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破猴头也想不到

其实这一关难,处处都有对比,不光是孙悟空和黑熊精。孙悟空和唐三藏,老金池和黑熊精,唐三藏和老金池,僧众和妖怪,僧众和唐僧,悟空与菩萨,等等。这些就不过多的分析对比了,您自己稍微对比对比就很容易的就看出来了。遇到同一件事情,各人的各自不同看法和做法就是对比。这些对比,都是跟修行有关的。
而且唐三藏和悟空,还有各自跟自己过往的对比。比如三藏对武的认识的变化、悟空对此慈悲的认识的变化,这个过程就是他们修行中认识变化、提高的过程。
那么这种对比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前面我说的那个理论,归零理论。只有当矛盾升起的时候,才会显现出对立和不同;只有当彼此认识并不一样的时候,才能显现出来差异和对立。这就是水落石出的道理,表现出来了,才能看到。看到了,就知道自己的认识和做法之外,还有另外的认识、另外的做法,并且在冲突中,才发现,还有更高级的认识和做法。这个过程,就是中和的过程,中和就是升华的过程呀。中和可不是和事佬、老好人,老好人一般都是和稀泥、是通过从表面上遮盖的手段来实现一个表面的和气。这种和就成了同而不和、也就是小人之和。君子之和为什么叫和而不同呢?个体之间永远有差异,人家是非对立的差异,不是对立的差异。
哦?可能有人会想到,这么说孔子的理论,居然也包含着修行的意思在里面了?当然。传统文明中,都有这种意思,包括其他国家历史上的传统文化,也同样包含有这种意思。因为大家都是顺应这个宇宙的构造原理的,宇宙的构造原理就是这样构造的,顺则生人、逆则成仙。
在行者和菩萨盘算如何对付黑熊精的时候,行者与菩萨一番言语问询,悟空就悟明白了一些道道。到了黑风山,悟空下狠手打死了苍狼老道,让菩萨大吃一惊。然后悟空就发现那苍狼的盘子底下却刻有字儿,一看原来这苍狼的道号叫做凌虚子。这悟空一见,心中恍然有所明白,就来了主意。就想出了和菩萨各自变化的主意。这个主意就是:“菩萨,你要依我时,可就变做这个道人,我把这丹吃了一粒,变上一粒,略大些儿。菩萨你就捧了这个盘儿,两粒仙丹,去与那妖上寿,把这丸大些的让与那妖。待那妖一口吞之,老孙便于中取事,他若不肯献出佛衣,老孙将他肚肠,就也织将一件出来。”
菩萨就施展法力,恍惚之间就变成了凌虚子。可是菩萨这一变化,却看呆了孙悟空。为什么呢?因为孙悟空第一次看见佛门大神的变化,竟然是这样的精妙,菩萨变出来的凌虚子,比真正的凌虚子还要凌虚子。菩萨这次施展变化,让悟空心中头一次升起了无限的向往。我们看看菩萨的变化为何让悟空惊讶不已的。你看那菩萨如何变化:尔时菩萨乃以广大慈悲,无边法力,亿万化身,以心会意;以意会身,恍惚之间,变作凌虚仙子。菩萨以心中的慈悲,往无数虚空粒子说法,菩萨的慈悲弥布于数不清的时空层面,在菩萨慈悲笼罩范围之内,无数层时空中同时有无数的粒子凝聚,凝聚出来菩萨在那一层中可以显现的真实形状来。并且,这亿万层时空中的亿万个化身,层层聚合,在菩萨本尊的召唤意愿下,瞬间又跟这一层本尊的变化,形成了一个凌虚仙子的形像出来。
这种殊胜又庄严又奇妙的变化,孙悟空别说没见过,这辈子都没听说过。因为之前孙悟空会的七十二变,就包括他的隐身法,说实话,那就是三界内一些层面时空中粒子的变化而已。所以用照妖镜一照就露馅儿了。而这一路上他遇到的很多妖怪,基本也是这种小儿科的变化手段。可是菩萨这变化出来的,悟空从哪一个层面上,都看到的是真实的形像,而且,他就算看到三界之外,依然是这一种形像。所以他感觉比真的还真。那个凌虚子本人,哪有这么高的保真度呀!因此悟空忍不住赞叹:“妙啊!妙啊!还是妖精菩萨,还是菩萨妖精?”
菩萨给悟空施展这么高妙的变化手段,断然不是为了吓唬孙悟空、也不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小虚荣心。展示悟空是为了给孙悟空说法。于是,菩萨看到悟空也看出高妙了,很高兴悟空有这样的悟性。就当时一语点化:“悟空:菩萨妖精,总是一念;若论本来,皆属无有。”
其实,菩萨,悟空每次见到的菩萨,因为悟空每次都在不同的时空层面上穿梭,他每次看到的菩萨,都是菩萨在那一层中的显现,根本就不是菩萨的本尊。菩萨的本尊,悟空就算成佛了,也无缘得见。但是,菩萨这种神,在悟空每次见到的,又都是她本人在对应层面的真实形像。这个说起来太奇妙了,没法儿理解。所以这次,就让悟空亲眼看见了。她有意让悟空看的。菩萨妖精,总是一念,以心会意;以意会身,恍惚之间,心念要成就什么形像,就变成什么形像。前提是,你的心念、你的法力、你的意志,要能穿越那么多层面的时空,要能罩得住那么多时空中的生灵与物质,这个心念,前提是广大慈悲。这个慈悲,是之前的悟空哥哥完全没概念的。而这次,菩萨以收服黑熊精,向悟空展现了慈悲的现实意义,以精妙变化,向悟空展现了慈悲的无边大力。要说究竟,佛门的一切法力神通,都源自于这个慈悲,这个无边的善念。这一次,悟空是真真实实的看到了佛门的威严、佛门慈悲的伟大力量。
若论本来,皆属无有。归根结底,你所施展变化的每一个境界,你都不能局限在其中,那些你能任意变化的时空境界,你必须从中超脱出来,在那些境界中,无论你的变化身看起来、感受起来多么的真实、现实,可是,你的本尊、你的初来、你的根源必须明白,你不能在其中。唯有超越之,才能如意的控制之,才能随意的进出之。
我说这些,顶多属于皮毛,孙悟空比我领悟到的海了去了。行者心下顿悟,转身却就变做一粒仙丹:“走盘无不定,圆明未有方。三三勾漏合,六六少翁商。瓦铄黄金焰,牟尼白昼光。外边铅与汞,未许易论量。”
行者悟空,现在是真正明白空门不空的奥义了。于是那一层佛体袈裟,自然就回来了。
孙悟空在金箍儿套在脑袋上之前,打打杀杀九死一生的,但是他的字典里却没有怕这个字儿,所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可是他的这个什么都不怕,是一大优点,可是这个优点,却又因为没有肚量和慈悲做支撑,严重阻碍了他的智商情商。你看他,不管遇到什么事情,第一选择都是用武力表达表达观点。
在前面鹰愁涧,三藏的马被龙子给一口吃掉,悟空跟那龙子打斗,人家又凭借是自家地头滋溜一声消失了,这把悟空急得他三尸神炸,七窍烟生。于是他就开始转移目标。念了一声“唵”字咒语,即唤出当坊土地、本处山神,一齐来跪下道:“山神、土地来见。”行者道:“伸过孤拐来,各打五棍见面,与老孙散散心!”你瞧瞧,他连出气,都想得是揍别人一顿。
后来落伽山山神、土地热心的送上鞍辔马鞭。因为那龙马不能用凡人的鞍辔马鞭驾驭,所以就要送他们真正的好东西。人家为了不给三藏破迷就变化了送给他们。可是人家走了,行者悟空却讪笑在那里磕头如捣蒜的三藏,你看他怎么说:“你那里知道?像他这个藏头露尾的,本该打他一顿;只为看菩萨面上,饶他打尽彀了……”
所以说,他看见和尚们忙着给他们烧火,不顺眼第一念想到的就是拿棍子打。后来他跑到黑风山,看见人家三个妖怪在石崖之下谈立鼎安炉的傍门外道,他冲上去就打,打死一只无辜的连酱油都没有打着的白花蛇怪。后来他跟那黑熊精交手,可惜人家打着打着就开小差一边玩去了,这让悟空恨得牙根儿直痒痒。所以他见到菩萨第一件事就是吵架,吵不过理,跟菩萨来到黑风山山坡,看见之前的那个道人,当着菩萨的面,他一点都不给菩萨面子,把人家给打死了。
看到悟空如此的崇尚暴力,让菩萨大吃一惊。没想到这猴头跟着三藏混了这也快半年了,根本上的问题一点长进都没有的样子。菩萨就指责他“你这个猴子,还是这等放泼!他又不曾偷你袈裟,又不与你相识,又无甚冤仇,你怎么就将他打死?”菩萨的意思很直白,就是说杀妖怪也不能随便杀呀。但是已经打死了,只好作罢。知道这猴头不懂心法、不知佛门根本要义。
所以讲完道理,后面就马上给他展现佛门神通的奥秘所在,悟空缺乏的就是谦虚,谦虚的里面就是慈悲。这菩萨一施展神通,马上就把个孙悟空给镇住了,比跟他说多少话、在五行山下压多少年都管用。师父么,那肯定是这样的了。
之前悟空的神通、变化,基本上都是道家术类的东西。术类的东西呢,就是他根据悟空本身的根基直接对应的咒语、机要。这种神通不讲究慈悲善念的。比如他召唤山神土地的手段,跟那些妖怪一模一样,都是通过咒语、符咒。而且后面红孩儿奴役山神土地,车迟国三个妖怪召唤龙王雷神他们,也同样是通过咒语、符咒之术类手段。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只要你掌握了,就可以运用。当然不到那个层次,用了是要用自己的命、自己的福分根基去折换的。
佛门就不能这样了,悟空现在在佛门修行,就得懂得佛门的神通变化,都是以慈悲为驱动力的,不是强行驱动的。
不光是给孙悟空讲道理、做示范。菩萨还通过和平收复黑熊精,并且善用黑熊精到自己落伽山做山神。让悟空啧啧称奇,哎,想破猴头也想不到,可以不通过武力解决矛盾,可以让敌人也化为友人,实在是,啧啧,悟空以前真不懂啊。悟空以前的世界中,道理是黑白两色的,不是黑的就是白的,黑的白的是不能互相转化的。这让他的修行,修了一下就到底了,也就封顶了。
你认真看这一段话,颇为值得品味。行者道:“恐耽搁了工夫。”意欲就打。菩萨急止住道:“休伤他命。我有用他处哩。”行者道:“这样怪物,不打死他,反留他在何处用哩?”菩萨道:“我那落伽山后,无人看管,我要带他去做个守山大神。”行者笑道:“诚然是个救苦慈尊,一灵不损。若是老孙有这样咒语,就念上他娘千遍!这回儿就有许多黑熊,都教他了帐!”
通过全程观摩菩萨收复这件事情,这下子,悟空可是真的明白了佛门的慈悲的意思了。悟空开始从根本上转变了,那么他自然的就获得了佛的衣钵,佛衣袈裟自然就到手了。
菩萨从来都是亲见悟空,从来都是对悟空面传口授,三藏都没这待遇。不为别的,只为悟空遇到过不去的关难,总是相信菩萨去求菩萨。
菩萨在三界内收拾了一个潮音洞呆着,她为何居于水域?那大海,神说是佛的一滴眼泪化成,那千古澎湃不息的潮音,即是你我世人生灵从不停止的悲苦沉沦之思绪。每日每时,菩萨静静的坐在那里,洞中回响着三界内众生呼啸嘈杂的心音,她,静静的凝听,择向善者度之。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