跳,身心不安”,于是在焦躁的驱使下,他又支走了在保护自己的沙僧。这下,无有护法保护的他“情思紊乱”,一时“晦气到了”,误走妖邪、主动把自己送上妖魔口中。
之所以猪八戒的撺掇能激起唐三藏的共鸣,从唐三藏的角度上来说,一方面,乃是他自身的糊涂软善被妖邪利用。二方面,乃是他对外人很礼仪很涵养,对自己人孙悟空、作为被他看不起的孙悟空,则完全不讲礼仪、没有涵养。唐三藏双重标准的待人处事,乃是表里不一的体现,这对于修行人来说,断然是漏洞、是错的。
那么从孙悟空的角度来说,是不是孙悟空就完全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呢?当然,我这么一问,您肯定会知道我会说不是的了,大家都这么熟了。但是,为什么不是呢?
孙悟空没有上妖魔的当,却被妖魔抓住了把柄。这个把柄,才是妖魔能控制唐三藏念咒折磨孙悟空得逞的根本原因。孙悟空被抓住了什么把柄?这个把柄,只有修行过的人,有过切身体会的,才能看出来。
这个把柄,准确的说不是一个,是两个。首先一个把柄,就是孙悟空发觉了唐三藏起了凡心色念,他不是从修行的角度去同情唐三藏,正面帮助唐三藏认识,因为作为一个修行人,被执着心控制了,是个悲惨的事情。他孙悟空嘴尖牙利,对唐三藏说话讽刺挖苦、完全没有同情心不说,也不遵循做徒弟的伦理,你看他说话如何犀利、尖刻:“师父,我知道你了。你见他那等容貌,必然动了凡心。若果有此意,叫八戒伐几棵树
来,沙僧寻些草来,我做木匠,就在这里搭个窝铺,你与他圆房成事,我们大家散了,却不是件事业?何必又跋涉,取甚经去!”
第二个,则是孙悟空为了说服唐三藏相信自己的火眼金睛和判断,所说的另一番话。三藏道:“你这猴头,当时倒也有些眼力,今日如何乱道!这女菩萨有此善心,将这饭要斋我等,你怎么说他是个妖精?”行者笑道:“师父,你那里认
得。老孙在水帘洞里做妖魔时,若想人肉吃,便是这等:或变金银,或变庄台,或变醉人,或变女色。有那等痴心的,爱上我,我就迷他到洞里,尽意随心,或蒸或煮受用;吃不了,还要晒干了防天阴哩!师父,我若来迟,你定入他套子,遭他毒手!”
看出来孙悟空这番话的问题没有?首先,他没有针对唐三藏的软善的弱点,说出来符合唐三藏心性水平的、让唐三藏这个看不见、感觉不到妖怪的人,能够从道理上信服的话。这一点上,这个孙悟空还真的没有那白骨精的水平高,起码,他没有白骨精说话让人相信的那种诚意。我为什么把孙悟空跟白骨精放在一起相提并论了?这不是把正的跟邪的混为一谈了吗?
不是呀,因为,哎呀,这孙悟空,你没看出来,他跟白骨精一样,说的是谎话呀!什么谎话?你什么时候见过孙悟空吃人了?!从来没有的事!绝对没有的事情。
孙悟空,作为一个非常有灵性的生命,连人世间的饭菜荤腥都不沾的,只吃水果、饮酒,最多的是吃桃子。那些我们喜欢的饭菜、肉食,对他这样的生命来说,要他吃饭菜简直跟要他吃粪便一样恶心。从西游记中,从前到后,描写到孙悟空吃东西,都很清楚的描写他的饮食习惯的。
那么,孙悟空这番谎言,是怎么来的呢?其实咱早在最前面的时候,已经有所交代。孙悟空认识结交了其它的妖魔,那些妖魔鬼怪是吃肉的,花果山,由于要请这些妖魔吃喝,开始杀生。孙悟空这番谎话,其实是他知道的那些妖魔鬼怪兄弟们的把戏,是这些魔王们骗人、吃人的手段。并不是孙悟空吃过人,事实上,他连肉都不吃的。孙悟空不吃人不吃肉,可是他太熟悉妖魔们骗人的鬼把戏了,所以那白骨精的手段,就算他没有火眼金睛,也一样一看就知道。
那么,孙悟空这番话,目的当然是为了劝阻唐三藏莫要中了妖邪的圈套,目的当然是好的。可是一来他说的是假话,跟白骨精一样企图用假话来说服唐三藏,二来他采用恐怖的方式、其实是想利用唐三藏的恐惧心来阻止他上当,等于说想用一个执着、来击退另一个执着,这在修行上,是不行的。因为他没有菩萨的境界,没有那种法力来做这么高深的事情。
所以孙悟空这两个问题,就成了把柄、成了他被折磨的理由。孙悟空,有他自己的缺陷,他必须在修行的路上、慢慢的补充礼仪、伦理这一层。
发现没?其实,这一关,跟沙僧没关系。因为他没脾气、没色念、没贪念,就是妖怪哪怕到了身边,也沾染不了他。并且,您还发现没?这同一个妖魔的言行,在他们四个的经历中,竟然各自感受着不同的感触、触动他们各自不同的执着。并且,您还发现没?这一次的考验,简直就是前面“四圣试禅心”那一关的扩大版,只不过这次是真正的考验了,八戒依然好色、三藏依然没有做师父的担当、猴哥依然尖刻、沙僧依然无执无念。其实,唐三藏、猪八戒没过去这一关。所
以,在后面的故事中,唐三藏、猪八戒,他哥儿俩就反反复复的遇到色的考验,老是要过色关。
可怜的唐三藏、猪八戒,在无形妖魔的控制之下,如同木偶一样,继续被控制着……

这个唐三藏,遇到事情喜欢讲道理,这方面,比那个黑熊精还文艺。他这当儿的暴怒念咒,并不是因为不讲理,却是因为要讲道理到了偏执狂的程度。
来,咱们看看,这三藏拼了老命也要讲的道理是什么。唐僧道:“出家人时时常要方便,念念不离善心,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你怎么步步行凶!打死这个无故平人,取将经来何用?你回去罢!”
“出家人时时常要方便,念念不离善心”,嗯嗯嗯,这个话儿是很好的,原则肯定是没错的。只是,但是,然而,他老人家却用粗暴的方式、来要求悟空“善心”,是不是,跟孙悟空用恐吓手段来做好事一样,有点思想和言行对不上号、有点驴唇对马嘴的嫌疑呢。“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咳咳,这个话儿么,一下子就暴露了三藏对善的认识的短项:小家子气。这种小家子气,行善往往就象熊瞎子掰玉米、甚至还象捡芝麻丢西瓜,严格的说,根本就不是善,是钻牛角尖、轴。这个小善,正是孔夫子所不屑的老好人:乡原。子曰:“乡原,德之贼也。”这种人在乎表面的光鲜、追逐俗世的名声“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洁,众皆悦之。”如果孙悟空真的无故打死了凡人,那取经还真的不用去了。但是孙悟空这么着急,唐三藏也应该冷静的先回顾一下一路上所有发生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这路上妖魔繁多、是他的肉眼判断不对的呢?并且,孙悟空,是菩萨亲自安排和推荐的,他要赶孙悟空走也应该先跟菩萨汇报汇报、协商协商啊。孙悟空不懂尊师重道,难道唐三藏自己也不懂了?
唐僧道:“我命在天,该那个妖精蒸了吃,就是煮了,也算不过。终不然,你救得我的大限?你快回去!”三藏哥哥,你是一个修行人,你是佛弟子、你是观音弟子,怎么能跟俗人一样认为你命在天呢?当然,他没有孙悟空那份明白,知道修行人命在师父、命在自己。但是,你修行的目标是什么、你的彼岸是哪里、怎么也应该有个认识吧?你已经是佛和菩萨弟子,天上还有谁敢再做你的天呀?并且,你的师父、佛和菩萨,你认为会安排你给妖精吃了?这么没志气,你到底信不信佛呀?其实这句话,反映出来,他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善到底是什么。那么他一贯坚持的善,有很多杂质。既然他的话语表明他认为妖精吃了他也很符合逻辑,说明,咳咳,其实,这时候、起码这一刻,他相信的,其实,是妖精。当然了,咱说的是有点重,因为,这句话,根本就不是他脑袋清醒时候能想出来的歪话,让他说这句话的,正是妖精,那个无形的妖精,它控制着三藏的脑袋、用三藏的嘴巴,说出来了这句话。从唐三藏方面来说,既然他认可了这说法、话儿也从他嘴巴里面吐出来了,也就是说,他认帐了妖怪吃他。那么,从神仙们的角度讲,这一刻开始,就必须放弃他、放弃保护他,满足他、让妖怪吃掉他。你看,他自己都同意的事情,咱还有什么说的?
唐僧道:“出家人行善,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行恶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你在这荒郊野外,一连打死三人,还是无人检举,没有对头。倘到城市之中,人烟凑集之所,你拿了那哭丧棒,一时不知好歹,乱打起人来,撞出大祸,教我怎的脱身?你回去罢!”三藏这番话,仍然也是一句儿天理、一句儿人理、一句儿歪理。“出家人行善,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行恶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这句话断然是天理,没得说,因为不是唐三藏自己原创的。“你在这荒郊野外,一连打死三人,还是无人检举,没有对头。”这句话,还是作为一个公子哥儿的人理,实在不应该是从他一个修行人的嘴巴里说出来的话。“撞出大祸,教我怎的脱身?”苍天啊、唐师父,您怎么能这样啊,怎么遇到问题总是只考虑自己的安全第一啊!就算你一伙儿四个真的是行凶的强盗、也少见您这么没义气的强盗!

……那白骨精变作白富美,不但被唐三藏给瞧出破绽,还被孙悟空一眼看穿。唐三藏用的是俗世的伦理,孙悟空则是有两种手段识别它,一个就是火眼金睛,一个则是它白骨精耍弄的这一套吃人的把戏,猴哥实在是太眼熟了。
于是猴哥一边用刺激的言语堵住唐三藏的嘴,一边发狠打死了妖怪的变化。猴哥做事讲究效率,但是不追求完美,正确的出发点中夹杂着不正确的心态,于是就变成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被八戒给抓住了漏洞和把柄,撺掇唐三藏,栽赃妖怪的蛆虫和癞蛤蟆是悟空使得障眼法。
于是唐三藏发狠念咒,赶孙悟空走人,不要他这个徒弟了。孙悟空觉得三藏自绝生路、简直是疯了,就说:“你不要我做徒弟,只怕你西天路去不成。”唐三藏一听,就得意的说出一番昏话,孙悟空听了很是无奈,就表示走就走吧。行者道:“师父,我回去便也罢了,只是不曾报得你的恩哩。”并且详细解释“老孙因大闹天宫,致下了伤身之难,被我佛压在两界山;幸观音菩萨与我受了戒行,幸师父救脱吾身;若不与你同上西天,显得我‘知恩不报非君子,万古千秋作骂名。’”
你看,这番话,听起来的确是赤胆忠心,非常感人!并且这番肺腑之言,把个糊里糊涂的唐僧的悲悯之心都唤醒了。可是,我必须说,悟空这番话,有问题,问题也不算小。什么问题?
在孙悟空的意识里,原来他随同唐三藏取经,竟然只剩下了一个报恩的目的!并且,在唐三藏这次发狠赶他走的时候,他却是出于不想留下骂名的面子,才要坚持下去呢。就凭这一个事儿,也得好好的找机会让他反省反省,冷静冷静!估计我说出这些,您也完全明白了我的意思了。孙悟空他作为一个修行人,居然忘记了自己是在修行的路上,居然在情急之下,被“有恩报恩、有怨抱怨”这种江湖义气给挽留住了。并且,他为了能留下来,嘴巴里还胡乱许诺:“三十遍也由你,只是我不打人了。”
同一个团队里被救下来的唐三藏和八戒,嫉恨悟空嫉恨得要死;那边厢,被孙悟空打了一棒子的妖精,却躲在云端里一边恨、一边忍不住的赞叹悟空。
妖怪一转眼就又变作一个哭哭啼啼、老态龙钟的老太太。妖怪的变化,又糊弄住了猪八戒和唐三藏,却又被孙悟空轻易看出破绽。猪八戒是自己拿着套子往自己脖子上套:“师父!不好了!那妈妈儿来寻人了!……师兄打杀的,定是他女儿。这个定是他娘寻将来了。”
但是孙悟空的就从最世俗的逻辑上,就轻易识破了妖怪的破绽:“兄弟莫要胡说!那女子十八
岁,这老妇有八十岁,怎么六十多岁还生产?断乎是个假的,……”看见了吧,这才是逻辑推理的正确运用。老猪的逻辑方式是属于附会型联想,猪头的这种逻辑方式,乃是目前中国最为普遍的一种习惯性思维逻辑,中国目前这种因果倒置的附会型联想,非常普遍。
孙悟空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是看见妖精就红眼,眼睛一红就打杀,结果又打得妖精元神出窍,扔下烂尸首去了。然后孙悟空马上就倒霉了,被唐三藏给咒了个死去活来!
要说这妖怪,也是的确心眼有点问题,他第一次被孙悟空打了,居然是觉得自己变化的样子不够完美,觉得自己手里拎的道具蛆虫蛤蟆出卖了自己,于是才有了第二次老太太的“完美形像”出现,结果想不到逻辑上的漏洞又出卖了它。当然,它首先不知道孙悟空有火眼金睛而已。
妖怪不知道孙悟空有火眼金睛?不是这妖怪对孙悟空的手段早有耳闻吗?!难道是那些在白骨精耳朵边吹嘘孙悟空厉害的妖精们,都对白骨精留了一手?是不是那些妖怪们集体对白骨精隐瞒了孙悟空的真相、都期盼着白骨精在这一关中被孙悟空灭掉,好让唐三藏能到达自家地盘、自己能有机会享用到唐僧肉呢?
哎呀,不是的啦!江湖上流传的孙悟空,那是有了火眼金睛之前的孙悟空,江湖上的群侠们不知道孙悟空因为偷吃仙丹仙酒仙桃而法力升级了。
所以,这妖怪不知道孙悟空的厉害,被揍了两次,才意识到孙悟空眼力好强悍。他一边夸奖孙悟空,还在那里一边止不住口的夸孙悟空,一边啰哩啰嗦的埋怨自己:“我那般变了去,他也还认得我。”
于是妖怪又第三次变化,继续延续之前第一个脚本。当然又瞒不过孙悟空,又被搞死了。
但是这一次,孙悟空总算吸取之前两次的教训了,做事情不能留尾巴,不但要从深层面搞死妖怪,还要在人的层面上,留下看得见摸得着的证据,给唐三藏猪八戒这等俗不可耐的人瞧得见。于是孙悟空唤来本地的土地神和山神一起围剿,终于一棍子打死了这妖魔,现出原形,一堆粉骷髅散落在地。这一显出原形,孙悟空还看到了它的来历:“他是个潜灵作怪的僵尸,在此迷人败本;被我打杀,他就现了本相。他那脊梁上有一行字,叫做‘白骨夫人’。”
话说这白骨精,为什么只要孙悟空一棒子打中它,一概尸解而去呢?这个白骨精,是唐三藏俗世人身中的妖魔。每次孙悟空打死的一个假尸身,乃是唐三藏自己身体中的一层败坏的魔化的身体。每一次都搞得唐三藏很紧张,每次都让唐三藏发出一大堆牢骚,这三个形像、美女、老妇和老汉,正好对应了唐三藏心中的三方面软善、三个大面蛋,就是唐三藏说出来的那三番善恶交织的理论。
可是,白僵尸这尸魔被除掉了,孙悟空却还是被赶走了,这里面,难道只是因为孙悟空也有错吗?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