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个吃字…

清风明月两个小家伙,师父真真切切的叮嘱了他们两个,防着唐师父的三个徒弟。这两个小家伙,也亲眼见到那三个嘴脸凶顽、性情粗糙,也知道应当提防他们三个,而且也的确在孙悟空他们三个走开了的当儿,审慎确认了唐三藏的身份,才取了人参果献上的。
可是他那道房,与那厨房紧紧的间壁,这边悄悄的言语,那边即便听见。两个小道童,在这里不知道呆了几百年了,竟然会不知道他们跟三藏说话、他们自个儿言语,在隔壁的厨房听不见?理论上,是不存在他们不知道的可能。如果连这点智商都没有,别说做神仙,做俗人都算低级的了。
可是这不合理的事情的确就发生了。似乎就是为了让隔壁那厢的长耳朵听见一样,八戒正在厨房里做饭,先前听见说,取金击子,拿丹盘,他已在心;又听见他说,唐僧不认得是人参果,即拿在房里自吃,八戒这嘴巴里忍不住口水哗哗的。八戒这反映,让我想起来《猫和老鼠》中一个场景,汤姆猫故意在老鼠洞前表演吃棒棒糖,一点一点的拉呀、舔呀,馋得那小老鼠站在边上,跟着汤姆猫同时在那里咂吧嘴、流口水……
然后八戒就再也没心思烧火煮饭了,一遍又一遍的跑到屋子门口去瞧猴哥,他这一辈子,再也没有今天这一刻如此的热盼那该死的孙猴子了。等到一瞧见孙悟空牵马回来,八戒就急翘翘的乱挥手招呼孙悟空。然后,有趣的对话就开始了。先是孙悟空戳着猪八戒的脑壳滔滔不绝的指指点点,到得最后,是八戒戳着悟空的脑壳滔滔不绝的指指点点,并且孙悟空也生平头一遭,对这呆子如此的顺溜,只顾一个劲儿的点头称是:“我晓得,我晓得。”为了一个吃字,八戒和悟空空前的一致起来。
本来么,悟空和八戒都是喜欢吃的。嘴巴馋这方面,本来就悟空比八戒更厉害,悟空就是在天上吃出来的名堂、吃出来的祸殃。悟空就像进自家后院摘果子一样的,就跑人家后院去了。取了之后,由于不懂取人参果的方法,敲落了一只果子,就被大地给收去了。于是当时孙悟空就急眼了,认为是这里的土地神跟自己抢呢。
他就捻着诀,念一口“唵”字咒,拘得那花园土地前来,对行者施礼道:“大圣,呼唤小神,有何吩咐?”然后孙悟空,就对土地神,语重心长的、动之以情的、晓之以理的、耐心细致的、讲解他做贼的伦理道德,行者道:“你不知老孙是盖天下有名的贼头。我当年偷蟠桃、盗御酒、窃灵丹,也不曾有人敢与我分用;怎么今日偷他一个果子,你就抽了我的头分去了!这果子是树上结的,空中过鸟也该有分,老孙就吃他一个,有何大害?怎么刚打下来,你就捞了去?”
看见没,这修行了这么多年的孙大圣,就为了一只从来没见过的果子,就完全失去了一个修行人的体面,又回到五六百年前在蟠桃园的思想境界……
唐三藏不知道修行正果的机要,误会两个童子献吃婴儿,该得的至宝被弃如蔽履。八戒不知果子摘了就应该尽快吃,误会两个童子贪吃。悟空不知道果子敲落就不能落地,误会土地神偷吃。悟空八戒沙僧不知至宝的吃法,结果吃了也白吃。这些都说明了,修行机遇的难遇与难得。
这个窘境,正是修行人几乎天天都会遇到的感受。出现一种状态、感受、或遇见一件事情,不知道如何把握,对于不符合自己观念的,管他是对是错,一概的排斥,却不懂得去问询、更不懂得去静静的观察与深究下去。或者就像孙悟空他们那样,以凡俗人心去对待高境界的事情,以凡俗人的手段去对待修炼的收获,结果是有了非凡的大能,也完全不会运用,不懂得如何运用,抱着金饭碗四处讨饭去了,还整天埋怨师父没给自己能力。
修行人,每当往前走一层境界,都有很多新出现的事物,看上去,跟之前遇到的没有任何分别,可是里面却是全新的。当你抱着旧有的认识去认识他的时候,那真的就以为是旧有的了。所以,很多人固步自封,就是这样子造成的。当然,修行中还有很多应该永久坚持的,而就连这些,时日久了,你再跟过去对比起来,里面也天差地别、别有洞天。
这人参果,根据小说,还是挺值得研究一下的。孙悟空无端的怀疑土地神抢了他的果子吃。没想到这土地神出来,却教导了无所不知的孙大圣一顿。土地道:“大圣,错怪了小神也。这宝贝乃是地仙之物,小神是个鬼仙,怎么敢拿去?就是闻也无福闻闻。”
土地神,划地而居,他们居然不是地仙,竟然是鬼仙。鬼仙的意思,那就是阴间的一方地之主了,就跟人间的县官相似。那么,根据这个推断,地仙虽然依地而仙,但是所在层面却是高于阴间诸神的。“地仙者,天地之半,神仙之才。不悟大道,止于小成之法。不可见功,唯以长生住世,而不死于人间者也。”
全世界,这几千年来,就是地仙多,成千上万。但是你看出来没?“这宝贝乃是地仙之物”,地仙究竟是一帮子什么神仙?其实,几千年来一直做地仙的,全部是修得高不成、低不就的修行人们,他们为何可以长生住世、不死于人间呢?乃是因为他们获得了这个人参果。这个人参果,是专门给修行人、修行到一定境界的修行人准备的。
这是个什么境界?那得看人参果是什么境界了。土地道:“大圣只知这宝贝延寿,更不知他的出处哩。”行者道:“有甚出处?”土地道:“这宝贝,……却是只与五行相畏。”行者道:“怎么与五行相畏?”土地道:“这果子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从人参果与五行相畏,能判断出来它是哪个境界的产物么?能。
“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这句话已经很明确的表明了,这个人参果,就好比是由水份组成的冰块一样,冰块会无形无影的溶解消失在水里。这个人参果,遇到五行就终结了,尤其是遇到水,就消失了。这说明,人参果是基于五行的、由五行因素组成的,所以,五行的因素对它来说形成了一种屏障。
这个人参果,从上下的层面关系来讲,应该是高于五行的,凌驾于五行之上。可是,偏偏它又制约于五行,五行是它的构成因素、是它不可逾越的屏障。说来真是奇妙,遇水即化,是个双关语。这个水,对于修行人来说,有着特别的含义。修行人每提高一个境界,都是通过每一境界的基本因素水上而行的。这个水,并非我们日常饮用的水,乃是五行中的那个水。
这个根源之水的根源嘛,体现出来,正是孙悟空敲不动的大地。那土地神继续说:“……这个土有四万七千年,就是钢钻钻他也钻不动些须,比生铁也还硬三四分。人若吃了,所以长生。大圣不信时,可把这地下打打儿看。”
什么一会儿水,一会儿又变成土了,这不乱了套嘛。没乱套。我说的是根源之水的根源,也就是水的水,那体现出来,是这个金刚一样大地。你要知道这万寿山是什么地方。“那观里出一般异宝,乃是混沌初分,鸿蒙始判,天地未开之际,产成这颗灵根。盖天下四大部洲,惟西牛贺洲五庄观出此……”
首先,这里的大地,是混沌初分、鸿蒙始判、天地未开之际。这个未开之际,万万不可以为,天地出现之后,就没有了!这是一层境界,这层境界是永在的。这层境界一旦出现什么变动,那人世间早就天翻地覆,如果这一境界消失,那什么银河系、天地、三界、万事万物,全部跟着一起化为乌有了。所以,这个比铁还坚硬的大地,就是那一层本原之境的形象体现。
“盖天下四大部洲,惟西牛贺洲五庄观出此”,这意思是什么,那意思不就是“万劫无移大地根”?这个大地,我是说所有物质的大地。回到西游记第一回,看花果山的来历:“这部书单表东胜神洲。海外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山,唤为花果山。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
这放在一起一对比,马上就清楚了吧?万寿山存在于“混沌初分、鸿蒙始判、天地未开之际”的境界,花果山存在于“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孙悟空,现在还没能力突破自己的原始境界呢,他怎么能动得了这土地的分毫?这株大树,超越三界之上众多层次、并且上达至高之境,它所凝结的真人身,一旦给了修行人,修行人才能修炼上去,才能无所不能。并且,那土地明明白白的告诉悟空食果须用清水化开,那猴子却跟完全没听见这句话一样,直接丢嘴巴里吃了。这里面有问题。其实还有问题呢,那土地神,明明亲眼看着孙悟空偷人参果,他老人家明明非常清楚这人参果绝对是秘宝、万万不能随便给人吃的,但是他老人家,你瞧见了,他不但对孙悟空的偷窃行为视若无睹、而且还吐噜吐噜的对孙悟空和盘托出、详细指导,而且事后还面无愧色的坦然的走了。这里面也有问题。
在五庄观之前的境界,三藏每当走过一重天,都是清理打扫、重新构造他肉身中的荒废的天地。过了五庄观,才是真正的造天造地。
但是三藏拒绝进阶。因此那两个道童、清风明月,发现给唐三藏人参果他不吃,却又被偷了四个,怀疑是他师徒四人行窃。这两个小家伙,断然知道他师徒四人不得法而吃。于是两个修行人,就完全不顾修行人的体面、大肆对唐僧爆粗口起来。并且这俩家伙,只认定唐僧痛骂,“定是那伙恶人偷了,我们只骂唐僧去来。”然后,两个出了园门,径来殿上,指着唐僧,秃前秃后,秽语污言,不绝口的乱骂;贼头鼠脑,臭短臊长,没好气的胡嚷。
其实呀,这唐三藏的确该遭受这一顿羞辱。因为呢,他是在迷中修的,关键问题不能给他点破,但是当他如此不悟,等于是说要逃避往上走的修行一样!他必须在迷中悟,那么只能通过旁敲侧击的方式修理他。这两个道童,其实正是通过这种异常怪异的方式,来促使他唐三藏能识破这个异常背后的真机。当然,两个道童本身,可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发火,他们两个,正是被上师和菩萨借用了一下嘴巴而已。
修行的事情,就这么隐晦的、但又毫不遮掩的给你显露破绽让你识破。但是,唉,你总是作茧自缚。怎么办?那就等着更加激烈的点悟出现吧……
你能想到吗?从人参果上可以推算出来孙悟空哥儿仨的纪年史。其一:那沙僧撇下行李,跑进厨房道:“哥哥,叫我怎的?”行者放开衣兜道:“兄弟,你看这个是甚的东西?”沙僧见了道:“是人参果。”行者道:“好啊!你倒认得。你曾在那里吃过的?”沙僧道:“小弟虽不曾吃,但旧时做卷帘大将,扶侍鸾舆赴蟠桃宴,尝见海外诸仙将此果与王母上寿。见便曾见,却未曾吃。哥哥,可与我些儿尝尝?”
其二:他那道房,与那厨房紧紧的间壁。这边悄悄的言语,那边即便听见。八戒正在厨房里做饭,先前听见说,取金击子,拿丹盘,他已在心;又听见他说,唐僧不认得是人参果,即拿在房里自吃,口里忍不住流涎道:“怎得一个儿尝新!”
其三:八戒道:“你进来,不是饭少。这观里有一件宝贝,你可晓得?”行者道:“甚么宝贝?”八戒笑道:“说与你,你不曾见;拿与你,你不认得。”行者道:“这呆子笑话我老孙。老孙五百年前,因访仙道时,也曾云游在海角天涯。那般儿不曾见?”八戒道:“哥啊,人参果你曾见么?”行者惊道:“这个真不曾见。但只常闻得人说,人参果乃是草还丹,人吃了极能延寿。如今那里有得?”
然而这小参果,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才得熟,短头一万年方得吃。沙僧曾经在蟠桃会上见过人参果,那么,他应该至少参加过一次蟠桃会,见过一次。现在,轮到了人参果成熟。那么,他的历史至少一万年了。并且,他得道上天,也至少一万年前的事情了。
猪八戒听说过人参果,没有见过。那么,他修道得道的历史,应该是在上一次蟠桃会之后的事情。他的历史,短于一万年。至于孙猴子的历史,咱们都不用算的啦,也就是一千年左右。你看这哥儿三个,排名座次和能力层次大小,是倒排序的。如果按照本次历史约一万年为依据来看,那么沙僧应该算是上一次史前人类了。你看他的长相,就很异类。
既然沙僧见识过人参果,而人参果只出产于这个五庄观,那么,他应该认识这观的老板才对。也就是说他应该跟镇元大仙起码有过一面之缘。也就是说,镇元大仙起码应该对他和唐僧都是故友才对。但是事实上,从后面的故事发展,你就知道,他们并不认识。
还有,沙僧说的这人参果,居然不是镇元大仙进贡给王母娘娘的。他说的很清楚:“尝见海外诸仙将此果与王母上寿。”你知道吗?“海外诸仙”这个称谓,在中国神话历史上,几乎就是专指海上三仙山的神仙们的。海上三仙山包括:蓬莱、方丈、瀛壶。显然,关于人参果的出产地,海外诸仙对沙僧保密了呢。
关于人参果的产地,这哥仨都不知道,也就是说,要么:天上的神仙们,普遍的都不知道这人参果的具体产地。要么:他们早就集体对这未来的哥仨保密了。并且,这个万寿山出产人参果的这个钢钻也钻不动的土,根据土地神的介绍,有四万七千年。五九四十五,那,我估计,应该是幼苗长了两千年,开始开花。然后结了五轮果子。唐三藏师徒撞上的,这恰好是第五次。而之前沙僧做卷帘大将时候看到的人参果,应该是第四茬果子。
可是这个人参果的根,历史却远远的超过了四万七千年,乃是久远历史之前的产物。那观里出一般异宝,乃是混沌初分,鸿蒙始判,天地未开之际,产成这颗灵根。这棵树的根,几乎跟孕育孙悟空的石头一样的历史悠久。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