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碎了一地


播放音频

 

 

金光寺满门的和尚,叫天叫地,却未怨天怨地。冤屈也好,酷刑也好,亡身殒命也好,都没能改变他们对修行法门的信念,没有如禅宗败类般呵佛骂祖,对所有神灵都没有抱怨不公的想法。最终,他们精神信念的恒定跨越了酷刑、死亡、和岁月。信念的尺度、恒定不变、日益延长,跨越了这时空层面的动摇摧毁因素,这经受了烈焰焚烧的尺度,以自己的不变自我构建,尺度构成了和尚他们自己的新的一层身躯……
唐三藏出现在金光寺众僧面前的时候,起初他只是同情,等到他们师徒跟随寺僧们跑到寺庙中,目睹寺庙的破壁,出于物伤其类的同情,“止不住眼中出泪”,也不过是善良的软弱的泪水。只是后面一大群和尚围上来堵住方丈门磕头的时候,是通过和尚口里传达的梦境,才让三藏豁然明白,哦,原来是神仙们安排我担纲这一出来唱主角的,啊!原来修行的事情,竟然是我自己说了算。竟然是,我说了就能算。你瞧瞧,这神仙们通过和尚所传达的可是太清楚了:“说有个东土大唐来的圣僧,救得我等性命,庶此冤苦可伸。”
修了大半辈子了,这一刻才忽然明白这个至关重要的事情,回首往日,似乎一下就洞悉了昨日的种种,包括能走过来的优点,和那些不直觉的错误。那种内心中豁然天开的感觉,让三藏心里这个痛快,一下子就大喜过望,喜上眉梢,同时,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僧人们问道:“你这里是何地方?有何冤屈?来,兄弟为你们做主!”
修了大半辈子,这一刻,冷不丁别人一个话头,恰如其分的契入,打破了他一个屏障。对修行,他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自豪感。啊,我的修行我做主。
其实,是玄奘他一步一步刻苦的坚持和磨砺,日积月累日久年深的积累到了这一步。在火焰山关难之前,他已经做得很好了,已经给孙悟空猪八戒撑腰,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只不过那时候,他是浑然不觉。可是前一关走得扎实坦然,给这里被点破,提供了关键的基础。那就是:你值得。
然后就有了玄奘主动扫塔祈求启示,有了带着两个鱼精觐见国王时候的坦然笃定,几句话就让那国王心中升起喜悦,让那国王言听计从、并且欣喜不已。也就是说,唐僧的态度决定了局面,他的态度包括,自我认知态度,对徒弟们信任的态度,和对别人的担当态度。
态度怎么就这么重要呢……
当然了,说是态度,实际上里面包含的内容很多,不是我们日常的看法态度那种单薄。是玄奘他从开始到现在、从最表层到最深层,每一个关键时刻、每一个层面,都符合天地正道、修行的要求,并且在磨难的考验下、坚固非常、结构恒定稳定、内聚力强悍。
当他的意志清晰单纯的时候,他的这种看得见的坦然和看不见的坚固,这种内在的结构,就在他意志的驱使下运作,形成一个强悍的时空场。他的时空场笼罩下的人和物质,也都会在这种时空场的场强的拉力下,不由自主的跟着被带动、被改变。就是嘛,他的这个层层对应的结构和时空场,甚至可以触动上界的神仙们,驱动下界的人们自然不在话下。
你看这昏聩的国王,在三藏光辉的笼罩之下,脑袋也清醒了,态度也配合了,并且,甚至,也不怕面目可憎的两个鱼精妖怪了,还敢开口喝问那两个妖怪:“你是何方贼怪,那处妖精,几年侵吾国土,何年盗我宝贝,一盘共有多少贼徒,都唤做甚么名字,从实一一供来!”并且,那国王发自内心的对三藏师徒感到亲近,为了表达这种莫名的亲近,这个家伙,只知道吃喝,就拉住他们师徒吃啊喝啊、然后又是吃啊喝啊。
人类的身体,是一个精妙绝伦的高精尖仪器。由于他的多层结构,让他具备了能牵动许多时空层面的功能。还有就是人类的身体,通过思想和身体的接触,里面可以构造出来无穷无尽的跟外界同构的事物来,这些事物,我们认为是念头、是感触、是想法、是阅历、是经验、是记忆。
国王审讯那两个黑不溜秋的妖怪,面对这个软弱常人国王的时候,这两个妖怪表现得像个人类一样,不但跪下来说话,还净说大实话,又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提供更多细节,并且,很严重的是,这俩家伙,说完话儿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把自己的从犯关系表达清楚,直指自己的领导万圣龙王才是你们感兴趣的大贼呢。哎哟,这俩家伙,要是放在现在中国,那还不是叛党卖国贼了。啊,这要是放在朝鲜战场上,那等它们回去之后,肯定就是川流不息的批斗、殴打、关牛棚。啊,叛徒、内奸、卖国贼、美帝孙悟空的走狗,大唐国的洋奴。
这俩妖精,简直就是当代美军士兵的翻版,被捉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尽情的自我出卖。而且,那九头虫和万圣老龙王,在后面对待这俩被放回去的鱼精,居然也跟美军作风一样,一点都没有追究这俩鱼精的叛党卖国。
可是,您发现没有。一路西来,这些妖怪们虽然偷窃作恶、害命伤生。不论是大妖怪、小妖怪,除了根据你的欲望执著变化外,但是它们共同的一个特点,就是,跟小朋友们一样:不爱撒谎。偶尔有当面骗的,它们说的话,也是话里有话,跟你心中的欲念一致,很难说它们是在无中生有的生骗。
你瞧,妖怪们都知道,撒谎是弱智的表现。撒谎、表里不一、口是心非,如果不是外力强迫下的被动之举,的确,都属于是主动的自我伤害。被强迫那也是会伤害到自我。
欺骗、撒谎、表里不一、口是心非,这种背离各层面对应的举动,都是在摧毁自己的内在层面,自断筋脉。不管是割裂摧毁哪一层,都是真真正正的在练“七伤拳”——先伤己、再伤人,这种看似聪明厉害的骗人功夫,不得不说,乃是“葵花宝典”、“向日葵宝典”(估计金庸真正想给这种武功命名的是“红太阳宝典”)——先断了自己命根,才能获得功力大涨。
而且这些不良行为对应的层面,几乎都是紧邻我们这些个表层时空的层面。人类也好,什么生灵也好,一旦这些层面的筋脉毁掉,便不能感受上界的能量和运作了。如果没有完全摧毁,还留有一些残肢,虽然对上界层面还保留点沟通感知,可是只是零零星星了。
不属于撒谎欺骗,而在某些层面灌注进去很多错误的信念、想法、印象的话,起到的作用,仍然是毁掉那层面的筋脉、肢体、剪断与上界层面的诸多关联。
因为上述两种状况,都是在自己的身躯内,引进异构的、破坏性的事物,就跟这表层层面的吃垃圾、粪便、毒药是一回事。这些异构的东西,不但会毁坏人们其他层面的身体,它们还会有能力在人们的体内构筑更多的跟它同构的东西。咳咳,其实,其实,它们没有主动构筑的能量啦。是被它们盘踞的人们,给它们关注能量、用自己的血脉给它们提供构建的原材料。
妖怪们这方面明白着呢。人家轻易是不肯说谎话的,可以明抢、可以暗偷、可以有一说一、可以实话实说、可以顾左右而言他,就是轻易不会去耍七伤拳。
对比下这祭赛国的国王先生,他就属于满脑袋错误信念、层层的驴唇对马嘴。你看他,读的书籍是先秦圣贤的著作,住宿的宫殿是汉代的建制,可是奉行的却是明代的锦衣卫集权制度,然后失了国宝完全没能力搞侦探。其他国家估计早就知道这厮是个糊涂昏君、手下一帮菜鸟蠢材,也就是看在佛宝的面子上,做四海拱伏状。当佛宝失窃、找都没地方找的消息传来,周围国家估计个个都背后偷偷的乐,然后再也不给祭赛国面子来朝拜进贡了。
可是跟这国王一样不知道层层对应的是,那万圣龙王、九头怪虫、和万圣公主。
这祭赛国国王,之所以供奉和尚,乃是脑袋里的观念是,和尚们供养的宝贝,能为他带来世俗的荣耀和威武。之所以后来又打击和尚,观念是,和尚们做了贼,让他没面子没威风了。唐僧师徒捉来了妖怪,国王高兴,观念是,捉到了真凶,这外来和尚侦探能力不错,看来有望恢复过去的国际大国地位。可是后来,孙悟空和猪八戒,忽然当着他们的面飞了!这一下,君臣满朝,所有人都等着大眼、张着大嘴、望着天空、惊呆了。他们脑袋里的那些观念,碎了一地:“哇!原来真的有神仙哇!”看他们那副傻样儿,很显然,他们这国王、这君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那些和尚道士整天念念叨叨到底是为啥,不知道修行能出神通本事,以为修行就是研究哲学获取崇拜混口闲饭吃。
孙悟空猪八戒打破了他们的观念。在惯性思维下,他们马上又树立了新的观念:既然徒弟都这么厉害,眼前这管教徒弟的老师父,肯定也是个神仙。既然是神仙,那还不赶紧跪拜。于是国王大臣们,连张口的机会都不给,就给三藏和沙僧跪了。
然后唐僧的话又立刻打碎了他们这个顽固思维和刚刚形成的观念:“贫僧无些法力,一路上多亏这三个小徒。”这话可真的让国王他们一惊一乍的,这思维过山车,从地下到天上,又从天上落到地下。现在,居然这毫无法力的老师父,却管理了三个神仙一样的徒弟,看来不是靠武力、不是靠忽悠,靠的这可是真本事呀!可是这老师父,到底是什么本事呢?
这问题,他们还没来得及想清楚,马上,沙和尚就打断了他们的思路,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来了咱哥儿仨的辉煌的神仙生涯。沙和尚一张口,就让祭赛国君臣肃然起敬、大气不敢出。哇!以为会飞就是神仙了,原来竟然是天上下来的,不但他们哥们是真的,什么太上老君玉皇大帝天兵天将擒妖缚怪伏虎降龙踢天弄井搅海翻江,统统都是真的!
转折点就是这样的,三四分钟之内发生的事情,就轻易的改变了祭赛国臣民千儿八百年的谬误观念。
啧啧,看到现在唐僧和沙和尚的修为厉害了吧?修行人的脑袋清楚,做事情成功率百分之百,受众们观念碎裂,目瞪口呆,却没有恼羞成怒、惊恐万状、防卫性的排斥。反而是,愈加恭敬、满朝欣然、欢喜不已。
回头望去,唐僧的修为境界,是不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