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诗意,千古一绝

贞观十三年,岁次己巳,九月甲戌,初三日,癸卯良辰。这一刻开始,乃是天地同心、人间有愿,天上地下都安排好了,人心善念开启,于是天地人三才济会,龙集贞观,东土众生获得救赎的机缘,终于凑齐。
通过这个事情,你就知道,人世间忽然一种修行法门的出现和兴起,人间只是整个事件的多米诺骨牌的最后一粒而已,决定的根源因素,并不在人世间,人也决定不了。但是人世间掌握着选择权,如果人不选择,再美好的安排也是枉然,没用。难道人很厉害吗?厉害个鬼呀,要是人厉害,就不会总是堕入愚昧狂暴狡诈等等的弱智状态了。但是为啥人类拥有选择权呢?因为这一些安排都是为了人的。
话说选中了陈玄奘来主导超度法会,我们看看他水平行不行。这水陆大会一共要七七四十九日,然后七日一会。当到了第一次七日正会,玄奘请唐王来。菩萨和木咤变化了也来参观他们作法。诗曰:超生孤魂暗中到,那就是说诵经的大会确实起了作用,这枉死城中的孤魂都出离了枉死城,来到了法会现场。诗曰:出生随意藏门开。那就是说,它们这些死鬼都排着队,然后阴间六道轮回的鬼吏们,给他们现场办公,加速流程,马上安排办理投胎事宜。
哎呦,这个玄奘法师的确不简单呀!照这进度,估计到不得七七四十九日,枉死城中的孤魂们,就会被玄奘和这一千二百名诵经的僧人给扫荡一空了。只是,这些个枉死鬼们,小说中也说得清楚,它们只是去投胎而已,也就是还是在六道中轮回,三界内挣扎,阴间也恢复正常的运作了。让它们重入轮回,是阎王们的请求,太宗的目标。
可是你看那玄奘设定的目标是什么?看他的济孤榜文,这榜文最后一句乃是他的终极目标:“早登极乐任逍遥,来往西方随自在。”
玄奘的目标,你意识到什么问题没有?早登极乐任逍遥,意思就是跳出轮回、出离三界、登上佛国世界、就算没有正果,也做一个永生不灭的佛国百姓了。西游记中说的极乐世界,并非佛教经书中提到的极乐世界,佛经中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天国世界的意译称呼。但是任何一个佛他的世界都是可以用极乐来形容的。西游记称释迦牟尼佛在极乐世界,许多人以为谬误,以为作者对佛教一知半解。唉……
来往西方随自在,这句话的意思是,这人去了极乐世界之后,甚至还不是一般的佛国百姓那么简单,他甚至可以想去哪个佛的世界就去哪个佛的世界了!这玄奘不知道,恐怕千百年来没有几个人知道,每个佛世界的物质组成方式都是不同、时空差异巨大、甚至构造原理都毫不相干,你想去吗?先把自己彻底拆卸了,拆到原始之水的地步,然后再从新按照人家的构造规则组装自己吧。嘿,等你重新组装之后,恐怕已经完全不是你了。
读到这儿,我想你心中已经明白个大概了,这玄奘的牛皮吹的过于大了。恐怕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恐怕他是读佛经多了,记忆力又好,随便拿来两句自己觉得不错的,能表现自己水平和能力的,就这样拿来用了。
在他们前往西天取经之前,佛教已然流传到这南赡部洲。至于为什么佛教流传过来了、佛徒也不少、一般的信众也不乏其人,为何这就止不住的人世间的堕落呢?单纯只从人世间层面来说,这东土的众生愚迷、这东土的修佛之人也是愚迷中的不太愚迷之人,这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比较大的原因,乃是玄奘这济孤榜文中第一句就道出的原因:“至德渺茫,禅宗寂灭。”
这句话乃是最大的原因,也是后面菩萨促使玄奘去西天取经的最有冲击力的理由。这句话是什么个前因后果?前因乃是之前在东土流传的,就是小乘禅宗,小乘乃是自度、禅宗是连自度都很困难。自度不是说自己度自己,是说他一个佛徒弟子,能解决自己跳出三界六道的问题,就已经是最高的梦想了。换句话说,人家是根本就不管别人的解脱问题的,也管不了,让他们去谈普度众生的事宜,乃是强人所难。
那东土传统的道家法门、儒家体系呢?道家法门更不讲究普度。儒家体系侧重人世间的规则,除非是极端极端极端有天赋有根基的,才会悟到其中修行的真谛,但这种人几百年、上千年才一个,颜回呀、董仲舒呀、寥寥无几。总之,人家没有这个义务。
禅宗寂灭,这句话是说,就连大众最为熟悉的禅宗,也已经终结了,在东土的那一脉已经关闭,没了。话到此处,就是说,别看东土和尚一大堆、善信千千万,懂得修行的、得真传的,俗世间已经没了。有道行的高僧,他们的衣钵是传不下去的了,比如乌巢禅师。剩下的,要么是不得途径,要么是观音院那白白活了二百七十岁的老僧一样、进了歪门邪道。
说句不好听的,从玄奘前生世轮回前的法号上就可以看出来,虽然跟其他僧人比起来根基算是最高等级,可是实际上他基本上还是土鳖一个。为什么这么贬低他呢?你要知道,他之前在佛祖面前,佛祖就称呼他是金蝉子呀!蝉是什么,就是俗称的知了嘛。
说起来这个知了,可真有意思。蝉子是什么?就是脱壳成为知了之前的知了,那时候,它不叫知了,是蝉蛹。蝉蛹要在黑暗的土下生活两三年,一朝出土、马上破壳,然后变成可以飞翔的蝉、知了。这个过程跟修道人的修道过程及其相似,我甚至怀疑是上天特意安排这样一种生物,来给天底下芸芸众生参考。连它的名字蝉,都是禅的谐音呢。
这个金蝉子,就是说本质是金,金,乃佛之境界,就是说他有本质的佛性和质地。但是现在他只是有这个质地,还不曾羽化成“禅”。是呀,在转生东土之前,在他跟着现在佛释迦牟尼修行之前,他已经在人世间轮回九世了,就跟钻在土里的蝉蛹一样,就是一个土鳖的形象。可惜,当他在禅化的过程中、翅膀还没有伸出来、还没有破壳而出的时候,又思想溜号,钻回土地底下去了。
这玄奘,修成了就是知了就是蝉,修不成就自动成为土鳖。而这时候的玄奘,有着蝉蛹的土气,又有着知了的炫耀和招摇之情,不土不洋。

菩萨无偿赠送太宗锦襕异宝袈裟、九环锡杖,太宗就赐给玄奘。玄奘穿上袈裟、持了锡杖之后,果然很有神采,当时就惹得满朝文武大臣喝起彩来,就包括太宗也喜上眉梢。要知道这是一帮什么人物呀?这可是鼎盛大唐的开创者,而且是一群最高级别官员,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识过呀,什么高人没见过呀。袁天罡、魏征,起码这两位是天宫都去过的。你玄奘再牛,也不会如此有魅力吧?或许有人说,那是佛祖的袈裟、锡杖,所以不同凡响。可是你再佛祖的东西,来到凡间就是凡物一样。如果一件袈裟、一条锡杖就这么震撼,那佛干脆把佛国的宝物往人世间一摆,人就自动都信了,十有八九就弃恶从善了。所以不是这样的。
然后太宗特意安排这穿了袈裟持了锡杖的玄奘,像状元夸官一样,带着两队仪仗队,上到大街上行走,满长安转悠,转悠完了再回去寺里转悠。
你看那长安城的民众反响:行商坐贾、公子王孙、墨客文人、大男小女,无不争看夸奖,俱道:“好个法师!真是个活罗汉下降,活菩萨临凡。”
怎么个意思?就是说这帮男女,无论是否相信佛教的理论,看到玄奘,几乎就亲眼看到罗汉、看到菩萨了一样。玄奘还是那个玄奘,并没有达到罗汉、菩萨的档次,差远去了。你看那化生寺中玄奘的同修们的反响:见他披此袈裟,执此锡杖,都道是地藏王来了,各各归依,侍于左右。
可能不少人看不出来这小说中这些文字描述里面,有机要和玄机。佛祖这件袈裟,做工、面料、图案,都是人间达不到的极致的精美的,关于这精美的极致,小说有非常详细的描写,两次描述,四百多字。这种极致到无以企及的精美,打开了人们欣赏的心结。当然只有精美是不行的,那只是衣服漂亮罢了,还能怎样?
机要在于,人们因为美而升起欣赏之情,这欣赏之情,等于是人们身心中跟佛制袈裟产生了沟通的脉络。正是这一念近乎善的对美的折服和欣赏,构筑了跟佛国世界的渠道。这是第一步。所以你就知道,佛不是讲清心寡欲么?为啥为有这么极品美丽的袈裟呢?嘿,这清心寡欲是指人间低俗的欲念执着,断不是要你去掉真我之念。真正的美,乃是善的另一种呈现,真正的美,近乎善。
为什么这世俗的民众与僧侣,产生如此大的震撼?乃是等到这佛国脉络建筑好之后,非常多的佛、神等等,他们的真身光临现场了,虽然人们看不见,但是他们真的到了现场了,不断的加持着现场观众的,正因为如此,恍惚间大家似乎真的看到了罗汉、菩萨。前面菩萨给太宗介绍这衣服的好处的时候,话头里已经点明了,只是看到那里的时候,读者都会认为是形容、是大话,菩萨说的可是真事呀:“但坐处,有万神朝礼;凡举动,有七佛随身。”
七佛随身,七佛是怎么回事?过去世六佛、加上现世佛。这么多神仙驾到,何等隆重!简直是比天上任何一次大集会都重大。而且,不只是释迦牟尼佛要传度他自己的法、他的三藏真经给东土吗?怎么会惊动这么多佛,甚至是已经离职的过去佛都要回来亲自参与!
白天,众人,他们看不到万神与七佛,只看到罗汉和菩萨,乃是因为凡俗民众是只能看到、感觉到罗汉和菩萨,佛不管人间闲事,他们来这儿是做比释迦牟尼传法还重大的事儿的。
晚上,僧人,他们看到的不是菩萨罗汉,他们看到的是地藏王菩萨,要知道,王乃是法王,法王怎么能称菩萨呢?地藏王应属于是身兼二职,本身境界是法王,但是在阴间面对地狱,所作只是是菩萨级别才会做的事情。换句话说,僧众看到的也是佛级别的地藏王,他们看不到七佛那样更高级别的佛,是不给他们看,地藏王以最低级佛的面目显现,虽然这不等于说他是最低级的佛。
玄奘是根基相对来说最好的,就借用了他这个干净的肉身,这些神仙们来跟东土众生先结缘来了。这也是给取经传经做铺垫。小说中说,释迦牟尼佛在西方极乐世界,从天上的层面讲,还有一个天机,暂且不提。反正是,这些事儿涉及到太多的事儿,说起来没完没了。
借用玄奘一下,大乘神佛们就此先跟东土众生结缘,玄奘也因此立了一大功,资历到这个时候,才算充实起来,要不然,以他的好大喜功爱面子,差远去了。
为何如此贬损与他?你看他,当观音菩萨显出真像,虚空中威严宝相的笼罩之下,太宗刚一问谁肯去西天取大乘经的时候,话还没落音,这玄奘就激动的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贫僧不才,愿效犬马之劳,与陛下求取真经,祈保我王江山永固。”为了避免这任务落入他人之手,他甚至发下毒誓:“如不到西天,不得真经,即死也不敢回国,永堕沉沦地狱。”
可是等到他回到洪福寺之后,徒弟们一说西天取经如何可怕如何不可能。他立码儿面子上承受不住,立码儿执着怕心拢上心头,居然瞪着一双大眼睛,撒起慌来:“大抵是受王恩宠,不得不尽忠以报国耳。”你说这时候的玄奘,这叫什么德行?
唉,就这水平,也叫圣僧,羞不羞嘛……

玄奘受佛袈裟之前,小说写诗道:
万里长空淡落辉,归鸦数点下栖迟。
满城灯火人烟静,正是禅僧入定时。
开始首日水陆大会之后,玄奘获得佛祖袈裟,小说写诗道:
日落烟迷草树,帝都钟鼓初鸣。
叮叮三响断人行,前后街前寂静。
上刹辉煌灯火,孤村冷落无声。
禅僧入定理残经,正好炼魔养性。
玄奘决定西天取经之后,小说写诗道:
影动星河近,月明无点尘。
雁声鸣远汉,砧韵响西邻。
归鸟栖枯树,禅僧讲梵音。
蒲团一榻上,坐到夜将分。
这是玄奘修炼打坐中的三层境界,他每立下一个功德之后的修炼进境之变化。
万里长空淡落辉,日落烟迷草树,都是内心清净下来的表现,修行人理应如此。影动星河近,却是去掉迷执之后、去掉迷障心智的业力之后,身体净化、清朗,豁然见天开的境界。归鸦数点下栖迟,叮叮三响断人行,归鸟栖枯树。玄奘内心污浊的执着就是乌鸦,从不知如何处理到可以正确的放下它们。归鸦数点下栖迟,就是知道应该放下,但不知如何放下的犹豫迷茫与恋恋不舍。归鸟栖枯树,乃是在佛力加持之下,成功的“炼魔养性”了。满城灯火人烟静,人的一面淡化虚弱下去;叮叮三响断人行,前后街前寂静,凡俗人的一面彻底安静下来;雁声鸣远汉,砧韵响西邻,佛子归途如雁行归路,人的一面睡去之后,在归途的天空、不息不止的前行。影动星河近,月明无点尘。上刹辉煌灯火,禅僧讲梵音。天国的壮阔辉煌与美妙,终于向真修者洞开!
别看玄奘修行那么多年,只是在正式结了佛的衣之后,才真的上了修行的正道。“炼魔养性”乃是这本质飞跃的标志。在佛的加持下,观音的引导下,他这才正式成为佛祖的徒弟。
玄奘是佛祖的弟子吗?衣钵衣钵,他受的是佛祖的衣、托的是太宗的钵。
《西游记》以如此诗意的笔法描写修行的进阶与境界,太优美了,千古一绝。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