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君不消嚷,庙宇已姓孙了

孙悟空和二郎神的七十二般变化,斗得酣畅淋漓,但是两个人一样,有时候变得有点不伦不类。二郎神变鱼鹰,结果是“似青鹞,毛片不青;似鹭鸶,顶上无缨;似老鹳,腿又不红。”那大圣变鱼儿,结果是“似鲤鱼,尾巴不红;似鳜鱼,花鳞不见;似黑鱼,头上无星;似鲂鱼,腮上无针。”为什么小说会刻意写上这么一个情节,我觉得不光是有趣,重要的是,暗示了这两人都是没有达到佛和菩萨境界的。因为,据传说,达到了佛、菩萨境界的神,即可知道下界一切生灵的、甚至是细菌的一丝一念,同时可以知道下界所有生灵的所有思想念头。那么,我认为,这就是说真正能透彻了解下界生灵的本性和物性。只有到了这个境界,才会具备度人、超度生灵的法力,一般的神,达不到这个境界,是不可能有度人的法力的。并且,达不到这个境界,就无法深刻掌握生灵的生命特征,那么,也就不可能变化得十全十美。
孙悟空整天在天庭游荡,没有跟随其他的大神们学习掌握下界生灵的本性、物性,却整天打听些小道消息、八卦新闻。你看他,一看见二郎神自报家门,马上就脱口而出,祭出了他有史以来的第一招独家“八卦”掌:“我记得玉帝妹子思凡下界,配合杨君,生一男子,曾使斧劈桃山的,是你么?……”你说你孙悟空,八卦也就罢了,还充大头,说自己“我记得……你这郎君小辈……”如何如何,似乎跟真的一样。其实杨戬得道的时候,估计孙悟空还在石头里面呆着没出世呢。那么孙悟空为什么要扯一番牛皮?前面他见着惠岸行者,人家小哥儿客客气气的跟他打架,孙悟空没理由吹牛皮。这次二郎神来了,并且二郎神毫不客气的挖苦他的“弼马温”官职,这一下可让孙悟空抓着把柄了,也有了吹牛的理由,于是就赶紧抓住机会、吹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牛。管他是不是站得住脚呢,反正是过过瘾再说。
后来孙悟空施展隐身法,跑到了灌江二郎神的庙里去。这个孙悟空不往别处跑,为啥要跑到对手二郎神的庙里去呢?我觉得可能是这样吧,打来打去,二郎神这么厉害,并且对方也没有对自己下杀手,可能孙悟空开始有点羡慕二郎神了,看人家正牌的神仙多么正义、多么威风啊。跑路不及,不如顺便去他庙里面观摩观摩、学习学习。于是就变作二郎神,进了二郎庙。
坐下之后呢,孙悟空还认真起来了,点查香火:见李虎拜还的三牲,张龙许下的保福,赵甲求子的文书,钱丙告病的良愿。看着看着,就入神儿了。估计这孙悟空发现,原来二郎神做官很辛苦的嘛,原来这二郎神,每天都在关心、保护着他辖区内的老百姓的嘛,原来这二郎神,不是每天东游西荡、耍威风的嘛,原来这做神仙其实也是个辛苦的差事嘛。看着看着,学着学着,一丝丝敬畏的、崇拜的心态,就冉冉袅袅的升起了……
孙悟空没想到会在对手二郎神这儿学到如何做神仙。突然真真君出现了,大圣见了,情急之下高声叫道:“郎君不消嚷,庙宇已姓孙了。”你猜他为什么这么喊?我猜是他正在纠结遗憾中,他纠结自己咋就不会这么正经八百的做神仙呢,遗憾自己咋就不能也想二郎神一样呢。真是着急上火啊,这当儿才明白,明白的太晚了也。真二郎神一过来,他巴不得人家这庙就归他了,于是就想以强行霸占的武力姿态跟二郎神谈谈收购价格:“郎君不消嚷,庙宇已姓孙了。”
二郎神,其实可以算作是启悟堕落悟空的第一人。为什么玉皇大帝他们费了那么大劲,就是不能启悟孙悟空?因为孙悟空是太乙散仙。为什么二郎神能?因为二郎神也是一个太乙散仙!
诸位应该还记得,小说中说出了,孙悟空是太乙散仙。散仙,类似道,但不是道的体系的,所以东海龙王、十殿阎王、玉皇大帝、太上老君他们统统搞不明白这猴子怎么回事。那么二郎神不也是散仙,为啥就没说玉皇大帝没搞懂他呀?其实,玉皇大帝搞懂了二郎神了吗?没有!
那你说,我的意思就是说二郎神和孙悟空是一路的?不是。他们也不是一条路上的散仙,谁看谁都新鲜有趣,他们各是各的。只不过跟其他神仙比起来,他俩的共同点更多一点点。
话表大力鬼王既调了真君与六兄弟提兵擒魔去后,却上界回奏。玉帝与观音菩萨、王母并众仙卿,正在灵霄殿讲话,道:“既是二郎已去赴战,这一日还不见回报。”你瞧,天庭仍然在跟花果山时间场同步。孙悟空不拿下,天庭对他时间场的隔断是不罢休的。
然后玉皇大帝就伙同观音菩萨、道祖太上老君、王母娘娘、以及其他仙人们离开凌霄宝殿,跑到南天门,一起集体围观孙悟空。然后他们发现,天兵天将们居然拿二郎神和孙悟空开盘押宝,玩起了博彩游戏。你就可以想像,天庭的武将们,并没有把孙悟空放在多么重要的位置上。为什么会拿这个事情赌博取乐?因为大家都知道,落入天罗地网的孙悟空,结局已定。
眼见得真君与悟空难分难解,一时分不出高下来,观音菩萨决定帮帮忙,说要拿自己的净瓶杨柳去砸孙悟空。太上老君一听,就摇头说不好不好,说你的瓷瓶碎了怎么办?于是就祭起自己的得意宝贝金刚琢来。关于这个金刚琢,老子说了一番高论,有点高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这件兵器,乃锟钢抟炼的,被我将还丹点成,养就一身灵气,善能变化,水火不侵,又能套诸物;一名‘金钢琢’,又名‘金钢套’。当年过函关,化胡为佛,甚是亏他。早晚最可防身。等我丢下去打他一下。”
按照老子的说法,这个钢圈,本来就是一个钢圈,后来在老子修炼到某个逆转五行的时候,给一起转化成高层的生灵了。所以老子就有了这么一个法器。你看老子给他取的名字就知道,金刚,就是跟修道人的金刚不坏之体是一个档次的高级物质。但是老子后面说的一句话,让我一直没有想通,“当年过函关,化胡为佛,甚是亏他。早晚最可防身。”就是其中的“化胡为佛”历史上一直有各种各样怪异的说法,但总是感觉太不靠谱。
如果把这个“化胡为佛”作为未知数放入句子,从句式上判断“当年过函关,,甚是亏他。早晚最可防身。”应该说中间的未知内容是跟自卫、防身、或者武力进攻等等相关的。但是这个未知内容被填写的是“化胡为佛”。那么“化胡为佛”应该是自卫或攻击等等一类的意思。
“化胡为佛”如何才能跟攻防挂钩呢?或许是用金刚琢震撼和触动、继而感化了蛮武的胡人?那也应该是“化胡为道”,不应该是“化胡为佛”。所以“化胡为”中的未知数应该是“道”字才比较贴切。
只是,老子在西去的路上,有两点是不可变更的:一,他已然得道,断不会遇到他搞不定的蛮夫;二,他西去是归位去了,断不会在路途上停下来感化什么人修行并且看护他直到修成。老子一生并未收徒,也不可能在回去归位的半路上收一个徒弟的。
我觉得最有可能符合这个句子的答案,可能是在回归的过程中,需要相当程度上借助这个法器,防止妖邪侵扰,或者能主动消灭前来侵扰的妖邪,等等。
所以总体上,我怀疑,“化胡为佛”,可能并非作者最初稿件上有的,或是他人添加的,或是流传中的错讹罢。
这个金刚琢,老君往下一扔,他自己就滴溜溜的去花果山找孙悟空去了,然后他就选中了孙悟空的脑门,并且相中了孙悟空的天灵盖。这一下孙悟空被打得跌到在地。
老君刚刚说过,这个金刚琢“养就一身灵气”,那么得说,这个金刚琢如此聪明灵秀,断然不会乱打乱撞,你想想吧,从南天门到花果山,该有多远的距离?就按照大气层的厚度,一千公里,一千公里之外击中一个长度不足两米的猴子,并且是高速运动情况下的猴子,估计这本事放在现在也只有巡航导弹了。
那么它为何会选择了孙悟空的脑壳上的天灵盖作为目标呢?我认为,这个原因跟孙悟空最早的师父菩提老祖说过的话,是有关系的。当时,祖师提醒孙悟空学习避免三灾利害之法,其中一个灾害就是“这风不是东南西北风,不是和薰金朔风,亦不是花柳松竹风,唤做‘赑风’。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小孩长大卤门合闭,这附近的头顶之骨就是天灵盖。这是其一。看来击中孙悟空的天灵盖,并非加害于他,如果孙悟空有以前的悟性,应该当即就醒悟了,这是在敲击他,他的三灾厉害根本就没有躲过!
再说得恐怖点,孙悟空的赑风之灾,早就开始了!他离开灵台方寸山没几天,就开始被这看不见的灾害入侵啦。
却说美猴王荣归故里,自剿了混世魔王,夺了一口大刀,逐日操演武艺,……。忽然静坐处,思想道:“我等在此,恐作耍成真,或惊动人王,或有禽王、兽王认此犯头,说我们操兵造反,兴师来相杀,汝等都是竹竿木刀,如何对敌?须得锋利剑戟方可。如今奈何?”咱可早就说过,孙悟空坐在哪儿,脑袋里不知道就怎么来的这奇怪的争斗之念。哪来的,不清楚,怎么进来的?卤门,天灵盖。是那些妖邪之念不知不觉的入侵了孙悟空的大脑。这些妖邪之念为什么能进来?是上天注定要杀他的。
哎呀,是不是你感到了愤怒和上天的不公?孙悟空好好的一个修道人,你上天为何要杀他?!祖师开口就先说明了“此乃非常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丹成之后,鬼神难容。”
那不是菩提祖师说了,七十二变可以预防三灾利害吗?为什么孙悟空学会了也躲不过,是不是祖师骗了孙悟空?不是,祖师早早就说得明明白白,:“此亦无难,只是你比他人不同,故传不得。”也就是说,孙悟空是类人生物,跟人有99.9%的相似度。但是没有人体,没用。故孙悟空不服气的问祖师:“我也头圆顶天,足方履地,一般有九窍四肢,五脏六腑,何以比人不同?”祖师说:“你虽然像人,却比人少腮。”是孙悟空自己拿自己的素袋凑数,祖师不得不传了他七十二变。
并且,悟空还忘记了一个跟人很大的差别,那就是他的尾巴。人是没有尾巴的。尽管孙悟空学习掌握了七十二变,但是由于这个七十二变是针对人体的,人体又是没有尾巴的。故孙悟空每次变化总是搞不定自己的尾巴,每次变变变、尾巴也总觉得自己很委屈。
于是,还有一个又一个看不见的谜团,随着悟空的伏法,都快接近答案了。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