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猴子,不知好歹

诗曰:“处世须存心上刃,修身切记寸边而。常言刃字为生意,但要三思戒怒欺。上士无争传亘古,圣人怀德继当时。刚强更有刚强辈,究竟终成空与非。”心上刃,正是忍字,寸边而,正是耐字。忍耐当然不是咬牙切齿的状态,咬牙切齿那是脆弱的表现。
忍耐,是对身心的放手,对充满心中的恶念、怒火、虚假谎言,和身体上的痛楚、焦躁、等的放手、任由这些东西象汹涌而至一样的、澎湃而去,千万不要以为是自己。这种忍耐,换一个说法就是无争,无争就等于是不抓,不抓就等于是无执,做到这一点,就等于是怀德。
三藏、悟空等人,就是败在这个不能忍耐、放不下执着上,这些就是执着,执着就不能怀德,不能怀德就是缺德,他们都做了缺德的事情。三藏拒绝食果,就是放不下俗念,坚守他的俗念,接受不了自己境界之外的事情。悟空更不用说了,一句话不合,就诉诸武力、耍神通、用开溜来拒绝沟通。
他们的这种表现,恰好就是一般人认为的刚强,坚守原则呢!可是这种刚强,面对神仙、面对更高境界,实在是脆弱不堪、人家才是真正的刚强、不变不动的无法逾越的刚强。
修行中的忍耐、刚强,跟人世间的忍耐、刚强,并非是一样的内涵。其中的滋味,还真不是聪明人能体味的,是那些能把身体和思想溶为一体、当作一个整体去对待的人,才能理解的。
而这个时候的三藏和悟空,乃是两个极端,他们两个需要各自往对方的极端上去探寻。现在,他们既然还不懂得去观察、去学习对方的优点,那就继续错位下去吧,直到自我分裂。
于是,被大仙抓小辫子抓得牢牢的悟空,还不肯在嘴巴上认输、嘴巴上还不住口的讨便宜:“你这先生,好小家子样!若要树活,有甚疑难!早说这话,可不省了一场争竞?”
为了三藏等人,悟空决定四海奔走,但是剩下的这几个家伙,除了轻易不吱声的白龙马,没一个人把信任给予他这个师兄。沙僧道:“师父啊,不知师兄捣得是甚么鬼哩。”八戒道:“甚么鬼!这叫做‘当面人情鬼’!树死了,又可医得活!他弄个光皮散儿好看,者着求医治树,单单了脱身走路,还顾得你和我哩!”三藏道:“他决不敢撒了我们。……若三日之外不来,我就念那话儿经了。”
孙悟空…虽然逞强好胜,可是他在任何时候都不放弃希望,就连在最难堪的时候,在唐三藏猪八戒沙和尚在背后对他戳脊梁骨的时候,他还一如既往的活蹦乱跳的去找解决办法。
你看他这时候说的话,让我都好感动。他左边听着唐三藏的最后通牒“若三日之外不来,我就念那话儿经了。”右边还在跟那镇元大仙交涉关于唐三藏的安危:“你却要好生伏侍我师父,逐日家三茶六饭,不可欠缺。若少了些儿,老孙回来和你算帐,先捣塌你的锅底。衣服禳了,与他浆洗浆洗。脸儿黄了些儿,我不要;若瘦了些儿,不出门。”
言语中自是对大仙充满了威胁的意味,那大仙却被威胁的好生感动,两眼红红、哽咽着说:“你去,你去,定不教他忍饿。”
孙悟空一向急躁冲动,那么就得想办法让他有机会去掉这种执着。一个人的这种性情,肯定不是说告诉你应该去掉你就肯去掉的,也不是你说“我要去掉”就能去掉的。作为他们的师父的观音菩萨会怎么办?那就是安排一个一个机会让他们先面对自己的这种毛病,怎么面对?就是先把毛病都勾出来、让他本人亲自意识到,他自己有这种毛病,并且在毛病表现的时候,都是通过一些个不愉快的事情、痛楚的感受,让他本人亲自尝尝毛病到底是苦还是甜,当然毛病没有甜的了,都是苦的,不但是自己的苦,还是给别人造成的苦。这种苦涩的味道、缠绕着你的生命,象菟丝子一样吸收着你的养分、层层缠裹扭曲着你日渐苍白的生命。只不过是以前的你,颇为“以苦为乐”、把沉溺执着、搅扰爱欲情仇这种真正的苦当作真实的乐。
孙悟空一向急躁冲动,严重障碍了他的修行,怎么办?反正他擅长筋斗云、腿脚麻利,那就让他发挥专长、使劲儿折腾去呗,让他四处求爷爷告奶奶的,让他明白神通也有不管用的时候,也有急躁冲动解决不了的问题。于是,第一个钻到他脑袋里的念头就是折腾:“古人云‘方从海上来’。我今要上东洋大海,遍游三岛十洲,……”
结果呢?结果计划不如变化快,方才访问完三岛、还不足预定行程的五分之一,他就放弃了折腾,他也意识到了,这样凭着冲动、凭借蛮力是没有出路的,他还是乖乖的求观音菩萨去了:“伏望慈悯,俯赐一方,……”
孙悟空折腾的第一站,是蓬莱仙境,蓬莱仙境在东洋大海的海域上,却不在我们一般人所在的层面,一般人因此看不见、也找不到这些仙山的蛛丝马迹。孙悟空落下云头,看见三个老人白云洞外、松阴之下玩围棋:观局者是寿星,对局者是福星、禄星。孙悟空看见他们就走上来就打招呼:“老弟们,作揖了。”
你看孙悟空,说话真是喜欢给自己抬轿子,人家好歹也是头发胡子都雪白的老汉了,他喊人家老弟。人家是他的老弟吗、他有资格当人家的哥哥吗?
这福禄寿三星,乃是这蓬莱仙境的一方之主,你看小说中怎么描写“西池王母常来此,奉祝三仙几次桃。”
王母娘娘光是带着自家桃园的桃子,都来好几趟了。这具体是几趟?应该最小次数是三次吧?否则就不会用“几次”来说了。王母娘娘蟠桃园的桃子成长周期,基本上跟五庄观的人参果是同样的9000年一熟、小一万年一吃。这最少三次,那就是说,这福禄寿三星得道,起码也是三万年以前的事情了。沙悟净是起码一万年前得道的,孙悟空从出生到现在,也不过就是那么短短的一千年而已。在人家眼里,连一个小毛孩子都算不上。而方丈仙山上的小童东方朔呢?“转回廊,登宝阁,天上蟠桃三度摸。”人家一万年一次的蟠桃盛会已经参加过三次了耶。相比起人家的寿龄,那你孙悟空真的是毛孩子中的毛孩子。
但是孙悟空就大着胆、厚着脸,称呼人家老弟。孙悟空喜欢托大、自我拔高。
好在孙悟空虽然喜欢说大话,但是却不喜欢说假话,他一五一十的向人家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人家也给了他实质的答案:这是个不同境界的问题,不是他们这个境界的神仙能搞定的事情。
他们三个跟镇元大仙的差异在哪里?“我们的道,不及他多矣!他得之甚易,就可与天齐寿;我们还要养精、炼气、存神、调和龙虎、捉坎填离,不知费多少工夫。”
“养精、炼气、存神、调和龙虎、捉坎填离”,这不正是孙行者、猪八戒、沙和尚他们三个最初的修行道路嘛。这是后天修行。而镇元大仙为什么他的道“得之甚易”,轻易的就可以达到“与天齐寿”?乃是因为镇元大仙是先天修行,他是先天大道的境界。唐三藏师徒走到五庄观,就是要走向先天的自我哩!那个先天的自我之身在哪里?就是人身树上的人身果。作为一个修行人,用执着固守低层次上的东西、把自己给裹起来,就是断绝自己的先天之身的根基…
那行者见说无方,却就眉峰双锁,额蹙千痕。福星道:“大圣,此处无方,他处或有,怎么就生烦恼?”行者道:“无方别访,果然容易;就是游遍海角天涯,转透三十六天,亦是小可;只是我那唐长老法严量窄,止与了我三日期限。三日以外不到,他就要念那《紧箍儿咒》哩。”他说唐三藏法严量窄,也就是说管得严、心胸小。
其实呢,当初可不是唐三藏给他定下的三日的期限的。三藏道:“此去几时可回?”行者道:“只消三日。”三藏道:“既如此,就依你说,与你三日之限。三日里来便罢;若三日之外不来,我就念那话儿经了。”行者道:“遵命,遵命。”看见了吧?是孙悟空自己,是他自己亲自给自己下了个三日期限的套儿。因为他许诺三日之前,一来处于骄傲轻浮,一来没想到唐三藏会放狠话,结果唐三藏一下死命令,他当即就傻了。
这么一个自我下套的事儿,那他可是不肯给福禄寿三星知晓的,不然,那还不被人家给笑死,以后这个孙大圣的形像、还怎么混啊。于是乎,在这么个跟主题无关的小事情上,他偏偏很在乎。孙悟空哥哥,的确也算是个爱面子的家伙了。每每遇到自己关键糗事的当儿,他也会编点小故事……
跑遍了三山,人家都说无方无方。本来悟空来人家这里,是怀抱着希望的哩,他肯定是认为这三个地方是应该有他需要的仙方,才会着急忙慌的跑过来逐家索求。但是很遗憾,偏偏都没有,而且人家偏偏反应都是很震惊,对悟空师徒的行径很震惊。
蓬莱的三老惊讶道:“你这猴子,不知好歹。”“你这猴儿,全不识人。那镇元子乃地仙之祖;我等乃神仙之宗;你虽得了天仙,还是太乙散数,未入真流,你怎么脱得他手?……”
方丈的东华大帝震惊的说:“你这猴子,不管一二,到处里闯祸。那五庄观镇元子,圣号与世同君,乃地仙之祖。你怎么就冲撞出他?他那人参果树,乃草还丹。你偷吃了,尚说有罪;却又连树推倒,他肯干休?”
瀛洲的九老也大惊道:“你也忒惹祸!惹祸!我等实是无方。”骄傲的悟空这一下子就蔫儿了、高高撅起的尾巴耷拉了下来……九老又留他饮琼浆,食碧藕。行者定不肯坐,止立饮了他一杯浆,吃了一块藕,急急离了瀛洲,径转东洋大海。早望见落伽山不远,遂落下云头,直到普陀岩上……
为了一张虚假的面皮,为了嘴巴上占一点便宜,这悟空也磨破了嘴、跑断了腿,但是这么多的挫折依然磨灭不了悟空那骄傲的眼神、凌人的盛气。夹着尾巴、拖着棍子灰溜溜的来落伽山求救的悟空,一看见那守山大神,他那点小神气,马上就充足了电一样、满状态原地复活,立刻就气鼓鼓的摆起架子来。那大神出林来,叫声“孙悟空,那里去?”行者抬头喝道:“你这个熊罴!我是你叫的‘悟空’?!当初不是老孙饶了你,你已此做了黑风山的尸鬼矣。今日跟了菩萨,受了善果,居此仙山,常听法教,你叫不得我一声‘老爷’?”
你说你孙悟空吧,怎么说也还在修行的路上,还没成正果呢,可是他就是敢教训人家守山大神,人家毕竟已经得了正果,你跟人家现在还是没法儿比的嘛。好在那黑熊本来就是个脾气温和的家伙,这也是因为执着全无才得了果位,所以人家也不跟他一般见识。就陪笑道:“大圣,古人云:‘君子不念旧恶。’只管题他怎的!菩萨着我来迎你哩。”
悟空一听,马上就蔫儿了。为啥?因为看样子菩萨早就知道了他来了,其实,孙悟空还在三仙山颠儿颠儿的跑的时候,都在菩萨眼皮底下的。他的一言一行,怎么可能逃脱菩萨的法眼。既然意识到了菩萨知道自己,也就马上回到自己目前的窘迫现状中。孙悟空这就乖乖的端肃尊诚,与大神到了紫竹林里,参拜菩萨。
一声不吭的悟空参拜菩萨,参拜完了,又一声不吭的呆在那里,这时候的悟空这个乖呀,是你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温柔。风儿在吹、叶儿在摆、时间在流逝、猴头在沉默。看他这样,满落伽山的大大小小的神仙,都在肚子乐。
这悟空闷着不说话,也不是个事儿呀。终于,菩萨开口了,唠嗑:“悟空,唐僧行到何处也?”
行者腼腆的说:“行到西牛贺洲万寿山了。”语毕、然后继续扭扭捏捏的沉默。
看他这样,菩萨也好笑,没办法,只好用话头来引导他:“那万寿山有座五庄观。镇元大仙,你曾会他么?”
菩萨一给话头,所有的神仙都笑起来。这悟空一听见笑声,情知自己在五庄观、在三仙山的折腾人家什么都知道,尤其是,偷眼一看身后那刚刚被自己给教训过的守山大神的如花笑脸儿,猴子当时就羞红了脸,这腿一软,就借势给菩萨跪下,把自家小脸儿埋在了怀里:“因是在五庄观,弟子不识镇元大仙,毁伤了他的人参果树,冲撞了他,他就困滞了我师父,不得前进。”
哎呦呦,悟空这话,言简意赅,把自家师徒等人的糗事,给盖得严严实实。那菩萨情知,怪道:“你这泼猴,不知好歹!他那人参果树,乃天开地辟的灵根;镇元子乃地仙之祖,我也让他三分;你怎么就打伤他树!”菩萨一呵斥,这悟空再也隐瞒不得,只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事情的整个原委,并开金口央求菩萨前往救度。
于是说话就进入正题了。菩萨就问悟空:“你怎么不早来见我,却往岛上去寻找?”然后事情就进入转机了。原来菩萨这净瓶中的甘露水,善治仙树灵苗。
这个水,要我说,乃是物质根源之水的演化之机。唐三藏因为人心,断阻了自己的灵根、不得金身之胎,可是到了这个境界,就应该有这灵根与金身。他自己一阻断,那马上就化掉了。要想重新获取,那还不得重新演化才能出现的么。
菩萨说了一个故事:“当年太上老君曾与我赌胜:他把我的杨柳枝拔了去,放在炼丹炉里,炙得焦干,送来还我。是我拿了插在瓶中,一昼夜,复得青枝绿叶,与旧相同。”太上老君的丹炉之火,能焚毁解体一个东西的每一层。观音菩萨的净瓶之水,能把被焚毁被解体的每一层的物质,重新组织起来、恢复那东西的每一层的原样。这就是他们的法力高强对法力高强。
这种本事,对一个一般的神仙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可是对于一个度化人的菩萨来说,没这法力还怎么度化人呀!那被度化之人,就是比那被炉火焚烧过的树枝还凄惨,早就被自己的执着、妒火和种种罪恶,给焚毁的层层飞灰、无影无踪了,仅有一点灵性尚存,在这个人世间苟活。
就是这样只有一个元神、一张人皮的你,菩萨他们还能把你一层一层的重新修复、让你复活。你修行路上的任何障碍,在菩萨眼里都不是障碍,顶多算个让你往上走的阶梯而已。
“甘露久经真妙法,管教宝树永长春。”这句诗真不是吹的,其中的内涵孙悟空是完全明白了的。
话说这观音菩萨,如此广大神通,她来历如何?“过去劫逢无垢佛,至今成得有为身。”原来,虽然她在佛祖面前自称弟子,也在度化唐三藏师徒这件事情上跟佛祖合作,其实,她真正的师父并非佛祖,而是这个“无垢佛”。她什么时候修成的呢?过去劫。什么意思?那就是上一期宇宙成就的大菩萨。上一期宇宙什么意思?就是这一期宇宙之前有过一期。原来,她跟菩提祖师,是一样经历过漫长的历史变动的。
佛教故事中,流传着不同的人修成观音菩萨的故事,看来,这个孙悟空遇到的,才是终极的那一个观音菩萨的本尊。想想吧,这孙悟空遇到的师父,菩提祖师、观音菩萨,都是史前宇宙成就的至尊大神,这孙悟空的身份、来历,是不是让你也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同寻常了呢?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