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该是这样的方向呀!

播放音频
 

当你心里面的阴暗东西去不干净的情况下,就打算享受一下春光和煦,怎么能成呢。于是他们就遇到了一条小河,这河虽小、似乎比那八百里通天河还要麻烦。等到他们人过去了小河,境界却没能过去,由于不知道人家西梁女国的环境安全问题,随便吃了口水,就弄得唐僧和老猪、怀上了鬼胎。
根据村中婆婆提供的线索,老孙前往解阳山落胎泉找如意真仙讨水去了。然后这次老孙,就充分吸取了上次到千里之外化斋的教训,说话十分十分的谦卑、相当相当的低调,你看一向骄傲不服软的老孙,是如何低眉顺眼的。“……贱名孙悟空。”“贫僧便是孙悟空。”“未及拜访,少识尊颜。”“特来仙府,拜求……”说到后面,那牛鼻子笨蛋索性揭底,开骂孙悟空。这当儿,孙悟空还“陪笑”说话呢。
然而这笨蛋,实在是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喝道:“这泼猢狲!还弄巧舌!我舍侄还是自在为王好,还是与人为奴好?”你看它,竟然认为跟着观音菩萨做徒弟修行是“与人为奴”、是大大的坏事,竟然认为红孩儿在号山火云洞邪气郁结自我扭曲是“自在为王”、是大大的好事。又笨又傻到这个地步,真不知道它自称“如意真仙”,是不是就是任由自己胡作非为,就是如意、就是神仙般的自由快活了。
打架当然打不过孙悟空,武功高强、神通广大的孙悟空,但是就是着了他的道儿,被他接连钩脚跌得嘴啃泥,连井绳吊桶都丢掉。好在孙悟空脑筋还是会转,于是就回去搬来沙僧帮忙,哥儿俩玩调虎离山的小伎俩,轻易得手,解决了心怀鬼胎的问题。但是,以孙悟空的广大神通,说来好奇怪,他为什么不变个分身、为什么不拔根毫毛变个井绳水桶什么的?多么的易如反掌嘛。最后还是要回去搬来沙和尚一起配合。
原来,这里面有个来路不明的道人,欠老沙一顿揍、需要了账。却说那沙和尚提着吊桶,闯进门去,只见那道人在井边挡住道:“你是甚人,敢来取水!”沙僧放下吊桶,取出降妖宝杖,不对话,着头便打。那道人躲闪不及,把左臂膊打折,道人倒在地下挣命。沙僧骂道:“我要打杀你这孽畜,怎奈你是个人身!我还怜你,饶你去罢!让我打水!”那道人叫天叫地的,爬到后面去了。
要知道,老沙已经很久没有动静了,金顖山一关,老沙连打酱油的机会都没有,这时候,再不让他出场,那就没有他修行的好机会了。看来还是猴哥好啊,遇到机会还想到师弟……其实不是猴哥想让他这个师弟历练一把,实在是老孙没办法了。聪明的老孙,关键时刻,竟然脑筋卡壳了想不起来神通变化,你说,这能是偶然的巧合吗?肯定不是的啦。
再说吸取了跟人打交道经验的悟空,开始学习摧眉折腰的取悦别人搞关系,可是他的难得的低调并没有换来理解,最后还是武力解决的大问题,那么今后遇到麻烦,是不是还是拳头硬算数、还是应该来横的呢?
和颜悦色肯定没错,就算那妖道没有给他好声气,也不表明老孙的和蔼态度是错的。问题出在那妖道自己身上,颠倒善恶是非。面对一个霸占国家自然资源、强售其奸的国企老板、一个世界观扭曲变态的妖怪愤青,跟它讲人伦善恶、还不如对牛谈琴呢。

 

唐僧和老猪要郁结鬼胎,前提是阳气不足、阴气过剩而又不能排解,这种阴气外在的表现,就是前一回说到的性情爱欲、向妖邪妥协。前面的邪气控制了他们俩的态度思维,吃到这子母河水,就要外化成形。在通天河,妖邪专吃修出来的生灵婴孩;到子母河,又专门与你内在的邪气化合、要形成鬼胎生灵;再往前,又是凡俗爱欲要留你化合凡胎;再往前,又是妖怪要与你化合邪胎魔灵。
你瞧瞧,你瞧瞧,你认为的俗世中美好的爱、美、欲念,往上而去,都会吸引来各种各样的应感而来的怪异生命,要跟你化合。爱、美这些东西,往上升华上去,不应该是这样的方向呀!爱和美中,都有善和灵的因素,往哪个方向升华才是对的呢?
往孙悟空的方向去升华,就是对的了。
看那傻牛叔,也是为了它的圣婴侄儿报仇,但是它并不知道它的报仇只是在添乱和犯罪,它心里面虔信的亲情和正义,就是因为升华错了方向,让它误入歧途。这头傻牛,的确也是三藏和八戒内心某些方面的同构映像、物以类聚。
“洗净口孽身干净,销化凡胎体自然。”经历这一古怪魔难,洗净了什么口孽,是谁造下的口孽?是唐僧和八戒,他们的口孽,正是前面导致魔难、这里导致魔难的原因。当然,你以为喝口水就洗干净了呀?哪有这么容易!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