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等有灾


播放音频

 

唐长老策马奔城,该城市繁华热闹,衣冠隆盛,也就是贩夫走卒、人人衣着鲜亮、穿金戴银的,豪华得很。然后,就像很多小说情节的转折一样,在华丽丽的背景中,突然钻出来十来个强烈反差的角色来,原来是一群衣衫褴褛不说、还披枷带锁,披枷带锁也就罢了、甚至是在叫花子一样挨门串户的乞讨的和尚呢。
自然,故事情节的焦点,一下子就拉向了这群不堪之徒。唐三藏满脸不忍的叹息道:“啧啧啧,瞧瞧瞧,好惨好惨,咱们同行耶!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悟空,去打听打听。”
悟空凑上前去,刚一开口,那群和尚突然扑通扑通的跪了一地。然后闹得孙悟空心里也扑通一下:糟了,莫不是我嘴脸太难看,又把他们给吓趴下了?想到这里,孙悟空不由得脑门一拍、眼睛一闭……可是接下来,老孙没有听到预想中的“爷爷呀!奶奶呀!见鬼啦!”之类的惊恐呼喝,反而听到的是:“爷爷呀!我等是金光寺负屈的和尚。”等孙悟空再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双双热切的眼睛……
定理是:初次看到孙悟空三兄弟嘴脸,而表示不害怕的,要么是神仙,要么是妖怪。然而这些和尚,都是钢钢的凡人,为什么见到孙悟空,也不害怕了呢?凡人的好恶,都是情绪、感情,感情么,在不同的环境和条件下,决然是变来变去不守恒的。
假定,是在这金光寺和尚吃香喝辣受崇拜的年代,孙悟空出现在他们面前,百分之百的,这帮家伙会瘫倒一地、或一哄而散。凡人思想里的美丑观念,自然就是这样的了。别看他们修行,没有能区分真假善恶的时候,也还是凡人一个呢。
但是,但是,就从这群和尚没有害怕孙悟空的表现上,你就能看出来,这群和尚的境界和不足。境界,就从他们面对獠牙狰狞的孙悟空,没有感到害怕。他们对于美丑的认识,随着深陷冤屈拷打、苦历挣扎求生,强烈的长期的痛苦,早就磨去了他们心中的那些常人世俗之念。在寺庙里养尊处优的修行多年,没有入门;反而在这种强迫的痛楚、屈辱、绝望中,就像剥皮抽筋一样,三两年就拔去了那深入心灵和身躯的假筋假皮。修行中的惨烈,莫不如此,有多少人能受得了啊。说真的,这群和尚能苦撑到现在,也足见他们内心意志的刚强。
他们非但不惧怕孙悟空,甚至还能透过孙悟空狰狞的面孔,看到他其实是个大好人,隐隐约约的能看到孙悟空的菩萨相来:“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我们看你们都有些面善。”
他们的不足呢,也就体现在这个:跪倒、口称爷爷、和“不敢在此奉告”。出家人的尊严气概没有了,长期的迫害中变得很胆怯。一方面无惧、一方面胆怯,纠结得很。身上的枷锁、跟心里的枷锁,是一回事呢,您不觉着吗?
唐僧带着徒弟们,跟随披枷戴锁的和尚们来到他们的金光寺。这师徒们刚一进山门,又是跟繁华都市形成强烈对比的破蔽萧条景象:“古殿香灯冷,虚廊叶扫风。凌云千尺塔,养性几株松。满地落花无客过,檐前蛛网任攀笼。空架鼓,枉悬钟,绘壁尘多彩象朦。讲座幽然僧不见,禅堂静矣鸟常逢。凄凉堪叹息,寂寞苦无穷。佛前虽有香炉设,灰冷花残事事空。”
然后,不由自主的,那三藏就触景生情、泪水滴滴答答的就落了起来。修佛场所,如此荒芜冷清,就他的心肠来说,值得心酸。可是,可是佛祖菩萨他们都不当回事,三藏你悲个甚哩?后面听那些僧人诉说原委,三藏这才醒悟过来,寺庙破败、僧人遭遇生死大难,虽然有朝廷上皇帝的糊涂昏聩,也主要是因为这些和尚们,合当受此大劫。
看见没,唐三藏,比起以前来,还是大有进步了哇。他,看问题,虽然还容易被表面现象给迷惑,但了解清楚事情之后,不再只沉溺于俗世间的苦乐是非的道理中了。假如,玄奘他不曾西游,他在大唐长安国,不就是跟三年前在这个祭赛国金光寺的和尚们一模一样的尊崇待遇、声明显赫,而且,跟他们一模一样的,不入修行的门庭,还是完全的大俗僧一个。如果他在大唐国遇到这同样的血雨和诬陷拷打,百分之百,他会跟这群僧人一样,没有神通法力,不知内审,只知道死扛,依靠吃苦煎熬,却无能升华上去。
但是,毕竟,玄奘他已经经历种种历练,境界一步步的升华上来,再不是当初的那个公子哥儿名人和尚了。遇到灾难,乃是注定的劫难安排,这个无比宝贵的认识结论,是孙悟空教给他的。他走过来之后,看到眼前的这群和尚,回想当初的自己的经历的开始和结果,已经真切的体会到老孙说的这个道理啦。
现在,当他郑重的把自己的两点总结告诉和尚们的时候。和尚们听到第一句“一则是朝廷失政”的时候,估计心情是欢欣鼓舞、终于遇到知音。因为前面和尚们一直在诉苦、诉说朝廷的昏盲、和自己的冤枉。和尚们听到第二句“二来是汝等有灾。”当玄奘说完这句话,恐怕所有在场的和尚们,都浑身一震,豁然开朗。遭了三年大罪、活到今天,就是为了能有资格档次,听到这句话。
金光寺佛弟子和尚受冤屈、死亡大半,寺庙荒芜,佛祖菩萨不闻不问。有下界妖怪小偷来偷灵芝草,上界的神仙法王金刚力士等等一概不闻不问、装作不知道。王母娘娘的灵芝草被偷了,三年了王母娘娘、玉帝、天庭不闻不问。如来的舍利子被妖怪盗走了,护法、菩萨、佛祖也不闻不问。知道孙悟空他们一伙儿走到跟前儿了,这才派神仙托梦给他们,告诉他们快出头了。
这寺庙中的三辈和尚和满朝廷的大臣公卿,遇到血雨失宝,不知是妖怪出现了,却认为“不知天公甚事见责”。遇到异象灾祸吧,的确不是凡世间的直接原因,可是,可是哪本古书上也没下定论,一定是上天见责的,《春秋》里有这样说吗?而且,假定他们没水平知晓妖怪,上天让这种妖怪肆虐得逞,问题的根源的确在你们和尚自身、朝廷自身。这时候,你瞧瞧,你们都扪心自问、真心的反思检讨自己了么?没有耶。为了应对灾异,那你看他们在干啥——“延请道士打醮,和尚看经,答天谢地。”结果呢,老君他们没人搭理道士,佛祖他们没人搭理和尚。
也不是一直没搭理,最后还不是托梦给他们了嘛。其实,这场灾异,正是菩萨佛祖他们安排的,对于他们这群和尚来说,碌碌无为的在庙里修再多年也没用,没有经历实际的考验历练,空谈佛理,只会越修越傻。利用妖怪的偷窃、给他们制造苦砺超脱的机会。那死去的两代和尚呢?人家自有佛祖安排,佛弟子向来看轻生死,死有甚怕?死了就一了百了,再次投胎,重新干干净净的再来过。其实,这三年,这群和尚,他们经历的所有屈辱和苦楚,都是注定的,有目的的,换句话说,菩萨他们一直在看管着呢。
因为,毕竟,这群和尚,还是真心的在修行,起码,是真心的想修行。你看他们,受了这么大的苦楚,对他们来说,也看不到神仙们来讲公平的那一天。可是,他们,你看,他们从来没有埋怨过佛祖菩萨老天爷,他们却是“日逐家只是叫天叫地。”在座的各位,假如这事儿您摊上了,千般拷打,万样追求,面对全国人的鄙视唾弃和仇恨,每日在最繁华的都市,过着地狱般的日子,没有希望,每晚闭上眼睛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再次睁开的机会。对于您修的佛或道,您会有这群和尚的这种坚毅和坚信不怨么?
然后呢,唐僧就开始扫塔了。从本回的题目就可以知道,在这里扫塔意味敬佛、意味修心。虽然,曾经,很长时间,玄奘师父老哥基本不懂什么才是修心。这些年来,他慢慢的懂了。这看上去虚无缥缈的修心小事儿,几年下来,竟然让他的境界突飞猛进、并且脱胎换骨。
你反观这里金光寺的僧人、和这里的皇帝、官员,就不同了。这些僧人,只知道遇到问题要反省内修的原理,内修的具体操作,则一塌糊涂、一坨浆糊。祭赛国这里皇帝老儿与公卿们呢,遇见天降血雨、法宝失窃,一来不下罪己诏,二来缺乏法治精神、刑讯逼供。你瞧瞧,就这种水平的政治组织,与贤明之道背道而驰,竟然还会“黄金台座列贤明。”面对这种档次的国家,周围的国家和部落还拜服不已“蛮夷拱服君恩远,海岳朝元圣会盈。”这帮家伙,简直是,要多二,有多二。
其实,这里祭赛国成为上邦,完全不是因为他们的政治水平和道德修养啦。而且,周围国家部族的臣服,也跟祭赛国君臣的档次鸟关系没有。祭赛国所依仗来神气的、和其他国家崇拜的,都是一个神奇的会放金光的宝贝:佛舍利。祭赛国被拜为上邦,乃是借助佛宝的力量、佛宝给的面子。俗人信神,多是祭赛国这样,为了表面的光泽,图个神奇有面子。而且,这里金光寺和寺里的和尚们,地位优越,吃香喝辣,也不是因为他们有道行,跟国王他们一样,都是沾佛宝的光。
但是,沾了这么久佛宝的光芒,被舍利的金光照耀了千百年的这个国家,竟然变一点点的高大上的迹象都没有,就像惰性气体一样,稳定不发挥,死气沉沉的白过了千百年。直到,直到佛宝被盗消失了,随着佛宝的消失,没了信仰和被人信仰,这里君臣也精神崩溃,发疯、滥刑、贪污、受贿,一下子就失控了。
玄奘扫塔前,非常虔诚:沐浴、更衣、虔心诚意先,并且要用新的扫帚。以前玄奘扫塔,可没这么庄重严肃过。现在是,他面对这里的难题,面对的是要挽救一个寺庙全部和尚、甚至是一个国家的命运,能不严肃虔诚吗?……
面对受冤屈的和尚们,三藏表示要出面做带头大哥。毕竟神灵已经明确点名要他出头的嘛。既然要出头申冤呢,就得上宝塔查明宝塔失光的原因;并且还有他自己见塔扫塔的志愿清单。所以上塔就是必须的了……
三藏扫塔前,先跑大殿去拜佛去。玄奘就表示,说弟子我竭诚扫塔,往我佛显示佛威的灵验,快点点化自己到底什么原因导致的佛塔被血雨所污。好解脱这里和尚凡夫们的冤屈。三藏只是不知道,就算他不祈愿,已经不早不晚的,让元凶妖怪们送上门来等着被捉了。这是安排好的,由不得你不面对。
从三藏真心扫塔和祈愿上,就知道三藏是动的虔诚之真念。相比孙悟空,从三藏的料事不足、考虑不周上,就知道三藏是初到这一层次,陌生得很,除了虔心尚不知灵活应对,还需要磨炼出灵气来。灵气、灵动,就属于是那种看不见的思维之筋脉。
说真的,估计等到了荆棘岭,他就会自己意识到,自己以前得以扬名立万、夸耀于大唐国的饱读诗书,几乎可以算作白读了。读了那么久,除了记了很多很多,理解了一些皮毛,赚取些名声之外,境界上,他没有因此提高多少,连殿堂的门槛儿都没沾。
此时刻,满天星月光辉,谯楼上更鼓齐发。天地清明,时光轮转,暮色里,“四壁寒风起,万家灯火明。六街关户牖,三市闭门庭。钓艇归深树,耕犁罢短绳。樵夫柯斧歇,学子诵书声。”
四壁寒风起,可以看作是他的心室,已经有些通透了,不如以前那样不开窍。万家灯火明,这是他世界内在的光明点燃,内敛凝神,已成光明。六街关户牖,三市闭门庭,表明是筋脉心神修复无漏,神藏于内。。钓艇归深树,耕犁罢短绳。樵夫柯斧歇,谋生计的事情都已放下。学子诵书声,新生代学习圣贤之书,放弃以前的固有陈念,从新升起的正念,从新认识圣贤的教诲。
等到重新明白了圣贤们话内真意,开启自己旧锁的心门心塔,正视自己之下,才发现自己那看上去巍峨高峻的气派的内心,里面早已无人清理打扫,蔽索尘封。“峥嵘倚汉,突兀凌空。正唤做五色琉璃塔,千金舍利峰。梯转如穿窟,门开似出笼。宝瓶影射天边月,金锋声传海上风。但见那虚檐拱斗,绝顶留云。虚檐拱斗,作成巧石穿花凤;绝顶留云,造就浮屠绕雾龙。远眺可观千里外,高登似在九霄中。层层门上琉璃灯,有尘无火;步步檐前白玉栏,积垢飞虫。塔心里,佛座上,香烟尽绝;窗棂外,神面前,蛛网牵蒙。炉中多鼠粪,盏内少油镕。只因暗失中间宝,苦杀僧人命落空。三藏发心将塔扫,管教重见旧时容。”这塔、这寺僧,还真是跟玄奘同命。其实,那万圣龙王和九头妖怪他们,也一样跟玄奘同命。万圣龙王、公主、九头妖怪,是玄奘假修乱信的那些强悍狡猾观念之映照。金光寺的僧人们,是他以凡人信念修行的映照。
现在,他已经能分清真自我和假自我了,当他决心正视面对自己这些侧面的时候,一切就开始水落石出了。孙悟空拿了妖怪,那俩妖怪就跟专门传递资讯的使者一样,马上很明智的、尽情的、无保留的说出来了原委。
这俩妖怪,黑鱼精灞波儿奔、鲇鱼怪奔波儿灞。别看档次低能力小,说的话可是相当的清楚扼要。原来,他们的老大万圣龙王和九头驸马,是三年前的七月初一才不知道从哪里搬迁来到了这里祭赛国东南百里之处的乱石山碧波潭。可是,这里僧人们也说,这里的血雨和失宝,也是发生在“三年之前,孟秋朔日,夜半子时”。孟秋朔日,也就是三年前的七月初一。看来,这龙王一家子、和九头妖怪,他们一伙儿搬到碧波潭的当晚,就开始下手偷窃了。很明显,他们搬到这里,就是事先就看好了这祭赛国的佛宝,而且也打探好了这里的碧波潭适合居住安家。
孙悟空听了俩妖怪的工作汇报,嘿嘿冷笑。从孙悟空的话中,可以知晓,很可能,龙王这伙儿妖怪,是那牛魔王给折腾过来,那祭赛国有舍利子宝贝的信息,说不定也是牛魔王提供的。可是牛魔王自己不去偷舍利子,却指使龙王一家子去下手,很可能是因为,牛魔王以此换取龙王他们的巨额钱财。包括大罗天凌霄殿前有王母娘娘的九叶灵芝草的信息,很可能也是牛魔王打探提供的,要不然下界的龙王龙女和九头怪哪里有机会知道最上界的事情嘛。牛魔王自己不偷舍利子,应该是舍利子对牛魔王毛用没有。
牛魔王是个善于交易的信息贩子,牛魔王通过结交各种神仙鬼怪,掌握大量信息,然后利用自己的独特信息优势,在下界妖魔中混吃混喝混面子、同时再贩卖些钱财。至于透露给其它妖怪们这些信息,它们用来干的是不是坏事,牛魔王才不管呢。也就是因为这样,孙悟空听了妖怪的供状后,才相当不齿他的冷笑呢。贩卖人类的信息给妖怪作恶,简直就是杨致远、钱伯斯一样嘛。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