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人之间是有界限的

却说长安城外泾河岸边,有两个贤人:一个是渔翁,名唤张稍;一个是樵子,名唤李定。小说说他两个是:不登科的进士,能识字的山人。唤作后世人的话,那就是布衣卿相……
张稍说,这长安城里,西门街上,有一个卖卦的先生。我每日送他一尾金色鲤,他就与我袖传一课。依方位,百下百着。今日我又去买卦,他教我在泾河湾头东边下网,西岸抛钓,定获满载鱼虾而归。然后发生的故事你都知道的,龙王要跟这个修道人对着干,结果成了给自己下套,自己歇菜了。
我觉得有问题的是那个算卦精准的袁老先生。以他如此绝高的卜课水平,他一定知道张稍按照他的吩咐捕鱼的结果、是泾河中的鱼儿虾儿迅速减少;以他的绝高智商,他一定知道这会惊动泾河龙王;以他神鬼莫藏的犀利天眼,他一定知道这个泾河龙王会来找他麻烦。然后,泾河龙王的下场,对他来说,几乎是想都不用想的。
袁老先生为什么要告诉张稍天机,让张稍大肆捕捞泾河鱼虾?那定是泾河龙王它们水族的罪愆大了,要么捞光鱼虾,或者捞光大部分鱼虾,要么──那就是龙王杀头。
既然龙王不愿意它的水族遭殃,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泾河龙王是到了该遭天杀的时候了……
且说泾河边上的渔樵问对,没曾想河里有一个巡水夜叉一直在狗仔队一样,躲在水里跟听呢。
就跟地上神按照不同的地气版图划分分管区域一样。却原来这河水也是按照河道不同,跟人间一样分省设府。中国过去每个朝代的官府设置,跟三界内其它时空层面的生灵、天人的官府设置是同步变化的,并非完全一样,但结构大体一样。天上的星象一变,三界内天地人的各个层面的运作机理就要调整变化了。新的规则运作之下,新的生命升降开始,人们思想中吃喝玩乐的想法都一起跟着调整。以前喜欢星象,“研究”每个朝代的天文志、天官书、礼乐律、药方等等,就意外发现了这个规律。并且,每个朝代留下的文学作品,内在的气息也都有独特的各自朝代的味道。嗅觉灵敏的同学,我相信你仔细品品的话,一定能很容易的感触到。
每个地方的地气、山气都有所不同,到得每一个地方,情绪也跟着会感触到各种各样的东西。这些地方人的脑袋中,想法观念跟那地方的地气、山气、水气有关联。越是偏远偏僻的地方如云贵一些地方,这种感触应该是更加明显的。
这泾河之水不知怎么的奇怪气息,养育了一群脑袋发木的水族。这夜叉,估计是跟随两个沿着河边离城回家的渔樵老长时间了。前面一大堆闲云野鹤的话儿,他肯定都听到耳朵里了,说不定正是听得津津有味儿,才一直粘乎乎的躲在河里跟着人家屁股后头。
但是您看到事情发展的突兀没有。这老哥儿俩,刚刚抒发完淡泊宁静知足长悠然的高尚情怀,突然就峰回路转的互相言语掐架起来了!他二人既各道词章,又相联诗句,行到那分路去处,躬身作别。张稍道:“李兄呵,途中保重!上山仔细看虎。假若有些凶险,正是‘明日街头少故人’!”李定闻言,大怒道:“你这厮惫懒!好朋友也替得生死,你怎么咒我?我若遇虎遭害,你必遇浪翻江!”……既然本回开章就点出此二人乃是不登科的贤人,名利之外的上士,怎么这俩人忽然就开始用实际行动驳斥作者对他们的赞誉了?自谦也没有这么种方式来自谦的吧……
然后俩人急躁噪的话头就引出了卜课卖卦的袁守诚,然后就吓跑了夜叉,惊动了泾河的龙王,事情终于越闹越大,结果导致这龙王送了小命。
当然我不认为这俩人是故意说给夜叉听的,他俩还没有这能力。如果有这能力,估计也不需要买卦捕鱼了。我觉得他俩突然转换话题争执,一定是被上神操控的结果,天界上神已经意定要这泾河龙王伏法。你看那龙王前前后后的思想行径,早已是一个性格乖张、喜欢打打杀杀的家伙了。
一听到有人卜课让张稍捕鱼百下百着,这夜叉就像被火烧了尾巴的猫一样,喵的一声就窜开了。胆颤心惊的夜叉跑回水晶宫找龙王汇报这天大的祸事,认为这老先生卜课教人打渔百下百着,依此下来,他们水族有亡国亡种的灭顶之灾。这夜叉你报告你的就完了,末了他还进了一句谗言来明里是诉说委屈、暗里是激怒龙王,他说“若依此等算准,却不将水族尽情打了?何以壮观水府,何以跃浪翻波,辅助大王威力?”
这龙王的乖张、跋扈、没头脑,看来是它水族上上下下都摸透的了,夜叉这一说他果然中招,立码儿就盛怒之下拔剑就要去杀人。这不高兴夜叉与这没头脑龙王,吓慌了手下的群臣。他们知道,要是这龙王没头没脑的怒冲冲而去,估计还没到得长安城,就被天神就地诛杀了。但是这群家伙谁也不敢直说大王您真是大木瓜一个。他们说话很婉转,一边削弱夜叉话儿的真实性,一边用上天压压他的怒火,一边称赞他变化莫测的神通,要他先低调点,低调一些去核实核实再杀人不迟。
龙王听了,估计想想是这个理儿,就小孩子赌气一样气哼哼扔了宝剑,变了一个白衣秀士去长安了。你看这龙王,脑筋基本不是用来思考的,智商基本都在别人那里。别人一句话,能让他生气,别人一句话,能让他不生气。这哪是什么王的水平,简直是傀儡一个。并且,从夜叉的撺掇中、群臣的劝说中,不难觉察到,这龙王经常被下属利用来砍砍杀杀,应该丧命在他手中的生命不在少数了。从这一番情节中,足以感觉到这泾河龙王不是个善类。
这龙王明明是粗人一个,众臣却要他变作一副文人的模样,估计是他们不敢明谏此君,只好希望他自己能变一个读书人模样,体会体会斯文和礼貌,最好能醒悟过来。那是呀,你变作儒生文人,就得有文人的仪态举止,以及那种心境。
小说中还为他这副变化特意赋诗一首:丰姿英伟,耸壑昂霄。步履端祥,循规蹈矩。语言遵孔孟,礼貌体周文。身穿玉色罗□服,头戴逍遥一字巾。如果龙王真的是一个合格的神,应该走着走着,就能醒悟过来。一个神么,就是应该有这样的智慧、有这样的自省能力。
这泾河龙王要送命,是名至实归的该死,你就从他将来死后不去天堂不投胎,却是下了地狱见阎王,你就知道,他的确作恶多端。只是他死就死吧,却用了他的心胸狭隘爱计较的特点,死之后还让他立了一功,借他的骚扰引出了太宗的地府之游,引出了太宗超度天下孤魂野鬼恶道亡灵的慈悲心怀,引出了玄奘的京师相会。
这个神课先生袁守诚,是以算卦先生的面目出现的。并且,一般情况下他也只玩易算、八卦、麻衣相这等一般算卦先生玩的卜测技术。作为唐朝著名人物的袁天罡,是个历史上在易数和预测领域赫赫有名大人物。黄石公、张良、京房、袁天罡、诸葛亮、邵康节刘伯温这几位,凡是研究过易数、预测、奇门遁甲的人都必然熟知的。因为这几门行当的理论,就是在这几个人的手里不断变化的。中华五千年历史中,名人志士、帝王将相多不胜数,能把过去未来在手上捏来捏去的,声名显赫,也就是这几个人了。
因此这个袁守诚作为袁天罡的叔父出现的事情,我怀疑其实是袁天罡的师父。历史传说也好,正史野史也好,易数的流传天下皆知,但是真传呢,我相信奇门遁甲中的说法,是一线单传的,前面罗列的这几位人物,就是这一线上几个最有影响力的。
为什么这么认识?因为每个朝代的变化,是天地人齐变,变得太大了,以前的易理就不能跟现实符合,就得有人出面,在人类这个层面上来修改易学理论。
小说提到这个袁老先生,说他“那先生果然相貌稀奇,仪容秀丽;名扬大国,术冠长安。”术冠长安,那就是长安城内他是最厉害的。那么他的侄儿袁天罡、他侄儿的同事李淳风,自然在他老人家之下。水平比袁天罡高,辈分比袁天罡高,如果是他的师父,以袁天罡叔父的面目出现,是再自然不过的了。因为如果以师父的名分出场,那袁天罡是大唐重臣,入朝事君,会让袁天罡的同僚们不好应对他。易数真传不像其他技术一样是家传的。这个是跟修行法门一样的不认亲缘的。
一般的算卦先生,没有能力识破神仙的变化、鬼怪的变化也识不破。大多数算卦先生没有所谓的阴阳眼,跟你我凡人无任何区别,无非是掌握了一门预测技术而已。有阴阳眼的算卦先生,只能看到阴间、胡黄白柳之类的下等物质空间的东西,看不到神仙的。能看到神仙的算卦先生,他的能力绝不是算卦这么低档了。
这袁守诚老先生,泾河龙王怎么变化都瞒不过他的眼睛。算卦么,只是给别人看的手艺表演而已,其实以他的水平,完全就不需要起卦、纳甲等等低档的手续了。
并且,遇上这泾河龙王,作为一个只需要好好读书的书生,却呆头呆脑的上来就只问预测阴晴下雨之事,并且还发狠跟人家下赌注,要砸人家场子。就算你没有袁守诚的水平,也会觉得这家伙脑袋有毛病,不是个正常人了。
面对傻气腾腾的龙王,老先生不气不恼,欣然说:“这个一定任你。请了,请了。明朝雨后来会。”然后龙王就踏踏实实的回家了,高兴的不得了,认为遇见一个只会耍嘴皮子、见了狗狗就喊旺财、见了拳头就脚软的江湖老油子。
龙王阖府都皆大欢喜,什么七点开始布云,九点开始打雷,11点开始落雨,下午一点雨歇,什么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你看着算卦的老油条,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居然不知道这阴晴雨雪是我们大王说了算。
但是看过小说的谁都知道,一向未雨绸缪的龙王失算了。他忽然就接到了玉皇大帝圣旨,要求他明天就降雨,并且时辰、降雨量完全符合袁老先生的预测。泾河龙王的小性子一上来,不甘心输给这老先生,就更改降雨过程和雨量。然后又跑去长安西门里大街的卦铺,红卫兵一样的打砸抢,并且还散布恐怖言论,恐吓人家老先生。老先生冷笑着说了几句让龙王比剜心还痛苦的话:“我不怕!我不怕!我无死罪,只怕你倒有个死罪哩!别人好瞒,只是难瞒我也。我认得你,你不是秀士,乃是泾河龙王。你违了玉帝敕旨,改了时辰,克了点数,犯了天条。你在那‘剐龙台’上,恐难免一刀,你还在此骂我?”然后龙王就一滩烂泥一样堆在了地上。
上面的故事情节中,有几个故事。第一个就是这龙王是河龙,跟海龙、天龙、地龙都不是一个体系的。如果说海龙还是神仙的话,这个河龙就是俗人了。你看他一家子上上下下,七情六欲俱全,净是些市井市侩之辈,满脑子算盘珠子。这是怎么回事,对于人类来说,这河龙也是地上仙人的,怎么会跟人一样七情六欲的?这地上河流湖泊中的水族仙,档次跟西方希腊神话故事中的各类仙人是同档次的。西方神话中的奥林匹亚山上最高的神宙斯,也不过是个地球上纵横的小神仙。他们比我们人类高档,而且很有能力。但是远远达不到长生,一样在三界内轮回。属于比我们人类强一点的人。他们这一界,在人类的眼里是神仙,在神仙的眼里是人类。
第二个就是这三界内的各种龙王,都是归属玉皇大帝来管辖的。玉皇大帝,是三界所有神王、人王、鬼王的王,王上之王,所以名号叫玉皇大帝。
第三个就是,三界内的生命,由玉皇大帝来决定。其他的王,尤其是非人类之王轻易不能决定一个生命的生死的。你看那西海龙王的儿子小白龙纵火烧了殿上明珠,西海龙王无权处死或定罪,要禀告到玉皇大帝那里来定罪和量刑。这个泾河龙王之所以要遭诛,应该就是作为一个反面典型,他杀过一些生命,但是却是他无权杀的。当初孙悟空大闹地府,阎王、地藏王菩萨,也是把情况反映到玉皇大帝那儿,让玉皇大帝来决定孙悟空是否应该被搞掉,因为生命的与夺,不在他们的权力范围。阎王他们只是根据一个生命的业力大小进行惩罚,而剥夺一个生命,把他抛到九幽之外、脱离轮回、乃至彻底销毁,这是更高的天神才有权力决定的。
这么说来,这三界内,唯独人王可以随意杀人杀生了?
……
还有一个趣事,龙王克扣了雨数后,跑到人家卦铺里就骂到:“这妄言祸福的妖人,擅惑众心的泼汉!你卦又不灵,言又狂谬!”
龙王自己行为乖张,还指责袁守诚是妖人、泼汉。他用“妄言祸福的妖人,擅惑众心的泼汉”来把袁守诚对号入座,显示在他的观念里,“妄言祸福的妖人,擅惑众心的泼汉”是骗子、妖孽,神人鬼都瞧不起的东西,他这是在骂人呢。

他说的“妄言祸福的妖人,擅惑众心的泼汉”是什么人呢?显然也是一类会算卦、能做点预测的人,但是这类人,一种是“擅惑众心的泼汉”,就是依靠危言耸听来赚取关注的家伙,比如现在动不动就说西方反华势力的那种。这种人自然招不来有头脑的人附和,但是天底下没头脑的人多的是,于是这种泼汉明明智商不高,手段不咋样,但是总是能吸引大量的僵尸粉儿。
另一种就是有点本事的了,“妄言祸福的妖人”。预测一下祸福损益呀,卜算一下命运前途呀,这种人样样会玩,而且在那些近期你的鸡毛蒜皮的事情上,他的确说得准。但是大的事情,远的事情他可是算不中的。这种人为什么被称为妖人呢?这种人有两种来源。
一种就是聊斋志异中记述颇多的那种妖魅变化成人形,就是它们,这种东西自然是妖人。一种就是被这种妖邪、狐狸、黄鼠狼、蛇、刺猬之类的附体的人,这种人也是被称作妖人。如果真是这两种妖人,那泾河龙王自然是看不起的,他的确可以一刀就砍掉的。他如砍掉了这种妖人,不但不是犯罪,还是成绩呢,为民除害啊!
现在香港有一些演艺人员就偷偷的养小鬼,为求名、为发财、为骗色,这种人按照泾河龙王的说法就是一种妖人,只是这种妖人不去给别人算卦。养小鬼的妖术来自东南亚,现广东境内有N多的官官、有钱人也偷偷的养小鬼、求狐黄,嘿嘿……
老先生不但知道这龙王将面对死刑,连时辰、斩官是谁、斩杀地点都一并早就知晓。甚至更厉害的是,作为一个神仙的龙王都不知道如何解开这死套,老先生都知晓,告诉他应该去央求唐太宗。于是龙王连家都不敢回,也不敢直接去皇宫找唐太宗,却等到半夜托梦去了。为什么?
按照天理,这神仙是轻易不能跟常人这样面对面接触的,除非他变化人形,完全以常人的面目出现。不但神仙要这样,那妖怪想进入世间也得如此。要接触,那一般是通过意念直接影响常人的大脑思想,这样常人会以为自己想的,或者是“天启”、“灵感”。第三种就是托梦这种形式了。
通过这个事情,你就知道,神人之间是有界限的。
(选自挪威龙王《西游漫注》 绘图 陈惠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