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是外表粗犷 内心文雅

话说大火烧了观音院,火一直烧到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左右,才收了火势。然后你看那一帮寺里的和尚,衣服都没得穿,回去寺里的断壁残垣,他们干什么去了?都去那灰内寻铜铁,拨腐炭,扑金银。哎呦我的个天呐,兄弟你是和尚唉,你应该去抢救佛经、清扫禅床、扶持佛像嘛。遭受重大损失之后,他们最上心的居然是金银财宝之类的,你说这叫什么和尚?他们简直跟钱庄一样。
是的,你或许还记得,那寺中老僧一出场,就穿金戴银、富贵逼人。他们这么有钱财宝贝、这么注重钱财物什,我觉得我们应该研究研究这个寺院的商业模式。
首先就是这个寺院的老板很富有,我就好奇,他们是靠什么方式获取那么多做工精良的袈裟、聚敛那么多价值连城的珠宝。你没法儿相信,跟北韩一样,就只有老方丈一人穿金戴银。应该是这个寺院中,起码按照等级来说,应该是依次富有的。不然一旦火灭之后,那些和尚为啥要到处找金银铜铁?肯定是寺庙中不少金银铜铁咯。这个寺院中,有大小二百多人,如果饮食、财物全部依靠布施,养活这么多和尚不太可能,他们很可能跟少林寺等寺庙一样,有寺产、除了可以自济,或许还有盈余用于贸易。但是除非他们这块地方有特殊的特产,依靠这些农作物做贸易,是不太可能发财的,毕竟人口基数挺大的了。
并且,你看这帮和尚,想谋取袈裟的时候,居然可以随时抄出家伙来:“我们想几个有力量的,拿了枪刀,打开禅堂,将他杀了,把尸首埋在后园……”你瞧瞧,他们有不错的武装,这个非同小可,一般的寺院是决不会拥有刀枪的,况且拥有刀枪,还得考虑习武操练什么的,俗话说,穷文富武,这个拥有武器装备的事情,还凸显了他们不是一般的富裕寺庙。
你看那应该吃斋行善的和尚,居然随口就说杀人、夺赃,你就知道,这杀人越货的勾当,对他们来说,似乎很正常、很合理。那要想使他们的杀人动机更合理、更顺理成章,那必须有一个前提,或许就是他们干这种事情——起码整天构思如何干这种事情——已经很熟练了。偶卖糕滴!一个寺庙居然以杀人为常,那跟土匪山贼有多少区别呢?当然,这只是他们恶劣的一方面,从对三藏的接待上来说,还算符合禅门规矩,也没有发现有饮酒吃肉的事情。从这两方面综合判断,那就是,这帮和尚染上杀人瘾好,应该是最近的事情,不是长期养成的习惯。
但是他们的确是开始了杀人越货的勾当了。这个事情,按照我的看法,很可能是那老和尚,在那个妖精的长期的革命熏陶之下,为了扩大财源、教导寺僧们学习刀枪棍棒、学习做无本万利的共产事业来的。我推测这就是他们的商业模式。到了他这一步,就算是不遇难死掉,迟早也要被官府缉拿砍头了。
那老和尚跟三藏说:“我弟子虚度一生,山门也不曾出去,诚所谓‘坐井观天’,樗朽之辈。”可是后来,那黑熊精下贴邀请这老和尚,被悟空遇见并变成了老和尚模样前去行骗,那熊瞎子一点也不奇怪的样子,你就知道,这自号“金池上人”的老和尚,端的是经常跟这黑熊精你来我往的,哪里会“虚度一生,山门也不曾出去”?你看这老和尚说瞎话张嘴就来、满嘴跑火车。
但是通过悟空的眼睛,他看到那黑熊精的窝窝,的确是个洞天之地:“这厮也是个脱垢离尘,知命的怪物。”看样子他还不是那种张嘴就知道吃人的低下的东西。并且你看他起初跟那白花蛇精开座谈会的时候,讳称自己的生日是“母难之日”,颇有人伦教养的风范嘛。并且那白花蛇变作一个秀才模样,很有可能是投其所好,投这黑大哥附庸风雅之偏好。而且当悟空变的金池老愚僧进入他家之后,你看那接待,文绉绉的、很有学问人的模样呢。
这黑熊精,跟那老僧的确是臭味相投,怎么说呢,他们一方面喜欢修道、向往修道,一方面又乱修一气、迷恋杀人越货的勾当。如此矛盾如此纠结如此凶蛮,怎么可能得正法呢?
在这一关,非但他们这些不得法的纠结,三藏、悟空其实也露了项了。那众僧们,搬柴运草,已围住禅堂放火。变作一只小蜜蜂作壁上观的悟空心里,真的想好好用棍子打他们一顿,打死拉倒。可是他改变以往的豪爽作风了,决定不打这帮和尚了。这可不是因为他起了多大的善心,而是想到了三藏的嘴巴、特别是三藏嘴巴里会念叨的紧箍咒。不管怎么说,这算是悟空开始懂得换位思考啦,开始学习从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也算一个良好的开端。
三藏呢,短板就是弱于分辨是非。他一觉醒来,发现寺庙失火,然后也明了了是那老方丈要谋害于他,然后那老僧一头撞死了,然后找不见袈裟了。这时候,悟空搜遍寺僧找不到袈裟。这时候,三藏不说帮忙想想办法、竟然迁怒于急得抓耳挠腮的自己人:徒弟孙悟空。他干什么?——三藏心中烦恼,懊恨行者不尽,却坐在上面念动那咒。行者扑的跌倒在地,抱着头,十分难禁。后面还是悟空觉得不对劲,就询问出来这老僧跟山中妖精有勾搭,判断乃是妖怪趁火打劫偷取了袈裟。悟空要去找妖怪,这时候,方才还要孙悟空死的三藏,却六神无主的一把扽住悟空的衣襟:“你去了时,我却何倚?”
三藏和行者长期的时时的互相不和,是很大的麻烦。并且后来八戒和沙僧加入团队之后,尤其是八戒,经常扮演掺沙子的角色,用他的低俗小算盘、勾引出来三藏深藏的低俗小算盘来,自己人跟自己人干架。这对于修行人来说,就是身体内各种特征的生灵不能和洽,经常由于人心掺入杂质和伪劣物质来,演化出一堆钢渣炉灰,让修行每每毁于一旦。
孙行者在观音禅院煽风助火的时候,却完全忽略了伸向袈裟的第三只手。黑风山黑风洞的黑熊跑到院子里大喊大叫的,他都没注意到。本来么,行者悟空是一只灵猴的,可是这黑熊来到他眼皮底下,行者居然毫无知觉。行者要保护的袈裟,就在他眼皮底下被这黑伙计给取走了,他还不知道。这么失水准、失面皮的事情发生了,悟空是怎么了?
这就叫修行有漏,悟得一件事情,尽心尽力的同时,更高的要求就接踵而至,片刻耽误不得,修行路上就是这样的。悟空没有人体、不能按照佛门的要求打禅入静,他以前修炼内丹的方法手段都是道家的、刚猛迅疾、跟佛门的不同。悟空缺乏定力是个短板,总是一心入静的时候、另外一心便起、此伏彼起。从外在的表现来看,那就是解决一个麻烦,另一个麻烦的引子同时就埋在那里了。看上去好像总是麻烦不断,其实是一步一步的不歇脚的往上走。
黑熊妖怪的宅邸很有趣,他家明明是一个山洞,叫做黑风山黑风洞。洞么,你就知道,大门一关,什么都黑灯瞎火的,外面的花花世界就看不到了。可是他家却不。不期火起之时,惊动了一山兽怪。这观音院正南二十里远近,有座黑风山,山中有一个黑风洞,洞中有一个妖精,正在睡醒翻身。只见那窗门透亮,只道是天明。起来看时,却是正北下的火光晃亮。
他能看见遥远的火光,想是卧房临街、窗子是凿穿了山壁。后来孙悟空跟他打架,一到点儿就要回家吃饭休息什么的。把大门一关,神通广大的孙猴子竟然一点办法没有。行者他没有发现妖怪的主卧房有着宽大的临街窗户?没有想到用棍子敲碎了妖怪的洞门?
必须得记住,行者可是一只灵猴呀。这山洞到底是如何的结构、怎么个回事,很可能跟孙悟空家属于一类的神仙宅邸。这黑熊,很有可能跟孙悟空一样,是山洞的客家人,发现了这个山洞,是个得道神仙遗弃的故居,觉得真不错,就据为己有了。
对于这个黑风洞,行者本人就觉得是个风水宝地。行者进了前门,但见那天井中,松篁交翠,桃李争妍,丛丛花发,簇簇兰香,却也是个洞天之处。又见那二门上有一联对子,写着:
“静隐深山无俗虑,幽居仙洞乐天真。”入门里,往前又进,到于三层门里,都是些画栋雕梁,明窗彩户。
不光行者,菩萨也认为这山洞是个灵异之地。菩萨认定,拿了那个玻璃盘儿,径到妖洞门口,看时,果然是:崖深岫险,云生岭上;柏苍松翠,风飒林间。崖深岫险,果是妖邪出没人烟少;柏苍松翠,也可仙真修隐道情多。山有涧,涧有泉,潺潺流水咽鸣琴,便堪洗耳;崖有鹿,林有鹤,幽幽仙籁动闲岑,亦可赏心。这是妖仙有分降菩提,弘誓无边垂恻隐。菩萨看了,心中暗喜道:“这孽畜占了这座山洞,却是也有些道分。”且不多说这黑风洞的好处,继续话说悟空怎么没想到发挥他一贯的城管精神暴力攻破人家的洞府。你看那黑熊精,说起来是一个妖精,其实人家是外表粗犷、内心文雅的文艺青年一个。
除了偷袈裟这件事情之外,首先得说他做事情还是蛮像一个知书达理的读书人的。你看他跟那苍狼道士凌虚子和白花蛇秀士在一起,跟悟空当年走遍天下一样的谈的都是修道的事情,虽然讲的是立鼎安炉、抟砂炼汞、白雪黄芽等等傍门外道的东西,可是你看人家是多么认真的虔诚的在研究修道呀。而且这黑瞎子说话非常文雅你也看到了,不是一般的有读书人的范儿。并且这怪物虽然是个妖怪,行事做事甚至还非常富有书呆子气息。行者来到他家门口叫阵,他出来跟悟空打呀打呀的,还不忘计算时辰,斗了一会儿,他一看大太阳的已经爬到正午中天,赶忙举枪架住铁棒道:“孙行者,我两个且收兵,等我进了膳来,再与你赌斗。”估计是他一看时辰到了,这修道最讲究的就是作息规律嘛,逼上家门口的架都不打了,要进膳养生先。吃饱了肚皮的他,下午又跟孙悟空打呀打呀的,他还不忘记时时刻刻的关注太阳的行踪,这一看太阳公公又要落山了,又赶忙向悟空一拱手:“姓孙的,你且住了手。今日天晚,不好相持。你去,你去!待明早来,与你定个死活。”你说你这妖怪,文绉绉的,真让悟空哥哥撮火,悟空实在是受不了了他这样子的酸腐作风,行者叫道:“儿子莫走!要战便像个战的,不可以天晚相推。”跟他这文青一对比,悟空简直是愤青一个。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