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家给损了面皮

你说那黑风洞的黑熊精,你一个妖怪要袈裟干啥?是的,那袈裟的确是看起来红光萦绕、仙气飘飘,可是那是给皈依佛门的徒弟、并且绝对是真修的弟子穿的,否则你穿上了也没啥用呀,起码不能让你赚钱,也不能让你发财。而且之前那金池老僧,他搜罗了那七八百件袈裟,估计两百年来每一件都仔仔细细的秀给这黑熊精看过,估计这黑熊精早就腻味的看了就想吐了。要不然你说那老僧,一听说三藏也有袈裟,立码儿急翘翘的要跟人家亮宝贝,很可能是这黑熊精已经拒绝看他的袈裟了,所以这次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外来的乡巴佬和尚,肯定要抓住机会狠狠的秀一把。
也就是说,黑熊精应该对精美的袈裟不是很感冒的。并且从悟空对他的评价上也可以一窥端倪:“这厮也是个脱垢离尘、知命的怪物。”那么这老哥为啥就看到袈裟之后的第一眼,就当场决定偷走了?并且很可气的是,他偷走了人家老僧房间的袈裟之后,居然还理直气壮的邀请人家来赏玩,你说这贼做得,空前绝后。
为什么?我觉得一来这妖怪脑筋很清醒,他肯定知道这袈裟绝对不是这金池老和尚的、以金池的愚昧没可能获得如此高档的佛门宝物,也就是说他知道这袈裟应该另有其主。当然他也能想明白,房顶上那扇风吹火的、猴里猴气的猴子,也不会是这袈裟的主人,一看那身板儿就跟这袈裟不对号。
但是他这样一个淡泊名利、信天知命的家伙,为何就对袈裟如此垂涎?我想这事情小说中有一句话中有交代“这黑汉心灵隐佛衣。”字眼就在“心灵”这个词儿上。这妖怪窃取袈裟,以我的看法,实在是这家伙真的很羡慕那些能修道的人。
你看悟空追查袈裟下落,看到他跟另外两个妖怪在干什么?在热烈的谈论修道的事情呢!一个变作道人模样的妖怪,一个变作文人模样的妖怪。你一看他们的打扮就知道了,他们这是一伙儿非常热衷于修行的妖怪。
并且后来悟空跟菩萨看见了这苍狼道人,一头狼也给自己起了个道号呢,叫凌虚子。而且这苍狼不但有道号、还很喜欢变成道人的样子,而且还掌握了炼丹的技术,这可是真修道的妖怪啊,你看他丹都练出来了。悟空打死了人家,还吃了人家一粒丹呢。而且这狼道士给黑熊精的贺礼就是他修出来的宝贝的丹,而且菩萨变成这道士,见到黑熊精,说:“小道敬献一粒仙丹,敢称千寿。”那黑熊精甚至还很礼貌的回敬了一枚丹呢。从这些事情中,不难发现,这些妖怪,真的是很渴慕能像人类一样有修行的机会,并且还勤勤恳恳的致力修行,虽然都是也旁门左道的,但是人家的确是一片虔诚呀。
这是大妖怪,再说那小妖,悟空跑到他家门口叫阵,即便轮棒,叫声“开门!”那里面有把门的小妖,开了门出来,问道:“你是何人,敢来击吾仙洞?”你看看人家小妖怎么姿态?人家自认为是修仙之辈、这里是仙洞呢!你瞧瞧,人家一窝子妖怪都是热衷于修行的。
通过上面的分析,不难知道,这黑熊精,看到这佛祖袈裟,可是发自内心的眼馋啊!他恨不得自己就是一个人、一个能修佛的人呢。所以,如果能把袈裟弄到家里,好好的膜拜膜拜,那该有多美。于是,他也就顾不得什么体面不体面,偷窃不偷窃的了,毕竟人家是妖怪,不需要遵守人类的礼仪规范的,尽管他们一群妖怪也非常认真的学习人类的礼仪什么的。这妖怪偷取袈裟,应该
不是因为贪图钱财宝物的心,而是这种向道的心。
唉,你说说,你说说,这人类吧,有人身,可以修行,却不肯修行。动物们忙于修道,人类忙于物欲挣扎。这观音禅院的主持和僧众吧,入了佛门,也上了修行的道,可是就是不肯真修,甚至早就背弃了修行的规范。而这没有人身的妖怪们呢,却想尽办法要模仿人类学习人类、想要修行、想得人身。
其实这一切呢,悟空都一一看在眼里了,起初,他还很不忿,看不起妖怪们这些看起来另类的所作所为,看见人家就一棍子打死、看见人家就一棍子打死,并且人家小妖自称仙洞的时候,他还非常的义愤填膺的耻笑小妖:“你个作死的孽畜!甚么个去处,敢称仙洞!仙字是你称的?”
可是后来在水到渠成的时候,悟空他被菩萨给点化了:“悟空,菩萨、妖精,总是一念;若论本来,皆属无有。”
基本可以这么总结,这一路上,他们遇到的妖怪,很多都是真的在修行的、或者有强烈的好道之心的,当然不少都是走的歪门邪道,只是这是妖怪们自身认识不到的,他们能认识到的只是如果能修上去,那是用什么代价来换取都值得的。并且几乎所有的妖怪,都可以随意变化人形,可是他们不是太稀罕人形,变作人形只为人形才能堂堂正正修道,它们才不稀罕人世间的权势财富呢。还有,几乎所有的妖精都喜欢住在山里的洞穴中,而不是喜欢人间的房子,这是为何?这是因为山洞有着人类无法看见的奇妙之处,是一个个奇异的洞天福地。
孙悟空第一次跑到黑风洞,一个劲儿的撂狠话。人家小妖精探头探脑的询问他是谁,悟空当即就劈头盖脸的骂那小妖精“你个作死的畜生”。这黑风山黑风洞黑熊精出来之后,很生气的指责他不该在这么清幽的地方高声喧哗、大吵大嚷。悟空因为觉得理直气壮、很横的冲到那妖怪面前喝叱:“不要闲讲!快还你老外公的袈裟来!”并且继续说狠话“快快还我,饶你性命!若牙迸半个不字,我推倒了黑风山,平了黑风洞,把你这一洞妖邪,都碾为虀粉!”
对悟空的狠话,妖怪表示困惑:“你是那里来的?姓甚名谁?有多大手段?敢那等海口浪言?”悟空一听,心里就想,怪不得这怪物对我不奇怪,因为他真的是一只没见过世面妖怪。就狠话连连:“是你也认不得你老外公哩!你老外公乃大唐上国驾前御弟三藏法师之徒弟,姓孙,名悟空行者。若问老孙的手段,说出来,教你魂飞魄散,死在眼前!”没想到这妖怪继续卖萌,连孙悟空的大名都听不懂!悟空终于知道为啥自己散布恐怖言论没效果了,跟着黑汉吹牛,简直跟对着块石头吹牛没分别。看来很有必要来详细的秀一下自己的光荣成长史。于是悟空就开始罕见的耐心细致的朗朗上口的向这妖怪讲解为什么他应该觉得自己很辉煌很威武很可怕。
悟空罕见的用了500字的篇幅来勾勒自己的伟大形像。这妖怪扑闪扑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听完了悟空的介绍,到最后这厮脸上绽放出笑容,一张嘴,悟空蛮以为这厮会说出哎呀您就是伟大的齐天大圣呀、久仰久仰呀、咱们是同乡呀之类的。没想到这厮居然笑道:“你原来是那闹天宫的弼马温么?”
这妖怪说这话,一下子就惹毛了行者这毛猴。为什么呢,首先是悟空的一片罕见的耐心讲解白费了,这妖怪简直跟听天书一样听着很茫然。其次,这妖怪看样子仅仅对当年曾经有个弼马温大闹天宫一事略有耳闻,仅此而已,也就是仅仅听说过这么一个传说而已。这黑家伙整天醉心于模仿人类、醉心于炼丹修道,哪有闲心到处去八卦嘛,对这种耸人听闻的江湖传闻一向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然而他这一句没心没肺的话,却一下子戳到了悟空的痛处。行者最恼的是人叫他弼马温;听见这一声,心中大怒。骂道:“你这贼怪!偷了袈裟不还,倒伤老爷!不要走!看棍!”悟空最喜欢的一个执着就是面子,可是这黑熊精没头没脑的偏偏揭破了他的面子,这当然让悟空心里很受伤。并且悟空开始吹牛的时候,一方面就是出于潜意识中自以为是的良好自我感觉,这黑熊精的话,也给他的自以为是泼了一盆冷水。从今而后,悟空很多麻烦都是因为这个自以为是招惹的。
话说回来,袈裟是他偷的你已经落实了,那黑熊也认帐了,你就讨要就是了,讨要不了就武力相向就是了,干嘛非得要看人家是个乡巴佬的样子、非得要抓紧机会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呢?先是吓唬,渴望看见对方吓得魂不附体的样子、或者崇拜不已的样子,就图个自我虚荣心的满足。结果可好,遇到了一个混不吝的淳朴得掉渣了的乡巴佬,而且还被人家给损了面皮。这叫什么?这不叫报应,这叫修行。修行就是这样的,抓住一切机会,曝露出你的小虚荣、小面皮、小九九。
而这言语上一番来往,其实已经是一番较量了,是心理上的较量。你看那悟空话多话重,可是却被妖怪呆头呆脑的给抓住漏洞轻轻戳了一下,孙悟空刚刚玩出花来的手段顿时就落花流水了。不用说,往下面就是打架,也是这言语争斗的自然延续,悟空败不了也无法战胜。因为这黑熊精很沉稳,很难为外界所动,也就是很有修养、有涵养。这种雷打不动的好品格,端的是一个修行人应该具备的品格。你看他跟悟空打斗之余,还不忘有规律的吃饭。吃饭喘息的当儿,还镇定的继续安排明天的宴席、还坐在那儿一板一眼的亲自写请帖,啊多么的有范儿啊。《鸿门宴》电影中的楚霸王,就是一袭雷人的黑皮大氅打扮,跟这黑熊精简直是哥儿俩,可是项羽就完全没有这黑熊精的沉着、规律,这是内心强悍稳定的表现。抛开他的魔性不说,这黑熊精真是个早起早睡、生活规律、克己复礼的好孩子。
后来观音菩萨收了它做守山大神,真是慧眼识珠。并且,考虑到佛祖当初给菩萨三个箍儿,我就觉得佛祖早就看到了这取经路上的黑熊精,是个可造之才。也就是说,菩萨要收服黑熊精,应该也是佛祖的本意。
看完这一回,你没觉得吗?这黑熊精,跟悟空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对比。共同点,都是妖怪出身,都是一心向道,都喜欢结交群魔,都是凶焰不小。不同点,悟空燥黑熊静,悟空善外放黑熊善内敛,悟空缺的正是黑熊有的。当然还有最大的不同,悟空有成佛的根基,这黑熊没有,所以菩萨就收了他当山神去了,当山神自然也是神但是没有得正果,没有果位。如果悟空不是有得正果修成佛的根基,其实他早就具备上天当神的资质了。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