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要调嘴,害了大事!

三藏跟寺中老僧会面,就攀谈起了宝贝来。然后那老儿就炫耀自己的袈裟,为了显示一下是货真价实的袈裟收藏家,天都那么晚了,他也不嫌累,还当场摆出来自己的七八百件袈裟来,好不得瑟。以三藏这么初浅的修炼水平,他还能一眼就看穿那老僧的怪诞,但是这时候,那道行高深的孙悟空,却一反常态,露骨非常的想要跟那老僧斗一斗、看谁的袈裟漂亮。并且这猴子,无论三藏怎么劝说都没用,行者道:“放心!放心!都在老孙身上!”你看他不由分说,急急的走了去,把个包袱解开,早有霞光迸迸;尚有两层油纸裹定,去了纸,取出袈裟,抖开时,红光满室,彩气盈庭。
你看看这个孙悟空,简直是主动勾引盗贼。后面的和尚起杀心、庙宇遭到火焚、袈裟失窃,全部都是因为他这个炫耀引发的。不!我觉得孙悟空的险恶勾当比这个还过份,非但是他的炫耀招致了一大堆不可预料的灾难,他简直就是故意在勾引和尚们犯罪。并且他还顺水推舟的顺便焚毁了整个寺庙,庙宇燃起大火的时候,他却坐在高高的房顶上,饮着小酒、哼着小曲儿,欣赏着红彤彤、黑乎乎的无敌靓景。
嘿,我前面不还在把悟空说得简直是一朵花儿一样的,怎么转眼就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嗯,读着读着小说,我的观点起了变化……哈哈。
其实,你还记得,孙悟空是何等的人物,他能看穿千里吉凶、看穿前后几百年历史,这一座寺庙中大小人物,不管几百口,他还没进庙之前,早就一眼就看穿了。只是他没有声张而已。你不觉得方一开始,那和尚不住口的说他坏话,悟空竟然没听见一样,你以为三藏悄悄的提醒那和尚,悟空就听不见?估计三藏的悄悄话,在悟空听来跟打雷一样的清楚哩!
那悟空趁着三藏礼拜菩萨像的时候,不住手的捣鼓那钟,为何?他就是要吸引出来那些庸僧出来见面,好确证一下这些庸僧的确是满身邪气的,确认一下而已。那和尚:“拜已毕了,还撞钟怎么?”行者方丢了钟杵,笑道:“你那里晓得!我这是‘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的。”这句话“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千真万确是说给那和尚听的,明明的是讽刺指责他们根本就是饭桶和尚了。
为何那悟空非得要主动的提及袈裟来勾引那老僧?行者在旁道:“师父,我前日在包袱里,曾见那领袈裟,不是件宝贝?拿与他看看何如?”其实三藏忐忑不安的叮嘱悟空的话:“徒弟,莫要与人斗富。你我是单身在外,只恐有错。”行者道:“看看袈裟,有何差错?”三藏道:“你不曾理会得。古人有云:‘珍奇玩好之物,不可使见贪婪奸伪之人。’倘若一经入目,必动其心;既动其心,必生其计。汝是个畏祸的,索之而必应其求,可也;不然,则殒身灭命,皆起于此,事不小矣。”其实这僧众的凶心恶意,恰恰是孙悟空要勾引出来的。为什么要勾引这帮子邪僧的恶意发作?
因为悟空要借助他们自己的手,来焚毁这座邪气纵横的寺庙。为什么悟空不自己动手?那不成了悟空主动行凶了?就算三藏能饶了他,那天上的神仙会放过他吗?会的,天上的所有神仙都会满意的称赞悟空干了一件好事。同时,所有的神仙也都会鄙视孙悟空缺心眼,做事情不周备。
如果悟空能动手,菩萨当初从西天而来,路过这里的时候,早就自己动手烧掉了。为何菩萨自己不动手清理门户?那是跟悟空不动手一样的。为何?因为这邪气妖气是那些和尚自己招来的,凭啥要别人帮他们清理?得他们自己清理。可是要是这些和尚们肯自己清理邪气,他们还会招引邪气吗?那就不会了。
所以,要利用他们自己的坏脑筋、干这件事情。一来清理了门户、而来通过降灾遭罪的方式、清洗了他们因此而积攒的业力、让他们吸取教训、走回正途。毕竟是那老东西一个人的罪孽最大,他是主脑。
所以,你就豁然明白了悟空哥哥一开始就看起来奇怪的、不像一个修行人的奇怪举动,甚至在大火吞没观音禅院的时候,他还高兴的举杯邀月、唱起了小曲儿……
是呀,除魔就是他的天职,并且他这么出色的、借力打力的完成了一件解救寺庙中和尚的大好事、替观音菩萨清理了门户、替佛祖挽救了有希望修上去的弟子们。真是高兴事一个。烧了观音禅院,不但不是罪错,反而应了天意,把那些积累了两百年的狐黄白柳一焚了之。
悟空要与那老僧斗富,三藏就拉他到一边悄悄的耳语,三藏所说之话,虽然因为他不明白悟空的计谋,却也是震耳发聩的至理名言。三藏说:“徒弟,莫要与人斗富。你我是单身在外,只恐有错。”行者道:“看看袈裟,有何差错?”三藏道:“你不曾理会得。古人有云:‘珍奇玩好之物,不可使见贪婪奸伪之人。’倘若一经入目,必动其心;既动其心,必生其计。汝是个畏祸的,索之而必应其求,可也;不然,则殒身灭命,皆起于此,事不小矣。”
贪婪奸伪之人,倒不一定是天生的贪婪奸伪,他们心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贼匪思想,比前面三藏遇到的六贼还要汹涌强烈。这种人,本尊的意识已经完全被这些贼匪思想所控制主导。这是从人类应该有的正确区分姿态。可是你知道吗?现在社会的科学技术发展原则、商品制造原则、广告销售策略,几乎百分之百的,都是围绕三藏所说的这种“贪婪、奸、伪”而展开的,进攻的、勾引的、放大的就是受众们内心的阴邪方面的愿望。
可能有人会觉得,离开这种物质的诱惑方式,那真的做不成生意了。其实不然,人的欲望和需求,仅可分为两类:正当的和不当的。当然这是我的理论,研究多年的理论,第一次公布哈。正当的需求和欲望给予满足,会给人带来生活的满足与阳光感,觉得生活得有意义、快乐。当然必定有人马上反驳我说,那些你认为不正当的需求和欲望,也会让人满足、觉得有意义和快乐。当然。可是,这种需求和欲望满足了,没有那种轻盈的阳光感,这个是绝对的。这个具体的不多说,不然那就不是研究西游记,就成了商业理论和商业伦理了。在中国和全世界,这个世界的沦落和崩毁,跟这种反人类的商业原则有着莫大的关系。有朋友说应该从唯物主义观点研究西游记,那不跟前面同菩萨讨价袈裟的两个愚僧一个档次的了么;并且正是由于现代科学和唯物主义、催生了现代的商业理论。
话说这悟空抖出袈裟来,红光满室,彩气盈庭。众僧见了,无一个不心欢口赞:真个好袈裟!行文至此,小说中有诗为证:“千般巧妙明珠坠,万样稀奇佛宝攒。上下龙须铺彩绮,兜罗四面锦沿边。体挂魍魉从此灭,身披魑魅入黄泉。托化天仙亲手制,不是真僧不敢穿。”或许有读者注意到了诗词最后一句的“不是真僧不敢穿”,哼哼,你看那老愚僧,很可能是曾经穿在了身上的嘛,怎么说不是真僧不敢穿?显然是牛皮大话,用来烘托佛祖、烘托气氛而已。
但是你也知道,后来那老僧下场如何。尤其是前面还有一句“体挂魍魉从此灭,身披魑魅入黄泉。”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很显然的,就是邪妄之人穿上,控制他的、他庇护的那些奸邪之气与阴冷之物,会很快的被杀灭干净,就像细菌被紫外线照射一样,很快的无声无息的就全部死翘翘了。如果是一个正常人,穿久了袈裟,会被消去邪戾之气,可是很快他会觉得内心清冷寂静的无法承受,会不敢穿袈裟的。而如果是一个几乎是一无是处的、全部由邪怪之物控制和组成的人,等到他体内的这些东西给杀灭干净之后,他本人也等于就一个空壳了。所以这种人几乎不会穿袈裟的,穿上之后会心里发慌、恐惧。
其实就是在盘算着怎么谋夺这袈裟的时候,这帮子傻东西的心智,已经被袈裟的正气给控制了,不然你如何看那些奸僧的自取灭亡。首先就是那老和尚把袈裟骗到手,却没有穿,他只是拿在后房灯下,对袈裟号啕痛哭,哭到二更时候,还不歇声。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一哭就是两三个小时?尤其是这么大岁数的老头子,哭这么久实在是反常极了,他又不是刚刚出生的小屁孩子,元气超级充沛,哭上几个钟只当是玩。然后他们谋夺袈裟,居然生出一个要火烧自家禅堂的怪计谋,结果被悟空使用了个顺势疗法。原来他那寺里,有七八十个房头,大小有二百馀众。这叫做什么?这叫做人算不如天算,他们自以为得计的聪明诡计,任他们想破头皮也想不到,竟然是天意安排的。所以小说写到:“唉!这一计,正是弄得个高寿老僧该尽命,观音禅院化为尘!”什么叫该尽命?那就是现在的天意与过去的安排,都是要他结束自己这浑球蒙昧的一生。
关于悟空的这个计谋,小说还有一个细节佐证。悟空跑到南天门找广目天王借辟火罩。那天王调笑与他:“你差了;既是歹人放火,只该借水救他,如何要辟火罩?”悟空说了不能用水,只能用火的真正原因,当然是话里有话。这天王不听都明白,听了就更明白了,就继续调笑悟空:“这猴子还是这等起不善之心,只顾了自家,就不管别人。”你看那悟空最后说什么,他说:“快着!快着!莫要调嘴,害了大事!”然后那天王就收了贫嘴,赶紧借给他了。你看悟空说的多清楚,你别耍贫嘴了,不然就耽误了大事。什么是大事?当然不是护住唐僧和白龙马这个事,这个事对悟空、对那些个护法神,根本就不能算是个事儿。
袈裟、悟空、众护法神,一起运作、一起使劲儿,完成了这个清理观音禅院的事情。袈裟代表的就是如来佛祖、与观音菩萨,不然火焚观音禅院、火焚佛像与珈蓝神像决不是悟空一个人能决策的。禅院、神像已经乌烟瘴气,但是要焚烧神像这种事情发生,必然是那些神认可的,或者那对应的神已经被毁灭在先了。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