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玩球,还是球在玩他

播放音频
 

看不到修道层面知识的人,一定会对三藏的彬彬有礼感到敬佩,他忍辱,宁可自己吃亏,也不会去伤害任何一个生灵,哪怕是妖怪。他喜欢表面行为的涵养,做事情都尽量保持温文尔雅的做派。不见到人家的人,他从来不擅入别人家里。见到人家的人,他则非常客气非常客气,很给别人体面。
当然,很多人,包括我,常常对他的善有余、而眼光低俗感到憋气。这就是表面,我们能够意识到,善,面对不同层面的东西,在不同的层面上,衡量的准则是不一样的。
善的一面如此,恶的一面更是如此,在不同层面上,恶的思念,也会变得你想象不到的可怕。是啊,我说的就是唐三藏的躁热情绪、游浮不定的心态。
你看他,一路上,每每的想要快点到西天,经常是对自己还这么慢悠悠的进程感到烦躁、迷茫,现在的他,已经是到了这种地步,他甚至已经把修行放到第二位,把到达西天当作第一目标了。
同时,他还要照顾自己的善心,每次遇到落难人士的时候,他都不肯放过行善的机会。为了行善,他也不考虑自己的状况和处境,以及是否有行善的能力。所以,只要是有落难者出现,他都要行善。同时,为了不耽误自己的早日到达西天取得真经的大事儿,他则把自己揽过来的行善业务,一概抛给孙悟空落实。这样,既得了行善的美名,又免了行善的苦行。的确就像大话西游里面唱的:西经我取,黑锅你背。
所以,这关节上,他们遇到红孩儿,实在是命中注定的,只要他修行,就一定会在这种节骨眼儿上遇到。什么节骨眼儿?就是那种淤滞淹留的过程中,孕育出来日益炽盛的躁热轻浮之情绪的时候。
思求进取,不是躁热轻狂,唐三藏尚不懂得这一点,但是菩萨绝对知道。所以,遇到红孩儿实在是注定的。不管他进哪一门修行,都是必须要面对这个考验的。正所谓“未炼婴儿邪火胜。”
红孩儿并无攻杀之能,可是红孩儿的后台不是他的三昧真火,也不是他的妖怪老爹李刚,这股烟熏火燎的邪气,最大的后台在中央,就是这个看上去白白胖胖的大好人:皇帝的御弟。就是他发出来的这股熏天的乌烟瘴气,其臭气之大,能把孙悟空给熏得半死,让沙和尚和猪八戒也搞不掂。其实,是三藏搞不掂自己了,驾驭不了自己修行中滋生的魔障,反而被魔障所驾驭。就像一个蹩脚的足球运动员,让我们这些观众,分不清了到底是他在玩球,还是球在玩他。
猪八戒要去南海拜访观音菩萨求救,结果他发现红孩儿这里的山峰,高得连他这个天蓬元帅都飞不过去。别说老猪飞不过去,连红孩儿自己也飞不过去。为何说这山高得他们都飞不过去?小说怎么说的了?
小说如此说:“却说那妖王久居于此,俱是熟游之地。他晓得那条路上南海去近,那条去远。他从那近路上,一驾云头,赶过了八戒。”如果真的是山不是很高,这一跳到天空,那还不是一马平川的想飞哪儿去飞哪儿去?红孩儿也用不着抄什么近路了。如果老猪能飞得高过山头,那他也不需要设计什么行走路线了。
其实小说老早就说了:高不高,顶上接青霄;深不深,涧中如地府。……山后有千万丈挟魂灵台……
你要说这山高吧,可是在孙大圣的脚下,简直就是土疙瘩、石头包一样,“好大圣,说话间躲离了沙僧,纵筋斗云,径投南海。”在孙大圣的脚下,简直是没有山没有峰。
脱离了尘世的修行之婴孩,如果不注入神性,则自然就是被魔性所驾驭。这魔性并非天然的婴孩自带的,却是因为唐三藏试图用他已有的尘世之人性去注入,这人性中,杂质斑驳,在尘世中看上去很好也的确很好,可是到了上面,里面的杂质,却浮现出一个又一个可怕的魔鬼的面孔。
至于这躁热情绪,是唐僧表面的安静、内心深处的不安静给憋出来的。小说中说得明白“道德高隆魔障高,禅机本静静生妖。”他的静,是有杂质的静,杂质也是硬邦邦的好像是钢铁一样,可是杂质是不能熔炼升华的、也不能粘合的,不能对成型的钢块贡献任何功用。
对于三藏修行中的问题,由于孙悟空也出现了不该有的情绪,其实孙悟空自己也陷入了迷局。这时候,平日里两个看上去蔫蔫儿的没见识的家伙,却表现出来了他们令人尊敬的睿智来。

超离人世间层面的生存状态,真不是我们凭空可以想象。都以为神仙们神通广大,想不到不同层面的神仙神通大能也是高低不同的。都以为神仙们高高在上,殊不知他们对人类也有倚赖需求。上一回说到孙大圣施展三头六臂的神通打出来一伙儿神仙,却个个都是穷光蛋。
神仙本来都是富有得很的,怎么就变成穷光蛋了?原来是,他们在人世间的庙宇被拆,失去了世间常人们的供奉,所以少了吃喝、断了粮饷。好奇怪呀哈,他们竟然是离不开人世间供奉的!通过孙悟空的嘴巴,可以得知,这些山神、土地,原来属于阴神、是阴鬼之仙。他们这些下界的阴神,通过向人类提供道德秩序的维护、庇佑,以获取人类供奉做衣食俸禄的,他们跟人类是相互依存的关系。
他们的吃喝,是怎么获取的?难道就是人们供奉了的那些贡品吗?好像是,好像也不是。这里面有真机,诸位尽可细细的参详。
既然是真机,就总是出人意料、想不能当然。别说对你我来说如此,对这个孙大圣也是如此。孙大圣按照他的想当然,认为红孩儿会认自己这个亲戚。孙大圣想不到的是,这个红孩儿其实就是个不知伦理纲常的浑球小霸王,并且还是个满脑子扭曲观念、满腔怒火、一心要报复社会的红色愤青。
结果呢,孙悟空因此而吃足了苦头。倒是在人情的世态炎凉上,沙和尚、猪八戒都比他清醒多了。眼看孙猴子信心满满的样子,沙和尚无奈的笑了:“哥啊,常言道三年不上门,当亲也不亲哩。你与他相别五六百年,又不曾往还杯酒,又没有个节礼相邀,他那里与你认甚么亲耶……”老孙这当儿傲慢得很,哪里听得进去沙和尚的冷言。本来就是一门远亲,这孙悟空偏偏要强攀托大,结果呢孙悟空的热脸皮、贴上了一块红烙铁。
孙悟空脸丢了、战败了,还被没有义气落跑的猪八戒讪笑:“哥啊,你被那妖精说着了,果然不达时务。古人云:‘识得时务者,呼为俊杰。’那妖精不与你亲,你强要认亲;既与你赌斗,放出那般无情的火来,又不走,还要与他恋战哩!”说起来,其实老沙和老猪,事先都知道孙悟空一定会碰大钉子的。
当钻到了牛角尖里面的老孙两眼一抹黑的时候,沙和尚又一次表现出来他的睿智,当孙悟空猪八戒在那里忙着斗嘴的时候,沙和尚倚着松根,笑得騃了。原来他想到了相生相克的理、可以搞掂红孩儿。
孙悟空的武功高了,智商却低了。老沙老猪的武功不济了,智商这时候就很平衡的高了上去。
从小说中,早就点出来了,这一关中的沙和尚,是心里面雪亮的。就早在唐三藏被红孩儿骗倒、孙悟空背着红孩儿落单的时候,小说中写了一首诗,点到了沙和尚、白龙马他们什么都知道,但是什么也不能说,也不能流露出来:“意马不言怀爱欲,黄婆无语自忧焦。”
当然,沙和尚献策以水克火的计谋失败了。小说中写到,因为三海龙王用来灭火所降的雨,浇不灭这红孩儿的三昧真火,非但浇不灭,这水浇上去还如同油水儿一样有超好的助燃效果。
当然这跟沙和尚没关系了,也并不能说明沙和尚提出的相生相克的计谋是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是龙王们率众所降下的瓢泼大雨,只能灭得了人世间的凡火。这人心头的三昧真火,丝毫不会受到这人世间雨水的影响。
看来是龙王们没本事对付红孩儿的三昧火呀。真是这样吗?当然不是!因为龙王们没有降下能浇灭这三昧真火的真水耶。小说中说得明白“原来龙王私雨,只好泼得凡火”。
这句话中,有一个点睛之字“私”。这个私,是龙王未经请示玉帝,自己做主所下的雨。龙王自己做主下的雨,就不是上界之主加持所下的雨。失去了上界加持的龙王,他们下的雨就只有凡
俗雨水的效能。其实呢,龙王早就跟孙悟空说清楚了,是孙悟空自己毛毛躁躁的急着要去斗红孩儿,他听了也没入耳朵。出发之前,东海龙王就说:“大圣差了。若要求取雨水,不该来问我。”“我虽司雨,不敢擅专;须得玉帝旨意,吩咐在那地方,要几尺几寸,甚么时辰起住,还要三官举笔,太乙移文,会令了雷公、电母、风伯、云童。俗语云龙无云而不行哩。”并且这场雨,也很离谱,连风云雷电都没有!
是孙悟空自己主动放弃请求玉皇大帝帮助的,行者道:“我也不同着风云雷电,只是要些雨水灭火。”小说说他孙悟空欺心失礼仪,看来不仅是对红孩儿的、也是对龙王和玉皇大帝他们的。
是呀,这个私,根源上来说,是孙悟空的私,源头就在他这儿。结果呢,这个私心给他带来了一次生平罕见的苦头。
龙王们,其实,你知道,他们是很清楚自己的私雨是浇不灭红孩儿的三昧火的,大家都是神仙,决然不会连这点小事情都不明白的。但是他们还是很配合的听从了孙悟空的吩咐了。为何呀?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孙悟空他们修行中的关,就配合你演戏呗。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