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敛袄,紧藏了糙肉粗皮

播放音频
 

上一次,唐僧面对青兕怪、狼狈不堪的软弱伪善,让自己丢尽了修行人的脸面。等到女儿国的时候,唐僧又计划挽回面子,想来硬的挺过去。等到孙悟空提供方案,才恍然大悟,对人和对妖魔、善的表现是完全不同的,之前自己对善的坚持其实是对错误的固守。于是等到这琵琶洞魔难,他终于摆正了这个区别关系,跟那妖魔来了一把硬的,于是,他顺利过关!
但是,你必须知道,他选择正确、做法正确,可是依然是心里面藏着两把刀。当然,他这两把刀不是用来抵御妖魔的,是心里有两个弱点对自己造成了伤害。其中一把刀,就是他面对女儿国国王的挑逗所表现出来的面红耳赤、这背后的隐晦的情欲,他的面红耳赤如果作为人类那是表明羞耻心很强、在抵御诱惑,作为初步的修行人、亦然。可是作为他这种资深修行人,乃是突出表明了,他企图以情欲、来压制情欲。所以在这里,这是一个原因,促使他一开始、有点昏昏茫茫的顺着蝎子精的意思走的意思。
第二把利刃,乃是什么?乃是他的怕死。“此怪乃是妖神,恐为加害。奈何我三个徒弟,不知我困陷在于这里,倘或加害,却不枉丢性命?”“欲待不去,恐他生心害命……”他抵御妖魔诱惑、没有毅然决然的拒绝,而是跟国内合作改良派一样的、温和委婉的表达拒绝、其实谷子里面、却颇有顺从的奴性深藏。正是因为看透了唐僧,才让孙悟空急了眼。关键时刻、悬崖边上,行者在格子眼听着两个言语相攀,恐怕师父乱了真性,忍不住,现了本相,制止了蝎子精,挽救了唐僧。孙悟空的出现,再一次惊醒了唐僧,等到那女魔头再来诱惑,他就经过犹豫、还是选择了宁死不从、发自内心的坚毅起来了。那么,既然这样,妖怪没了着力点、也无趣了,就把他绑起来丢在一边去了。
孙悟空关键时刻救了唐僧,让他的心境很快的突破以往的禁锢。猪八戒不知道,所以按照老猪之前的观察和评估,这时候玄奘老师父应该已经沦陷了。可是哪能哩……关键时刻,就算孙哥哥不出手,护法神们难道是摆设吗?
其实,护法神们,早就下手保护了……
话说那蝎子精,虽然看上去是个柔弱的女子,可是却能以一敌二对付得了孙悟空和猪八戒的联合攻击,而且还能久斗不累、忙中不乱、在猴子和老猪穷于招架之际、顺便在孙大圣脑壳上给扎上一针。单就武力而论,这蝎子精简直是有万夫不当之勇、秒杀一路上众多五大三粗的大块头妖怪们了。一针就把孙大圣给扎得落荒而逃去了,这边厢,蝎子精“放下凶恶之心,重整欢愉之色”立刻从狂魔女战士模式切换为温柔小女生模式,速度之快、连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都望尘莫及,如此看来,也怪不得这蝎子精非常有底气的声称“你那雷音寺里佛如来,也还怕我哩。”

毒都是一种阴性的东西,蝎子毒也应如此,可是蝎子毒尽管厉害,除捕食之外,蝎子并不是一种攻击性的生物。那么这蝎子精主动下手捕捉玄奘、就跟她自己说的一样,目的也不是为了捕食,是为了求偶。只是蝎子这种生物,跟螳螂一样,是会吃掉配偶的。可是从蝎子精的诸多言行中,能很清楚的发现,这个蝎子精是个火性的,火性呢,则猛烈又易变、看上去有形状却根本没形状,瞬间而起、顷刻而息。不巧的很,那悟空,也是个毛躁火性的秉性,火与火争,哪有胜负可分?悟空与八戒,被蝎毒蜇中,或许因为是这个性本同吧。
而那唐僧玄奘呢?他没有被蝎子精捉来喂喝注射了毒药的酸奶、也没有冲饮国产奶粉,却就中毒了。孙悟空变作的小蜜蜂儿亲眼瞧见的,那女怪笑道:“小的们,搀出唐御弟来。”几个彩衣绣服的女童,走向后房,把唐僧扶出。那师父面黄唇白,眼红泪滴。行者在暗中嗟叹道:“师父中毒了!”
孙悟空中毒、猪八戒中毒、让卯日星官给摸一摸、吹一吹,像哄小孩一样给治好了。等到卯日星官克死蝎子精之后,却没人理会老唐师父的中毒问题,就在哭哭啼啼的时候,给架出来吃吃喝喝、就上马赶路去了。他中的毒呢?可不要告诉我,人逢喜事精神爽、他一高兴就好了。
玄奘他,其实根本就没中毒。那师父眼红泪滴是一贯表现、那面黄唇白,嘿,按我推测,应该就是护法神们演化出来给孙悟空瞧的,为啥要把玄奘给弄一副病秧子相貌让孙悟空瞧?如果不这样,让他神智清醒的情况下蒙受蝎子精的诱惑,嘿嘿,你看他基本上可以断定是过不了蝎子精这一关的,嘿嘿嘿,这种情况下,孙悟空会知道这师父的确不济、会失望的离去、却不会跟蝎子精打斗的。要是这种事情发生,那西游还不到此为止了呀!你清醒的情况下做的玄奘,孙悟空没道理去阻止你,你做什么是你自己说了算。
那你说我推测这是护法神所为,护法神既然有本事演化出来孙悟空都看不破的假象,为何不自己出手打怪除魔嘛,干嘛还要玩得让玄奘一惊一诈的、让孙悟空也跟着一惊一诈的呀?哎,是你们师徒经受磨难考验、又不是护法神经受磨难考验呀。人家只是保证你在确定修行的情况下不会死翘翘、如果你确定不修行了,人家一秒钟功夫不到就会跑掉、不保护你了。
那你说我推测这是护法神所为,有没有更多证据呀?有。当唐僧眼见得孙悟空跳出来、在自己危急关头解救了自己,肯定是吓了一大跳、出了一身汗。等到那蝎子精打败了孙悟空猪八戒再回来,想糊弄玄奘就不行了,玄奘已经铁了心要死抗到底了。有诗云了一句“女怪解衣,卖弄他肌香肤腻;唐僧敛袄,紧藏了糙肉粗皮。”您看出这句话的问题没?似乎没有。
那我再给您贴一些上回书的内容来,“女王卷帘下辇道:“那一位是唐朝御弟?”太师指道:“那驿门外香案前穿襕衣者便是。”女王闪凤目,簇蛾眉,仔细观看,果然一表非凡。你看他:丰姿英伟,相貌轩昂。齿白如银砌,唇红口四方。顶平额阔天仓满,目秀眉清地阁长。两耳有轮真杰士,一身不俗是才郎。好个妙龄聪俊风流子,堪配西梁窈窕娘。”“好个妙龄聪俊风流子,堪配西梁窈窕娘。”这句话嘛意思?妙龄也就是十五六的少年郎,齿白唇红、十五六岁的少年郎,您可不要告诉我,会是“糙肉粗皮”、会是满嘴雌黄的大板牙。同一个唐僧、在同一时期、为什么在女儿国女王的眼里、和在蝎子精的眼里,外貌差异如此大呢?
在女王那里,不给玄奘弄出来这副模样,无法让很有尊严和修养的女王失态,达不到考验玄奘的目的。在蝎子精这里,再弄出来那副模样,恐怕当时蝎子精就把玄奘给办了,哪里会有闲工夫言语劝说、媚态相向哩?之所以蝎子精要摆出一副温柔态来、扭扭捏捏、无非是她自己想酝酿情绪,对不对?她为啥要酝酿情绪,无非是面对唐僧这块糙肉粗皮、死灰槁木没情绪,对不对?
一方面是糙肉粗皮、对于这连打架前都想着要先洗脸刷牙敷面膜、相当相当小资的蝎子精来说吸引力不够,一方面是这跟与木疙瘩言语无趣让蝎子精意兴索然、见说不动就没了兴趣。如果不是在她眼里那玄奘从外貌到精神都木头桩子一样枯燥、怎么会像绑木头一样给绑起来、丢到廊下灶房边?
所以么,以八戒对玄奘的了解,他断定,这老师父应该完蛋才比较合乎逻辑,老猪说“常言道:干鱼可好与猫儿作枕头?”正因为玄奘意外的挺过了这一波魔难、才让老猪感到意外和振奋,八戒笑道:“好好好!还是个真和尚!我们救他去!”其实,这一波魔难,是护法神做了一部份消毒处理、才让他们有能力过关的。
不管怎么说,最大的魔难挺过去,不但老猪振奋,连菩萨都赶过来了。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