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明是个妖怪,他却不认得

三藏虽然很俗气,但是妖怪的诱惑语言,却无法让他上套。其中有一个因素,就是,妖怪要诱惑的私心、贪念,跟三藏不在一个层面上。只是这不说明,白骨精诱惑不了他,因为,在白骨精之外,有另外一个无形的妖魔,在协助白骨精,这个妖魔,已经部份控制了唐三藏的思想。
且说那妖精,停下阴风,在那山凹里,摇身一变,变做个月貌花容的女儿,说不尽那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左手提着一个青砂礶儿,右手提着一个绿磁瓶儿,从西向东,径奔唐僧。然后小说就描写了一首诗。然后接着说,三藏见了,
叫:“八戒,沙僧,悟空才说这里旷野无人,你看那里不走出一个人来了?”从三藏的话里面,很明显,三藏的意思是,他看见了一个人,至于是男是女,他说得都含糊不清,潜在意思很明
显,那就是我没看清、或没在意是男是女。
然后猪八戒就自告奋勇的去跟人家接洽,然后小说又是一首诗,描写这女子的姿色。然后似乎是三藏在思考什么事情的样子、走神状,等到那女子都走到跟前都没发觉,直到被八戒那呆子吼了一嗓子:“师父、这不到了?!”他这才似乎是从神游中惊醒,一仓惶之下居然跳了起来。
是这样吗?这时候的三藏真的在思考什么另外的事情,才出现这样的场面的吗?
当然不是!小说中两首诗,已经把三藏的内心给出卖了。圣僧歇马在山岩,忽见裙钗女近前。三藏一开始就清清楚楚的看到是女性了。翠袖轻摇笼玉笋,湘裙斜拽显金莲。继续走近,穿衣打
扮,从袖子裙子到脚丫子,三藏都看清楚了。
汗流粉面花含露,尘拂蛾眉柳带烟。走的很近了,面孔看得一清二楚。仔细定睛观看处,看看行至到身边。人家都走到身边了,还在盯着人家妖怪呢。
这个时候,别看孙悟空根本不在场,但是三藏显然恰如孙悟空所说:“师父,我知道你了。你见他那等容貌,必然动了凡心。”
三藏这时候如此失态,定然是他自己也想不到的,这时候,正是外邪笼身之后、开始一层一层往里钻的时候,所以,到了后来,八戒吼起来了,他才缓过神儿。
但是这时候,三藏内心在挣扎,他思想已经出漏,但是表面的观念还在坚持,起码是面子在坚持,故而他装作没在意没看清的样儿叫:“八戒,沙僧,悟空才说这里旷野无人,你看那里不走出一个人来了?”
你看看,有时候,面子这种负面的东西,也能在修行中,被用来起起正面作用。不是面子值钱,是被用的恰当。
因为在外邪面前,对于一个人的所有因素来说,只要不是邪的,比如面子、比如执着心,等等,对于外邪都是排斥的、跟外邪是对立的,外邪对于一个人的因素来说,不管是好坏正负的因素,都是生命威胁。外邪一旦得逞、完全控制人,人就彻底完蛋了,别说好的正的因素,坏的负的也一起跟着被外邪搞死了,全部死翘翘。
其实,本来就距离很近,早就看到了看清楚了是一个美丽漂亮的女性,这呆子,还言不由衷的应承道:“师父,你与沙僧坐着,等老猪去看看来。”为啥说他早就看清楚了?因为他居然“放下钉钯,整整直裰,摆摆摇摇,充作个斯文气
象,一直的觌面相迎。”不看清了是个美丽姑娘,八戒怎么会这么扭捏的斯文起来?不看清了是个美丽姑娘,八戒怎么会“觌面相迎”?觌面相迎,就是正脸对正脸的迎上去的,在过去的年代,八戒这样子与一个女性这样迎上去,是非常无礼的表现,是色心起的丑态。见人家貌美非
常,那呆子忍不住胡言乱语。叫道:“女菩萨,往那里去?手里提着是甚么东西?”
写到这儿,小说特意插了一句话:“分明是个妖怪,他却不能认得。”不但这么说八戒,还这么说唐三藏:“分明是个妖精,那长老也不认得。”为何小说这么说,毕竟是猪八戒、唐三藏没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啊!
因为,真相藏在细节里。因为,如果真是一个凡人,只要见到八戒、沙僧奇特模样的,莫不惊慌失措、大呼妖怪、仓皇而逃。这西行一路上,你就会发现,只要是真正的凡人,看见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他们的,全部都是吓得够呛的。并且,你也发现了,只要是妖怪变成的、或神仙变成的人,遇见他们三个,没有一个表现不镇定、不和谐的。小说每次都有交代,没有一次例外。
这妖怪见到猪八戒,情绪稳定、积极响应猪八戒的号召,不住口的连声答应道:“长老,我这青礶里是香米饭,绿瓶里是炒面筋。特来此处无他故,因还誓愿要斋僧。”看似温柔体贴,实则凌厉非常,这妖怪,一出言就直击唐三藏和猪八戒的最急迫需求:肚饿吃饭。
这呆子,色迷心窍、加上被一箭射中执着,满心欢喜,急抽身,就跑了个猪颠风,报与三藏道:“师父!吉人自有天报!师父饿了,教师兄去化斋,那猴子不知那里摘桃儿耍子去了。桃子吃多了,也有些嘈人,又有些下坠。你看那不是个斋僧的来了?”
后面的故事,唐三藏在传统道德观念的保护下,躲开了白骨精的第一轮袭击。但是由于色心已起,被那无形的妖怪给抓个正着。到得悟空及时赶回来,从白骨精的魔爪下救出来他们的时候,这无形的妖怪己经进了唐三藏的身体控制了他,他对八戒呼喊的反应迟钝,就是中招造成的。
于是,虽然悟空赶跑了有形的妖怪,但是三藏在无形妖怪的操控之下,跟孙悟空翻脸了。
这两个妖怪出招,都很讲究精准啊!直奔执着,绝不拖泥带水,一波攻击无效,第二波紧接着就上来了;有形的攻击无效,那无形的攻击早就提前入侵。
妖怪们直奔致命漏洞、绝不绕弯弯兜圈圈玩花活。厉害!

如果白骨精放在今天中国的社会环境中,一定是个成功的商人、一定能成为官商通吃的白总。因为它的营销技巧,太符合在中国做生意的原则了。
做生意,我这里说的,都是这十多年在中国大陆做生意的专指。泛泛的来说,从人的心理上来说,做生意,有两类大的手段,这个手段分类的标准是满足的需求的分类。所有的行销,都在说满足用户需求,但是没有人愿意谈需求的本质。人类的需求有很多,但仅有两类,一类是正当
的,比如满足生存的需求、满足审美的需求、等等。一类是不正当的,比如满足贪婪的需求、满足作恶的需求。
白骨精,针对唐僧师徒,一上来就提供满足两种需求的两种产品:美女、美食。你看这白骨精,精心设计方案、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它提供的美女,不需要推销,只需要站在那里,色念就打入唐僧和八戒的内心去了。所以不需要多余的话儿来勾引,因此白骨精也就连一个多余的色的勾引动作没有、一句勾引的色的话儿也不说。我明白它意思,绝不浪费、精准打击。
然后这美食,白骨精的推销也是精准打击:斋僧。并且为了让八戒接受的更放心,它特意表明,白富美我不是路过打酱油的:因还誓愿要斋僧。跟你们相遇不是半路萍水相逢的:特来此处无他故。斋僧的意思,就是你可以放心大胆的白吃;还愿斋僧的意思,就是你不吃才让我不高
兴、你吃了才让我也高兴、别顾虑啦。
八戒浓重的就是色欲、食欲,这一下子全部被命中。果然,就仅仅这一句话,就套住了八戒,让他满心欢喜、猪颠风发作。白骨精计划售出美女和美食,换取唐僧的性命。
尽管八戒当即就希望交易成功,但是唐三藏才是买方的法人代表,因此八戒应该向唐法人汇报生意机会。你看这八戒、为了促成交易成功,居然在汇报的时候大量掺水、配合白骨精起来!八戒的掺水,也很有水平。一方面,他汇报了有“斋僧”的意向单,一方面他人为加强“斋僧”的合法性,他说这是“天报”,什么意思?他说“吉人自有天报!”我的天,他想美女肚皮饿的时候,有人投其所好的出现了,八戒居然认为老天会这样的用美女和美食、报应他这样的“好人”哩!
八戒的天命观,显然有重大问题。其实,唐三藏的天命观,也一样的不正常。当孙悟空二话不说打死白富美,在猪八戒的撺掇之下,唐三藏也表达出来一番怪异的天命观论点。行者道:“你不要我做徒弟,只怕你西天路去不成。”唐僧道:“我命在天,该那个妖精蒸了吃,就是煮了,也算不过。终不然,你救得我的大限?你快回去!”
跟您说,唐三藏这番话,真个是惊天动地!现在可以说,这世界上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修行人,都是这种怪异的、完全背离修行的天命观。这里面的问题大了去了,正是唐三藏路上一波三折、行程时间表远超预算的终极根源。八戒的歪理,只不过因为符合了他,跟他引起了共鸣。
八戒一方面掺入正向的合法性的水分,来拉唐三藏入套,另一方面,他通过想象力、通过贬低孙悟空可能偷懒来降低唐三藏回绝斋僧的储备底
气,再一方面,他贬低桃子的可食性、以及使用桃子之后对健康的不良后果,来降低唐三藏对桃子的期待。如果把孙悟空看作一个内部供应商,猪八戒的三言两语,就推翻了这个内部供应商的信誉度、供应商产品的质量。
我相信,以猪八戒的智商,不足以构思出来如此精明的谎话来。应该是控制了唐三藏的那看不见的无形妖魔,也控制了猪八戒,才利用了猪八戒的歪脑筋,让他脑袋里出现如此狡诈又极具杀伤力的话来。这一番话,就像犀利的钢钻一样,钻破了唐三藏的防御意识。
只是,你知道,妖精无论怎么精,说话一定有漏洞。你看这白老总,刚刚才跟八戒说明是:特来此处无他故,因还誓愿要斋僧。这一转眼遇见了唐三藏,就在唐三藏习惯性的质疑之下,说出来一番跟前面矛盾的理由,她改口说:“这是奴奴煮的午饭,送与那些人吃的。……忽遇三位远
来,却思父母好善,故将此饭斋僧。”
它为甚要改口?因为三藏听出了她前面话里面的问题来,为了圆谎,就要再编一个谎言,但是这个谎言盖住了它“不守父母、不尊妇道”的漏
洞,却又跟再前面第一个跟猪八戒撒的谎矛盾起来。但是猪八戒的歪脑筋欲望被满足,也就被欲望盖住了心眼和智商,这三番话,猪八戒是全部都清清楚楚听到的,但是他全都认为很“合情合理”了。
这白骨精针对唐三藏的第一个谎言,是针对唐三藏的“软善”而去的,什么是软善?就是老好人儿呀。什么是老好人儿?就是糊里糊涂、喜欢沉溺于小善小惠,其实这样人几乎都是善恶不分
的、很容易欺骗、也很喜欢自我欺骗。既然白骨精一眼看穿了他的软善,就专门编造符合他软善的瞎话,父母向善、老公向善、一家子向善、父母喜欢斋僧、老公喜欢斋僧、偶也喜欢斋僧:“我父母在堂,看经好善,广斋方上远近僧人;只因无子,求神作福。”“却思父母好善,故将此饭斋僧。”“师父啊,我父母斋僧,还是小可;我丈夫更是个善人,一生好的是修桥补路,爱老怜贫。但听见说这饭送与师父吃了,他与我夫妻情上,比寻常更是不同。”
在中国发财,其实没什么生意经,只要有这样的没人性的生意精就足以发财、发大财。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也基本没用。君不见,中国眼下多少的产品都是这种标着香米饭的长蛆、标着炒面筋的青蛙、癞虾蟆?
对了,您肯定想对了,中国目前盛行的营销模
式,就是这种满足负面需求的“营销模式”—如果这种反智的做法也配叫做“营销模式”的
话。如果按照西游记的描写,现在中国做生意的成功模式,基本都属于是妖怪模式,做强做大
的,都是妖怪。
从人伦道德的层面,唐三藏抵御住了白骨精的营销手段,但是他在人情、面子、色念的层面上,其实已经对这出买卖跃跃欲试。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