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有龟路,蛇有蛇道

播放音频
 

法性西来逢女国 心猿定计脱烟花
这一关对沙僧来说根本就不是关,他没有欲念。对猪八戒来说这一关也不是关,他根本就拒绝当作修行。玄奘还是一根筋的老办法,准备咬牙死忍硬挺过去,如果按照玄奘的老办法,他十有八九会死在这里、或困在这里永远出不去。

玄奘的办法,在过去生生世世中都很管用,一路畅通的保证了他走了九生半的修行。可是到这里,他这办法就走到尽头了。是孙悟空别出心裁,想到了超越自我的破题办法:以善念把手里的水端平,将计就计,借力而上:“你若使住法儿不允他,他便不肯倒换关文,不放我们走路。倘或意恶心毒,喝令多人,割了你肉,做甚么香袋啊。我等岂有善报,一定要使出降魔荡怪的神通。你知我们的手脚又重,器械又凶,但动动手儿,这一国的人,尽打杀了。他虽然阻当我等,却不是怪物妖精,还是一国人身;你又平素是个好善慈悲的人,在路上一灵不损;若打杀无限的平人,你心何忍!诚为不善了也。……哄得他君臣欢悦,更无阻挡之心,亦不起毒恶之念,却待送出城外,……一则不伤了他的性命,二来不损了你的元神。……岂非一举两全之美也!”
于万难中乘一隙而上,赞啊,悟空!
孙悟空这一番话,简直不像是孙悟空能说出来的了。是呀,以前的猴哥,哪有这般的好耐心和好爱心!遇到阻拦之后,才不会管你是人是鬼是妖是仙,一律打杀。可是,现在的猴哥,真的不再是吴下阿蒙了。啊,曾经自满到自爆的猴哥,现在可是心怀若谷,遇到矛盾能想到为矛盾中的各方寻找合适的出路。
听到孙悟空这一番话,您是不是想到了之前观音菩萨的多次的言传身教?是不是,还想到了,猴哥刚刚出道混江湖时候,太白金星对玉皇大帝的那番献策的话语?一转眼,那都是五百年前的事情了,五六百年中的孙猴子没有进步,今天在观音菩萨的教诲之下,短短的几年中,就洗心革面,焕然一新,判若两人。
那你说,太白金星,能有着与观音菩萨同等的宽容和善念,他能是下界的小神仙吗?并且,今天这孙悟空,已经能基于这样宽容善念来处理问题,处理以唐僧的智慧无法面对和解决的难题,那你说,唐僧玄奘的境界,是不是已经被孙悟空超越了呢?
这几年来,每每的,唐僧要么看不懂、要么不肯承认孙悟空比他这个师父高明、要么不肯面对自己旧有成就的禁锢,结果是,他自己修得出乎意料的坎坷,一转眼,徒弟都超过自己了。但是现在面对已经钻到底的牛角尖,在没有前进可能、也没有退路的境况中,在被困死的这一刻,山重水复已无路,孙悟空陡然给他呈现出另一番高妙的善的境界来,抬头望,柳暗花明一层天。
这西梁女国,需要男人,并不是错误或罪过,按照这一境的道理,也属正常。有男性出现了路过了她们千方百计挽留,实属自然。也就是她们的这国度,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阻拦。假如按照三藏原本的死抗方法,在这国境人的眼里,当然会认为三藏这人脑筋有问题,如果他宁死不屈,那么对不起,人家的负面情绪就被激发了,为什么?因为他的宁死不屈,在对方眼里、在三藏的内心深处,都是恶念,恶念激发恶念,妒意激发毒意,这也是一种两情相悦。看见没?如果玄奘想要进阶,真正的阻拦,在他的内心、出自他自己。所以,正因为悟空一番话,击破了玄奘的自我屏障,让他顿时醒悟。你看他,三藏闻言,如醉方醒,似梦初觉,乐以忘忧,称谢不尽,道:“深感贤徒高见。”
“造弓的造弓,造箭的造箭。”“将军不下马,各自奔前程。”正所谓:龟有龟路,蛇有蛇道。老猪也悟到了孙悟空方案中其中的一层道理。
西梁国这里的人伦道德观念,显然不同于中土大唐,有颇多和中土相同,也有迥异之处。你看那女王毫不遮掩的口水流淌、大大咧咧的叫唤大唐御弟,却让那三藏“耳红面赤,羞答答不敢抬头。”好一个“耳红面赤,羞答答不敢抬头”,在坚守过关中,竟然就又为后续的多次相关魔难埋下导火索。虽然从道理上明白了孙悟空的策略,但是实际操作中,他战兢兢立站不住,似醉如痴;他揩了眼泪,强整欢容;他一直是忐忑不安,并不是坦荡放怀。
你别看这女儿国温柔乡的小磨难,他们轻易过关,但是孙悟空、猪八戒、沙悟净,正式注册到通关文牒上,却全赖这女国国王。师徒四人到达的这一天,却说那女国国王,凌霄一梦,梦见金屏生彩艳,玉镜展光明,女主知道这是今日之喜兆,初以为是因为这玄奘哥哥的到来,解决了她的婚姻问题,和生子生孙、永传帝业的伟大梦想。她只是没想到,她真正的喜兆,在于主笔给玄奘的三个徒弟注册。
那女王细看一番,上有大唐皇帝宝印九颗,下有宝象国印,乌鸡国印,车迟国印。……女王道:“关文上如何没有高徒之名?”三藏道:“三个顽徒,不是我唐朝人物。”女王道:“既不是你唐朝人物,为何肯随你来?”……女王道:“我与你添注法名,好么?”三藏道:“但凭陛下尊意。”女王既令取笔砚来,浓磨香翰,饱润香毫,牒文之后,写上孙悟空、猪悟能、沙悟净三人名讳,却才取出御印,端端正正印了;又画个手字花押,传将下去。——注名通关文牒这等大事,如果不是菩萨或佛祖他们的意愿,谁有资格来决定、谁敢动手呀?
您发现没有,在女儿国、毒敌山的关难中,其实,猪八戒表现还是挺良好的。除了他见到美貌女国国王强娶玄奘,他相当酥软、相当凌乱。但是毕竟这呆子,并没有在大事上糊涂,还前所未有的清醒呢,你看他,女王拉住要落跑悔婚的玄奘、问责追究,那老猪勃然大怒,摇头摆尾直哼哼:“我们和尚家和你这粉骷髅做甚夫妻!放我师父走路!”哎呦呦,我们的老猪,竟然在一急之下,也能说出来粉骷髅这种看上去很深刻的话来,好了不起嘛。是的啦,他这话说得,起码让在那里被人揪住动弹不得、急得冒烟儿却不知如何是好的玄奘,感到很有水平,并且深刻的印在了脑袋里,等到那母蝎子精调戏他的时候,他就搬出来了老猪的这句格言警句,真个把那只蝎子给糊弄住了。
说人世间的美貌是骷髅,这种话儿,是某些修行人用来吓唬徒弟、收束肆意淫心的警醒话。从高的层面上看人世间,当然是觉得下界肮脏败坏的了,所以这种认识,端的不是人世间层面的说法,是高层面上的一种看法。所以这种看法拿到人世间,会让人觉得异常、有人会觉得难于接受、有人会觉得警醒、还有人会嗤之以鼻以为神经病。正因为这种说法有些极端、也非常片面,并且因为不是人世间层面的观点,所以才会引起各种极端的反应。
从高层面上看下界,会觉得肮脏,可是上界的高洁是离不开下界的存在的呀。并且,人世间再败坏,人类的身体之珍宝、是多少神仙都艳羡而不可得的,上界的神仙们可以左右人世间的一切,人世间的一切也会带动上界的无数生灵,这是一个整体的生态系统,谁能超然其外呢?真正有档次有修养的上界生灵,不会这么极端的鄙夷下界,而是看到下界的灰暗和低能,会心生怜悯,就像菩萨那样。并且他们看到人世间人类卖弄风骚自我、摆显肉欲色情、标榜自己如何,不会羡慕、不会嫌恶,或者是觉得可笑、可怜、可悲,或者像孙悟空沙和尚那样,压根儿就无视、不关心你是在干啥。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