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自家名声

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和教训,三藏遇事,依然不知钻研。他说要休息,孙悟空说出家人不说在家话,孙悟空的话,他不去考虑回味,却反问孙悟空此话怎讲。又行不多时,前面就传来了滔滔浪响。刚刚耳朵边听到点隐隐约约的涛声,猪八戒就第一个反应过来说话,现在的猪八戒,可机灵了。八戒说:“罢了,来到尽头路了!”他认为既然前面有水声,必有河流之类的阻隔,既然有河流阻断,那这就是天涯海角,咱们的路该走的已经走完了。虽然老猪机灵了,可是他的思维模式依然如故。然后是刚才一直在沉默的沙僧开口,沙僧道:“是一股水挡住也。”他不认为这一定就是终点,但是听到水声判断出这是阻断,是难关。
该说的俩徒弟都说出来了,唐僧他仍旧跟刚才反问孙悟空一样,采用反问句式来踢皮球,把问题和答案,都抛给徒弟们:“却怎生得渡?”八戒提出来试探:“等我试之,看深浅何如。”三藏又发话了,依旧是外推式的话语:“悟能,你休乱谈。水之浅深,如何试得?”八戒根据丰富的水上经验,用石块探究出来水深浅,唐僧依然踢皮球:“你虽试得深浅,却不知有多少宽阔?”等到孙悟空钻研好宽度问题之后,我们的唐师傅他,哭了。
你不觉得吗?怎么今天这会儿的唐圣僧,脑筋跟生锈了一样呢!他脑袋里,似乎有漫天的柳絮在飘摇,混沌一片,听到别人说什么,只有下意识的惯性反应,他本人的嘴巴和脑筋,似乎都没有他本人在控制了一样。可能这就是他嚷嚷着想要找个人家住户休眠的原因吧,长途跋涉、骨软筋麻、脑袋供血严重不足。
如果是一个一般人经历这种跋涉、脑袋想一般的事情,那几乎就是这样了。可是他不是一般人,他是修行人,修行人脑袋里想什么可不是肉身能局限的。这一刻的唐三藏,虽说脑袋里还想着修行的事儿,可是已经不是一个修行人的立场了。首先就是很没有出息的口不能言、声音哽咽、小眼泪儿滴滴答答的往下淌。遇到这种难题,这时候他这个师父不拿主意,茫然的向徒弟们讨主意:“徒弟啊,似这等怎了?”
他被行者叫道石碑前,当他亲眼目睹了石碑上的可怕词句后,哭哭啼啼的,开始给自己铺垫台阶了,他说他当初不知道会有一路上的妖魔鬼怪、今天这种艰难阻隔:“徒弟呀,我当年别了长安,只说西天易走;那知道妖魔阻隔,山水迢遥!”言外之意,那不是挺明白的,要是当初知道是这样,当初我才不夸那种海口、干这种傻事呢……
这种难得一闻的怪话,是不是唐僧一时糊涂,脱口而出呢?我看不是,等得后面那金鱼精弄神通降温降雪冻了河冰,听说有人在冰面上往来,他骑马与一行人到河边观看,果然见有人行走。陈老向他解释这些是重利轻生的买卖人。三藏因此浩然长叹道“世间事惟名利最重。似他为利的,舍死忘生;我弟子奉旨全忠,也只是为名,与他能差几何!”
看见了吧,他此西行本是修行,是自我解脱、超度东土无量众生的大事业,舍生忘死的到得这艰难阔水面前,他开始说自己是奉旨来的、是为了忠于皇帝的、是为了自家名声的。
是不是唐三藏,开始后悔了……
不是呀,你看他为何要来这河边观察冰面与行人呢?那还不是因为他心焦气浮、急于赶路、急于早日取到佛经嘛。可是,他急于赶路取经却又是为何呢,哎呦,竟然不是为了圆满和众生。他在跟陈澄老汉在院子里看雪唠嗑的时候,陈老汉看见他垂泪,表示道:“老爷放心,莫见雪深忧虑。我舍下颇有几石粮食,供养得老爷们半生。”也就是说,您尽管放心,走不成也不会让你们饿死在这里,修行不会让你们走后退的路段。三藏的回答,则交了自家底细,“老施主不知贫僧之苦。我当年蒙圣恩赐了旨意,摆大驾亲送出关,唐王御手擎杯奉饯,问道:‘几时可回?’贫僧不知有山川之险,顺口回奏:‘只消三年,可取经回国。’自别后,今已七八个年头,还未见佛面,恐违了钦限;又怕的是妖魔凶狠,所以焦虑。今日有缘得寓潭府,昨夜愚徒们略施小惠报答,实指望求一船只渡河;不期天降大雪,道路迷漫,不知几时才得功成回故土也!”
他怕的是违背自己定的三年期限,担心的是皇帝生气,怕的是妖魔凶狠,做好事为的是求得渡船一只,取经成功求得是早日回他大唐国的家乡。路才走了一半,他的心,已经飞回家乡去了。他这番话里面,骨子里依然是为了一个他自己!他这么伟大的事业,内心深处,他只图自己的解脱。也就是说,他到现在,他的愿望跟他当初的誓言,差距之大,绝不下于这通天河的两岸。这时候的唐僧,端的是以进为退,表面上是要勇猛激进、内心却是在打退堂鼓。
“红蓼枝摇月,黄芦叶斗风。”他的内心就跟这枝摇叶晃动红蓼黄芦一样,张惶莫名。红蓼清热明目、健脾消食、化淤解散,黄芦明目、清热燥湿、泻火解毒。难道,唐僧的内心又生昏障、又起热毒了不成?
当他们到达陈家庄的时候,正是“半空皎月如悬镜”。明亮的圆月挂在半天空中位置、也就是“成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位置,日期上也就是十五到十六之间,时间上则差不多也就是夜晚10点到12点之间了。假设是十六的晚上十点钟,那么,他们在通天河石碑边上就听到了这村子里发出的鼓钹之声,这声音应该不会太远。当然古代夜里十分安静,响亮的金属乐器声音传播个十几二十来里路是不成问题。可是,你要知道他们当时听到鼓钹声音的时候,就在通天河河边呢,“千层汹浪滚,万迭峻波颠。”这河水,正发出来轰隆轰隆的水声。所以我判断,这个陈家庄,距离通天河石碑应该至多至多四五里路,“那里有甚正路,没高没低,漫过沙滩,”路不好走,算他们从石碑走到陈家庄这十里路花费一小时,那就是大概九点从石碑出发。可是这种季节光景,当时天应该晚六点半左右就太阳落下地平线天黑了。三藏师父和八戒嚷嚷着要休息的时候,估计大概是晚八点左右。天黑都这么长时间了,也难怪他俩嚷嚷着要休息。
这时候的三藏,从修行的履历表上来看,他已经筋脉相当通畅了,正所谓河车运转、浩浩汤汤,“洋洋光浸月,浩浩影浮天。灵派吞华岳,长流贯百川。千层汹浪滚,万迭峻波颠。”可是由于水流之湍急,渔人们晚上都不敢让渔舟在河边上栖息,“岸口无渔火”。可是这汹涌的奇宽无比的河流,它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呢?对现在阶段的三藏来说,不知起点也不知终点。我们只知道,“灵派吞华岳,长流贯百川”。只知道他的筋脉流转,可以贯穿他身体这个层面的每一个地段。
然而这本来表明他修行有成的好事情,现在,却成了三藏他巨大的阻隔。他不但阻碍自己,还阻碍徒弟。猛然间遇到这条河的时候,三藏还懵懵的。是猪八戒脑筋机灵,先想到要探究一下水深:“等我试之,看深浅何如。”可是八戒刚一张口,就被三藏不耐烦给打断了:“悟能,你休乱谈。水之浅深,如何试得?”三藏师父,刚刚还觉得八戒说话很贴心,这忽然间听到八戒说出来荒谬的昏话来,顿时就觉得八戒又在犯浑了。是呀,根据三藏的人生经验,哪里听说过水的深浅能试出来的怪事嘛。这猪头,简直是信口雌黄。唐三藏这种反问质疑句式,等于是要猪八戒闭嘴。三藏不是很有涵养吗?有涵养的人不会这样堵人嘴巴的啦。有涵养的人,会这样子对猪八戒说话:“悟能,如何试得水之深浅?为师未尝闻言水深可测。若是乱言,且是罪过。”
三藏要阻止猪八戒,想不到八戒胸有成竹,师父你不信的事情多着哩,八戒道:“寻一个鹅卵石,抛在当中。若是溅起水泡来,是浅;若是骨都都沉下有声,是深。”三藏闻言默然卡壳,太出乎他的预料了。行者闻言,觉得十分靠谱,值得一试,便说:“你去试试看。”其实这话,应该是三藏师父来说,他来说才显得有气度、有当师父的尊严。可是现在他想到的不是气度和尊严,他想到的是气人和面子。老猪看猴哥说话师父不说话,心里想,师父不信,哼我就当场做给你看,于是就在路旁摸了一块顽石,望水中抛去,只听得骨都都泛起鱼津,沉下水底。
到了这一步,三藏对八戒的质疑已经落空,于是三藏张口了。可他张口说出来的话,并非我们期待中的“悟能,果然试得水深。为师问你,这水之宽阔可能测得?”三藏说出来的话,意思一样,却满满的憋着一股气,不是询问,依然是质疑到底:“你虽试得深浅,却不知有多少宽阔?”这个质疑,终于难为倒了了老猪。可是三藏忘记了猴哥会多事,他一个筋斗就窜到天上去了。
猴哥带来了三藏期待中的意外,并且是当他真的听到这意外消息之后,却把自己给吓哭了。他期待中的意外,就是孙悟空看不出来宽阔,可是意外的意外是,孙悟空说出来自己视野半径的最短距离,竟然不是三五里远近,确实可怕的三五百里远近。猴子不撒谎,猴子不吹牛,猴子说的那些听起来荒谬吓人的话,往往比自己说的还靠谱。三藏阻断这个、阻断那个,终于最后阻断了自己。
话说这一关,本来菩萨的安排,不是这金鱼精闹腾。因为这金鱼精过来闹腾,是菩萨不知道的,菩萨是等到他三藏被捉到棺材里做活死人之后,菩萨才察觉到这地方出了变局。按照后来小说讲到的这老鳖又给三藏他们补充了最后一难,以凑够八十一难,你就可以推测,菩萨原来路过这里时候,安排的是老鳖精给他们制造点魔难的。
可是从小说中可以看出来,这金鱼精几乎就是在菩萨安排好之后前脚刚离开这里,就偷偷摸摸的过来了。而且,它来了菩萨还不知道。居然菩萨安排的修行之路出了岔子,居然能躲过菩萨的法眼,可想而知,这金鱼精,其实是佛祖给赶过来的,当然金鱼精自己是傻里吧唧的什么也不知道,以为就是自己逮着了空子溜出来了。
为何会佛祖如此安排?因为佛祖比菩萨了解三藏更深层的问题,菩萨安排的这一关难,触及不到三藏内心隐藏的不肯让人见的角落,那是三藏死守的、宁肯以命相搏的东西,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孙悟空飞到河面上跑了老远,回头一望,天上月光,水面月光光。可是依老孙的火眼金睛,也看不到河对岸。孙悟空自述眼睛视力的性能参数“白日里常看千里,凶吉晓得是。夜里也还看三五百里。”也就是说他的视野半径白天一千里,晚上三五百里。晚上的可见视野浮动范围将近70%,根据与白天的视野差距来比较,可能是晚上他的视野要因为昏暗程度有变化。白天可见光强烈,晚上可见光少,有月亮星光还好说,如果是阴沉的黑夜,一般人伸手不见五指,可能这种条件下,孙悟空能看三百里,月光明亮如现在这会儿孙悟空应该能看到五百里。我猜孙悟空的眼睛,对可见光、红外线敏感。
话说孙悟空这么卓绝的视力,却对脚丫子前面几步远的一块石碑都注意不到。虽然是夜里了,可是月光皎洁,一众人都对几步远之外的那块石碑看不清。沙和尚看到了那水边影影绰绰的,以为是一个人。孙悟空瞄一眼过去,没看清,并且还猜错了,行者道:“想是扳罾的渔人,等我问他去来。”结果不但搞错了,这石碑上的大字小字,孙悟空也是走到跟前才发现的。孙悟空白天里千里之外的蜻蜓展一展翅都瞧得见、夜里能看见三五百里的比红外望远镜还厉害的眼睛,这近在身边、皎洁月光下的石碑和大字,都看不清楚。而且这石碑,假设不是在月光下,是在山石的阴影里面,这石头碑可不会像动物昆虫一样可以发出红外线,按理论讲,孙悟空应该能察觉这不是一个人的嘛。
从这些细节中可以嗅出来一点味道,那就是,孙悟空的超能力,又被什么给选择性抑制了。猴哥的超能力被抑制,三藏的恐惧被放大,八戒耳朵的灵敏度,也大幅攀升,从滚滚浪涛的声音中,他老猪就能分辨出来飘渺而来的鼓钹声,从鼓钹声中,八戒就能奇准无比的猜中那里有做斋的人家。三藏的分辨率更精准,马上分辨出来是他僧家的乐器不是人家道家的乐器。反正是一猜到有本家饭吃,一伙儿人就很亢奋,急冲冲没高没低的冲着鼓钹声去了。
漫过沙滩,然后他们就望见一簇人家住处,望过去约摸有四五百家,皎洁的月光下整个村子历历在目。这四五百家人家如果能一眼看到并且估算清楚的话,他们所在地位置,应该在村子地平线上三四十米的高度,这是最低的高度了,还得假设这村子是近似方形的分布。整个从石碑到这村子,地面高度落差应该没有超过三四米的高度,纵然这村子在石碑的下游,因为他们是“漫过沙滩”就到了这村子。就算有超过十米的高度差,也不能是在村边有一个急坡供他们站在那里观察整个村子,不然那河流就不是河流,就成了瀑布了。所以这个视野和观察,主角应该不是别人,应该就是孙悟空。
这个村子“倚山通路,傍岸临溪。”说明从村东边的山里面,有溪水流出来,有路途通往山里面去。“忽闻一阵白蘋香,却是西风隔岸送。”这白蘋的香气,您肯定不会认为是通天河对岸飘过来的吧?那就应该是这条从山上流下来的溪水的西岸。现在他们一伙到了村边,这村子的西边应该是通天河,怎么这溪流也是南北向的呢?并且,既然他们闻到了西风从对岸吹过来的香气,那么他们必然在这溪流的东岸。那你猜这溪流是顺流而入通天河,还是逆流而入通天河呢?
如果是顺流而入,那么这条溪流应该就挡在取经队伍和村子之间,并且溪流半绕村子流入了通天河。那么,他们几个要进入村子,必然要经过一座桥。这条溪流不但有桥,还有渡口呢——“渡口老渔眠钓艇”。
话说之前师徒几个,从险峻的深山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来,没想到距离他们行走路线不远的地方,却有一条默默恭候他们行走的路……实在是,悲催啊。
哎呀,不管多么悲催,反正是已经悲催过了,还是研究眼前的问题比较好。话说两个小时之前,孙悟空为何要急翘翘的在这个月中十五的晚上匆忙赶路呀?其一老孙不知道前面有一条河挡住去路,只知道应该趁光亮勤勉修行。其二猴哥自己的精进中也渗透着燥进。其三,他们必须要加班加点的赶路,不然,不然后面即将登场的好戏,缺了他们哥儿几个就没办法儿开锣了。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