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就了天上王的功德

话说为什么会安排太宗这地府一行,因为这地狱中越来越多的生命掉在这里,因为这枉死城中几乎都塞满了,地府扩建几次,都跟不上这发展的速度。可是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判官对唐王说:“陛下到阳间,千万做个‘水陆大会’,超度那无主的冤魂,切勿忘了。若是阴司里无报怨之声,阳世间方得享太平之庆。”很多人并不明白,这后一句跟前一句没有关系。阴司少抱怨之声,不算最难,这唐王做了水陆大会,这唐僧取了西经,就实现了。这阴司无抱怨之声,要到什么时候才能?那要么是天崩地裂天地空的时候,要么是改天换地天地新的时候。
判官说:“凡百不善之处,俱可一一改过。”这一句话才是最救命,最实用的。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错而不改,也正是孔夫子所言:过而不改,是又过矣。人的思想和行为,在另外空间的层面中看,是个放大器,无论做什么,好的坏的都有放大作用。
判官说:“普谕世人为善,管教你后代绵长,江山永固。”我想可能所有的读者,都会误以为判官说这个“江山永固”纯属形容,讨口彩。就连小说中后面都提到,传世十五宗。到底怎么回事?这又是一个绝对的天机。
江山永固,说的是他们这一朝代带来的文明,能不能在三界内作为一层时空留存下来、或者很完整的留存下来。如何留存且不多说,那要三界上下内外所有的神仙参与来一起运作的。成功留下来的,就进入了我们人类的躯壳,每个人身体中,都有一层时空,那就是他们的江山。
话说这个崔判官,自打太宗漫步到阴间,他专程迎接,这自始至终,崔判官可是全程陪同的。为啥阎王们派这个崔判官全程陪同呢?因为他的身份特殊,他是这阴间的官吏中,跟太宗有着深厚间接关系的一个。你看当太宗他还没死的时候,魏征就知道了是崔判断对不?其实我猜测,是魏征推荐了他的老哥们儿崔判官。魏征早早的就知会了太宗,他阴间有个铁杆儿兄弟,这样对安抚太宗的心灵很重要。魏征在太宗心目中地位相当高的,他推荐的人,自然可信度很高的了。
根据小说描述,事实上,崔珏是跟太宗从未有过交集的,崔珏是太宗老爹李渊的臣子。但是在这阴间,崔判官以接待帝王的姿态接待太宗,反而对他以前的帝王李渊,却很是不客气的,当阴间做了平民的先主李渊看见太宗过来,另外两个兄弟过来纠缠,这崔珏对李渊都没有搭理一下。
再加上阴间十代冥王对太宗的待遇,甚至也不是与王之间的平等相待,也跟接待自己的王一样的姿态。这说明了什么?首先说明了,太宗不止是人王这么简单。其次说明了,太宗之行关系之重大,也是罕见的,他们生怕出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差迟……
再说那冒死进瓜果的刘全夫妻。按照阎王的话是“他夫妻们都有登仙之寿”的。这登仙之寿表明了两人是道德极其好的人。这道德极其好的夫妻俩,男的却为老婆施舍给僧人而对老婆破口大骂,女的却为一点点鸡毛蒜皮事而连儿女都不管了上吊了。你觉得这是有登仙之寿的大德之士吗?再对比一下那相公相婆,人家积下山大的金银库,正是因为斋僧布施,而且连钱都捐不起,只能烧金银纸锭来表达对佛的崇敬。虽然东土堕落,礼敬修行之人还是很崇高的事情。所以对比一下,你不觉得那刘全、李氏的言行非常反常吗?
人家相公相婆没钱人家还那么慷慨,那刘全是大户人家反而很吝啬向僧人施舍了?其实那李氏一点都不吝啬,她可是把自己脑袋上的金钗拔了捐赠的。那这夫妻俩的矛盾,你猜发生在什么时候?
小说如此写道:只因妻李翠莲在门首拔金钗斋僧,刘全骂了他几句,说他不遵妇道,擅出闺门。李氏忍气不过,自缢而死。撇下一双儿女年幼,昼夜悲啼。刘全又不忍见,无奈,遂舍了性命,弃了家缘,撇了儿女,情愿以死进瓜,将皇榜揭了,来见唐王。
应该是和尚登门求布施、百分之九十九是求斋饭,当时不巧,不是做饭吃饭的点儿,也没有剩饭剩菜的。李氏觉得过意不去,就给了人家金钗,这时候刘全应该就在边上,一看他老婆拔金钗,就气不打一处来,就当场斥骂。他为什么这么生气呢?我猜很可能,这金钗是他们结婚前,他送的礼品之一。然后这李氏当时就受不了了,觉得他老公这么小气鬼,让她感到极其没有面子,就上吊了。贤者、有登仙之寿的人,怎么可能就这样的低智商和低素质呀?!你觉得可能吗?
这夫妻俩闹矛盾的整个这个过程,应该这僧人全程在场、全程目睹。他,应该是促成这夫妻俩死去又还阳的关键人物!
西游记中的大量诗歌,浅显易读,可是却非常耐人寻味,反复读之而心情愉快。就说这太宗还阳之后,御制劝善榜文昭行天下。这榜文写得真是好呀,话语朴实,点到的无不是实质问题的实质。榜曰:“乾坤浩大,日月照鉴分明。宇宙宽洪,天地不容奸党;使心用术,果报只在今生;善布浅求,获福休言后世。千般巧计,不如本分为人;万种强徒,怎似随缘节俭。心行慈善,何须努力看经?意欲损人,空读如来一藏!”
依我看,宇宙宽洪,天地不容奸党;使心用术,果报只在今生;说的是放下为恶的执着之心。善布浅求,获福休言后世。说的是放下求回报的执着之心。千般巧计,不如本分为人;说的是放下迷信心计的执着之心。万种强徒,怎似随缘节俭。说的是放下扣扣缩缩看似正当的狭隘之心。心行慈善,何须努力看经?说的是放下本末倒置的错误观念。意欲损人,空读如来一藏!说的是放弃损人、弃恶即是行善。所提到这几条虽然简单,如果能作为日常参照,那真是了不得的事情。
可能正是因为看到过皇帝的劝善公开信,这本来想寻死的刘全,没有改变要死的悔意,但是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死掉,应该替唐王贡献瓜果,为大唐王朝做贡献。这刘全脑袋顶着两只大南瓜,就服毒死了。死了之后,奇怪的是这南瓜就跟黏在他脑袋上一样,也跟着到了阴间。南瓜这肯定是南瓜的魂魄。哎!不是说人世间的东西,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嘛?怎么他说带南瓜,南瓜就跟着他走了?是呀,还有前面说到太宗揣着魏征的介绍信,这介绍信他居然也成功带到了阴间。要是这样,那以后大家死的时候,就想着带走全天下的金银财宝不就好了?
但是你注意,这刘全走的时候,除了带着南瓜,还带着什么了?黄纸钱。他为啥不带一袋子金银财宝呢?嘿嘿,真金实银的根本就带不走呀!
很多人应该会奇怪,为何这阎王们要求唐太宗给他们带南瓜过来呢?这阴间的阎王其实有着通天的本事,他怎么可能会取不到南瓜呀?他们这是给天下的人们开了一个颇有用意的玩笑。
话说孙悟空为什么要安排他加入西天取经的队伍,乃是他在天上偷吃偷喝捣乱,导致天下的世界乱套了,这被搅得乱套了的部分,正是下界的南赡部洲。所以南赡部洲最为堕落,这是小说中前面就点到了的。东瓜西瓜乃是代表孙悟空、陈玄奘、如果说出来北瓜那就是沙悟净。为什么?因为孙悟空的根源出身就在东胜神洲、陈玄奘出身西牛贺洲、按照沙悟净的性格特点,他正是佛祖所描述北俱芦洲人士的特点:“北俱芦洲者,虽好杀生,只因糊口,性拙情疏,无多作践。”然后就是八戒哥哥什么的,他最符合佛祖所说南澹部洲人士的特征了:“那南赡部洲者,贪淫乐祸,多杀多争,正所谓口舌凶场,是非恶海。”
而这个长安大唐国呢,不就是南赡部洲之国域嘛。阎王要求进献南瓜,太宗自然一听就明白,就差自己这地方在阴间地狱中不能畅通的轮回。特别是等他路过到枉死城,他肯定是更加明了,那枉死城中不得超生轮回的,全都是他南赡部洲的鬼魂。而当他回到阳间,你看他怎么说这些鬼魂,他说它们乃是“无主的孤魂”。为何南赡部洲的死鬼们这么多的不能超生?乃是因为他们在阳间的时候就不敬天敬神,也就是拒绝跟上下各界的神灵们沟通、拒绝来往了。
再一层意思,这个南赡部洲之南,对应着人类的心,南为离火,在人体为心。之所以唐僧师徒四人一齐的被安排到南赡部洲来,这的确是他们的心,都出了问题。这太宗也实在是聪明绝顶,听到南瓜两个字儿,就豁然大明白了。
安排刘全头顶南瓜,这应该是太宗的意思,示意会虔诚修心,劝谕天下人修善修心。为什么是两个?小说中有答案:“内外俱善”,这个内是实质的内心、内心深处,这个外是外在的心、那些表面的想法。这个内是心,这个外是行。这个内是皇族官吏、这个外是天下百姓。
再说这相氏公婆的心。应该还记得吧,太宗在阴间借了一库真金白银,那金银是姓相。然后小说也说的很清楚,“这金银,乃是这老夫妻买金银纸锭,记库焚烧,故有此善果臻身。”这边的纸钱烧了,在那边就出现了真实的金银。没错吧?可是,这纸钱,可是人家烧了给寺院中的佛像、菩萨像、罗汉像他们的呀。按道理,他们的心愿是烧了给佛菩萨他们,按道理应该是这些纸钱到了另外空间就成了佛和菩萨家里的金银,对不对。可是这钱,怎么到了阴间阎王他们那儿库存起来了?
跟您说,百分之百,是佛和菩萨他们,根本就没有要这些钱,他们收下了这一笔笔钱之后,把钱都转交给阴间的官吏,让他们替相老夫妻给攒起来了!这是为什么?因为神佛根本就不稀罕人世间的金银、阴间的金银、人家连天上的金银都看作灰土一样的。可是,他们看重的是人世间那些人们虔诚的、干净的心。相氏公婆的心态非常好,人家看着真感动,所以相氏公婆的心越是真诚的给佛菩萨们付出,佛菩萨他们就越是把好处全都留给了相氏公婆自己。俗话说,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
话说这西天真经,当这取经人的队伍还没有组建起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到了中土,到了每一个南赡部洲洲民的眼皮底下了。无奈大家都是瞪着眼睛瞧空气一样,无有。对面不识真仙,乃是东土众生的一大特点。于是,那就继续组织人力取经吧……
若说结局,这西游记乃是一个有点悲催的取经故事,因为丢掉已经到了手里的有字的真经,折腾了那么长时间、苦行了那么远的路途,到最后,无字的真经拿到了也不认得、却取来了有字的不真之经。我认为那燃灯古佛乃是出于“气不过”,才收走了无字真经,为啥他老人家气不过呢?因为这帮取经人,连眼皮底下、手心里头的有字真经都识不得,更不要说那无字真经了,东土众生更是不识。人家东土人士就是更钟意掺假的廉价水货。至于我为什么一再这么感叹,到得小说结尾处,一定会奉上答案的。
尉迟恭奉命带上金银,到开封府来归还相良。到了开封他才发现,这相氏公婆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富可敌国的大老板,完全相反,是这七老八十的一大把年纪了还在做苦力活,相公在卖水,卖水呀,那在古代就是从井里一桶一桶的拔上来,然后拉着沉重的水车,到得开封府,去那繁华热闹的大街,卖水给那些南来北往的过客。这相氏的家并不是在开封府城内,却在开封府东南的祥符县城,赶着牛车,要走上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开封府城内。相婆张氏在自家门首贩卖瓦器,对一个苍老的老太太来说,那瓦器也是沉重之物。唉,就这样清贫的老俩口,赚的一点辛苦钱,却只花够吃饭的那一点,剩下的钱,全都布施到寺庙去了、买纸钱敬菩萨佛去了。
最后人家死都不肯要这金银,敬德就在开封府购买了一块大地皮盖了一座大相国寺。于是这个故事就起了重大的变化。盖了这大相国寺弘扬佛法,乃是又符合了相氏公婆的心愿,这事情敬德做的漂亮。然后相氏这笔巨款等于又奉献给佛菩萨了。而他们不知道,佛菩萨断然会返回他俩的。他俩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要,结果什么都没失去,还额外得到了一份同样大的功德。
那么重大变化是什么?乃是他公婆成了被买下的那六十四处烟尘,七十二处草寇,众王子、众头目的鬼魂,成了他们的王和主!为什么会给他们这么大的回报?因为他们的善良,解开了天上地下的那些用多少钱都解不开的死结,给了那么多生命的解脱。
太宗回来之后对众人说的清楚:这些鬼魂乃是“无主的孤魂”。在阴间参观枉死城的时候,崔判官也说得清楚,这些鬼魂之所以滞留枉死城,乃是没有去处,“无收无管”。等做完水陆大会,这些冤魂有了去处,也重新有了自己的王。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敬德在兴建的大相国寺中,给相公相婆建立了生祠。这敬德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虽然在小说中就这么惊鸿一瞥的就过去了。
有谁能看得出来呢?这贫困得掉渣的老夫妻,已经成就了天上王的功德。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 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