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没文化 犯精很可怕

播放音频
 

唐师傅,不怕苦不怕累,有决心有志气,可惜就是缺心眼儿。他就是忘不了自己的这个身体,不但忘不了,而且还爱惜的不行,属于严重的“身本忧”。悟空是灵性,他缺少灵性。沙僧是定性,他定性不够。八戒是钝实天真,他经常是心里面左摇右摆、自我否定。
看小说中说得清楚。行经一个多月,忽听得水声振耳。三藏大惊道:“徒弟呀,又是那里水声?”行者笑道:“你这老师父,忒也多疑,做不得和尚。我们一同四众,偏你听见甚么水声。你把那《多心经》又忘了也?”唐僧道:“《多心经》乃浮屠山乌巢禅师口授,共五十四句,二百七十个字。我当时耳传,至今常念,你知我忘了那句儿?”行者道:“老师父,你忘了‘无眼耳鼻舌身意’。我等出家人,眼不视色,耳不听声,鼻不嗅香,舌不尝味,身不知寒暑,意不存妄想——如此谓之祛褪六贼。你如今为求经,念念在意;怕妖魔,不肯舍身;要斋吃,动舌;喜香甜,嗅鼻;闻声音,惊耳;睹事物,凝眸;招来这六贼纷纷,怎生得西天见佛?”三藏闻言,默然沉虑道:“徒弟啊,我
一自当年别圣君,奔波昼夜甚殷勤。
芒鞋踏破山头雾,竹笠冲开岭上云。
夜静猿啼殊可叹,月明鸟噪不堪闻。
何时满足三三行,得取如来妙法文!”
说得这么直白浅显,都无需动脑筋细想了。“夜静猿啼殊可叹,月明鸟噪不堪闻。”三藏他这一句,已经道出了他遭逢红孩儿魔难的内因之一。“何时满足三三行,得取如来妙法文!”这句话说出了他内因的内因。悟空则点评出来他不肯面对的内因的内因的内因:“这师父原来只是思乡难息!”
烈火已熄,阴性未除。所以这魔难,只不过是一张烙饼翻了个个儿。烈火之后是黑水,所谓黑水,意思是极寒之水。五形中的水,本色是黑。本色黑水不是浊水,是清水,黑是沉静聚敛的属性的表现。而这黑水河之黑水,是黑且污浊,看看小说都怎么形容的吧:乌潦、黑油、墨、灰、积炭、翻煤。
“人生皆有相逢处,谁见西方黑水河!”这种污浊黑水河,人人身体里面都有,脑海中日日翻腾。但是只有志心修行的人,修到一定程度的人,才得以窥见自己所迷恋的人生,竟是天天搅混水度日。
红孩儿的三昧真火,菩萨并未用净水熄灭。菩萨用善收伏了红孩儿,用善所化的金箍定了红孩儿的内心,从根源上解决了问题。红孩儿以善获,鼍龙精以威擒。
不管是红孩儿的邪火,还是鼍龙精的黑水,均属于阴性的,看上去一个是火一个是水,似乎水火不容,其实都是一回事,是一种性情的两个极端。并且这两种属性,也都属于客邪。
妖怪没文化,犯精很可怕。鼍龙精看似精明的泼皮干部一个,事实上,它蠢透腔了。鼍龙精到底是如何精明的了?
妖怪发誓赌咒什么的,肯定是不能相信的,因为它们自己都不相信,你要是相信了它的赌咒发誓,它非但不会尊敬你、认可你对它的尊重,还会发自内心的鄙视你,会变本加厉的践踏你的尊严。
红孩儿在被菩萨降伏之前,就是这样的,用发愿的方式换取了菩萨的谅解和救度,“菩萨,我弟子有眼无珠,不识你广大法力、千乞垂慈,饶我性命!再不敢恃恶,愿入法门戒行也。”“果饶性命,愿入法门。”但一看自己本来就应该血肉模糊的身体复原了,本来应该死翘翘的自己活蹦乱跳的没事了,恩将仇报,要置菩萨于死地。
其实这鼍龙精也是这样的。它被大表哥率兵捉下之前,奸诈非常、泼皮非常,跳着脚跟前来劝善的表哥胡搅蛮缠,等到被表哥三两下搞掂,就马上表示服软,脸色变得快极了。孙悟空表示可以放他一马,不肯再像以前那样,一棍子就打死了,管你是什么鸟兽。刚刚领教过菩萨慈悲真相的孙悟空,心中的铁石早就开始软化了。
可惜,并不是因为孙悟空沙和尚他们悲悯于它,这鼍龙精就会感动的,有些怪物,早就坏透了,再无从善的可能,对这些东西,想要它们遵从游戏规则、做一个合理守法的妖怪都不可能的,想都不要想。你看那摩昂大表哥,虽然还没有登王位,已经具备龙王的敏锐洞察力“大圣,这厮是个逆怪,他极奸诈;若放了他,恐生恶念。”逆怪么,就是生了反骨的魏延,无论跟着谁混,将来都会当倒打一耙的叛徒。这种逆怪,也个个都是吕奉先,见了胳膊硬的人就喊爹、有了机会有坑爹。
尽管如此,孙悟空依然很罕见的没有对之斩草除根,悲悯了一次,制止了猪八戒杀死这逆怪。猪八戒见那妖精锁绑在侧,急掣钯上前就筑,口里骂道:“泼邪畜!你如今不吃我了?”行者扯住道:“兄弟,且饶他死罪罢。看敖顺贤父子之情。”
逆怪们一般都不会相信,它们那点狡诈阴毒的内心,其他人其他神仙妖怪,全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它们耍弄毒计、欺诈疯癫的时候,在它自己眼里自己是聪明绝顶、天地不知神鬼莫测,其实在别人眼里,简直就是捂着自己的耳朵偷盗铃铛。
孙悟空、红孩儿、猪八戒他们这些正经出身的妖怪,还懂得妖怪和妖怪之间的规矩。孙悟空跑到红孩儿门前叫阵,说:“好汉子莫在家门前打人。”红孩儿一听是这个道理,立码儿就跟着孙悟空跑路了。“好汉子莫在家门前打人”这是传统匪盗上的规矩,过去不少土匪,在家乡人眼里并不是坏人,就是因为他们不在自家门前耍横,相反还有机会就帮衬乡里人。不只是土匪,几十年前的小偷们也遵从这种规矩,不偷窃邻里人、不偷窃相识或面熟的人。
而这鼍龙逆怪就不同了,只在自家门前耍横,眼看沙和尚落败了也不敢追。大表哥来了一言不合就要绝亲,说自己“也没甚么亲人”,甚至还拼死拼活的“要做好汉,怕甚么相持!”。表兄弟争执不挑个背人的地方,就在自家门前。
结果呢,结果它手下的妖怪,没有一个看得起它。等到它一落败,结果它府里上下的妖怪,全都乘机开溜了,“那里门扇大开,更无一个小卒。”啧啧,连一只小虾米都没剩下。妖怪们的联盟,往往都是这样,要么是因为被恐吓上了贼船下不来,要么是因为纯粹的利益关系而走到了一起。
黑水河就像这个浊世。住了很多自作聪明的妖怪,在这里兴风作浪。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