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好打死蛇


播放音频
 
 

 

可怜这一带的乡亲们,从来都不知道真正的修行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们也没遇见过真正的修行人。那群老人问孙悟空:“长老,拿住妖精,你要多少谢礼?”从这问话中,可以看出来,他们不了解,修行人行善解救,不是为了索取钱财的。而这里的修行人,一向是索取钱财的。孙悟空的回答,则表明了修行人应有的姿态“何必说要甚么谢礼!俗语云:‘说金子幌眼,说银子傻白,说铜钱腥气!’我等乃积德的和尚,决不要钱。”你看看,在一般人眼里可爱到极点的金银财宝,在孙悟空这种有道行的人眼里,没价值。在红尘俗世,没有钱,简直是寸步难行,只有以原始状态的生活、以物换物,才能维持生存。而这种原始的维持,简直就是与这个世界割裂的。
而实际上,对于修道者们来说都明白,钱财就是一种愿望的兑现,兑现成愿望实现后的情感感受。而这种兑换,必须服从尘世中的规则束缚、只能以有限的方式兑现,而且兑现之后就会很快清零。对于修道者们,更明白,修行就是生长愿望的过程,以去伪存真的方式提纯自己的心念,以纯净强大的心念往更高更广阔的领域上升,连接触及那无穷无尽的意愿的汪洋大海,而其中的感受,远远超越情感的感受,其愉悦与幸福感,是用红尘俗世中的一切,都无法兑现的。
众老道:“既如此说,都是受戒的高僧。既不要钱,岂有空劳之理?我等各家俱以鱼田为活。若果降了妖孽,净了地方,我等每家送你两亩良田,共凑一千亩,坐落一处,你师徒们在上起盖寺院,打坐参禅,强似方上云游。”
“既不要钱,岂有空劳之理?”这是世间人类正直公平的道理。得到别人的帮助,必须给予别人回报。作为村民的他们,提出来送千亩良田的回报方式,在人世间是够诚挚的了,而他们不知道,作为修行人,所图的回报,不是由他们直接给予,也不是由佛祖直接给予。不管怎么说,修行人因此而走向更高境界。
行者笑道:“越不停当!但说要了田,就要养马当差,纳粮办草,黄昏不得睡,五鼓不得眠。好倒弄杀人也!”尘世间的财产、幸福,对于修行人来说,反是拖累。人在尘世间活着,说是为自己活着,实际上,都是为外物活着。你逃不脱外物的牵连羁绊。修行人一路上费劲费力的修行、惊心动魄降妖伏魔,是为了解脱来自尘世间的一个又一个羁绊,不是为了增加羁绊。
众老道:“诸般不要,却将何谢?”行者道:“我出家人,但只是一茶一饭,便是谢了。”孙悟空讲的,是修行人只要结缘。结下的善缘,是修道人将来的“财产”。
众老汉们虽然听不懂孙武空说话的真机,但是毫不妨碍,他们听到正法正见后的不由自主的喜悦:“这个容易。”正法易信,正法易行。
耳听那孙长老斩钉截铁的话,掷地有声,众老汉是笃定的信了。可是,按照常人间的规律法则,孙悟空这么看上去身形矮小,就算是一块铁疙瘩做的,这么小的铁疙瘩能降妖也是无法想象的。既然无法想象,老汉们也就问也问的云山雾罩“但不知你怎么拿他?”
这一问,反倒把孙悟空给问懵了,不知道他们想问啥。孙悟空脑筋卡壳,一片空白,只好敷衍道:“他但来,我就拿住他。”孙悟空话儿还没落地当儿,那一众老汉,便缓过神儿来了,众老道:“那怪大看哩!上拄天,下拄地;来时风,去时雾。你却怎生近得他?”是的嘛。你孙悟空那么瘦小,那妖怪那么庞大,别说你跟妖怪斗,那妖怪就算是个只会喷人的喷子,也把你喷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你却怎生近得他?
那是的嘛,人世间的人,自然要服从人世间的铁律,物质是固定的,大小是固定的,小的抵不住大的,胳膊拧不过大腿,P民斗不过党国,良心拧不过强权,凡是大的,便是好的,凡是巨大的,就是必须臣服膜拜的。人世间的经验,多数上莫非此类。咱们人类么,的确是这样的,知天命顺天时的同时,也因为业障迷心而无法分辨区分各种真真假假的现象与暗示。
可是老汉们的这种疑问,对于做惯了神仙的孙悟空来说,是太小儿科了。孙悟空自然轻松答题。可是正在孙悟空充满自信回答才说了半截话的时候,耳朵边上就开始呼呼呼的风响起来的声音,越来越大。随着风声疾起,孙悟空的后半截儿话语,就随风而去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丝丝都没有飘到那几个老汉的耳朵里去。眼看着呼呼作响的大风,和眼前那嘴巴一张一合的小怪和尚,老汉们给唬得战战兢兢,直埋怨老孙张口说胡话:“这和尚盐酱口!说妖精,妖精就来了!”
这时候,站在户外大街上的这伙人,在老李的张罗下,速速回了院子去躲避去了。可是,作为护法徒弟的猪八戒、沙和尚,也被老汉们惊慌失措的情绪给感染,怕得也要随着常人们去躲妖怪。跟世间人接触久了,又忘记自己是修行人,就会不由自主的,被人世间的罗网给牵扯,随着世间人的思维思考、用世间人的情绪喜怒哀乐,也就是,陷入世俗的网中。可是一旦陷入尘网,就是世俗人一个,修行人的法力便被尘封蔽锁,法力大减。一路上,老猪老沙老是这么的显得没本事,往往都是因为,他们自己把自己,当作常人,当作没本事的修行人。尤其是猪八戒,在被孙悟空扯住了不能走动的时候,简直,他已经把自己,置换成这驼罗庄一个普通村民,你看他说的话是什么话:“哥啊,他们都是经过帐的,风响便是妖来。他们都去躲,我们与那妖怪又不有亲、又不相识、又不是交契故人,看他做甚?”
孙悟空看得真切,识得明白,知道师弟们是入了世间的理,离了修行人的理,所以就喝道:“你们忒不循理!出家人怎么不分内外!”
修行人的正念动摇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你看那大风越吹越大,越吹越大,且说这股妖风,居然是威风:
倒树摧林狼虎忧,播江搅海鬼神愁。
掀翻华岳三峰石,提起乾坤四部洲。
村舍人家皆闭户,满庄儿女尽藏头。
黑云漠漠遮星汉,灯火无光遍地幽。
话说,我们知道,这风后面跟随的那只妖怪,是个连人话都还不会说的蛇妖而已,西游路上,妖怪众多,连话都不会说的低档妖怪,却稀屎山特色、仅此一家。这么一个低档到无品的渣渣妖怪,能掀动如此破坏力巨大的烈风,你说,奇也不怪也?这股风能“播江搅海鬼神愁”,这股风能“掀翻华岳三峰石”,甚至这股风能“提起乾坤四部洲”这是夸张,还是真的这么厉害?
这种怪事,就只能,发生在正念动摇了的修行人身边。因为他不能把自己当作修行人,而是当作了俗世红尘一粒土,那土么,自然是风吹便起、飘摇不知所终,他的内心,的确就如此散乱如沙,不堪一吹。如你从降低的俗人角度看,这怪风的效果也的确是“黑云漠漠遮星汉,灯火无光遍地幽。”实际上,漠漠星汉遥远广大,地上一小片怪风,相比之下连一微尘都不是,境界的视角不同,大小迥异。西游记中的每一首诗词,都是应景佳作,只看你,是否知味。
孙悟空主动出击前,那老猪给吓得气节全部沦丧,哀求孙悟空要死你一个人去死:“哥哥,不要供出我们来。”在私心邪念的重压下,老猪一时间没了自己,什么胡话都脱口而出了。实际上,每一个你、我,经常不也这样么,面对各种各样的压力、胁迫、诱惑……,不也经常是这样?
孙悟空二话不说,嗷的一声就冲上去拦住那妖怪。眼看猴哥这汹涌的气势,八戒按着已经给吓得发闷的胸口,喘了口气。往往,总是在我们六神无主、正念涂地的时候,总是有人充满了大无畏的精神,挺身而出,成为我们精神的支柱,心灵的救星。
孙悟空的勇猛,给了俩师弟胆气,这人吧,有了胆气,也就有了头脑,有了自我意识到清醒。恢复了主意识的八戒、沙僧,已经逃回李家院子的他们,不再躲避筛糠,便站在李家院子的天井里,抬头观看师哥与妖怪打斗。老猪、老沙,旁观中,慢慢静下心,这静观之下,慢慢的也就看出门道来。他们恢复镇定与修行人的定力,足足花费了至少五六个小时,为此,孙悟空也稀里糊涂的与那妖怪痴缠打斗了五六个小时。
而恢复了心智的猪八戒,脸上的肌肉开始听指挥,能绽放出笑容了,并且他也不畏惧那妖怪的硕大无朋了,也有胆子冲上去给猴哥助阵打妖怪了…
你看那猪八戒,与孙悟空追赶那条显出原形的蟒蛇,蟒蛇一声不吭的一头钻进自己的洞窟中去,由于身体太长,钻了半天,还有七八尺长的尾巴没能进家门。老猪眼看着可怕的蛇脑袋看不见了,只剩下尾巴了,胆气又大了一截,为了捉妖,一把就挝住蛇尾巴,抱在怀里死命往外扯。乘胜追击、余勇可贾,固然可嘉,但是呢,修行么,是一个灵动的事情,遇事最好是,抓起窍要,而不是一味的,为了表现自己的精进而表现。
孙悟空眼看着师弟,精明过头成了呆,就笑道:“呆子!放他进去,自有处置,不要这等倒扯蛇。”猪八戒一听是猴哥吩咐,马上就撒了手。可是撒手的老猪,实际上并没有搞懂,孙悟空为什么要他撒手,不要玩倒扯蛇的把戏。等到撒手后,原以为蛇会自动倒退出来的八戒,却看见那蛇噌的一声缩进洞里去了。
于是八戒懊丧的埋怨老孙:你看看,要是按照我的修行方法,这魔性已经捉住半截子了,按照你的方法,放蛇归洞,再找到到机会去这魔性,哪还有日子?你修的行不行?
老孙说,这种魔性,身体狼犺,我们法门规矩又紧,只要你严持心戒,那魔性决然没有杀回来的可能,它只能越来越容易捕捉。师弟,此魔性在修行人身上,会以那样那样的方式表现,你在它突然出现的出口处,果断捕捉,一耙子耧死。
孙悟空教导猪八戒的,对猪八戒来说,是很高级的修行手法,又不是高不可攀学不会的方法。猪八戒一听,豁然开朗,果然高明。但是,对于第一次实际运作的猪八戒来说,这种方法,真是陌生,老猪按照悟空的方法,跑到后山,果然见到窍要,就按照思维惯性,扎上弓步,等妖怪探出脑袋了,就当头一耙……
结果呢,妖怪强横,魔性凶猛,一旦窜出来发作,猪八戒一个跟头就被撞翻了,连执著是什么都没搞清,就倒栽葱了。修行人,跌倒了,就是这样子。由于面子的作用,怕被别人看见了不好意思,猪八戒爬起来在那里装作勤修精进的样子,在那里打草惊蛇。其实,他是应该抓蛇的,打草惊蛇是把蛇吓唬走。
收敛心神,肯定不是寻常手段能达成的,也不是寻常思路能实现的。但是,孙悟空,可是太擅长这个了……
各种魔性,凡是寄生于人体和思想中的,多是有形状的,你的错误观念、对它的相信,那不就是妖魔的洞窟、让它吞食的食品。猪八戒对妖怪的恐惧,就是对妖怪的相信,老猪相信的真理之一便是:个头庞大的,就是厉害的;真理之二便是:武艺高强的,就是厉害的。八戒尚不能理解,妖魔,可以去钻进去剖析它、瓦解它。
二人赶过涧去,见那怪盘做一团,竖起头来,张开巨口,要吞八戒,八戒慌得往后便退。这行者反迎上前,被他一口吞之。
面对汹涌发作的、自己能意识到的魔性,这说明,老猪还是有修行的下意识的。八戒没有像一个普通的常人那种,沉溺其中,被妖魔给玩得死去活来。老猪对这种明显的魔性,还是能分辨的。八戒能分辨魔性,但是却,面对巨大的、似乎是无能为力的魔性、妖魔,他慌张、绝望,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是孙悟空,面对这么强大的魔性,一头就扎进去了。就好像有的人说,你修行人不能起执著,要远离容易诱惑的东西。那么,只要是这种能引起执著的,具有诱惑性的,或者恐怖的东西,就要远离。是的,是这样的,对于初入门径者,那必然是这样起步的。对于资深人士,也一样要远离之的。
但是,一样要远离,并不是一味要远离,像这种引起你恐惧感的魔性,你怎么样能克服对某些东西的恐惧感,才是要命的,这种恐惧感是看不见的一层魔性。不要说,你没有这类恐惧感哟,实际上,猪八戒心中的这种对大的畏惧,可是几乎人人心中都有的哟,而且,当它发作的时候,咱们的表现,经常是比可笑的老猪还可笑的哟。
甚至,猪八戒尚且还知道,那是妖怪、魔鬼,而咱们每天面对自己恐惧的妖怪,甚至不认为是妖怪,并且把这种恐惧感,固化为潜意识中的、天经地义的规则。经常是,每天,自觉的过滤各种非法信息,每天,自觉的崇拜拳头大调门高后台硬的畜生们,自觉的与妖怪保持一致,自我洗脑,自我戕伐。或者是,任由妖怪支配自己、以为是自由快乐。
说起来这些话,好像是有个眉目,有点条理,可是说起来容易,怎么做呢?
别慌,有我们的孙悟空在的嘛。
哎,我们指望着孙悟空教导,如何荡平魔性、清神爽气呢,孙悟空,却顽性大发,与那妖怪,玩耍起来了撑船的小游戏。你看孙悟空怎么玩,而且玩得老少咸宜。
眼看巴掌大的小孙被那山大的老妖一口给吞吃了,老猪顿时给吓得四脚抽筋、心缩胸闷、喘不过气来,于是赶紧捶胸跌脚,大叫道:“哥耶!倾了你也!”没想到妖怪闻听老猪这一叫,马上条件反射式的躬起腰来说:“八戒莫愁,我叫他搭个桥儿你看!”老猪一愣,妖怪老相识么、怎么知道我爱玩儿呀?然后一寻思,感觉声音好耳熟啊。噢!原来是猴哥的声音。噢噢!猴哥没死,在妖精肚子里,把那蟒蛇用铁棒给撑了起来。
八戒这才不再抽筋儿,改作战战兢兢的,接茬儿道:“虽是像桥,只是没人敢走。”行者道:“我再叫他变做个船儿你看!”于是蟒蛇就装作船儿的样子。八戒道:“虽是像船,只是没有桅篷,不好使风。”行者道:“你让开路,等我叫他使个风你看。”于是蟒蛇就凭空背上窜出一条铁桅杆,并且鼓足了风一样的猛窜了二十多里。一路上追赶上来的猪八戒,对着瘫在地上的破船,一顿乱筑,把破船戳成烂船。打烂了破船的老猪,还留下一句千古传颂的名言:“哥啊,你不知,我老猪,一生好打死蛇。”
前面这个故事,实在是通俗易懂,尤其是小孩们,十有八九会欢呼雀跃。同时,这个故事又是在是太深奥,几百岁的老人,可能也不知这个故事,里面有什么,值得作者,花了这么多文字来描写。那么,这里面,究竟有什么样的意思呢?孙悟空残忍的耍弄一条无能的大蛇,还会有内涵么?
孙悟空钻进怪物的肚子里,对于修行人来说,不是沉溺执著之中,是钻入执著的最深层去剖析研究执著之要害。如有这种入污泥而不粘污泥的心性,那执著、妖魔,便是你修行升华的渡桥、通往天国的虹霓桥梁。但是老猪,对这种修行手段,感到太像霓虹一样看着有却又飘渺不实,十分的怀疑和畏惧,深怕自己一脚踏入虚空跌到桥下去。所以他说,不敢走。
如果尚不能借助它升华前进到更高层面,起码可以驾驭它,有助过关。于是孙悟空说,执著魔兽可以控制住,借助它的力量,把它当作渡船一样,越过一个物质层面,渡过修行的关口。孙悟空在肚里将铁棒撑着肚皮。那怪物肚皮贴地,翘起头来,就似一只赣保船。
眼见得孙悟空真的把这妖魔之性给控制得服服帖帖,那呆子依然是认为,你都跟魔性纠缠在一起了,哪里还会有修行的动力?没有风吹的船,怎么可能前行?知晓了八戒的重重疑虑后,然后孙悟空,把铁棒从脊背上一搠将出去,约有五七丈长,就似一根桅杆。那厮忍疼挣命,往前一撺,比使风更快。
等到那妖怪疯了一样窜了二十多里之后,不但没有魔性大发,反而一命呜呼之后。老猪这才如梦初醒:哎哟我去!竟然修行还可以这样!难怪猴哥修得这么神通广大,原来他还有这么离奇古怪的、不可思议的修行手段呀。对于恶魔妖怪,居然还可以这样子加以利用,垃圾也能发电哟,新能源,新能源!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