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不在乎,死就死吧

太宗被那死龙王给折腾的七荤八素、惊吓不已。龙王怎么吓唬唐太宗呢?一是拎着自己的脑袋玩恐怖,二是像个野猫子一样的抛砖弄瓦,三是鬼魅呼号。这几样手段,唤作一个胆子大点的一般人,恐怕都收效甚微,可是却把一个太唐宗给吓得够呛,甚至一病不起了。
这个显然是不符合道理的,那唐太宗十九岁就领兵打仗,南征北伐,东挡西除,什么可怕的厮杀都见识过的,龙王玩这些小把戏,对他来说早就是小儿科了。你看那武将尉迟恭说的就很好:“创立江山,杀人无数,何怕鬼乎?”有意思的是,太宗自己也说不信这一套对自己有用。但是他的确是受了惊
吓。却原来,那龙王玩这些小把戏是次要的,趁机把邪气压入太宗身体才是真的。你看那龙王,秦琼、尉迟恭、魏征他们一站岗,就撒丫子跑了。
人受了邪气,怎么不是疼痛啊、难受啊之类的感觉,怎么回事心惊胆颤的,跟害怕一个感觉呢?如果不解开,千百年来不会有人质疑。如果揭开了,这可是一个很大的谜团!话说有人为什么遇见仇家、暴横之徒、惊恐之事,会不由自主的肌肉颤抖,有的人会双腿颤抖或者走不动路。有的人被人揭穿了谎言、见不得人事情曝光的时候,也是这种惊恐的表现。有人看见别人不害怕自己的恐吓的时候,居然也是同一样的惊恐的表现。
第一种是业力所致,以前做了坏事所产生之罪业,附着在人身,当要经过痛苦方式偿还的时候,人应该有痛苦,但不应该有恐惧感。那么,恐惧感来自哪里?来自那就要因为偿还而被粉碎销毁的业力,是业力在恐惧。但是业力这东西就贯穿着人身的每一个层面,所以它害怕、发抖,然后你们又是共用同一套人身,你的身体抖起来、充满了滞塞感。
后两种,乃是邪祟、鬼魅附体。这种东西要被除掉的时候,会控制着你的身体跟它们一起“恐惧”。这种东西要坑害你的时候,也会传导给你“恐惧”的感受。太宗属于最后这种。
惊动秦琼、尉迟恭护驾的唯一成果,就是这两位成了门神的始祖,从他们开始,门神画就成了中国人持续一千多年的文化民俗。到了后来的朝代,但凡是历史上的忠义将士、乃至文臣,都轮番上阵做中国人的门神。从秦叔宝、尉迟恭开始,门神的资质就被定义为忠义正直、刚正不阿的形像。
但是太宗就这样要挂掉了。怎么办?你看那通天本领的魏征,满不在乎,死就死吧。他只做了一件事,就是为太宗写了一封关系介绍信,让他“带走”。
并且说,阴间的首府酆都城的崔珏判官是他的结义好兄弟,给他看了这封信,保管您这毫发无损的还阳,不用怕。从后面崔珏阅读的魏征的信的内容,可以很清楚的发现,魏征根本就是什么都知道了的。只是他不会在太宗结束这段地狱之旅前,透露一个字的玄机。
你看那崔珏亲自迎接太宗,并且客气的不得了,完全以君臣之礼相待。并且前往幽冥地府的路途上,阎王专门派遣了两个青衣童子,隆重的打着幢幡宝盖来迎接,完全是人世间帝王的待遇嘛。到了鬼城中,他的先主李渊、先兄建成、故弟元吉,都上来揪斗,却被青面獠牙的鬼使给喝退。李渊在世上的时候,一样是皇帝啊!并且是唐朝的开国皇帝呢。李渊怎么到了阴间,成了百姓一芥?他怎么就没有太宗这么好的待遇呀,显然是威德差别太大了。
到了森罗大殿,这幽冥界的十代冥王,居然全体出动,列队迎接太宗。并且控背躬身,行的也是拜见上神或者上级的礼。他们都这么礼貌客气,太宗也谦让不已。但是这十代冥王异口同声的说:“陛下是阳间人王,我等是阴间鬼王,分所当然,何须过让?”
然后大家就开谈正事,秦广王询问泾河龙王告黑状的事情。这秦广王要是问别人,那百分之百是鬼眼圆睁,惊堂木一拍,大喝一声:老实招来!可是秦广王先对太宗拱手施礼之后,才客气的问这事是为什么。然后太宗自然就如实说了。然后闻言的十代冥王忽然就集体跪倒在地,说:“哎呀,这个事儿,其实我们早就知道的啦!对什么质嘛,那龙早就被我们送到轮藏转生去啦。这不,这不就是希望您来我们这儿一趟嘛!您可别见怪呀。”
哈哈哈!听到这十个家伙最后这么说,估计太宗当时就石化了。一看太宗脸色变来变去奇怪莫测,那阎王赶快招呼掌生死簿的判官老哥:“快快快,生死簿拿来,糖果糖果!”这掌管生死簿的判官还没反应过来,那崔判官就急不可耐的抢先一步去取来了。取的时候连查看一下都来不及,好家伙,一股脑儿抱来了一大堆,反正是只要是三界内的王的生死簿,都拿来了。然后一干人急翘翘的找太宗的名目,一看是“南赡部洲大唐太宗皇帝注定贞观一十三年。”马上大笔一挥,一字上下添了两个杠杠。到这时候,阎王终于满意的拍了拍手,说:“陛下宽心勿虑,还有二十年阳寿。此一来已是对案明白,请返本还阳。”
太宗闻言,马上阴转晴天,躬身称谢。你就看这一帮天上地下的神仙,为了安排一趟太宗来访,早就设计好了糖果,并且玩的跟哄小朋友一样的……
在唐太宗下阴间之前,魏征给他写了一封洋洋洒洒的关系介绍信。揣着这封信,太宗心里踏实的走了。到了阴间,那崔判官一看到信之后,确实客气的不得了。然后阴司里的冥王,果然给太宗添了二十年阳寿。太宗这个高兴啊。还是魏征好啊!啊,别看平时对我铁面无情的,关键时刻还是他最靠谱。
其实呀。你以为魏征这介绍信真的起作用了吗?甚至是,魏征真的会替大唐皇帝谋私?当然没起作用,当然魏征也压根儿不会。那是他早已知道天意是如何安排,给唐太宗做一个秀而已,好让他心里踏实点,这样的话,去世的时候心无恐惧,很容易这元神就离体而去了,就象脱一件衣服一样容易。
否则,以太宗当时的紧张程度,他死的时候,这紧张会让他死死抓住这个躯壳肉身,同时他又必须离体。那么,他会死的很痛苦,就象乌龟被从壳里面揪出来一样的痛苦。
越是怕死的人,越是会在剧烈的痛苦中死去和离体。越是不怕死的人,越是轻松而去。原因就是这个。这才是魏征写关系信给太宗的真正目的。你看那信中,尽是跟崔判官叙旧唠嗑的寒暄话。那判官看了信,笑得不行,还不忘嘴巴上应酬太宗,太宗也没瞧出名堂来。
总之,太宗就这样被哄着愉快的出离了肉身,顺利出发到达阴间。魏征配合天意安排,做得挺好。
关于魏征给太宗的这封书信,好像没人研究到过这一层,不知道魏征的这番深意。毕竟么,人生在世,基本上只死一次,极少人会有这么死去又活来的经验。但也不是说没人知道,很多修道人都明白的很,只是,可能他们不看西游记吧,或者看明白到这儿了也不说罢了。
对案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然后朱太尉、崔判官就要送回去。走着走着,太宗发现走的不是来时候的路,忍不住提醒人家:哎,老哥,你走错路了吧?人家眼皮也不抬一下就回道:“不差。阴司里是这般,有去路,无来路。如今送陛下自‘转轮藏’出身:一则请陛下游观地府,一则教陛下转托超生。”你看看,人家说得太明白了,来的目的就是让你走这有去无来的转轮藏,来参观游览一下地府。
其实这有去无来的何止是地狱,这人间这三界内的六道轮回,同样是有去无来。正所谓:几人归去几人来?三界内的六道轮回,是一种循环,这种循环,是对整个宇宙中各个层面时空之间物质循环往复的一种模拟,或者说微缩版。
无论佛道,按照他们的说法,三界内一切生灵都要经历六道轮回。你看那龙王,也是个神仙的了,变化莫测,神通也不小,可是他一样要死,死了一样要下阴间在六道中重新轮回。这个轮回,是阎王和玉皇大帝一起确定,阴间的阎王具体安排执行。
太宗要经过轮转藏,才能出离地狱,以投胎的路,重新返回肉身。而且这条路是单向,不可逆行。当然了这只是对三界内的生命才是这样的。你看那孙悟空就不这样,他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些天宫里来出公差的天神们,也没有这个限制,来去自由。甚至,那些阴间的官吏差使们,同样是来去自由,比如去迎接太宗的崔判官,比如那些去拘拿魂魄的牛头马面们。也就是说,这些神仙,不管层次高低,哪怕是鬼吏,他们虽然也在三界内,甚至是很低的最底层工作、生活,但是人家却并非在轮回之中。
有读者考虑过这个问题没?在我询问之前,恐怕真的没有。
您先Hold住自己飞快运转的大脑。还有更意想不到的事情呢。话说这些前往三界内各个层面,寻找阳寿已到的生灵们拘拿到阴间,那有一个事情是他们必须能力所及的,就是他们能在阴间的空间、前往三界内每一个层面的空间。并且在拘拿这些生命魂魄的时候,他们又是这些活着的生命所看不见的、又不在这些生命所生存的那个时空层面。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阴间的范围,抵达三界内每一个时空,并且,能往其中投放生命,能从其中抓取生命。这么说起来,这阴间的结构,实在是复杂精巧呀!话说这转轮藏,就是可以往三界内每一个层面去投放生命的超级精密仪器,复杂不可思议。
如果您接着往下挖掘,还有更让你出乎意料的事情。就是那个十八层地狱。如果这地狱的功能,真的就象小说中描述的、象传说中描述的,那它的功能实质上就是销毁犯了罪的生灵的业力、罪业。这个犯罪,不是以人间的法律或政府规定来判断,是以人间的道德来评判。换句话说,人间的道德标准,其实是阴间的法律!有人一直觉得古代人类的道德是虚无的,却不知,那正是阴间的法律。你死后到阴间,是下地狱,还是被抛到九幽之外,还是轮回到哪一个层面的时空转生,等等,其实在你死之前活着的时候,只要按照古老的传统道德一衡量,就已经可以确定了。
前面咱们说过,道德犯罪份子下了地狱,乃是被一层一层的剥皮。剥什么皮?剥离那些在世上你违背道德占有的别人的资源、所形成的一层一层的身体,也就是那一层层的皮。所以呀,看着那刀山、火海、血池、拔舌、剥皮、抽肠的时候,别光顾着害怕了,思考思考他们的运作机理,是怎么来把那占有的资源回收,并且转换成人家原有的资源。
说到这儿,我想,一定是打破了你对时空、三界结构的原来的认识。这是好事啊,三界的时空结构,他的确是纵横交织、不能用我们日常的这种高低、上下、大小来度量的。要是按照现在这个牛顿时空体系的概念来理解的话,别说认识传统文化常识不容易,想读懂老子的《道德经》、想读明白《易经》那就更困难了……
太宗跟着桥梁使者,参观了奈何桥。太宗却是安排走的金桥,这金桥,乃是正宗修炼之人、或超级大善人的专属通道,小说隐去这个用途。那银桥,行的是忠孝贤良之辈,公平正大之人。然后第三座桥就是奈何桥了。安排太宗参观奈何桥当然是有目的的,崔判官特意交代太宗说:“陛下,那叫做奈河桥。若到阳间,切须传记。”
有史以来,你看那奈何桥过去的生灵简直是无穷多,会不会发生过有人偷偷的去走那金桥、银桥的意外事件?如果你知道那金桥、银桥的金银是怎么回事,就会知道答案了。先不说这桥的金银,先说说那可以花差花差的金银。
太宗过了奈何恶水,又到了枉死城。然后他人还没进去,就耳边传来哄哄嚷嚷的声音,里面夹杂着凄厉的、怨恨的、飘渺的叫喊声:“李世民来了!李世民来了!”原本就参观得惊惶、暗叹又默默悲伤的太宗,听了这鬼模样的喊他的名字,自然不免更加的心惊胆战。然后就一大堆鬼魅涌了上来索命,都是些拖腰折臂、有足无头的鬼魅。然后崔判官就说:“陛下,那些人都是那六十四处烟尘,七十二处草寇,众王子、众头目的鬼魂;尽是在死的冤业,无收无管,不得超生,又无钱钞盘缠,都是孤寒饿鬼。”
六十四处烟尘,七十二处草寇,众王子、众头目,就是隋唐演义中提到的,隋末动荡时候的各路反王以及想趁火打劫、窥伺天子大位的那帮哥儿。隋末时期,有人估算当时人口约有四千五百万左右。也就是说按照人口年龄自然分布,以平均寿命50为界,就只计算20岁到30岁之间的青年男子,这五百万人中,参军打仗的,在那个年月,按照一半来计算不算过分,那就约为总人口的十分之一,也有五百万之众。这么多趁火打劫的势力,卷进去的人,说有上百万,应该不过分吧?
可是这么多人命,这么天大的罪业。太宗他借了河南开封府人氏相良老先生在阴间一库的金银,就全给Cover了。在崔判官的指点和作保之下,太宗借了一库金银,就解决了这上百万孤寒饿鬼的长期吃喝问题。
这老汉在阴间,可是有十三库金银啊。按照这个崔判官所说的花费。假如全国的人民全部意外死翘翘的话,假如这相老汉知道并且愿意的话,他积下的这阴德之十三库金银,可以解决这全朝的阴魂的生活问题!这得需要积攒下多大的德呀!这财富真的是富可敌国。
你看看,人间干了坏事,看不出跟别人有什么区别,可是在阴间早已经地狱挂号了。在人间干了好事行了善,一样看不出有什么好,但是在阴间,却积下了山大的财富。这说明什么?说明人间只是一层表象,就像一个大大的气球里面装满了空气,而一个大大的口袋里面装满了金银一样的区别,但是如果不看里面,只看外面,两个一样大,而且气球还圆鼓鼓的比较漂亮呢。
人们可以不相信因果报应,可以看不见天堂地狱。但是人的心念的确在遥控着天堂地狱,那边的都在跟随着你的行为和想法在变化,你想造业就有山大的业力,你想行善就有山大的金银财富。这人跟其他层面空间的关系,真的有点像电视机的遥控器,你这边一点,那边的节目啪就换台了,恐怖片、僵尸片、打斗片、劝善片、反正是应有尽有。跟遥控器不同的只是,你一换台,你自己也啪的一声,就进去了,成为了你所选节目中的一个角色。
说完了这可以花差的金银,话题回到奈何河水之上的金银。假如有丑恶的鬼魂、成群结队的象当年“飞夺泸定桥”一样的强渡奈何河,怎么办?哎呀,肯定有人说,谁不知道那飞夺泸定桥是杜撰的嘛。可是,这恶鬼们会不会强渡呢?
这得问它们心里想不想。我觉得,不用问,它们估计个个都拼命想。那发生过鬼魅强渡的灵异事件没有?应该没有。为什么?这金桥银桥,它们是上不去的,让它们去上,也上不去。并且别看人家是鬼魅魂魄,人家比你明智,它们是知道自己上不去的,不用到试了之后才知道。因为这金银,跟人世间观念里的金银不是一个概念。
大家可记得佛教中一个说法,金身罗汉、罗汉金身、佛的金身?这金是比人间高到一定程度的层面的空间的时候,那里的基础物质成分就是“金”。还有那个银桥的银,也是同样道理的。这些空间层面对应到人间、对应到人间的对应的物质,不是他们原本的物质,是对应到这边的物质,就是我们花差的金银了。假如那金银桥,就是我们手里使用的金银,估计那些没钱的鬼魂早就把桥拆了当钱用去了。还用得着向太宗借钱花呀。
金桥银桥,它们有的人看不见,有的人看见了,也只是一个光影。别说这些鬼魂了,就说那些能走银桥的忠孝贤良之辈、公平正大之人,这金桥也是他们走不得的,要么看不见,要么看见一个影子,一脚踏去,却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不对呀,那些桥梁使者,阴间判官、鬼使神差,他们怎么想走哪个走哪个?是呀,欢迎您琢磨琢磨吧,挺有乐趣的。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 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